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張家在國民黨與柯、郭的華爾滋

廖郁賢
554 人閱讀

在八月的投書中,筆者提到「雲林張家之所以游移在侯、郭、柯之間就是一種『買保險的概念』而已」,隨著投票日越來越接近,加上近日藍白陣營的合作,讓人霧裡看花。「政治的價值」就是不要為了「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利益」,不能為了「少數利益」犧牲「多數利益」,別為了「政黨利益」犧牲「國家利益」,然而對於張家而言「價值」是什麼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帝國建造,如大航海時代的掠奪,是殖民的開始,張家背後不告訴你的意識形態是殖民的心思—親中。

圖片來源:翻攝自張麗善臉書

誰是紅統?罵人紅統的朱立倫更配合中國

還記得當初的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候選人張亞中,他對朱立倫最怨恨的,就是選舉過程中一直貼他「 紅統 」的標籤,朱立倫自己上任後,瞄準的是支持台獨的立委,就這麼剛好這兩人當時也都是國防外交委員會的委員!朱主席不就明顯配合中國在強化對台施壓?意圖弱化台灣的國防外交,共軍對台文攻武嚇,國民黨裡應外合,打擊能讓台灣更好的機會?我們都知道國民黨走親中路線,正在新黨化,而雲林張麗善的友人韓國瑜、許宇甄,也都在國民黨人才凋零的情況下,漸漸取得在黨中央的影響力,在雲林當工策會總幹事不需學經歷能月領九萬多的薪水不說,直接前進國民黨中央可謂幸運。

然而後疫情時代全球都走向抗中路線,而取得人民支持的國際現實中,張麗善走向朱立倫路線,如他在國會進行焦土戰、散播不實訊息來凝聚戰鬥意志,全都是有意為之的效忠。由國民黨近期記者會的聲明連署中,已知有十五位首長皆認同國民黨朱立倫提出藍白合的新方案,其中侯柯、柯侯的對比式民調占百分之五十,只要國民黨比贏,就侯柯配;民眾黨比贏,就柯侯配。

侯柯綁在一起完成政黨輪替的概念,還是不能放棄郭台銘的政治分裂線,全都是協助對岸「共同」進行台灣第三波民主改革。了表忠臣的同時就像賭博,也得下注,不只台灣政壇派系林立,中國也是,必須游移柯郭的原因是唯有均衡的關係,賭盤裡最大的功臣才有機會談得「副總統」之位,甚至不需要當選,就會成為張家的戰將,一張直達中國的最佳航班。

張家與郭柯侯維持著「微妙的黏著度」

在《美麗島電子報》十月份最新總統大選民調指出,賴清德39.7%穩居第一,另外在選舉進入倒數時,國民黨支持者的歸隊效應,讓侯友宜的民調一口氣提升至第二名25.2%、而柯文哲18%則是跌入墊底。身為地方喊水會結凍的雲林張家,對於其他地方的勢力有著「風向球」的效應,但地方派系在「利益至上」的前提之下,對於柯文哲、郭台銘,甚至國民黨的侯友宜,都技巧性地保持著「微妙的黏著度」。

身為國民黨員的張麗善縣長,在張家對於總統大選這局所扮演的角色,負責維持「支持」同黨候選人侯友宜,而張榮味本人也曾在金溥聰造訪時,對媒體表示:「我這票會投給郭台銘」。這麼一來除了對國民黨候選人有所交代,張榮味當著金溥聰的面,直接表達「個人」對郭董的支持,也能給予郭董最大的面子。至於從第二名跌落三的柯文哲,柯前市長本身就是一個利益至上、機會主義的政治人物,與擅長「雞蛋分開放」、「分散投資分險」的雲林張家,兩者間有著某種程度上的「臭味相投」契合感。

朱柯侯密會處即張家勢力範圍

10月31日朱立倫、柯文哲、侯友宜三人密會地點,是位於景美羅斯福路六段的「大增鋼鐵金屬有限公司」,三人密室會談近一小時,而提供會面地點的「神秘人士」為國民黨組發會主委許宇甄的兄弟「許耀仁」。「許宇甄」為現任國民黨組發會主委,並擔任婦聯會雲林分會總幹事、主委長達十六年,也擔任過國民黨雲林縣黨部兩任主委,媒體報導也清楚可知曉「許宇甄」是現任雲林縣長、張榮味胞妹「張麗善」的閨蜜。

