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組織中亞會議敲響新一輪戰鼓

趙君朔
995 人閱讀

當台灣為了年底選舉正在拚命比對政治人物的學位論文或是為了去年政府有沒有阻擋疫苗的進口吵成一團時,國際政治的板塊又開始在悄悄移動,似乎是預告者接下來會發出更大的碰撞和震動。

習近平沈寂了兩年多的出國之行

這次主動出手的,是疫情爆發將近兩年多來首次出訪外國的習近平,他選擇先到哈薩克再到烏茲別克的歷史古城撒馬爾罕參加上海合作組織會議,在會議中和普丁相關的發言引起了廣泛的矚目和解讀,只是大部分的分析是,懷疑普丁於烏克蘭戰場上遭到空前的挫敗後,習近平是否還會像2月冬奧兩人發表聯合公報時那樣堅定支持普丁,俄羅斯刻意放出的中共常委栗戰書日前訪俄時在會議上明確表達中共支持俄羅斯談話的影片更讓人懷疑俄羅斯是否急者想闢謠。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二)、俄羅斯總統普丁(左)和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右)於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峰會上交談。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上述的看法沒有注意到中俄雙方出於客觀需求還是離不開對方,要各自完成自己的戰略目標還是需要另一方的支持,只是因為俄羅斯的軍隊和高層政治運作在半年多的戰爭中暴露出太多眾人設想不到的弱點,於是普丁這次面對習近平的發言已經從一個平起平坐的戰略夥伴悄悄的退化成關係中的小老弟,但這不代表習近平會放棄他或是要往美國那邊傾斜。

而在中俄雙方開完會飛回各自國家後不久,拜登便在美國電視節目60分鐘的專訪中第四度表示若台灣遭受中共史無前例的攻擊,美國會防衛台灣。這樣的表態暗示了至少白宮也不認為中俄已經展現出收手或是後撤的跡象。

普丁隱約指責了習近平

這次引發各方最多討論和解讀的是,普丁在會議開場時提到了俄方雖然感謝中方對烏克蘭問題所持的平衡立場,但中方對於烏克蘭戰爭有疑問和擔憂俄方也注意到了,因此會在會議的閉門部分加以說明。普丁還強調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共的支持,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反對美國以及盟友挑釁政策。對於普丁在烏克蘭的說法,後發言的習近平沒有正面的回應,但說值此時代之變,雙方已多次通話,進行了有成效的戰略溝通,中方願同俄方一道努力,體現大國擔當,發揮引領作用,為變亂交織的世界,注入穩定性和正能量。

習近平的回應的確隱隱有指責普丁辦事不力的味道,因其久攻不下烏克蘭,讓世界局勢變得更複雜、混亂。但《經濟學人》也在本期的一篇報導中提醒了讀者,近來央視每天的「新聞聯播」對俄烏戰爭的報導有個明顯的公式:先敘述雙方在戰場上的攻防,然後便把報導的真正焦點轉向西歐各國,強調這些國家是天然氣價格高漲的受害者以及擔心冬天的嚴寒會讓能源供給不足。而造成這一切苦果的正是美國帶頭發動的制裁。

也就是說,普丁雖然在戰場上灰頭土臉,近來變成國際笑柄,他還是在發言中堅持認為美國才是造成這些問題的元兇,並感謝中共對他力抗美國圍堵他時表現的態度,而他基於同樣的理由,一樣支持中共在台灣問題上遇到美國聯合盟友的不懷好意圍剿。唯一需要處理的新問題,便是和中方說明,以澄清中方在烏克蘭上的疑問和憂慮。

對下個月便要打破權力繼承慣例、在20大上正式開始第三任期的習近平而言,這當然不是個承認自己力挺俄羅斯,帶來各種不良後遺症的好時機,而且戰事也還不到出現全面潰敗,儘管俄羅斯國內出現人心不穩、質疑普丁決策不當聲音四起、甚至爆發全面大規模的地步。而且對習近平正在努力建立應對西方可能經濟圍堵的中共堡壘(China Fortress):在科技、糧食、能源和金融上邁向獨立自主,不依賴西方的宏大計劃而言,俄羅斯在這四個領域都會是重要的頭號合作夥伴。

習近平就是上合組織的老大

因此習近平目前回應的方式,反而是表現出一副沉穩老大哥的態勢。趁此機會讓全世界知道,中共才是這一票型態各異,但都對美國所主導世界秩序不滿的國家群體中的真正老大,會發揮在亂世中的中流砥柱作用。而習近平刻意在飛往烏茲別克開上海合作組織開會前,先到哈薩克去拜會年初動亂後真正掌握大權的新總統托卡耶夫,就是個很強烈的訊號。

中亞畢竟是俄羅斯傳統的勢力範圍,在蘇聯解體後,除了最小的吉爾吉斯有一定程度的民主選舉外,其他各國的政治經濟都被蘇聯時期就深受莫斯科支持的強人或是繼承人所把持,因此俄羅斯還是將中亞看成是可以掌握的勢力範圍。而中亞國土面積最廣、經濟最強、區域影響力最大的哈薩克原本也是如此,直到一月國內發生大規模暴亂。

