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張家:政治大富翁的最大贏家?!

廖郁賢
1.1K 人閱讀

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就像大富翁遊戲,雲林張的反撲不僅是憑運氣,更有深層的交易策略。只是買地與建樓以賺取租金已經滿足不了其野心,翻作英文的地產大亨「Monopoly」的意思最為貼切,就是那背後不寒而慄的稱帝思想 ──「壟斷」。

中挫再起的雲林張家很可觀

2014年時盤踞雲林超過二十四個年頭的張家,在原來二十鄉鎮有超過一半張派人馬的情勢中僅拿下四鄉鎮:元長、褒忠、東勢和斗六,當時該黨議員甚至從十三席掉到七席,當時資料顯示還有人退黨,如此艱困的情況下還能短短十年內強勢回歸,台灣人都應該謹慎以對。人家是護國神山,張家是愚公移山,未來一眾「立院新星」,可能是許多人兒時年代的「圈地始祖」,一想到未來雲林可能有五席「張家班立委」,心情就相當沈重。

想當初,韓國瑜聯手李佳芬家族在濁水溪「盜採砂石」,他們完全沒有為雲林縣民設想,一旦沒了「乾淨的濁水溪」,農民們該如何是好?滿口農業經,骨子裡關心的只是「農牧用地」本身所帶來的暴利;他們說的「發大財」,原來是透過盜採砂石獲取不法所得。農業大縣的縣長,自己的家族恣意違反農業、農地相關法規,帶頭濫用農地,甚至把農地改造成自家豪華莊園?讓明明登記的是農業用地,卻蓋成豪華莊園的原因是什麼?雲林人稱為「青埔宮」這麼明顯的違法,還得是「自己人」才能閃漏洞。

雲林縣政府之所以「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就是因為每次將近400億預算都是他們一家一句話的事,否則調閱2013、2016、2018三個年度該地段的航照圖就能知道的事,有那麼難取締?從只有兩棟用以招待貴賓的小木屋與招待所,到清楚可見「青埔宮」的主建物完成,最後不但「青埔宮」主建物擴張,周邊更有碎石鋪面、圍牆、鐵門。在航照圖上有眼睛的人都可以明顯看到,除了「青埔宮」本身建物面積一定超過農地10%,整塊地無法作為農業使用的區域也一定超過80%吧!

而造成農業可能「被斷根」的黑金弊案,不僅在雲林,這些家族勢力已經在全台遍地開花,這些人引起的交響共鳴便是洗腦台灣人:「爲什麼得成為政治人物?」因為唯有成為「掌握公權力」的「政治人物」,才能將那些「河川用地」、「防汛道路」華麗轉身,變成「農牧用地」,而再搖身一變,能夠再成「礦業用地」。

農地圖利非常明目張膽

雲林作爲「農地圖利史祖」曾經當過雲林縣議員的我再清楚不過了,一塊地沒賺個三次都是污點!先來「挖土方」賣錢埋廢棄物,再來「鋪地出租」,接著第三手「變更地目」賺暴利!誰可以公然違反《農業發展條例》第三條?從青埔違建來看就好,過去因為違建拆除有順序一直無法處理青埔違建,2018年趁勢將式微的家族回穩的張麗善上任後,放任違建長大長胖,直接說一切合法,在地方大拆廟宇,卻讓自己的宮殿擴建,能公然無視《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就是因為縣府有「自己人」、政治一手抓的利多一號糖「築堤圈地」;二號糖「就地開採」;三號糖「變更地目」;四號糖是「侵佔國土」,形成了一條「無縫接軌的SOP」。

雲林張家發展史。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為什麼從地方包圍中央的張家反撲力量會這麼大呢?獨到眼光相當關鍵,以無黨籍起家,可在第一次拿到縣長職位後的張家,便有計畫的深入地方政經結構,不但瞄準地域性及全國性的組織來身兼利益的分配者和生產者,光看長期以來與台塑六輕合作和放任就能懂這是在穩住派系發展所需的糧草,否則何必縣市府上下一心,教育雲林鄉親自己的故鄉是「窮縣」呢?

拼命的喊著「農工並進」卻連六輕的工安、各種工業污染全都管不了,對外發表「雲林縣自張榮味時期開始,便積極發展中科虎尾園區……」試圖營造唯有繼續當選才能讓繁榮的政策延續,可實際上是否都是先買地炒地皮?

