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粉大本營:誰讓薩泰爾娛樂夜夜「秀下限」?

蕭良嶼
2.9K 人閱讀

從2024年1月22日薩泰爾娛樂旗下的網路節目《賀瓏夜夜秀》播出中國前央視記者王志安嘲諷台灣選舉的橋段之後,台灣社會就分裂成了兩個平行宇宙。

在其中一個宇宙裡,人們對於中國觀光簽證旅客王志安毫無人性與格調可言的言論感到憤怒,他用中國慣用的粗俗詞彙,稱呼罕病鬥士陳俊翰為「殘疾人」,彷彿對方不是一個努力的學者,不是一個成功的律師,而只是殘疾的具象。再指控民進黨提名陳俊翰只是為了「搏同情」,更嘲笑選前造勢時讓陳俊翰上場發言,是把「殘疾人士」推上去「作秀」。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更糟的是,王志安為了加強他的論點,甚至刻意模仿身障人士手部顫抖的樣子,在王志安的眼裡,「身障人士出來選舉是個笑話」,並且他由此推論「台灣民主就是笑話」。他的思考框架跟參照對象,是沒有創作自由可言的中國官方娛樂節目,上面必定會出現「努力楷模」,而節目助理拿著巨大的牌子示意底下的假觀眾,在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換句話說,王志安認為台灣民眾看到陳俊翰在身體極度不便的狀況之下還上台講話,為自己發聲時,「不是真的感動」,而是「被煽情洗腦」、「被強迫表演感動」,因此「可笑至極」。

史上最大「海外反賊觀選團」沒王的份

在王志安所認識的世界裡,沒有人會真心支持身障人士成為民意代表。擔任民意代表就是「當官」,而王志安這人一輩子就跟黃國昌一樣,想當官想到發瘋,社群媒體上自稱「局長」,帳號叫做「王局志安」,他自認懷才不遇,又自認是「說太多實話」被排擠,殊不知事實上就只是沒人把他當一回事。

2024年大選,從世界各國飛到台灣的外籍人士「觀選團」密度史無前例的高,更有戲稱「中國海外反賊團」的17名中國旅外民主人士受邀來台體驗總統大選,其中包括22萬訂閱的YouTube頻道主「悉尼奶爸」、51萬訂閱的YouTube頻道主「公子沈Mr. Shen」、還有文昭、方菲、唐靖遠、大宇等知名人士。這些「民主反賊」不僅開心地全台遊覽到處參加造勢,製作成體驗影片上傳到YouTube,還四處逛夜市、甚至受邀上電視節目。但,偏偏沒有人邀請110萬訂閱的王志安,他竟然還得自費飛過來(我們先退一萬步假設「黨」沒有贊助他機票),只拿到觀光簽證,偷偷摸摸的上個網路節目,這讓他覺得空虛、覺得寂寞、覺得冷,覺得再度「懷才不遇」。

但這是咎由自取,中國海外民主人士聽到王志安,白眼就翻到後腦杓。

王志安過往言行莫不流露出「大中國主義」、「事實上支持共產黨」,在江蘇豐縣「鐵鏈女事件」發生時,竟認為那個被綑綁生育八子的女性肯定是自願的,2021年10月高雄發生城中城大火死傷慘重時,竟無故評論「高雄一把火燒死46個人,民主有用嗎?」,此人對民主跟人權沒有半點信仰,徹頭徹尾就只是個混蛋,只有混蛋才訂閱混蛋的頻道。

想當官卻連「海外反賊觀選團」都沒被挑上的王志安,看到陳俊翰「不過就是個殘疾人」,卻受到選民的歡迎,醜陋的嫉妒心大發,邏輯直接滑坡,說這不過就是「中國官媒樣板秀」,「台灣民主也沒什麼了不起」,最後帶出跟柯文哲一模一樣的犬儒論調「選哪個都沒差」,讓人發現原來人只要莫名覺得自己看透世事、高人一等,就會跟柯文哲像是孿生兄弟。

