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榭宮春節晚會──與法國總統的碰面筆記

詹文睿
1K 人閱讀

年假期間,當國人正快樂的迎接水兔年時,台灣與法國的關係巧妙地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中華民國(台灣)首次正式的被法國總統府邀請參加了歷年都會舉辦的總統府農曆春節晚會。礙於兩國之間並無正式邦交,我國吳志中大使沒有辦法親自出席,但這次的新春晚會,以民間人士組成的台灣代表團,確確實實地首次獲邀進入法國總統府與南韓、中國、越南、新加坡等代表團一起於法國總統府內同慶農曆春節。

圖片來源:作者詹文睿提供

法國總統府是以普同而非迎合區域大國的立場慶祝春節

自筆者台灣意識覺醒後,便一直在農曆春節時和法國友人說明,這並非華人世界獨有的節日,而為所有仍同時使用農曆國家都會慶祝的節日,所以不應該以Chinese new year來稱呼春節,應該以Lunar new year才是。中國政府向來蠻橫的批判這樣的說法,但筆者收到總統府來電邀請及核對資料時,法方的用詞與筆者完全相同,邀請各國代表參與的就是慶祝農曆春節,而非慶祝Chinese New Year。

相較於中國向來的定調,這樣細膩的區別其實是包容、廣納的,以外交措詞來說絕對是正確也應該的,馬克宏總統於府內致詞時也特別如此說明,就像是一再的提醒中方代表,有些事不是你們說久了,就是像你們定義的那般,世界還是有共同定義的,而當晚馬克宏總統的致詞皆圍繞在這一概念上,那就是共同的價值,共同的責任,共同的承諾,共同的義務。

回到本次受邀參與法國總統府春節晚會,上週二工作時突然收到一通電話,接起另一頭便說:「您好,這裡是愛麗榭宮聯絡官,我們想要和您核對您的出生年月日及聯繫方式,好發正式邀請函邀請您參加今年總統府舉辦的春節晚會。」由於太突然又僅需確認對方告訴我的出生年月日及email是否正確,筆者回答後就掛掉了。

掛掉電話後突然覺得奇怪,總統府會這樣打電話邀請嗎?這個電話是總統府的嗎?該不會是詐騙吧?不然來問問在法國總理府工作的同學好了。我:「喂~ 你在忙嗎?想要問你一下你們總理府會這樣打電話邀請人嗎?」同學:「有可能啊?電話是幾號?我幫你確認一下,你在台灣法國之間做那麼多事,真的被邀請也不奇怪吧?」經過一番查證、收到正式邀請函,與駐法大使吳志中確認後,終於確定筆者是真的被推薦也真的被邀請,這一切不是一場詐騙一場夢。

首次以民間台灣人身分進入愛麗榭宮

三天後(一月二十七日傍晚),檢查過邀請函、護照後,我穿越了愛麗榭宮的安全哨,正式的以台灣代表團成員身分踏入了法國總統府。走在電視裡看了不知道幾百次的愛麗榭宮廣場上,心裡想的是當下的每一步都代表國人在走,而那一刻台灣首次正式走入法國總統府。在禮儀官的陪同下,我們走過了壁毯廳、繆拉廳,穿過了冬季花園廳,進到宴會廳,現場將近兩百人,有穿韓服的韓國代表團,有穿軍服的新加坡軍事團,有穿商務西裝與亞洲貿易頻繁的法國商界人士,有穿正式西裝的部長、眾議員、參議員,也有穿著較藝術的藝文界人士。

圖片來源:作者詹文睿提供

雖然筆者是商務律師,不是服裝設計師,但看著現場的來賓,我深感我國對正式場合服裝儀容的思考有深深的不足。除了一直沒有發展出具有台灣特色的正式場合台灣服飾外,我們普遍對正式場合的西裝穿搭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無論是西裝的顏色、襯衫的領形、袖長袖短、領帶、皮鞋的搭配都可以有更多一點的著墨。

幾分鐘後,總統馬克宏來到現場發表了演說,文中馬克宏總統從法國與印太的關係談起,說到法國印太政策、再談到整個歐盟的印太政策。強調2023年印太最大的挑戰除了氣候變遷便是整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台下的中國大使自然是不會臉紅,但馬克宏總統在台上的一字一句聽起來都是針對中國帶給世界的挑戰而來。

