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太郎訪台與日本版的戰略清晰

賴怡忠
654 人閱讀

麻生太郎應邀請擔任凱達格蘭論壇主題演講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副總裁,也是擔任過日本首相的麻生太郎,日前應遠景基金會邀請來台,參加每年由遠景基金會與外交部聯合主辦的「凱達格蘭論壇」並給主題演講,引發外界矚目。這主要與麻生太郎在日本政壇的地位有關,特別是在前首相安倍晉三於2022年不幸遇刺身亡後,麻生太郎顯然已成為現今日本最重要的元老級政壇大物。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有前馬政府官員及親馬學者聲稱,因為麻生已經不在岸田政府中,因此麻生只是個對現今政壇不具影響力的過氣前政壇大老。這樣的說法與事實頗有差距。因為麻生不僅還是日本執政的自民黨第二大派系「志公會」的龍頭,更是岸田政權能夠鞏固執政的關鍵。因為現今岸田派(宏池會)在自民黨只是第四大派系,前面還有清和會(安倍派,排名第一)、志公會(麻生派,排名第二),平成研究會(竹下派〔茂木〕,排名第三)等。

如果沒有麻生的全力支持與麻生以其輩分對黨內的影響力,光以自己第四大派系的實力,岸田要想領導自民黨還是會很困難,尤其是面臨第一大派系清和會(安倍派)的虎視眈眈。這也是在去年參院選舉結束,岸田進行第二次內閣改組時,不僅讓麻生派取得最多內閣席次(四席),還讓麻生太郎持續擔任自民黨副總裁。其「尊麻生」的態度相當明確。

這也是為何在「凱達格蘭論壇」舉辦前,當其訪台計畫被柯文哲提早對外宣布後,麻生太郎是否確定會來台就成為台日關係高度關注的議題。這樣的關注度代表了外界認定麻生對岸田的影響,使其來台的意義非比尋常,也代表前述所謂麻生是過氣政客的解讀,是多麼的與現實不符。

麻生太郎提不惜一戰說才能嚇阻中國侵犯反應的日本思維

麻生在「凱達格蘭論壇」的公開演講提到,要能嚇阻對手必須要有能力、將其策略貫徹到底的決心,並向對方送出明確訊號以避免對方誤判。麻生認為這三者缺一不可。麻生不僅強調台灣有事日本也會有事,也提到台美日三方都必須要有(對中國)不惜一戰的決心,才能嚇阻中國對台灣的軍事侵犯。

麻生提到要有不惜一戰的決心以嚇阻中國侵台,如果是矢志全力捍衛台灣的生存權與主權的愛國者來看,這根本就是沒什麼好討論的普通常識。但這言論之所以會在台灣與日本引發爭論,一方面與台灣內部充斥委屈的和平也是和平,台灣必敗因此晚降不如早降的投降主義謬論等有關。對這些人來說,捍衛台灣主權以及後代子孫做為台灣人的生存權,從來都不是責任,而是個可以稱斤論兩做交易的籌碼。因此當然對麻生的主張討厭至極。

但另一方面,麻生提到要不惜一戰以遏止中國侵台,當這句話是來自日本的政要,就可說是前所未見。這樣的前所未見是因為在二戰結束後,日本可以為了要捍衛「自身」生存不惜一戰,因為是為了自衛。但針對日本以外的國際議題,卻往往不會提及戰爭的手段。這一方面與日本和平憲法強調不能以戰爭手段解決爭議有關,同時也與日本在戰後絕不在涉外事務提及戰爭的思考慣性相聯繫。

即便日本在反恐戰爭時有支援美國,也在對伊拉克戰爭有協助美國,但日本的角色一向是不直接涉及戰爭的後方支援,即便當時日本有自衛隊人員在伊拉克境內根據日美同盟給美軍協助,但維護日本在當地的安全不僅無法靠自己,還要拜託澳洲軍人當他們的保全。這個狀況被包括當時尚屬年輕的安倍在內的不少日本政要,深深感到不合理與難為情。

因此麻生這番談話的意義,代表了針對台灣有事狀況日本有大老級政要公開提出,日本不僅可以出動自衛隊,更不會刻意迴避戰爭;不管這場戰爭是日本直接與美國共同參與台海防衛而招致,或是被動的因中國對台(日)的作為而被捲入。前者可能會被解釋為是日本作為在引戰,後者則代表日本不會擔心可能被捲入戰事而刻意迴避某些作為。不管是哪一種狀態,不迴避戰爭說都有破天荒的意義。

由於這個發言暗示了日本安保政策可能出現極為根本的改變,因此包括立憲民主黨、共產黨等日本的反對黨會紛紛批評。因為在現實意義上,日本雖然沒有改變「非戰憲法」,但日本的作為肯定不是像過去以迴避戰爭為主要思考的畏戰作法了。

