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問題豈止是仇女?

黃涵榆
2K 人閱讀

以「公平正義」為名、行挺柯之實的716遊行爭議連連,反應遠不如預期,參與者男女性別比例極端失衡,更有一位勇敢的女孩舉標語抗議柯文哲仇女的言行引發社會關注。

政治算計無人能敵的柯文哲立即切割和遊行的關聯,並且動作連連激化對民進黨的政治鬥爭,無所不用其極轉移仇女的焦點。然而,柯文哲的問題豈止是仇女?也許也有很多讀者會問,台灣人還要容許死不認錯的柯文哲多久?

政治其實很簡單,持續轉移焦點而已

當年高舉「素人參政」大旗的柯文哲以「政治其實很簡單,找良心而已」當作起手式,歷史證明那是天大的謊言。柯文哲有沒有找回政治的良心筆者不太清楚,可以確定的是,政治對柯文哲而言真的很簡單,只需要昧著良心持續轉移焦點。

包括張益贍、吳靜怡等柯文哲的前幕僚,近來都揭露柯文哲不堪的謊言和轉移焦點的動作,筆者在此不一一細數。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柯文哲昨日那一場對許多台灣人而言驚嚇指數爆表的演唱會,也是轉移焦點的操作。

筆者不想對於這場演場會著墨太多,因為恐怕連用文字敘述都會讓讀者驚嚇或厭惡不已。但筆者真心以為,柯文哲完美示範只要臉皮夠厚,就能活得好好的,什麼事都可能。所以大家別對人生太過悲觀,沒有生命應該被放棄。

筆者也在想像,可以用8800來做什麼,又是哪一首歌適合當演唱會的主秀。如果要我給建議歌單,聲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歷史的傷口〉絕對是首選。「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嗚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剛好戳中柯文哲自己的言行和對中國卑躬屈膝的命門。

柯文哲是要在辦幾場很毋湯的演唱會、是要再噴多少垃圾話才能成功轉移執政時期類似北流和北藝欠款、掏空中學教育基金和北捷重置基金等等不當挪用預算的焦點?連他引以為傲的城市博覽會和雙城論壇預算都是先斬後奏,逃避議會監督的弊端!

性平意識死當的柯文哲

「陳以真長相好看適合坐櫃檯」、「台灣女人不化妝上街嚇人」、單身女性超過30%是「國安問題」和、「台北市進口三十萬外籍配偶」、「婦產科只剩一個洞,在女人兩推間討生活」、「強姦比誘姦便宜」、「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諸如此類更多的仇女言論,哪一句不是出自於柯文哲口中?

面對社會的質疑,柯文哲從未認真檢討自己,只是「見笑轉生氣」把仇女爭議扭曲成政黨鬥爭是民進黨無中生有打擊他的假議題,要「到處都是性騷擾婚外情的民進黨,先回去檢討自己再批評他仇女」。

筆者著實不懂自稱科學家、一流的台大醫學系的柯文哲的這種神邏輯,如同他一邊否認仇女,一邊跟整天問候別人媽媽生殖器變成親密夥伴的館長抱緊緊。

民進黨至少還有處理黨內的性騷案,黨主席和黨部都有公開致歉並宣布彌補和改進措施,該退選的退選,該懲處的懲處,主席也帶頭上性平課宣布決心。民眾黨也不乏婚外情,有處理黨內的性騷案?

事實是屢次性騷擾案到柯文哲那邊,就一句「我沒興趣處理這種事情」,甚至紀錄性騷事件的監視影帶神秘消失,受害者被逼寫道歉文。他要民進黨回去檢討再來批評他仇女,說穿了就是訴諸仇恨動員支持者鬥爭民進黨,要全黨上下為他一個人否認和扭曲事實。

霸凌和歧視慣犯如柯文哲常說「我講話就是這樣,不喜歡是你的事」,不僅顯示他完全不重視他人感受,心中毫無同理心,也不懂什麼是公民社會和公民意識。他刻意把仇女和歧視的問題扭曲成政治鬥爭,完全不在乎公民社會女性和所有被他的言語霸凌和歧視的族群。

在皇帝與太監之間的柯文哲根本不懂什麼是「仇女」

柯文哲是個mansplaining最惡劣的範例。mansplaining一般用來指的自以為是又好大發厥詞教訓別人(特別是女性)的男性。大家只要想想柯文哲談起外交能源和經貿議題時,暴露的無知是多讓相關領域的專家毛骨悚然,就知道mansplaining是怎麼一回事。

Mansplaining預設了被動的、弱勢的、不被重視的性別他者,也就是女性,是十足的仇女的症狀。柯文哲辯稱民眾黨很多女性政治人物、家中大小事(包括打掃家裡和照顧小孩)都由太太負責,想證明自己沒有仇女。

OMG,這神邏輯竟是出自自稱是科學家、一流的台大醫學系的人口中!喜歡罵人太監和狗的柯文哲身邊很多女人又能說明什麼?難道皇帝身邊都是宮女就證明最尊重女性?

