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選票制裁劣質政客與媒體的共犯結構

黃涵榆
694 人閱讀

科技菁英人設徹底崩壞的高虹安

近日國內媒體效應最強的新聞人物,莫過於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她涉嫌利用公款出差修讀博士學位、論文抄襲、違法兼職等,疑似以男友當人頭助理領取公款再回捐給民眾黨,形同違法的利益輸送。

高虹安一再錯失據實澄清或認錯的機會,一再以高傲的言辭和姿態轉移焦點,不僅毫無危機處理能力,更讓台灣民眾見識到四十歲不到的高虹安竟有如此貪婪、充滿算計和利益糾葛的過往。

高虹安的言行已充分顯示完全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政治人物。一向袒護高虹安不遺餘力的柯文哲說她「理工女連貪污都不會,做的事都是合法」,這邏輯之深無人能懂,學科歧視也表露無遺。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為什麼新竹市長選舉會成為全國注目的焦點?

經過這些事件,高虹安那科技菁英的人設早已徹底崩壞,柯文哲垂涎的豬哥票大概也掉得差不多,但他們不知道是裝無辜還是真的不懂,都還在裝無辜問為什麼新竹市長選舉會成為全國注目的焦點。

這大概就是台灣俗語說的「餓鬼假細禮」。高虹安、柯文哲乃至整個民眾黨一路走來,就是靠媒體聲量和效益得勢的,一旦被揭露什麼,他們還可以臉不紅心不喘地說是國家機器、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打他們。

一個完全沒有經營地方的經驗和實力、總是用鼻孔看人、完全沒有任何值得信賴的人格特質的高虹安會空降新竹市長選舉,說穿了就是柯文哲政治精算的佈局,哪裡有資源就往哪裡蹭。柯文哲盤算著高虹安若勝選,除了讓民眾黨可以寄生新竹市政府之外,也對郭董示好謀求金援或2024總統大選合作和利益交換的空間。

媒體與政治共謀的最惡劣的示範

成衣商aka直播主朱學恆的存在理由似乎就是為了鬥爭民進黨,他的「節目」(暫且稱之為「節目」)向來以辛辣無禮也無理語言風格著稱,不需要有事實基礎,只要敢耍流氓破口幹譙。

所以他會花三、四十分鐘歇斯底里地飆罵林耕仁,嗆「哪個國民黨的下三濫敢幫林耕仁站台,見一個打一個!」公然在媒體散佈暴力,但這似乎早已是泛藍陣營的常態。我們不就早已聽聞泛藍造勢大會有人高喊要槍斃蔡總統嗎?柯文哲不也是從不克制各種仇恨言論嗎?

朱學恆在他的堅定盟友吳子嘉的「董事長開講」裡,面對民眾還憤恨不平說韓國瑜總統大選就是因為民進黨作票才輸掉,朱學恆的反應是煽動他們起來「抗爭」(那只是「暴動」的委婉說法),畢竟安撫和說理從來不是泛藍媒體的專長。

高虹安先前就不止一次上朱學恆的直播,開心地唱著〈塔綠班之歌〉,對於「綠畜」、「綠共」這些醜化詆毀綠營支持者的言詞,也跟著一起訕笑。他的手法很清楚,只要和他們立場不同就是1450、塔綠班、綠畜或綠共,就要被出征,如韓流一貫的操作手法。

趙少康沒有資格自稱媒體人

諸如高虹安、徐巧芯、羅智強等泛藍陣營「年輕」(純粹只是年紀,無關乎心態和言行)一代的政治明星,約莫都是透過同一套媒體操作博得聲量與支持。這些人不需要有精熟的政策能力,不需要有在地認同,更不可能在台灣民主歷程中奉獻或犧牲什麼。套一句台灣俗語,就「出一支嘴」就好。

這種具有高度煽動性和強烈政治意圖的(自)媒體和政治共謀的運作,經驗最豐富、歷久不衰者當屬趙少康,畢竟他是手握中廣經營權的媒體大亨。說穿了趙少康沒有資格自稱媒體人,他就是十足的政客。

放眼台灣政壇或民進黨,有誰政媒兩棲到像他這麼猖狂的程度,甚至涉及與中國國民黨之間不當收購中廣的司法案件?從公投亂台、防疫之亂,到近日的大選,處處有他公然藉由媒體操作的痕跡。

趙少康是蔣萬安的背後靈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他近日喊出國民黨這次選不好就沒有2024、台灣繼續完蛋。筆者不解的是,在民進黨執政下,我國總體經濟實力排名全世界第20名(接近瑞典)、出口金額第14名、軍事實力第26名(與加拿大相近),國際支持劇增。

趙少康199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威脅台北市民陳水扁如果當選,中華民國就會滅亡。偏離現實操作亡國感一向是趙少康的強項,即便整個泛藍早已經完全向中國靠攏,「中華民國」不過只是拿來鬥爭民進黨的工具。

趙少康甚至利用媒體公然操作棄保(俗稱「搓湯圓」),企圖和民眾黨用台北(棄黃保蔣)換新竹高虹安當選,毫不遮掩違反《選罷法》,更視政治承諾與誠信於無物。

防疫之亂仍未落幕

近日來疫情似乎已開始出現趨緩的跡象,這是全台灣人民共同努力近三年來的成果,但是藍營媒體和政客的共犯結構不會善罷甘休,還持續以疫苗和防疫措施作為鬥爭管道。

繼續妖魔化高端當然會是他們主要的戲碼,如同當時的宇昌案和浩鼎案,不惜毀滅台灣的科技發展成果,即便高端EUA ACIP(即「衛生福利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委員日前公布高端科學數據顯示,高端疫苗的防禦率和降低死亡率都比莫德納和AZ高,也符合國人體質,副作用最低,不失為特殊體質民眾的最佳選擇。

這一點從日前的台北市長辯論會就可以看出,蔣萬安、黃珊珊乃至整個藍白營,依舊傾全力抹黑陳時中擋疫苗進口、護航高端,甚至用「謀財害命」、「邪惡勢力」形容陳時中,繼續以仇恨言論將防疫當作政治提款機。

台灣的民主選舉到底怎麼了?

套一句因為違背政治承諾被罷免、支持者動輒對不同陣營暴力相向的韓國瑜在幫林耕仁站台時的感慨,「台灣的民主選舉到底怎麼了?」(意指朱學恆的暴力恐嚇)筆者也想問,「中天電視台停照,然後呢?」

然後,抹黑造謠仇恨言論暴力脅迫等韓流亂台的操作手段似乎並沒有趨緩,反而隨著網路直播和更多的媒體人和政客(包括在競選辯論上)四處擴散。

近日更發生徐巧芯以交代不出來源的偷拍照片、無異於狗仔手段,將陳時中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私人聚會照片,扭曲渲染成「鹹豬手」醜聞,透過包括ET-Today、中天新聞和網路媒體大肆散佈。

如果要媒體自律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是幻想,NCC的介入又經常欠缺效率,當下最直接的恐怕還是透過投票採取制裁行為。隨著中國後20大的局勢發展,對台採取更具壓迫性的策略(包括武力犯台),在世界各國政府和智庫評估之下,都已是無法避免的局勢。

這將是一個全面戰爭的局勢,除了國防備戰之外,民防、媒體、醫療等環節,也都是備戰的環節。「養老鼠咬布袋」是大忌。設想處處和中央作對的柯文哲繼任總統,和一些急統政黨淵源頗深的張善政勝選,他們會確實做好民防指揮的工作嗎?

幸運的是我們還有選舉,可以讓傾中的「老鼠」落選,唾棄傾中的政客與包藏惡意的媒體共犯結構。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