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會有象徵性突破的拜習二會

趙君朔
434 人閱讀

本周即將在舊金山召開的亞太經合會(APEC)本身並沒有引起太多的矚目和討論,全世界真正關注的焦點是拜登和習近平即將舉行面對面的二次高峰會,先撇開雙方越來越多需要討論的實質問題不談,大部分英文媒體的分析還是不出兩個基調:這是糟糕的美中關係之下,雙方(特別是今年以來一直採取主動的拜登政府)都需要這場峰會來滿足兩位領導人的政治需求並降低雙方關係持續處於緊張、對峙的情勢,但很難期望這場峰會有什麼實質性成果。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一般認為拜習二會難有實質進展

除了雙方領導人面臨的客觀環境的確發生了一些變化外,其他的分析根本就是之前美中雙方的高階官員,或是兩位領導人線上會談前各類分析內容的複製貼上,但如果再考量到下面這個過去三年來極為常見,幾乎到了濫用的說法─對抗中共已成美國兩黨少見、一致的共識,也是拜登政府對川普政府路線的繼承,那麼會明顯發現有個無法解釋的事實:如果美國政府以空前的力道,府院一致、朝野一致去對抗中共,那麼美中關係為何會是因為中共頻頻挑釁和加大扯美國後腿的力道(如把拜登政府派出數波高官訪中的計畫推遲到夏天的間諜氣球事件)而持續轉壞,而且還是在中共國內經濟面臨空前考驗,美國經濟至少在數據上呈現不錯增長的大環境下?

當然上面那段的簡短概括沒有提到美國去年和今年十月也對中共祭出非常嚴厲的高階晶片制裁,這讓中共覺得拜登政府和川普政府一樣處心積慮搞單邊主義、違反自由貿易原則來打壓中共的發展,但是目前扛起美中和解大任的財長葉倫不論是在上周紐約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所做的印太經濟政策演講,或是兩天前和中共副總理何立峰開完兩天會議後召開的記者會都反覆強調,美國基於維護國家安全而以經濟工具當手段的方式僅會應用在非常特定、有限的範圍內,呼應了今年四月國家安全顧問提出的對中新政策概念「在小花園裡蓋高牆」(small yard high fence)。

拜登政府在強硬之外,時時留有餘地

換言之,拜登政府在科技封鎖上雖然的確是繼承了川普政府的強硬路線,但卻非常有君子風範的頻頻亮出底牌,聲明這樣做是出於國家安全不得不為,而且適用範圍會很小,不會擴大。這樣的政策聲明其背後目的也和拜登政府官員在其他各類場合做出的公開宣示非常一致:美中雙方的競爭不能滑向衝突,在激烈競爭中雙方更需要維持高層暢通的溝通管道來管理這種競爭。

因此即使對中共祭出了嚴厲的制裁,還是要很清楚的表達這只是特例以免中共大動作反擊(但實際上中共最近對某些重要稀土如鎵、鍺祭出出口管制、還連續針對某些外籍企管顧問公司、盡職調查公司的高管進行抓捕或是限制出境、還有最新的動作─長江存儲本月9日在美國控告美光半導體侵犯專利,這是對今年5月針對美光晶片祭出禁令後的另一波反擊)。在其他的政策領域也一樣要穩定、和緩雙方關係,並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下對全球性重要議題如氣候變遷、國際金融組織改革、發展中國家債務償還等討論如何合作,畢竟這屆美國政府已透過葉倫的口公開認可了習近平對雙方關係的定調:美中關係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葉倫還屢次強調美國不尋求與中共經濟脫鉤,因為這對雙方和世界傷害都太大。

為拜習二會鋪路的工作早已密集推動

因此在歷經前議長訪台和間諜氣球讓拜登政府一心想推動的美中和緩兩度遭到暫時性挫折後,今年六月開始的第三波對中和緩穩定政策終於開始小步的向前推進,在各方面美中都開始了「正常國家」之間的外交協商,為拜習二會做好準備、鋪墊的工作,這是目前大部分主流英文媒體都忽略的發展,但《南華早報》對於拜習會前美中雙方的密集協商做了詳細的紀錄。

首先是10月3日美中雙方進行了關於東海、南海的會談,中方代表是外交部邊界與海洋司司長洪亮,美方是中國事務協調官,副助理國務卿藍墨客(Mark Lambert)。10月1日美中雙方在維也納進行部會等級的接觸,主題和外交政策規畫有關,中方代表是外交部的政策規劃主管苗德雨,美方是國務院相同職位的Salman Ahmed。美國氣候特使凱瑞和中方對口解振華則是在10月4日到7日於加州進行會談。

