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門生意?雲林張家游移在侯、郭、柯之間的曖昧關係

廖郁賢
3.1K 人閱讀

張家的政治已經是財團的規模,不但把持了縣議會,更能決定議長、副議長的票數,甚至影響整個雲林縣的農會、漁會體系,甚至還能影響全國農會、台北市北農的人事權等。雲林縣議會共四十三席議員,有四個黨團,其中無黨籍高達二十一席,雲林的無黨籍毫無懸念都屬泛藍體系,並跟張榮味維持一定的關係,這是地方公開的秘密。

雲林政壇就是張家獨大

雲林縣政治生態表面上綠大於藍,可國民黨團六人,召集人是韓國瑜的小舅子李明哲,成員有沈宗隆、賴淑娞、林深等;誠信聯盟有十五人,召集人是黃文祥,成員有林岳璋、蔡咏鍀、蔡東富等;民意聯盟十二人,召集人為黃凱,也是有意要角逐雲林縣議會議長之人,成員有蕭慧敏、王又民、蔡明水等,分散在除了民進黨以外的議員多數與張家交好,這從平日跟縣長的行程或是議場上的做球、選舉資源或配票就能夠輕易看出,也正因為這樣的收買,才常常有以預算零刪減自豪的雲林縣政府。

許多泛藍民意代表選舉時訴求地方服務,意圖使議員代表化、代表里長化已經是常態,不願凸顯政黨色彩最初是為混淆視聽爭取時間下好離手,以無黨籍身分參選讓民眾摸不著頭緒,看似無黨無派沒包袱,讓選民覺得他們可以跳脫黨派,但背後的錯縱複雜的政治經濟網絡才是讓人驚訝不已的!

在獲取位置後進入派系黨團,回歸國民黨作業。從本屆議會國民黨籍議員只有九席來看,扣掉民進黨十席,雲林縣議會有三十三席是張家能夠掌握的票源,恰巧張家重返縣府執政,更是掌握縣府上百億的預算使用權,超過半數張家能掌握的議員們,控制預算的使用,就更無人能阻擋了,於是將近四百億的預算變成了一門生意,做為連任的張家縣長無疑有最大籌碼。

張家就是力挺郭台銘

泛藍的總統候選人們勢必都要到雲林縣進行「固樁」行程,前雲林縣長張榮味所屬張派議員直接對地方民眾表態「侯友宜在地方沒有交情,當民調還持續墊底,同黨即便組織動員來挺也挺不動,如郭台銘如果宣布參選,不但雲林過半數泛藍議員將捨侯投郭,更會帶組織直接投入郭陣營,上次那個某某議員說……」。

張家迎郭台銘。圖片來源:雲林縣政府網頁

不難明白地方派系這種政治現象在地方政治中存在,這種派系可以是以地區、族群、家族等為基礎的政治組織,著重提供選民「個人」服務,再運用特定的利益引導,為地盤爭取特殊利益,加上人情義理的包裝,都能成為地方「實力」。

從張榮味的公開發言來看,只要郭台銘宣布參選他便會支持,而雲林縣長張麗善因身為國民黨籍,一直以來都只能力挺黨內推薦的侯友宜,在雲林縣藍軍挺郭氛圍濃厚的情況下,力挺只是做好表面功夫,侯友宜與柯文哲來訪雲林時,縣長張麗善也並未全程相陪侯市長,反而在柯文哲進香抵達後除了陪同參拜,也帶其參觀燈會原鄉—北港燈會。由此可見雖然數度表態支持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最後也仍是未知數。

而作為支持藍軍在雲林縣最大頭人張榮味不與侯友宜見面的舉動表明無法得到雲林張家班的全力相挺,挺張家的議員甚至利用地方版報紙,以不具名的方式指出他們希望國民黨推舉郭台銘出來選總統。各種方式放話與暗示張家的聲音,讓人不禁懷疑張家到底在做什麼盤算?在種種涉及權力和資源的分配,不僅影響個人、團體甚至一個國家的利益結構與走向。

政治是副業,金錢交換才是主業

雲林張家之所以游移在侯、郭、柯之間就是一種「買保險的概念」而已,說穿了就是「利益盤算」,曖昧不明是既得利益者的高招,無論如何挺侯、找柯,最終支持郭台銘選的原因無非就是「中國因素」,上了張家也贏,沒有選上也不算輸,成為中間人去協調,讓錢能下到地方,才能鞏固更大的利益,畢竟要豢養的事情不少。

