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農與黑金的距離,和張家聯手惡整吳音寧的柯文哲

廖郁賢
2.7K 人閱讀

近日黑影幢幢,在地方對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很清楚,民眾黨雲林縣黨部變成黑道堂口根本無須意外,用人習慣已經非一般人邏輯,柯前市長曾用的鄧家基副市長是出身新黨;陳景峻也是台北市的地方政治人物,舊政治的延續觀念深植,於此沒有危機意識的什麼人都納入麾下,就連以保障人民權益及維持社會秩序為目的律師事務所,都儼然是在地人理解的敬而遠之。

柯文哲的「黑(道)命(令)貴」

整個黨部從上到下多位黨公職涉嫌暴力討債、強盜恐嚇甚至是放高利貸早就不是新聞,尤其選舉期間更可以看出與哪些協會、組織、社團等有過從甚密的互動,不用上網搜尋,知情人士遍布二十鄉鎮,頭人對人事任用的背景都能侃侃而談,彷彿《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在雲林不管用一樣,為什麼該黨主席沒有大驚小怪?

因為善於短期獲利的柯文哲,不僅懂收割社會風向,對於牛鬼蛇神釋出的利益更是無法抗拒,也才因此發生在民進黨2016剛上任,原想與之合作拿回北農的人事權,有望終結國民黨的大派系─雲林張派,這個數十年來對北農的影響甚深的龐大組織,只是沒想到當時他居然與韓國瑜站到了同一陣線,出力讓市府代表倒戈支持了張家,讓官股代表在董事會上面一敗塗地。

以北農股權型態來看,從中央的農委會、台北市政府和雲林張派,官股與雲林張派關係一向良好,民股只要讓利就也不會太難,若是民進黨執政還有機會以官股繼續合作,黑金代表就沒戲唱,但從柯市長的立場轉變到接任的蔣萬安自我閹割,讓「調配產地種植預防機制」全盤交由農會派的專業經理人取代時,最嚴重的結果是拍賣市場菜價起伏就可能失控。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柯規蔣隨,北市府與張家狼狽為奸

北農六月的改選模式一如既往的由北市府推舉董事長,雲林張家推舉薦總經理,那麼實權就會是總經理身上。張榮味原先握有的全台農會系統,加上運販商、青果社等民股勢力就佔一半以上的勢力,若台北市政府的執政單位又是國民黨,這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加上百分之二十二的股份,幾乎是張家可以決定由誰擔任北農總經理與董事長。

從北農的結構分配明顯可以看出公股只占百分之四十五,而民股全部加起來佔有百分之五十五,因此人事權與任命理所當然成為張家政治上的籌碼,北農的營業額之高是各路人馬爭取的原因,北農一市(萬華)、二市(濱江)一年營業額平均就有210億元,基本創造了6億元的本業收入,對於這塊大餅,握有全國農會系統的張家是絕對不會放手的,加上北農是全台交易量最大的果菜市場,其拍賣價格也是全國通路的指標,即為產地議價行情,某種程度掌握全台的果菜市場的交易金額與販售金額,權限之大、影響之深。

其實當柯文哲在第一任市長任內留用了郝龍斌時期的北農總經理韓國瑜,就埋下了他與黑金漸生情愫的伏筆,接著鋪陳了與張榮味、傅崐萁的互通有無,再透過時任高雄市長時的幕僚黃文財拉近與顏清標的關係,這些藏在細節裡的魔鬼提醒著一旦國家意識不夠堅定,內部就可能不斷出現衝突撕扯。

2014的柯文哲一方面選民主自由派,暗地裡已與張家連上線

曾兩度在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露面的柯文哲早在2014年就開始接觸台中顏家,也就那麼剛好當時的時間軸與318學運重疊,一邊接觸太陽花形塑民主自由派的非典型樣貌,另一方面為了保險起見還邊親近黑道派系,雙邊押寶將政治利益當作生涯規劃,抗拒誘惑的能力又實在太差,為了個人利益不惜毀人清白、改變立場與價值的人真得適合成為台灣的總統嗎?

當初到吳音寧彰化家中三顧茅廬邀請他任北農總經理,之後卻因為外界反對,就將所有問題切割丟給他人承擔的人,真的有能力成為國家治理者嗎?作為一個長官卻有著習慣撇清、卸責的行為,以自由意志同意的總經理任命,卻沒有肩膀的對外表示人是農委會硬塞的,都別人的決定,完全跟國民黨的議員站在同一陣線。

扯自己人後腿的行為已經夠失格,更過分的還有在下屬接受質詢時訕笑出聲,公然與當時副市長兼北農董事長陳景峻一起批判吳音寧,背後理由是因為柯文哲和藍營共同的搶分關鍵就是這個,還昧著良心做出扭曲的訪談報告提供國民黨議員子彈,就為了證明民進黨推舉人選不當,如此一來不但表忠獲得聲勢,更能與地方影響力更靠近一步。

