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殺死了龐建國?

黃涵榆
1.4k 人閱讀

尊重生命或消費死亡?

前立委與海基會副秘書長、任職中國文化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的龐建國在Line群組留下三次「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之後,於1月11日在內湖住家跳樓身亡。

據熟識者透露,龐建國因罹患大腸癌,多年來一直抑鬱消沈,對台灣社會現況和國民黨感到失望。但在最後的時刻是什麼念頭導致他決心用最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生命,筆者認為真心尊重生命價值的人都不宜斷言與渲染。

然而,如同前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跳樓身亡被吹捧成為捍衛民主而死的悲劇英雄(許崑源是什麼出身和來歷做過什麼事,無需筆者在此贅言),國民黨和一些意圖不良的媒體自然也沒有錯過消費龐建國之死的機會。

相較於龐建國遺孀邱秀珍的低調悲慟,包括朱立倫、趙少康、孫大千等黨內要角都誓言要實現龐建國的遺志,似乎是把龐建國的死套入政黨對決的框架,因為國民黨不夠爭氣讓民進黨執政造成「不公不義」,企圖把龐之死轉化成對國民黨凝聚支持者和重返執政的動力。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國民黨的民粹與仇恨動員

國民黨超譯「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國民黨從未停止民粹與仇恨動員,過去如此,韓流和近來崛起的「戰鬥藍」更是如此。拉開歷史的視角來看,龐建國之死就是這樣的歷程中的一齣悲劇。

龐建國是黨國體制下的產物,畢竟能夠拿到中國國民黨的中山獎學金出國攻讀學位,都要經過嚴格的身家和思想考核,必須「家世清白」和「思想純正」,在政界或學界的發展不可限量。

包括邵玉銘、宋楚瑜、胡志強、馬英九、金溥聰、周守訓、江啟臣等人都是中山獎學金得主。而中山獎學金得主在國外秘密監控留學生、「黨外」或台獨人士也已非秘密,網稱「馬英九讀的是哈佛大學攝影系」直指他「職業學生」的身份並非空穴來風,另一位得主胡幼偉也坦承負有「特殊神秘任務」。

從哲學的角度來說,自殺的念頭也會出現在沒有受重病或憂鬱症所苦的所謂的「一般人」心中,但是從念頭到付諸行動也許就是短暫的幾秒鐘的時間,那偶發的片刻感受被提升到絕對的地位,完全脫離所有的因果關聯。

龐建國的死如果在病痛之外還有對時局的失落感,筆者認為他的人生因黨國而起,也因黨國而落,相當大的程度上是時代悲劇的縮影。從風光的中山獎學金得主、國民黨的明日之星、歷經台北市議員、立法委員、海基會副秘書長、到大學教授,黨籍身份從國民黨、到新黨、親民黨,再回到國民黨,最後回歸學界,承受大腸癌的折磨。

非我族類的黨國基因

國民黨所經歷的幾波分裂,如同龐建國個人的從政歷程,反映了國民黨與外省族群面對台灣民主化與社會轉型的陣痛、失落或龐遺言所寫的「失望」。這樣的失落或失望經過國民黨、其他統派政黨和媒體的操作,轉化成憤怒和仇恨。

黨國體制沒有民主說服、辯論與制衡的基因,只有非我族類。翻開國民黨的發展史,滿滿成王敗寇的血腥鬥爭,異議者、與當權派爭權或立場不同的不是「軍閥」就是「漢奸」,必須被清除、討伐或置於死地。

於是二二八大屠殺和白色恐怖都可以被合理化為治理必要的手段,這豈是用「不公不義」所能形容?如果死後還有靈知,已了無罣礙的龐建國不知會如何看待這些血腥的歷史現實和扭曲的認知。

還有什麼比和曾經水火不容且至今仍未放棄入侵台灣的中國站在一起,鬥爭民主體制裡的競爭對手民進黨,還有什麼比當中國軍機極其頻繁地侵犯台灣領空,還提出數百個垃圾議案阻擋國防預算審查,更扭曲的事?不知道龐建國在天之靈認不認為這是「不公不義」?

極權主義幽靈依舊纏繞台灣的天空

當代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終身都以極權主義對政治、法律、道德和存在的破壞為研究重心,她警醒世人極權主義能在體制垮台之後繼續存在。

韓流狂潮、戰鬥藍的崛起、國民黨對中正紀念堂轉型乃至整個轉型正義工程的反抗、蔣經國神話,在在顯示極權主義幽靈依舊纏繞台灣的天空。單就語言本身而言,龐建國的遺言「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不也是極權主義幽靈的化身?

政治差異在極權主義裡被轉化成水火不容的敵對和國仇家恨,領袖和黨即是國家、人民甚至種族和歷史的化身,個人的存在只有在這樣的神話系統裡才有意義,如同黨國或政治神學教條「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所言。

極權主義和領袖的幽靈豈只這一則神學教條?也許現今的國民黨及其支持者早已不把那些教條當真理看待,如同他們也知道「反共復國」、「固有領土」、「憲法一中」、「九二共識」早已是脫離現實的謊言,但是他們在行為上繼續支撐那樣的謊言,如同他們繼續宣揚「經國路線」和十大建設神話,繼續宣講「沒有蔣經國,就沒有今天的台灣」。(有關蔣經國神話的「去魅」(disenchantment),請參閱盧郁佳〈「蔣經國十大建設」神話背後腥風血雨〉)

國民黨、民眾黨等統派政黨寧可「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極權主義子孫永遠不缺口號),也不願與民進黨和解,扮演忠誠的反對黨,重新建立台灣人民的信賴。

黨國體制的後代為了延續極權主義幽靈不死的生命,為了維持固有的神話幻想框架,為了繼續否定和抗拒現實變遷(看看洪秀柱如何咒罵「中國」國民黨更名為「台灣」國民黨的訴求),不惜認同屈從殺害無數中國人民(包括現今在台灣的外整族群的父祖輩親人)的中國共產黨,甚至如方芳之流高調支持中共武力犯台。

是誰殺死了龐建國?

高調主張武統的藝人和政客、受國民黨操弄的支持者和外省族群仇恨值爆表,曝露出他們無法面對現實變化的無助與憤怒。是誰殺死了龐建國?答案再清楚不過。

筆者在自殺消息傳出的第一時間,就在臉書呼籲台派朋友們對逝去的生命保持最基本的尊重,切勿像某張姓作家恭賀李前總統逝世那般惡毒挑釁,即便我們很清楚這令人錯愕的消息肯定會被熱議甚至渲染。

相較於其他統派政治人物,相較於類似方芳、劉樂妍、黃安之流的高調主張統一、鼓吹中國武力犯台的黨國藝人,筆者所觀察到的龐建國算是比較溫文儒雅,不太會有刻意激化對立的言行。他的死放在整個黨國體制與族群政治現實變遷的歷程來看,再加上飽受病痛折磨,這樣的時代悲劇和一段受苦生命的逝去,令人不勝唏噓。

台灣要談族群和解與包容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是喝幾杯虛偽的和解咖啡或上誰的廣播節目就能實現。透過哀悼與靜默細思龐建國之死的種種,不要在他人傷痛的當下刻意挑釁,應該是遙遠的和解(或至少是相互理解)之路必要的起點吧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