麻生太郎此舉並非個人失言

如同對拜登四次說當中國攻擊台灣時美國要出兵協防,但多次被其下官僚「回收」的經驗,不少人認為麻生此次在台灣的主題演講也是失言,更有人認為麻生年事已高,因此對其發言應該當成聽過就算了的「老番顛」的自言自語。

但要注意的是,麻生「不惜一戰」的發言是在「凱達格蘭論壇」的主題演講,有稿子在手上的講話,不是在外訪問被記者堵麥興之所至的一次性言論。而且麻生此次來台灣,還帶了兩位麻生派重臣:眾議員鈴木馨佑、眾議員中西建治、並有助理若干等,因此是個具集體性質的代表團,不是麻生的個人來台。且其規模與印度此次陸海空三大軍種的前司令官聯合來台開會的陣仗,也有得比。

在之後面對日本媒體對麻生發言的疑問時,當時一同來台的鈴木馨佑眾議員就說,麻生此次並不是個人身分的隨意發言,因為出發前麻生有與政府對此發言的尺度討論過。因此這是符合日本官方立場的發言。由於鈴木馨佑在安倍首相時擔任過其財務副大臣與外務副大臣等重要內閣職務,也有機會在未來出任外相,因此這個在電視節目的公開確認,就不能以這是為其派系龍頭辯護的發言視之。

麻生此行的「非個人性」,也可以從麻生的訪問行程看出。麻生太郎此次一到台灣就立即率團前往李登輝墳前致敬,而在參加凱達格蘭論壇的前後,也與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副總統,以及現任台北市長蔣萬安等見面。拜訪蔣萬安市長的行程可能與台灣總統選舉不直接相關(但蔣萬安還是討論到侯友宜的政策,顯然是個被詢問之後的回答),麻生此行可能最想與賴清德副總統見面。這與麻生公開提到他非常關心台灣下任領導者是否有自我防衛的決心一事有關

由於麻生在先前已於日本見過柯文哲及侯友宜,此次來台也見到了副總統賴清德,可說麻生是唯一與台灣明年三位(或是四位,如果郭台銘連署成功而參選)總統參選人都見過面談過話的國際政要。而以麻生對岸田政府的影響力,也不禁讓人懷疑,是否麻生負有幫日本最高層了解台灣幾位總統候選人的任務。有趣的是,包括郭台銘在內,麻生與這幾位總統候選人(或是有志於選總統的積極者)見過面後,唯一公開評論的只有對賴清德副總統,說他聽完賴護台決心說法後感到放心

麻生首先提到日美同盟防衛指針容許自衛隊出動協助台灣

麻生在台灣提到台美日必須有不惜一戰的決心以嚇阻中國可能的對台侵犯,這個發言暗示了屆時自衛隊在台灣有事時會扮演角色。相對於今天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主張充斥日本媒體版面,在兩年前有關自衛隊在台海有事時是否要出動還是有疑慮的。而麻生在當時不僅對此給予正面回答,更提到當台灣有事出動自衛隊的可行依據。

2021年拜登政府開始推動台海安全國際化的政策,首先就是與日本合作,繼而在三月的美日二加二會議將台海的和平與穩定放入美日同盟的共同聲明中,並在一個月後的美日峰會再度確認(雖然在2020年七月的「美澳二加二對話AUSMIN」是首次將台海和平與穩定放入美國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聲明)。

但當時美日之間的討論,針對自衛隊屆時要扮演什麼角色實際上還不清楚,只能模糊的認為日本自衛隊屆時會以日美同盟的身分,以支援美國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但自衛隊的角色可以消極到只是在台海戰爭時維護在日美軍基地的安全,或是稍微積極一些,在戰區外維護美軍的後方以確保其安全等。但對於台海有事時,日本自衛隊是否可以出動都還是個疑問。事實上,當媒體傳出那時候擔任防相的岸信夫已開始探索自衛隊在台海有事時可扮演的角色後,引發了不小震撼

那時不論是防相岸信夫,或是副防相中山泰秀,可能是因為這還是個討論中的議題,因此對於台海有事時的自衛隊角色多是語焉不詳,防衛大臣岸信夫說台海有事日本無法置身事外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強調台灣是家人,日本不可能坐視不理,但是日本可以根據什麼方式處理,自衛隊是否可以出動以及如何出動等,都還在激烈辯論。是當時擔任副首相的麻生,提到台灣如受中國侵略,日本可視其為「存立危機事態」,合法發動集體自衛權,以此作為自衛隊出動的依據

