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鬪甲子園,青春劇場啟示錄

李政亮
268 人閱讀

第105回夏季甲子園落幕,慶應義塾高校時隔107年再度拿下冠軍,由於慶應義塾高校是升學名校,野球部雖然歷史悠久,但成績極為平凡。連同本次算入,2000年之後,也不過代表神奈川縣三次。未料,就是這樣的球隊創下奇蹟!選手髮型自由乃至享受棒球的球隊理念,跟傳統強豪的三分頭與苦練必勝形成強烈對比。也因此,慶應義塾高校與去年冠軍仙台育英冠軍戰的收視率,與五年前金足農旋風驚人的20.3%相提並論。

甲子園球場。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筆者看甲子園多年,不過,今年首次現場觀看冠軍戰,對甲子園這個青春劇場 有些現場的觀察與感觸。此外,話題性十足的慶應義塾高校,其所引出的話題,也與日本高校野球的未來走向有關,值得討論。

甲子園青春劇場的裝置

甲子園賽事,是一年一度的青春劇場。這個劇場,由眾多的裝置構成。

甲子園盛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就歷史來說,日本棒球的發展與教養主義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所謂的教養主義,是指透過知識的汲取與體格的鍛鍊達成人格健全的目標。教養主義原來有著菁英色彩,學生畢業後「不是大臣就是博士」的舊制高等學校乃至帝國大學、私立大學,便是教養主義的實踐場所。值得一提的是,戰後棒球與教養主義之間的關聯,也是戰前教養主義的延續。有日本「學生棒球之父」之稱的飛田穗洲,便是早稻田大學野球部出身的選手。1910年因為與來訪的芝加哥大學六戰都以大比分落敗,心有不甘的他,開始投入棒球之路,從當教練、寫球評、出書闡釋棒球規則與文化甚至開發自創的紀錄表等,1925年,擔任早稻田大學教練的他,終於擊敗來訪的芝加哥大學。他對日本戰後學生棒球的影響在於推動規章制度,1950年頒布的「日本學生野球憲章」便有學生棒球憲法之稱,其根本精神在於強調學生棒球的純粹性。此外,飛田穗洲也繼續闡釋棒球與精神面之間的關聯,「一球入魂」便是他的名言。

學生棒球的純粹性,在甲子園比賽前後清晰可見,一系列儀式性的是其註記。賽前,選手整齊劃一地站在壘線旁向場地脫帽敬禮之後,快速奔向守備位置,開始賽前練習。比賽前夕與結束後,選手也會一字排開面向應援團脫帽敬禮致謝。此外,獲勝者唱校歌,落敗者則帶著甲子園的泥土回家鄉。比賽中,一方的選手受傷後,對手也會上前慰問,彰顯學生棒球公平競爭的精神。應援團是甲子園賽事不可或卻的角色,同樣也有公平競爭的色彩,賽前,先行演奏加油的一方結束後,對方拍手,反之亦然。

媒體也是甲子園劇場的重要裝置。以慶應義塾高校當日奪冠後NHK的報導為例,與往年相同,都會派出大量記者,在現場乃至兩隊所屬的地方,紀錄應援團乃至地緣關係者,例如選手常去用餐的餐廳、選手中學時代的教練等的心情寫照。值得一提的是,冠軍固然是焦點,但作為甲子園最終比賽日的報導,也放上這一年讓人感動的故事。今年的故事是大分的明豐高校雖取得代表權,不過,卻有一段哀戚的過程。一位選手去年練習時接高飛球,不慎漏接,球打到鎖骨附近的位置,未料,竟然昏迷。醫院搶救後,仍不敵病魔過世。隊友們為這位死去的隊友努力,就連死者的父母乃至弟弟都加入明豐高校的應援行列。採訪中,死者還是小學的弟弟,很堅定地要走哥哥的棒球路。

在這些報導裡,可以看到最終的冠軍固然受矚目,但甲子園最終的終極的價值仍在棒球所牽引的各種人間關係。在各國棒球人才的培育過程當中,甲子園確實是相當特殊的存在,雖是棒球競技,但又融入各式各樣的故事,因此能夠牽動人心。最後,就競技層面來說,甲子園能夠成為所有高校生的夢想,一個很重要的配置是,即使U18世界杯已使用木棒,但甲子園仍堅持鋁棒。木棒易斷,耗費經費,很多非強豪的社團可能就因此打退堂鼓。

應義塾高校的神話

慶應義塾高校奪冠之後,不僅在日本引起關注,在台灣也有不少報導。不過,有些報導似乎誇大了慶應義塾高校與仙台育英的對照,諸如用資優生與體育班學生的比較、每天兩個小時的練習、髮型自由、享受棒球等,這些片段聽起來就像漫畫情節。