動亂爆發後新總統托卡耶夫火速徹底清除之前長期在位的獨裁者納札爾巴耶夫勢力,拔除其國家安全會議主席和其他黨羽的職務後,其個人的權力基礎才算穩固。而看到普丁自顧不瑕,習近平自然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要強化和哈薩克這個中亞第一大國的關係,讓中俄在中亞勢力爭奪的天平倒向中共這邊。

至於在今年上海合作組織,這個唯一名字中有中共地名的國際組織的會議中,伊朗正式簽署了成員義務備忘錄,很快將入會成為新成員。還不是成員的土耳其總統一樣親自赴會。若再看一下正在排隊申請這組織的國家名單:白羅斯、埃及、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巴林、科威特、阿聯和緬甸,可以明顯看出對於美國主導世界秩序不滿的區域或是產油大國都赫然在列。

習近平和組織成員國的合作項目

而習近平還打算和這個組織在下面四個領域上進行合作:⑴強化相互支持並合力反對外來勢力干涉內政:中亞各國對於新疆是否能發展起來當然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習提出這點就是想聯合中亞各國反對例如在聯合國架構下對中共迫害維吾爾人提出的批評和制裁;⑵強化安全事務的合作:這點一樣實際上是指新疆,習打算和中亞各國攜手要強力壓制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預計在五年內提供各國總規模達兩千人的反恐部隊;⑶在經濟領域的合作:中共打算設立中國-上合組織合作中心,合作的內容是關於大數據。中共在短期內還會提供約15億人民幣的糧食給有緊急需求的國家;⑷在其他領域如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和媒體的深化合作,並秉持者多邊主義的精神,和其他國際或是區域組織進行交流。

當然習近平要趁兩年多來首次出訪的機會傳達自己是重要國際組織領頭人、中俄夥伴關係中能持續穩定局勢的大哥之外還有一個動機,要表現給美國看中共對於來自美國的進一步圍堵有所準備:畢竟讓中共感到芒刺在背的《2022台灣政策法》在經過少部分敏感內容的修正後,已經在參議院的外交委員會投票通過。

這個法案是繼當年讓鄧小平措手不及的《臺灣關係法》後,又一個把台灣推向美國實質盟邦的重大法案,也就是要逐步回復讓當年中共以為可逼台灣放棄抵抗的斷交、廢約、撤軍三條件中的後面兩項,讓美台重新建立起足以嚇阻中共侵略的軍事合作。在中共駐美大使秦剛親赴美國國務院和副國務卿謝爾曼溝通、恐嚇無效後,習近平很清楚知道即使拜登政府有意願和他進行全球議題的合作、並恢復高層軍事溝通管道來預防衝突,他還是要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

所以整體來看,現在所發生的國際政治縱橫捭闔,依然是拜登上任後所開啟的大趨勢的一部分:拜登政府為了能專注於內政上的進步主義式改革,對外希望和盟邦共同回到多邊主義來規範國際秩序,但美國將國力、軍力收縮的結果卻是換來中俄聯手支持對方在各自定義的勢力範圍內進行擴張。俄羅斯的侵略遭到重大挫敗後,中共為了確保雙方分進合擊的策略也只能繼續支持俄羅斯,只是中共之後將會有更大的主導權。

因此在不公然違反美國制裁的情況下,中共將會加碼提供俄羅斯各方面的援助,以防又出現對俄羅斯嚴重不利的新戰事,至少就是撐住俄羅斯,讓整個西歐保持在高度不確定的不安、混亂狀態中,讓美國也必須把焦點放在北約而無法如美國的政策所宣稱要以印太為重心。即使中共無法公開提供軍援給俄羅斯,恐怕檯面下會開始有所動作,或是透過北韓、伊朗等盟友進行。

《美國政策法》還會再修正

至於美國方面,如果拜登政府能避免期中選舉大敗,甚至連眾議院丟掉的席次都距離過半不遠,那麼拜登政府面對想出重拳打擊中共的新國會反而有餘裕在幕後進行折衝,想辦法不要讓美中持續被拉向拜登政府最想避免的衝突軌道上,這就是為何目前預料《2022台灣政策法》在送到參、眾兩院進行全院表決時內容會再被進行不小的修正,甚至部分內容會和《國防授權法》合併。

反之萬一拜登因為通膨、非法移民、治安惡化、校園中是否教授批判性種族理論等議題而慘遭大敗,在共和黨掌握的兩院步步進逼下,其實有可能被迫和中共達成某種新的協議,如針對建交三公報中美國認知(acknowledge)到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的認知到底涵義是什麼做出新的解釋,來減少中共的不信任並藉此趁俄烏戰爭不息在印太也頻頻挑釁。總之美中雙方的動作只是預告了新一回合對峙、衝突的開端,新冷戰距離落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