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選之人查理三世:逐浪者

劉燕玉
699 人閱讀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2023年5月6日,英王查理三世(Charles III)於西敏寺完成加冕儀式,成為英國史上第66位君王。

長達70年的備位期,使查理三世成為英國史上等候時間最長、登基時最年長的君王。在大多數平民已從職場上退休多年的年齡,他才正要展開人生第一份正職。他幾乎別無選擇,因為王位的世襲性質,意味著他是「天選之人」,被賦予服務的重大使命,至死方休。

一段知名軼事是,查爾斯在王儲期間的盾形識別紋章的綵帶上,以德文繡出他的座右銘 Ich dien,也就是英文的 I Serve。在他加冕典禮的君王宣誓中,開宗明義便闡明,「以父之名,我來此,是為了服務人民,而不是受人服侍。」

查爾斯是否適任,始終是大英帝國子民的話題

多年以來,王儲查爾斯努力強化自己「服務人民」的公眾印象,但關於他是否將是個適任的國王的討論,也從不間斷。甚至可說,在查爾斯之前,英國史上可說從未有一儲君,像他一樣,在這問題上飽受檢視,甚至質疑。

這現象本身是好幾個主、客觀條件交織成的結果。需要特別強調的是,「是否能成為好國王」,這問題並不會有一成不變的標準答案,而是君王個人特質與整體客觀環境不斷對話、辯證的過程。換言之,這提問不僅檢驗君王的全方位條件與特質;一國人民對新君王的評價與期待,同時也反映著整體政治環境與社會價值的變遷。

查理三世是英國有史以來第一位接受完整制式教育,並從劍橋大學畢業的君王。他遠比起母親伊利莎白二世更加熱衷與投入當代科技、藝文、環境、社會公平正義等等議題。他喜愛古典音樂、文學、藝術、繪畫與傳統建築,甚至也展現了水彩畫的造詣與成果。

1976年從海軍退役起,查爾斯便成立「王子信託基金」(Prince’s Trust),投入弱勢孩童、青少年與青年培力計畫,協助失業、輟學、無家可歸的年輕人培養技能、脫離生存困境、建立人生目標與自信。

此外,查理三世也熱衷環境與生態保育議題。他長期關注氣候變遷,推動雨林保育計畫、有機農業、減塑計畫。他甚至在2020年發起發起「永續市場倡議」(Sustainable Markets Initiative),鼓勵企業推動綠色轉型、淨零碳排、加速永續投資。

查爾斯更經常對中國侵犯人權,迫害西藏、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等劣跡表達關切,甚至數度刻意迴避與中國國家領導人見面,以表達抗議立場。他先缺席了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典禮,又在2015年習近平前往英國進行元首訪問時缺席國宴。2019 年,正當全球各國為了資安問題,相繼表示禁用華為等中國科技企業的產品之際,查爾斯成立的「王子信託基金」也繼牛津大學後,成為第二個拒絕華為贊助的組織。

更重要的是,查爾斯也明確表達致力多元文化的承諾。上週六的登基與過去歷任英王加冕儀式最大的不同,就是本次儀式加入了大量的多元文化元素,除了福音合唱團獻唱,更由伊斯蘭、印度教、錫克教、猶太教等等宗教領袖宣誓效忠與祈福。查理三世並在誓詞中,數度強調以君王,同時也是英國國教領袖身份,捍衛不同文化與宗教信仰間的平等共榮。

追求進步價值,卻予人是否干政的不安

從上述事蹟看來,查理三世在社會文化實踐上,在在緊隨當代進步價值。從當代社會的角度看來,如此以個人影響力,全心倡議各種進步價值的國君,實為不可多得。但為何「查理三世是否會是適任的國王」的爭議依舊不斷,甚至有相當高的民意,支持查爾斯遜位給長子威廉?

查爾斯在這些公共議題的發言,經常遊走在王室成員憲政份際的模糊地帶,的確使政治高層與媒體為他可能逾越份際捏一把冷汗。2015年發生的【黑蜘蛛備忘錄】事件中(Black Spiders Memos),他以私人身份,親筆寫信給布萊爾工黨政府的多名官員,引爆王室成員干預政治的質疑。但他也明確表示,他認為王儲應比君王有更大的表達空間;等到他即位成為英王,自會謹守憲政份際,不再輕易對公共事務表達意見。

但這些都還不是最主要的理由。嚴格說起來,「查爾斯是否能成為適任的國王」,這問題早年很少被討論;第一個對此公開且明確提出負評者,是親上媒體第一線控訴丈夫外遇的黛安娜王妃。她以玉石俱焚之姿,在兩人分居、離婚前夕的一席話,「我的婚姻裡共有三個人,是稍嫌擠了點」、「我不會成為英國的王后,但我希望成為英國人民的王后」名留青史,30年來始終左右著英國人,甚至世界各國百姓,對查爾斯是否適任國王的看法。