根據日本棒球作家西尾典文的深入評論,慶應義塾高校以文武兩道為辦學理念,其入學方式有三:考試、歸國子女以及推薦。慶應義塾高校棒球隊有些選手便是以推薦進入。此外,慶應義塾高校的選手當中,有多人在中學時期就是打進全國賽的強豪球隊,例如投手小宅雅己、清原和博之子清原勝兒等,最受矚目、也是唯一入選U18的丸田湊斗,2020年所屬球隊雖取得全國賽資格,但因疫情賽事取消。可以說,慶應義塾高校的班底原本就有相當實力。這些選手之所以願意進入慶應義塾高校,一大原因是未來也有可能依循棒球路進入慶應大學。

簡言之,就是慶應的名校效應。不過,即使推薦進入,成績仍須達一定標準。此外,慶應義塾高校因是私立,高校第一年學費為132萬日圓,而該校也沒有其他學校特招生費免除的制度。因此,慶應選手可以說是優渥家庭出身的棒球菁英。至於較短的練習時間、強調自主性、享受棒球等,雖是事實,但是較短的練習時間能夠有大效果,其所依賴的是內部強大的競爭,慶應義塾高校野球部約有70名選手,可說競爭激烈。

隨著慶應義塾高校的奪冠,其出線過程的裁判疑似誤判問題,也重新被討論。慶應義塾高校與多次打進甲子園的橫濱高校爭奪神奈川縣代表權的比賽裡,橫濱高校九局上仍以兩分領先。此時,進攻的慶應義塾高校無人出局一壘有人,而後打者打出二壘前滾地球,二壘手接到球傳給補位的游擊手企圖製造雙殺,但二壘審認定游擊手接到球之後未踩到二壘,結果變成無人出局一、二壘有人的局面。接下來的打者打出三分全壘打逆轉,九下橫濱高校未得分,比賽結束,只見橫濱高校選手痛哭跪地。這場七月底的比賽,當時便在網路喧騰一時,如果根據畫面來看,二壘審確實疑似誤判。此事重新被提出,其旨在於地方代表權乃至甲子園的比賽,是否應該適度引入電視輔助判決?學生棒球的純粹性,包括對裁判的服從,這是百年甲子園的傳統,然而,裁判也有誤判的可能,職業棒球也已啟用電視輔助判決。正因慶應義塾高校奪冠,讓此事可以形成議論。

甲子園之後日本學生棒球的走向

慶應義塾高校奪冠後,教練在受訪時提到希望能增添高校棒球的可能性。隔天,慶應義塾高校來到球場與中小學生棒球隊見面。基層棒球的教練肯定慶應講求自主性的訓練方式,畢竟,時代正在改變,講求自主性的訓練也許會成為一股變革的潮流。此外,也有論者認為,應該與時代同步的,還包括日本學生野球憲章對選手的規範。其中,嚴禁選手未經高校野球聯盟同意,參加報導以外的媒體演出。

2012年花卷東的學校招生廣告當中,出現學校社團介紹,其中,大谷翔平代表野球部出現了兩秒,此事因未向高校野球聯盟報備,也引來高校野球聯盟的調查。再例如學生棒球嚴禁商業行為。2019年高知商野球部成員為該校舞蹈社站台演出,不過,因為舞蹈社該項活動有收門票,同樣也遭到調查。兩個案例雖然都無事收尾,但也讓人覺得過於嚴苛,學生野球憲章是否隨時代調整,值得觀察。

會成為話題的可能不只隨時代調整的自主性等議題。甲子園之後的國際賽事,就是8月31日開始在台灣舉行的U18世界杯。日本隊的陣容就是從甲子園參賽隊伍中選出,本屆日本隊的組成強調守備與速度的精緻棒球,這也是傳統的日式棒球風格。或許因此,花卷東高高校通算140轟的佐佐木麟太郎等重砲手落選。對此,去年開始擔任日本U12教練的井端弘和大表反對。井端弘和的執教理念是選手不要自小就自我設限,為了配合戰術限制自己的攻擊力,打擊就應該強力揮擊。事實上,這兩年U12當中美國隊也正是以超級的打擊力奪冠。

棒球最高殿堂的經典賽當中,今年奪冠的日本隊除了強投之外,打擊也貢獻了九發全壘打,攻擊力也是國際潮流。但在日本的學生棒球當中,未來是傳統日本風格至上?或是攻擊力也會逐漸受到重視?值得觀察。

作者為輔仁大學法學士、台灣大學法學碩士、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天津南開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在中國居住十二年。現為文化評論者、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留言評論
李政亮
Latest posts by 李政亮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