各位讀者也別忘記,柯文哲是怎麼在議會裡羞辱吳音寧,怎麼在答詢時不只一次公然說出用「她懂什麼」、「操」羞辱女性議員。和蔡英文總統同台擺出什麼屎臉,又對地方黑金和中國官員怎麼卑躬屈膝。民眾黨再多女性也都只是為了實現他個人的意志,如同蔡璧如說的,她一生的願望就是把柯文哲送進總統府。

從常理的角度來說,極端自大通常暴露極端自卑。用精神分析的觀點來說,柯文哲這樣的仇女者藉由女性放大自我和滿足個人權力的快感,充分暴露出他自我閹割(白話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心理真實,他對民進黨和特定族群的仇恨大致上也是這種心理邏輯的產物。把「在皇帝與太監之間」這樣的比喻用在柯文哲身上再貼切不過。

柯文哲不說謊就不會說話

柯文哲的言行讓人懷疑,一個人的現實感和良知能夠扭曲到什麼程度。凡說過必留下痕跡,柯文哲那惡名昭彰的仇女、歧視和造謠語錄哪一句不是出自他自己口中?

他說過蔡總統身邊每一個人都貪污,事後改口開玩笑隨便說說,也曾造謠沈慧虹像向他求官,都一樣沒有向兩位女士道歉,這不是仇女加政治鬥爭是什麼?

柯文哲最近則是自己在直播中說要假裝演唱會偷偷募款和宣揚政見,不理會北流不外借政治活動的規定,事後又嚴詞否認自己沒說過要募款。這幾天更是猛造謠前瞻計畫的軌道興建計畫進度執行率只有百分之五,事實上是百分之九十六。連演唱會都要造謠五月天專屬鍵盤手幫他伴奏,當事人出面澄清,還被柯粉出征被迫刪文。

柯文哲連訪問日本也不放過說謊造謠的機會,放話指稱日本自民黨黨團幹事長世耕弘成說台灣不能加入CPTPP,最好趕快死心,當事人都已嚴正否認。柯文哲有像台灣人民說明自己為何造謠和道歉嗎?他到底是何居心,難不成是為中國破壞台日友好關係?

柯文哲的問題豈止是仇女?

種種事例都顯示,柯文哲就是一個心中只有利益算計、說謊成性、性別和族群歧視的慣犯,他的問題不只仇女,而是打從心裡看不起所有人性中包括謙虛、坦率、同理心、誠實等美好特質,那些極端的言論都是在掩飾沒有勇氣面對和承擔自己的缺陷和卑劣的本性。

柯文哲的政治操作和動員無異於邪教手段,也就是把自己包裝成至高無上、不容質疑的教主位置,以一連串的謊言切斷支持者和現實的連結,使得他們不僅可以花八千八進場「欣賞」五音不全、魔音傳腦,甚至能進入然情緒高潮。

這場演唱會也充分暴露出柯文哲代表的民粹勢力正持續襲擊台灣政治。除了造謠和仇恨動員這些特性,不外是「政治綜藝化」。柯文哲看不起認真研究和提出扎實的政策論述,他沒有堅強的智庫團隊,而把絕大部分的人力和才力花在媒體公關,包括他及其頻繁的YT和抖音影片。

柯文哲所宣稱的財政紀律和資訊公開透明證明只是謊言,執政時期財政弊端一件件攤在陽光下。他喜歡和中國高官密會、和財團吃飯已是公開的秘密,用演唱會的形式逃避募款監督,形同接受中國人士金援,視法律規範於無物。

仇女者如柯文哲如果在職場上也是個大麻煩,恐怕難逃被移送性平會議處,但是他懂得站在有利的位置極大化可用的資源,垃圾不分藍綠但是他收得比誰都多,再黑金、再舔中的他葷素不忌都收。民眾黨不就是那位要中共來照顧基隆人的前國民黨議員的最佳歸宿?

當柯粉用小燈泡悲劇咒罵王婉瑜,當館長和柯粉在霸凌舉牌女學生的時候,柯文哲都沒有說任一句話,若非漠不關心就是形同共犯。各位台灣女性,你們認同柯文哲和館者這種仇女連體嬰嗎?

各位台灣公民,你們支持像柯文哲這種說謊成性、內政無能、外交和經貿無知的政客嗎?你們願意讓你們的下一代崇拜並且成為這樣的人嗎?仇不仇女對他來說來說恐怕只是小菜一碟,他的問題不只是仇女。

這幾天“Vote White, Vote Right”的爭議只是冰山一角,顯示柯哲本人和為他而存在的民眾黨極度欠缺國際政治知識,既無知又傲慢,犯了幾乎是外交危機等級的錯誤,還硬凹台灣並沒有黑白種族的問題。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向來以知識分子和科技新貴包裝反制的柯粉,如同柯文哲本人,對專業知識和普世價值極度不屑,才會說出「美國人又沒投票權,種族主義又怎樣」。台灣也沒有反猶主義的問題,所以就可以使用納粹標記和儀式嗎?

這樣的人、這樣的黨要爭取更多的權力,要治理和領導一個國家,恐怕會比他的演唱會更驚悚千萬倍!政治的確如柯文哲說的其實很簡單,找回良心和下架柯文哲而已!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