尤有甚者,黛安娜在1997年為躲避媒體狗仔追逐跟拍,而在隧道中車禍喪生,震驚世人。小報與八卦媒體更廣傳各種陰謀論,認為英國王室才是密謀這場車禍兇手。自此,王室聲望跌落谷底,不僅查爾斯是否能順利繼任王位被畫上問號,甚至連王室存廢都是旦夕禍福的危機。一直到2011年,查爾斯的長子,王位繼承人第二順位的威廉成家立業後,才稍稍和緩。但民間主張查爾斯遜位,在女王百年後直接由威廉繼承王位的聲音,也始終有增無減。

與戴安娜仳離,重傷王室形象

整整30年來,查爾斯在公領域對重大公共議題的投入廣受尊崇,卻因他第一任婚姻的失敗,特別是外遇不忠的污點,使他在「是否適任國王」這議題上始終難以翻身。畢竟在人民觀感中,查爾斯作為儲君所犯下的最大罪行,並不是逾越憲政分際,而是他親手摧毀流傳200年,並透過各種浪漫言情藝文作品,歷久不衰的「王子與公主幸福快樂過一生」的童話故事。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查爾斯長達70年的儲君生涯期間,也是英國社會與國內外政治形貌變動最大的一段時間。查爾斯受封為儲君威爾斯親王(Prince of Wales),正式以成年人身份參與王室公務,也進入劍橋大學就學時,在西方是反戰、學運的年代,英國披頭四和美國胡士托音樂節 Woodstock Festival 的搖滾年代,性解放、第二波婦運的年代,是太空人登陸月球的年代,同志抗爭運動 Stonewall 的年代。一整個世代除了三餐溫飽之外,還要追求個人夢想、慾望與享樂,追求身體與精神解放,拒絕讓道德教條、家庭期望與國家權力凌駕個人權利和自由意志。

唯有查爾斯除外。他因天降的身份與職責而必須與這股浪潮擦身而過。他想和卡蜜拉談戀愛,同時卻深知,他終將由王室親人長輩,從王室近親貴族中,挑選一處女成親,繁衍子嗣,別無選擇地讓道德教條、家庭期望與憲政體制,凌駕他個人的權利和自由意志。

查爾斯與黛安娜在無愛的婚姻中互相拖磨十多年後,王子親手摧毀世紀童話,同時摧毀民眾心中的國王城堡。此後,查爾斯與卡蜜拉便在城堡的廢墟中,一路匍匐前進,試圖重寫當代的童話故事。

卡蜜拉苦盡甘來,終獲扶正

數名王室傳記作家曾經提及,從一開始,卡蜜拉便深知,自己既不是黛安娜的對手,也沒有封后的一天。畢竟以他們年輕時的王儲婚配標準來說,她第一外型不夠美,第二血統不夠高貴,第三她並非處女。在她與查爾斯年輕初交往時,這三項要素便直接否決了她嫁給查爾斯,成為威爾斯王妃的可能。

半世紀後的今天,這套王室婚配成規顯得過時保守,落伍而荒謬。然而,過去200年來的「王子與公主」童話故事,正是建構在這套充滿歧視與壓迫的成規之上,包括黛安娜與查爾斯的世紀童話。這套童話敘事如此深入人心,儘管黛安娜離世至今已25年,卡蜜拉正式成為王室成員也近20年,民眾對於王子親手摧毀童話的憤怒與傷痛,仍隨著每天充斥媒體的王室八卦傳聞,以及電視影集的播映而不時發作。30年來,關於查爾斯儲君身份的討論,從「會不會離婚」,演變到「離婚後黛安娜還能封后嗎」,再到「會不會和卡蜜拉結婚」,再到「卡蜜拉能封后嗎」,始終未曾稍歇。

嚴格說來,這場加冕儀式最重大的意義,還不在於英王查理三世正式成為英王,而是卡蜜拉終於正式封后,上述的這些持續30年的質疑與辯論,終於塵埃落定了。

半世紀以來,查爾斯與卡蜜拉從交往到分手,兩人各自結婚卻又舊情復燃,接著各自離婚到終於再婚,更重要的是終於得到女王與人民的祝福,這些歷程的背後,是社會觀念改變,離婚與再婚不再是醜聞,多元型態的婚姻與家庭關係,包括同性婚姻也成為常態的發展,社會整體也漸漸適應,以新時代、新社會的標準來評價王室婚姻。

去年秋天,伊莉莎白二世駕崩,查爾斯繼位新任英王後,也數次表達支持大英國協會員國以民主的程序決定國家與人民未來,包括是否退出大英國協,建立共和。今年4月初,他甚至贊助歷史學會進行獨立研究,調查英國王室與17、18世紀跨國販奴行為的牽連。這些開明進步的作為,無異於一場豪賭,不無可能因此親手葬送王室的未來。弔詭的是,如果不跟進這場形同豪賭的改革,王室延續的正當性與必要性必然日減。就像如果沒有半世紀以來的性別平權改革,老國王與老王后將永遠受到舊時僵化、壓迫、保守的王室成規束縛,毫無機會改寫21世紀版的童話故事。

查理三世是天選之人,也是逐浪者。他一生既推動社會進步改革,也被各種平權、解放運動的浪潮推上高峰。如今他終於被推上浪頭,卻也不無可能在下一波平權與改革的洪流中,被大浪淹沒。

作者為英國Middlesex University 西方文化史博士候選人、自由譯者

留言評論
劉燕玉
Latest posts by 劉燕玉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