另外,更重要的關鍵人物是「張麗善的丈夫『張永成』擔任『全國農會總幹事』」、「許宇甄的丈夫『林啟滄』擔任『全國漁會總幹事』要職」。這都是味董最大的籌碼,畢竟民以食為天,巧妙的運用身而為人的需求,再予以權限的伸縮放置,精準拿捏人性的貪、嗔、癡,是地方霸主可以對外宣稱的資源,受人禮遇的背景。

更值得關注的是,各種權謀的被看見這已經不止「藐視正常人的智商」,直接「藐視司法」了!在與中國眉來眼去,干擾司法獨立、控制民主選舉,甚至能使違反《選罷法》的人逃離法律的制裁?全是傑出的一手。朱立倫、柯文哲、侯友宜拉下鐵門的密室會談,並且與張家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一向自稱「公開、透明」的柯文哲,為了分贓政治權位,便轉向「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兩套標準。

上述的關係網,又指向了雲林張家班;那我們是否可以合理推論,不滿於當「雲林地下皇帝」地位的張家班,正在充當政治媒人,積極湊合朱立倫、侯友宜與柯文哲的密談合作;由此可見,張家班企圖影響「總統大位」儼然司馬昭之心。張家班的勢力早已不滿足於「地方」,不但在地方上「超越黨派」、勢力外溢到其他縣市,且染指崛起的「新政黨」;所以與張家班「志同道合」的柯文哲,透過前國民黨組織發展委員會副主委、現柯文哲的親信「林有志」牽線,成功連結張家與柯文哲的關係。

張家正以病毒式的擴散力遍佈全台

張家班在中國的事業龐大,與「張榮味」、「張麗善」家族有關的十六家公司,事業版圖從生技到影視傳播,張家的親朋好友、甚至晚輩,許多都擔任這些公司的董事股東或監察人,甚至還有二家公司直接到中國設廠。而張榮味對於郭董的態度,根據挺郭派人士八月份在台北鉅星匯會館舉行「主流聯盟餐會」時,張榮味致詞就曾公開表示:「若郭台銘宣布參選,九月十三日就要聯署,他希望雲林人有情有義,在每一個地方都幫連署。」當雲林張家的地方勢力外溢到桃園及其他縣市,張家班與花蓮傅崐萁、徐榛蔚、台中大甲顏家等派系的關係密切,且張榮味本人對郭台銘參選總統毫無隱藏的支持,加上郭董與中國過從甚密的的背景;這不免讓人懷疑中國的統戰版圖,藉由某些特定台商與台灣的地方勢力結合,正以病毒式的擴散力遍佈全台。

跨過濁水溪第一站的灘頭堡無疑是雲林縣張派掌門人張榮味,第一時間帶隊北上參加郭台銘雲林同鄉會的舉動,以及在同一時間雲林縣長張麗善在跨越濁水溪第一站的西螺鎮延平老街掛起一大面挺候的看板,這並非一場大選各自表述,而是在民主制度裡找出最大利益的配息,如同侯友宜常在媒體前發表的論述強調著:「總統要負起兩岸、外交、國防的重責,總統無法做到國家安全,內政就無法推行,目前兩岸沒有對話交流……」那樣,強調與中國的緊密之必要,或是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裡,清晰可見雲林張派有意為之複製的政治結構,競逐國家領導人之位,進而與心中在茲念茲的最強大國合作,乃是戰功之表現,就連「中國國民黨」這樣的百年老店,也只能是張榮味的「棋子」。

這場華爾滋註定動人。誰輸誰贏,能夠游移其中並如魚得水的雲林張家,若能設法順利拿下行政權及立院過半,讓「最高」目標被達成,那麼下一個四年台灣人民應該擔憂的是「哪一個國民黨回來了」,很顯然的地方派系這個國民黨,從頭到尾在乎的是「自我利益」最大化。

當拚經濟的慣性「情緒」訴諸在選戰標語裡,具備「人話條件」、「未知恐懼」與「生活經驗共鳴」,地方派系更擅長實現財富能夠重新分配假象的能力,在鄉里與血緣之上的地方派系塑造輿論簡直輕而易舉,實質掌握地方經濟命脈張家只要有「錢」,形成既得利益者大聯盟,泛藍政黨在立委席次上拿下過半,如何有效牽制民進黨的總統與行政院內閣的機制是中程目標,農業縣不可小覷,大魔王是藏在偌大土地裡的細節。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