10月6日雙方還進了關於限武和核武不擴散議題的協商,這是雙方自2019年7月以來首次舉行這種性質的會談,中方代表是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孫曉波,美方代表則是國務院負責限武的助理國務卿Mallory Stewart。更早9月之前還有美中剛成立的經濟金融工作小組也進行了首次線上會議,這個小組是葉倫訪中之後決定成立以利雙方財金官員進行溝通的新組織。

從上面兩段的敘述可以明顯看出,拜登政府想以正常、傳統的外交手段來處理和中共交往的各方面問題,這樣的方法會否奏效留到本文最後再討論,當然還有一些更高層次的國際情勢問題需要拜習兩人身邊的助理親自溝通協商,例如台海問題與剛爆發的以巴戰爭,美方希望中共幫幫忙發揮節制伊朗不要在背後鼓動戰爭擴大,還有就是美方會敦促中共盡快恢復雙邊軍方的高層交流管道等,而為了證明拜登政府在當前混亂、險惡的國際情勢中有能力穩定美中關係,本次拜習會有可能會有象徵性突破,也就是和一開始提到的各說各話預測相反,雙方可能首次會發表聯合公報。

拜習有可能發布一個含混的聯合公報

當然關於當前敏感國際情勢雙方幕僚能否找到兩邊都能接受的文字表述寫入公報是個大問題,但可以預期雙方有望在公報中提到會繼續強化雙邊在軍事、財金、氣候、國際金融體系改革議題的溝通管道,另外兩個拜登政府會很想形諸文字當作競選連任政績的新議題是要和中共開始討論共同建立人工智慧應用的規範,如禁止將人工智慧應用在操作戰場上無人機和核子彈頭等,以及美中雙方合作打擊毒品芬太尼流入美國所造成的社會問題。

也就是說,拜登政府很希望本次能突破各界所抱持的低期望值先建立一個和中共正常交往,以頻繁的外交協商解決雙方分歧或是全球性問題的架構,同時還能避免意外的衝突,以防拜登政府陷入三面受敵的窘境,這其實是個拜登政府隨著時間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堅定推動的外交策略方針,但即使雙方這次真的能發布聯合公報,而不是像之前只有雙方自說自話的新聞稿,就代表這條路線能繼續穩定的執行嗎?

拜登政府不願衝突的底限可能給予流氓國家有趁之機

很遺憾答案可能是否定的,首先拜登政府最大的問題是堅守靠溝通而避免衝突這個其實沒有實證基礎的信念,因而造成典型的「自我實現預言」─越是向獨裁的流氓國家表達願意溝通、談判,流氓國家往往是得寸進尺或是趁機佔美國便宜,但拜登政府卻持續把自己不夠強硬造成的緊張詮釋成需要更多的外交手段,拜登在2021年普丁第一次出兵包圍烏克蘭和他舉行高峰會事後證明完全無效,對伊朗則是放鬆經濟制裁(《華爾街日報》11月12日的社論便猛烈抨擊拜登政府容許伊朗在近來大增的石油出口讓它更有餘裕在中東進行恐怖活動),還和伊朗在九月成功進行換俘協商卻換來伊朗在背後大力協助哈瑪斯策畫10月7日對以色列發動規模空前的恐怖攻擊。

對中共也是類似的模式在反覆重現,從近來中共海警頻頻對前往菲律賓所屬的仁愛暗礁旁駐紮的廢棄登陸艦馬德雷山號提供補給的菲律賓船艦進行干擾就知道美國目前的政策根本無法嚇阻中共持續的挑釁,這就是為何連《華盛頓郵報》在10月29日都發表了一篇名為〈不該對中共太囂張的海上挑釁視而不見〉的社論,文中直說「北京似乎是在搞刻意挑釁,測試美國和美國的主要區域盟友─菲律賓」。

因此總的來說,未來的美中關係與國際情勢發展很可能會出現拜登政府的宣稱和實際情況加速背離的詭異現象,只要拜習會後出了一份拜登任上的首份美中聯合公報,其中有了中方願意在重要議題上進行協商的文字,拜登政府就會把這個當作它已經開始有效管理美中競爭的證明。

但中、俄、伊朗甚至北韓這個「彼此之間維持一定協調的鬆散聯盟」(這是《經濟學人》討論拜登外交政策時的用語)會持續見縫插針,希望能達到讓美國疲於奔命的效果,他們之所以敢如此就是到目前為止拜登政府針對他們的惡行,尚未做出真正讓它們傷筋動骨的反擊,因此明年的國際情勢恐怕會更加險惡,台灣需要加緊進行面對中共加倍挑釁的準備,同時透過私下管道提醒美國政府,過分寄望於用正常外交管道去改變中共的行為是癡人說夢,只會重蹈過去中共用無窮無盡的談判拖住美國的覆轍。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