「存立危機事態」是在2015年「和平安全法制」(新安保法)所訂定的狀態,僅次於對日本直接出現的「武力攻擊事態」。表示日本雖未直接受到攻擊,但與日本關係密切的他國受武力攻擊,其對日本的影響會導致存亡危機時,日本可以宣布其為「存立危機事態」以發動集體自衛權並與美展開安保合作。而在麻生對台海有事提到日本可以定義其為「存立危機事態」後,次年的環太平洋軍演(RIMPAC)就針對台海有事、「存立危機事態」等展開美日軍演

由於那次的宣布時間剛好就在中國展開八月圍台軍演結束的次日,因此格外具針對性。而之後有關集體自衛權以及自衛隊可能扮演的角色等討論,也都圍繞在如何根據「存立危機事態」發展對應行動的這個支點上。因此可說麻生在2021的發言,相當程度引導了之後日本針對台海有事設計對應的思考方向。

麻生太郎發言不僅針對中國,也針對日本與美國

此次麻生在台灣的「不惜一戰」發言,固然有警告中國的意味,但對日本以及美國呼籲的成分也很高。麻生發言對日本的意義已在先前提過。但麻生在「凱達格蘭論壇」演講引用英國在福克蘭戰爭之前的模糊表述為例,指陳模糊說詞的危險性後,也在之後的座談中引發了有關戰略模糊是否該持續的討論。

與會的前外務副大臣鈴木馨佑在第一場次的與談中,似乎對戰略模糊頗不認同,認為更清晰的表述才會送出明確信號。而同場次與談的美國前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更直接指出,戰略模糊「既不戰略也不模糊」,雖然沒有直接否定戰略模糊,或是贊成戰略清晰,但他從實質決策過程的角度,認為「戰略模糊」根本不可能成為美國領導者做決策的指導原則,也同意現在是朝向更為清楚的表述在發展。因此麻生對於戰略模糊的批評,頗像是從盟友的角度勸誡美國決策者應該採取什麼戰略來面對中國的對台威脅,不同於過往「戰略模糊VS.戰略清晰」的軸線。對美國「戰略模糊」策略的指正論述,非常值得台灣細品。

主動來台了解各總統候選人,麻生開風氣之先

駐日大使謝長廷在給麻生太郎副總裁來台送機時提到,如果麻生見到了賴清德副總統後,麻生就會是唯一與台灣三位總統候選人都見過面的日本政要。麻生自己也說,非常關心台灣下一位總統防衛台灣的決心。這裡面比較重要的是,麻生沒有等台灣人去日本見他,反而是找機會來台灣主動與其關注的人見面,以便可以了解他們的看法。這對於賴清德很重要,因為作為副總統,他顯然訪日的機會不高,不像其他兩位候選人可有相對自由的出訪彈性。麻生主動來台灣與賴清德見面,以便使麻生的理解更全面,也算是開風氣之先。意即如果想見的人來不了,何不乾脆自己就過去與他們見面呢?

麻生是不是奉岸田首相的請託來見台灣所有的總統候選人,我們不得而知,但以麻生與岸田的關係,尤其是岸田非常需要麻生支持以維繫政權的狀態下,麻生與岸田必定會有密切溝通,其對台灣後任政治領導者的觀感也可能會在這些場合與岸田分享。由於外交界展開高層溝通時,對於溝通對象的個人觀察極為重要,台灣往往吃虧在領導者因被外交封鎖之故而無法與其他重要國家的決策者面對面溝通,失去讓對方可以直接了解我方決策者的機會。導致只能透過第三者傳遞訊息。雖然麻生的作為無法真正解決這個問題,但如果麻生的嘗試也能被其他有類似需求的國家仿效,對於建立對台灣的合理預期與發展雙邊互信就會很有貢獻。

戰略三文件發表後,日本處於戰略典範改變的分水嶺

麻生此次來台及其發言,是日本於去年底發表戰略三文件後的最重量級政要來訪。雖然麻生本人一向直言不諱,但因此次他的發言並非個人的暢所欲言,所以其意義才需要更仔細的發掘。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發現,相對於兩年前日本對於台海有事的自身角色以及能力上的不確定性,去年發布的戰略三文件顯然讓日本解開不少束縛,只是日本自身在解開束縛後要如何行動還是霧煞煞,類似電影《刺激1995》中那位習慣於監獄生活,回到社會後反而不知該如何應對的囚犯。

麻生發言會在日本引發爭論,就與這樣的心理有關。而日本政府及執政黨至今未對麻生發言表達不認同的評論,更顯示日本安保政策所出現典範轉移的幅度,以及針對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嚴肅立場。這是否代表麻生發言暗示了日本版對台海的戰略清晰,可以繼續觀察。但我們肯定無法用前安倍時代對日本安保作為的理解方式,來預期岸田時代日本對台灣有事的作為了。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留言評論
賴怡忠
Latest posts by 賴怡忠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