雙英出訪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沈有忠
501 人閱讀

日前,我國現任總統蔡英文以及前任總統馬英九分別出訪,讓台灣、兩岸議題再次成為國內與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馬前總統先是以「祭祖」、「青年學子交流」為由,赴中國大陸多個城市與大學訪問;蔡總統稍後則是以「民主夥伴、共榮之旅」為旨,訪問我中美洲友邦,去程與回程均過境美國。前後兩位元首均於7日返抵國門,雙英出訪的影響也逐漸開始發酵。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以祭祖之名行政治工作之實

首先,馬前總統此次以「祭祖」為由出訪中國大陸,本質上存在不少矛盾。出發前馬前總統指出,是以私人身份、低調赴陸。但畢竟身負「中華民國前總統」的身份,因此仍受輿論高度關注。事實上,馬前總統訪中的行程中,以私人身份祭祖的行程,只有長沙一站,其餘在上海、南京、武漢、重慶等地,均為公開行程,也與家族祭祖無關。反倒是在許多場合中說出兩岸同屬「炎黃子孫」、台灣、大陸都是中華民國、都是中國,等高度敏感的政治詞彙,這些公開的談話也都與私人祭祖沒有關係。進一步推敲,彷彿馬前總統是以前總統的身份代表台灣前往中國祭祖。如果馬前總統真的心懷此念,那麼此行的祭祖和台灣的主流民意就出現了極大的落差。

從台灣人身份認同的民調來看,依據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單一認同台灣人、單一認同中國人、既是台灣也是中國的雙重認同三種身份認同中,「單一認同台灣人」佔了60.8%;「單一認同中國人」僅佔2.7%;「雙重認同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則是佔32.9%。換言之,過半數的主流民意是以台灣人為單一的身份認同,甚至超過單一中國認同加上雙重認同的比例。

如果馬先生以私人身份在中國大陸說自己是中國人,向馬家祖先認祖歸宗,這是馬先生的認同選擇,我們當然予以尊重。但比較遺憾的是,馬前總統是在公開場合,大談國家主權、兩岸關係時,說出「我們都是中國人」的敏感話語,那就混淆了台灣的主流民意,甚至霸凌了超過半數僅認同台灣人的主流價值。這樣的祭祖之旅在一開始的身份意涵以及代表性上就充滿矛盾。

其次,馬前總統出訪的地點,僅長沙一地與馬先生的家族有關,可以視為私人行程的祭祖。但其他的參訪行程,多數與中華民國的抗日戰爭有關,也就是象徵性的參訪了歷史上中國共產黨也參與並且可以被中共官方接受的中華民國近代史。然而,國民黨在中國的歷史,除了對日抗戰,還有更多國民黨領導的國軍將士是在與中國共產黨內戰中,為了保衛中華民國的生存而失去了生命。

這些國軍將士在馬前總統的訪中行程中,完全隻字未提、重要的歷史場景、會戰地點(例如徐州)也完全沒有前往參訪並加以緬懷。對馬前總統而言,彷彿只有國民黨與共產黨聯手抗日的戰爭值得紀念,而國民黨為了捍衛中華民國,在「剿匪」戰役中身亡的將士,則不在馬前總統的緬懷行程。不知這些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生存而陣亡的國軍將士,在天英靈如何能得到撫慰。

重提九二共識全然不利於台灣

最後,馬前總統返國後,認為「九二共識又活過來了」。事實上,馬前總統在中國大陸對於中華民國的表述,完全被北京官媒消音處理,無論《人民日報》、央視、各家衛視,對於「前總統」、「中華民國」的表述全部隻字未提。也就是馬說馬的,北京完全不予承認。反倒是馬前總統說出台灣屬於中國的字句,成為中國官方大力宣傳,「台灣地區前領導人」說出「台灣屬於中國」,極具政治渲染和宣傳的效果。

甚至在武漢的參訪行程中,刻意安排馬前總統在抗疫展中,乖乖聆聽習主席講話的影片,象徵意味極為濃烈。相信在馬前總統成為中共對台統戰的工具,卻還沾沾自喜的同時,國民黨要接下2024總統大選的幾位潛在候選人,以及更多數國民黨本土派的支持者,要為此感到憂心不已。

簡單談完馬前總統充滿矛盾的訪中之行,再看蔡總統的出訪。首先,出訪的主旨就十分清楚:「民主共榮」。民主是價值,共榮是目的,這個主旨比起「祭祖」更加具有正當性。不僅如此,蔡總統所到之地,皆有台灣人揮舞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加以迎接,當然,也有揮舞五星旗的中國人加以抗議。

蔡總統出訪備受禮遇

而無論是友邦元首,或是美國現任眾議院議長麥卡錫,以及各家國際媒體(當然,除了中國媒體以外),都是以「台灣總統」加以稱呼。這些場景和規格,和馬前總統前往世界上唯一一個想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國家去訪問,而且宣稱捍衛中華民國,卻無法帶著國旗出訪,出訪時僅獲得中國副部級官員接機,還被稱為「馬先生」、「地區領導人」,形成了極強烈的對比。

其次,蔡總統的出訪獲得國際上的熱議與尊重,在美國過境時,更創下1979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後,國家元首在美國會見現任眾議院議長的紀錄。麥卡錫議長偕同跨黨派議員親自飛往洛杉磯共同迎接蔡總統,在機場舉辦公開的共同演說、更公開稱呼蔡總統為「台灣總統」。麥卡錫議長甚至指出,蔡總統到訪,是台美關係此生所見最強健的時刻。儘管台美沒有邦交,但台灣的國家尊嚴仍舊在美國本土得到彰顯。

儘管中國在日前以鉅額金援強挖我國邦交宏都拉斯,並施以巨大的軍事壓力威嚇台灣,但自由、民主、人權已經是台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模式,這些都不是中國文攻武嚇可以逼迫台灣放棄的理念與價值。在台灣,人們可以批評國家元首、可以檢討執政黨。在中國,習主席是唯一的神,不要說公開非議了,連暗喻、諷刺都可能導致人身安全的疑慮。當下美中競爭激烈,加上獨裁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帶來的震撼,有許多人質疑,台灣是否要在美中之間選邊站?還是要維持等距以自保?

台灣只能堅定選擇站在自由、民主、人權這邊

事實上,台灣沒有選邊的問題,我們早就站穩了在自由、民主、與人權的這一邊。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以及自由民主的理念,不能被視為是挑釁和破壞。北京當前企圖消滅中華民國的主權,威嚇利誘強行統一,讓台灣人的自由民主與人權的生活模式受到威脅,這才是對於台海區域穩定、對於全球民主價值的傷害。

沒有國家會尋求戰爭,只有意圖染指他國主權的政權,像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沒有政府會對人民開槍,只有不允許人民批評自己政府的政權,像是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們當然不要戰爭,但我們為了自由、民主與人權,更反對惡意的侵略。

我們也希望開啟交流,共創和平,但帶有犧牲主權、以統一、接受一國兩制為前提的交流,我們也無法接受。馬先生在中國委屈求和,或許可以免除戰爭威脅,但卻要犧牲民主自由與人權的理念。與此相較,中華民國台灣應該和堅守民主價值的夥伴站在一起,爭取更多國際力量對台灣的尊敬和聲援,這才是避免侵略,同時堅守民主理念的最佳選擇。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

留言評論
沈有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