想想台中顏家、雲林張家、花蓮傅家,選舉大概也僅是副業,重要的事情是更後端的交換,尤其當這幾家關係匪淺之時,除了政治上的交好外,若更多的是生意往來,就完全能理解為什麼心口合一的能說出「郭台銘是台灣之光,讓台灣走向世界,讓世界貿易走進台灣,讓台灣成為科技島。」畢竟富士康在中國也算是「深蹲」甚至能進入排名榜單,三位候選人能給出的起跑點就已經不同。

包山包海的張家事業

看看張家的副業,從兒子參與開設的生物科技公司,與母親擔任立委時拿農作物議題炒作,官商一內一外勾結的案例,接著是親友開公司與中國做生意,就連資本額10億,主要業務為生產太陽能面板、光電產品,並在中國江蘇、東莞設廠的綠能公司將跟張家可能的接班人有關係,就算現任董事長暫時換成魏姓男子,也抹滅不了為了大力投資綠能賺取利潤,另隻手卻在地方政策上擁護核電。

表裡不一的情況加上這個公司疑似涉嫌假交易、炒股,其中一任林姓董事長更是在2013年古坑園藝專區弊案裡,是詐領補助款的包商之一,家族事業體錯綜複雜,投資台北更跨足中國,2018年10月中的三立新聞報導提到「想清楚知道張家人私下還有哪些生意獲利,就會像查該蒜商公司一樣碰壁,一個地址掛名兩間公司,張家人當幕後股東,不在檯面上運作,除非出事,不然誰會知道,張家人生意實在做好大。」

張家盤算的不只是政治上的版圖與權力,更潛藏著背後龐大金錢的往來與收入,向郭台銘明與暗的輸誠,是期待中國的商業機會可以分一杯羹;若郭台銘選不上總統,可再向黨內表示多忠貞愛黨,於是解方就是尋求能照顧資金的候選人,或最後是柯文哲出線,還可表示他們是支持他的,這不正是做生意投資的概念?一舉數得。

再來得提到的是「一家親」的政治安排,當初在議會被強行通過增加超過一千萬的工策會預算就覺得詭異,一個沒有特別專業的工策會總幹事許宇甄就算是縣長的好姊妹,每個月薪水超過九萬元將近十萬了還要縱容他能不備詢?過分的不只是安排舉手大隊進入議場而已,是把大撒幣的的習性展露無疑,實踐了集權的手段。

張榮味勢力已通全台

後來驚覺其夫是全國漁會總幹事林啟滄,更是張榮味當議長時的主任秘書,算是極為親密的工作夥伴,更加經典的是原來許宇甄的姊姊許育寧不但是朱立倫從政時長期合作的辦公室主任,更受到重用!不但出任智庫要職,還讓其妹許宇甄接下組發會主委,地方傳聞不攻自破,即將到任的縣長一職已經無法滿足張家的胃口,除了張榮味的女兒張嘉郡要被安排放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外,這更是未來要接姑姑的位置參選雲林縣長的前哨站,接著是張榮味的女婿─周柏吟,之前是雲林的新聞處長,現在被安插擔任桃園市新聞局長,完成訓練後再回雲林參選一家團圓。

接著就到任了,得告別縣長一職的安排該如何面對?答案不難看出是2028年的總統副手!接下來是地方派系即將進軍總統府了嗎?那麼張家勢力將不可同日而語。張家對郭、侯、柯的支持,連結到這盤立委局,試想,若總統是民進黨選上,國民黨、民眾黨、與立院無黨籍的立委人數過半,那泛藍的立委對於民進黨中央執政的預算及行政杯葛,可就易如反掌了!

理解政治黑暗的鄉親應該要擔心的是,這對於張家與中國的商業往來,可說是進可攻退可守的雙贏局面,在在顯示張家盤算的商業利益水很深,人性的拿捏可以算是張家的拿手專業,雖然沒辦法完全理解到底是怎麼累積,讓這麼雄厚的政商關係支撐起他們家二十多年來不斷「上場」的財富,這不僅是能參與各式選舉這種小事,更是壟斷雲林人的出頭之路、台灣的農業、政商發展。

張榮味不只是雲林人的張榮味,他更是全國性的問題,從採砂石、開當鋪、公共工程綁標,到接觸公務單位,再到扶輪社、獅子會、紅十字會種種社團,如上所述農會、漁會、水利會、合作社選舉,只要有縫就能有位置的政治的確是一門好生意,透過全國農會的名義能更大方地進行兩岸交流,成為中共「政策採購」對口也是遲早的事,就算不談中共基於統戰目的,先想當初連質詢與中國簽訂的MOU與出貨品項都說不清楚了,我們還有多少能輸掉的籌碼?

作者為第十九屆雲林縣議員,地方政治工作者

留言評論
廖郁賢
Latest posts by 廖郁賢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