以土豪身分意欲進入權力核心

曾經以為附屬在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已經變成能夠主導候選人的能量,甚至有企圖的將成為「黨中央」作為目標。原本歸屬於林派的張榮味在1999年補選中當選雲林縣縣長後,便開啟了張家的帝國建立,2004年雖然因林內鄉焚化爐弊案受挫,可張家班勢力卻持續延伸,在張榮味2009年選上省商會理事長後,從雲林縣發展出全國實力。不但手握雲林縣議會、雲林縣議長,到雲林縣農會、雲林縣漁會、雲林農田水利會,甚至是養豬協會都無一失手,更別說一個個全國組織佈局,沉得住氣的戰略家要的不只是地方諸侯的位置,先讓票倉遍佈台灣。

就如當初造起韓流那般,拿捏被忽略的民生組織,運作非都會區的向心力,使得派系若生成一個總統,以後「喬事」就不用聽「黨中央」的心態串聯全台各地懂得「合法占地」圈地王,鑲嵌在地方產業之中,實質調控地方供需。

最後當「農地」成為龐大利益下的貢品時,常人以為的不夠值錢,將造成南北菜蟲大串連,更精確來說是全台黑金大團結。先不說選票了,這在愛情裡就真的「渣」,可謂PUA 的TOP,政治收買就像斯德哥爾摩,我們和圈地者、黑金鉤結的人產生情感,明明理解錢都在別人口袋,卻同情著加害者的豪宅被質疑,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或許這是種自我防衛機制,就像怕被找麻煩而不敢表態一樣,覺得一張票而已送誰就永保安康。

但怎樣的人可以成為立法院長?什麼人適合成為民代?我想不是學歷、也不該是階級,但得是懂得在黑白之間理解保持善良。政治不是金權遊戲而已,更多的是活著的人,共同所成就的社會樣貌,不是去協助讓國民黨為任何上位者提供組織動員的服務,來換取政治職位的保障。

張家或成國會最大次級團體

國會最大黨─張家指日可待,不分區就有張嘉郡、許宇甄、韓國瑜確認當選,如再加上區域山海兩位,以及自己的小弟蔡咏鍀的姊姊民眾黨蔡春綢,張家可以自己在立法院組一個「張嘉黨團」,繼續在中央、地方作威作福,當雲林土皇帝,若雲林海線、山線都選上立委,那中央國會將會是第四大黨。

不過有趣的是1月的立委選舉,面對綠營派出連任多屆立委的強將劉建國和蘇治芬,雲林張家卻沒派「一軍」迎敵,反而推選出未有選舉經驗的肉品市場邱姓副總經理,以及虎尾丁姓鎮長出馬選立委,讓人跌破眼鏡的非典型打法有什麼企圖呢?

其實就像農業四寇一樣的練兵,折損也只是兵家常事,當《Linbay好油》版主林裕紘被抓,接力的還有疑似還未離開縣府,掛在管考科,但很少進辦公室的《一級嘴砲技術士》,或是擔任簡任秘書兼國際事務辦公室主任《文青別鬼扯》的鬼王劉志偉,這一個個用納稅人的錢豢養的網軍的龜腳露出來也毫不掩飾的張家,不在乎任何進步議題或是人權價值,要的只是在這場遊戲中站穩帝王的角色。

從雲林縣政府、桃園市政府、全國農會、全國漁會、全國水利會,到中央立法委員的舖局,很明顯是想從地方包圍中央,顯然,今年大選結束,雲林張家是穩賺不賠。不但能與柯文哲合縱連橫拿回北農,更特意的將張家女婿周柏吟與他的好兄弟羅楚東安插在桃園市政府工作,一來幫忙桃園市政府施政,二則是協助養桃園國民黨的網軍及培養自己張家人馬的勢力,而味董也已經為小公主(張嘉郡)複製張麗善模式,鋪陳2026選雲林縣長,也已經先安插進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傾盡資源,這些資源包含著是全台灣人的稅金,為了人情味,雲林人真的覺得值得?

一次次抵擋不住誘惑被中國拉去以解禁水果的名義來鞏固帝國,選戰口號千篇一律是「民進黨都不做、做不到,國民黨執政來做」、「真正照顧農民」企圖影響2024年總統、立委大選。拙劣、愚民手段讓平常百姓痛苦,當他們持續與中國密謀希望透過中華民國農會,或能拿捏的台北市政府、自家主導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 北農),讓暫時被禁的台灣鳳梨、芒果、蓮霧、柑橘類水果恢復輸中,真的很看不起一張張支持的選票。

政治該親的是人民,被張家壟斷的農業未來該怎麼好?做爲少數擁有農村經驗的政治工作者,理解種種制度的不完善,造成許多善良的農人被犧牲,但好多年過去了,慣性PUA,再以抹黑的手法談農業真的很下流。如果這場遊戲贏家是張家,那麼破產的就將會是台灣人。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