惡意犧牲吳音寧成就韓國瑜

北農風雲絕對是韓流崛起的起手式,像柯早早看中與黑道組織或地方派系的合作,就是認定以此能實現特定政治策略或目標,在黑道組織或地方派系可能提供賄賂、貪污或其他經濟利益,便於換取政治人物的支持或協助他們在政府中或地方議題的運作,甚至在選民基礎上也會有所擴展,特別是在特定社區或族群裡。

這次農會系統出任北農總經理的吳芳銘,過去擔任韓國瑜高市府的農業局長、雲林縣政府的農業處長,更是由張榮味家族推薦,此時此刻形同韓國瑜分身重返北農,張家等於再次從民進黨、執政者的手裡搶回全國最重要的攤頭,政治意義非常的大,加上升格為農業部的農委會,讓這一切都藏了滿滿的危機。想想經營階層若都是「利害關係人」的話,不僅是拍賣員的叫價問題,更有食安的疑慮,像是「相關檢測的公正性一旦產生爭議」或是進出口品項與對接不清等,誰能有公信力來背書?著實令人擔憂。

韓國瑜在入主北農前是維多利亞雙語學校董事長,對農業根本一竅不通,當時媒體還用過「農業門外漢」來形容韓國瑜入主北農一事,他靠雲林張家的關係得以擔任北農總經理;看看現在的北農總經理吳芳銘,時任雲林縣農業處長時期,曾在水林鄉雞廠擴建案民眾陳情抗議而召開社區會議上,因無法回應居民陳情內容,竟然對民眾嗆聲不開心那就來告縣府呀!

吳芳銘和吳音寧截然不同的對比

吳芳銘顯然是一個不會為人民、農民思考的官員,後來又發生酒駕,才趕緊辭去農業處長一職,這種品德有問題的人,又如何可以擔任北農總經理?如何站在農民的角度做事、又如何讓人相信他可以在市場上訂出有益於農民的價格呢?這樣的任命不是整執政黨,是在開全台灣人民的玩笑!

反觀吳音寧從小在農村長大,生活和寫作離不開農業,一本《江湖在哪裡》清楚表述了台灣農業現況,最想替農民和農業做事的人被推薦擔任北農總經理,卻被媒體操作成「250萬高級實習生」,那個當初為了替農民護水,可以不顧自己安危擋在怪手前面的她,因為政治鬥爭,多年來投入農業改善工作心意被抹煞,與黑金站在一起的柯文哲欠吳音寧一個道歉,欠台灣社會一個道歉。

連續休市的風波開始是吳音寧的惡夢,可攤商其實都很清楚連續休市的決定其實是北市做的,然而柯文哲不願意承擔錯誤,還出來卸責給農委會,這麼大反應也間接表明他北市府就是最該負責的單位。因為大家心裡也清楚從促進產銷理解,發揮公共性到把關食安,讓民眾、孩童吃得安心,或是將北農獎金制度化,比照國營企業讓共同努力的員工盡可能公平被對待,是2017年9月吳音寧接任北農總經理後的改革與核心價值,在近半年吳音寧有能耐把爆量的蔬果交易量都處理掉,菜價也沒有崩盤,這種過度正派反倒成為難以下手的目標,只能從符合法規的道德勒索來破壞人設。

一連串友柯挺韓市議員從2018年3月開始操作北農休市、殘菜事件、洋酒事件、魚翅事件將一個真正想為台灣農業做事的人操作成「神隱少女」、「高年級實習生」,顯然就是利用媒體把有能力的人打壓成無能,藉此凸顯韓國瑜「賣菜郎」的好形象。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父權加上利益薰心映照諸多醜惡嘴臉

再加上利用台北市議會中國民黨或親藍的議員做球攻擊來強化韓國瑜的正面形象,政治圈中多是被男性視角的父權給佔據,當時的柯文哲市長、副市長陳景峻和市場處處長許玄謀,一群男性官員以各種手段、媒體放話,意圖讓能做事的女性成為2018年常上新聞被攻擊的對象,這種對於女性的不友善,讓利益凌駕於專業及能力之上在在都顯示柯、張為了權力與利益,不擇手段把一個真正為農民做事的好人抹黑成為無能的女子。

以北農事件來看,檯面上是北農總經理的不被認同,背後還藏著利益交換的意味,但綜觀來看,這也間接影響全台的農業未來,和張家聯手惡整吳音寧的柯文哲原來早就蓄謀已久,台灣人該醒醒了!以自己為核心的團體利益大於農民的權益,不惜與黑金勾結,再看單打獨鬥、有農村生活與公所秘書執行農村改善的實質經驗,一心一意只想如何改善農民各種權益問題與農產品如何被善待的前北農總經理,很明顯,這是農民權益與權貴利益的差異。

怎麼樣的人才真正有辦法和農民站在一起?這不單是柯文哲、張家欠吳音寧的一個道歉的事情,更是台灣、彰化的選民是否願意把機會讓一個真正想做事情的人進入立法院,為農民喉舌,改變台灣農業困境的最好時刻。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