馬克宏總統藉由此一場合宣示普世價值

像是,馬克宏總統說:「法國在印太地區捍衛的是普世價值、也就是聯合國憲章、尊重自由與男男女女的尊嚴、這些價值並非僅是地域性或區域性的價值,而是我們共同簽署過的普世憲章…」又或著是當馬克宏總統說「我簡單地說一下全球和平,那就是所有國家都必須尊重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受侵害的這一個立場。這些都是我們加入聯合國時所簽署承諾要遵守的憲章精神,也是我們之間聯盟與友誼之所在…」。致詞結束,儘管文中沒有提到台灣兩個字,但台灣卻非常清楚的在印太篇幅中,佔據所有的焦點,台灣果然是世界的台灣,不只是兩岸的台灣。

礙於中國大使參加的緣故,我國大使及外館同仁並沒有辦法出席,因此我和自己說今晚無論如何也得與現場賓客儘量的互動,更絕對要擠進馬克宏總統身旁與他傳達台灣對他這次邀請的感謝。下台後的馬克宏總統身旁圍繞了無數的人,若害羞點肯定擠不到他身旁,說不上話,但我必須要達成任務,所以我開始於人群中找空隙,最後也終於和總統說上了話。

爭取到與馬克宏當面談話的機會

我說:「感謝總統對台灣的支持,第一次邀請我國於總統府同慶農曆春節,我是尼可拉斯.詹,巴黎律師公會登錄的台灣人律師,我在台灣和法國中間工作,致力於提升兩邊投資及貿易」。聽到台灣、聽到律師,馬克宏總統眼睛一亮,握緊原本要放開的手,和我說:「太棒了,詹律師,請把電動車和半導體帶來法國」我說:「電動車已經在路上,但半導體需要您的幫忙」總統回覆:「有需要幫忙請隨時和我們聯繫」我則回覆:「我們的代表處的大門也永遠為您敞開」。

與法國總統馬克宏見面談話又是什麼感覺?當下實在沒有時間緊張,只想要在眾多人群中慢慢擠到總統身旁,為台灣說上幾句話。但若認真回顧當晚,馬克宏總統真的是一個超級國家代言人,與他談話時,他全神貫注在與談人身上,儘管要握非常多的手,他也算是有用力握(想起他與川普總統的那一握,還真是辛苦他了),但最重要的是,在這樣的一個晚會上,他並非蜻蜓點水講過話就離開,而是從頭到尾在現場與想要和他互動的人交談,這是他給予現場賓客最大的尊重也讓人改觀的最大一點。

他或許不是最親民,不是最幽默,不是最善於下國際大棋的總統,但他絕對是這時候法國需要的總統。於國內,他與世界各國領導人同樣面對年金改革,能源轉型和無法迴避的疫情,也同樣面對人民普遍對傳統政黨的失望,被極端給吸引的局面;於國際,他得面對歐盟僵硬的架構和日異月殊的國際局勢,但他年輕,他有過去經歷給他的視野和方向,他不停地改變法國的經商環境,降稅,修改勞動法,在通膨時代給人民各種的優惠券,也試著改革歐盟。儘管過程中不令每個人都滿意,也有眾多批評,但他試圖做到最好了吧。

此次邀請非奇蹟,是全體國人與駐法代表處努力的成果

短短的幾句話,一個握了非常久的手和兩句可能的客套話,真的能奇蹟性的拉近台灣和法國之間的距離嗎?對一個住在法國三十三年,覺得法國人向來搞不清楚Thailand和Taiwan的人來說,台灣能夠第一次正式被邀請進入法國總統府參加正式晚會已經是奇蹟,所以或許台灣需要的不是更多奇蹟,只需要對自己更有自信,因為這次的邀請不是奇蹟,是全體國人和駐法代表處吳志中大使過去三年來的努力的成果。

面對Covid-19的防疫成績,過去七十多年來面對中共威脅的不屈不撓 ,早已讓台灣站在世界的前端,無論是防疫還是反共,我們都有領先世界許多的認識,所以除了Taiwan can help外,Taiwan can teach,Taiwan can inspire,而這才是為什麼台灣這幾年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熱門話題,更是為什麼台灣這次得以正式的被邀請參加法國總統府新春晚會的真正原因。

作者為旅法三十三年,台灣籍巴黎律師公會登錄律師。

留言評論
詹文睿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