每次道歉,每次再犯的「夜夜秀」

說真的,一個這麼沒見識又沒品格的中國YouTube頻道主王志安存在不讓人意外,意外的是身為台灣人,《賀瓏夜夜秀》主持人與助理主持人聽到上述這些泯滅人性、詆毀台灣民主的言論,竟拍手哄堂大笑,更奇怪的是,節目製作班底後製剪接時,也沒有任何人察覺到不妥當而剪掉此一段落,這才是最讓人不明白的地方。

《賀瓏夜夜秀》屬於薩泰爾娛樂,說穿了就是博恩的公司,早前的「Stand up, Brian! 博恩站起來!」與《博恩夜夜秀》是怎樣的節目,博恩是個怎樣的「喜劇演員」,大家這些年下來已經心知肚明。博恩一開始在網路走紅的影片,是他嘲笑飲料店員「大奶薇薇」說:「難怪你只能去賣飲料。」更別提他拿燒紙錢的習俗當梗,問「陰間會有兩個鄭南榕嗎」,是如何引發眾怒。接著他又提倡女人應該多多強暴男人,並以自己也曾受暴(其實只是中學的時候被阿魯巴)來當開脫。

基本上從《博恩夜夜秀》到《賀瓏夜夜秀》,販賣的笑點其實主要都圍繞在「不把別人的感受當一回事」、「低俗當有趣」、「明目張膽的說出歧視言論還自我標榜前衛」。有沒有覺得跟什麼東西很像?沒錯,又是柯文哲。

這也難怪《賀瓏夜夜秀》被認為是「白粉收看」居多的節目,什麼樣的觀眾就有什麼樣的節目,反之亦然。影響所及,當國、民、眾三黨同聲譴責王志安與《賀瓏夜夜秀》的不當言論時,唯有一個黨的支持者「反對檢討賀瓏」、「覺得賀瓏沒錯」、「什麼時候言論自由已經沒有了」。

柯粉譴責「民眾黨發言人譴責王志安」。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相信台灣並非有高達三百萬人道德淪喪,不是每個投給柯文哲的人良心都被狗吃了,但事實證明,柯文哲的「純化粉絲」活在一個不是由他們親手爭取來的民主世界,拼命踐踏著別人的生命與尊嚴,只為了讓自己感覺「更優越」。這種「我比你優越」、「我比你更值得」的心態,徹底展現在柯文哲、王志安、賀瓏、博恩、幫以上這些人護航的百靈果,以及「純化柯粉」身上。

讓我們看看百靈果是怎麼評論這件事的:

百靈果對王志安事件的評論,「他是個自由派」。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百靈果對這個反民主、反人權的王志安的「認識」,就是「中國的自由派」。我不清楚她們到底是不懂自由派的定義呢,還是不懂廉恥兩個字怎麼寫。這樣連自由派的基本定義都不知道是什麼的PODCAST,勸大家少聽為妙,真的生眼睛從沒見過這麼沒見識還敢販賣國際觀的人。

文章一開始提到,一個根本不是個咖的王志安,讓台灣社會陷入兩個平行宇宙,一個宇宙裡大家群情激憤要求抵制《賀瓏夜夜秀》,另一個宇宙裡,賀瓏、百靈果、卡米地跟純化柯粉卡在時空縫隙裡,大喊著他們需要侮辱別人沒有後果的自由。

位於台北的「卡米地喜劇俱樂部」,覺得現在不失是把已故的身障人士霍金搬出來嘲弄的絕佳時候。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事實上,這種平行宇宙的分裂早在陳俊翰選前上台造勢那天就開始了,完全不需要一個王志安來推波助瀾,有一大群民眾黨的支持者就是這樣看待身障人士的。在民進黨的造勢直播中,純化柯粉不停的刷著嘲笑的留言,內容低劣的程度讓人髮指,因為太多了無法一一截圖,只能具體舉例如下:

柯粉在網路上對陳俊翰律師的發言舉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但,文章的標題是「誰讓薩泰爾娛樂夜夜『秀下限』?」,是博恩、賀瓏或是難笑當有趣的所謂「台灣喜劇圈」嗎?(先別提憑什麼這些人代表了「台灣喜劇圈」)或是主要的收視群眾,也就是柯粉、年輕人嗎?

「每個人都有價碼,否則你就是被白幹」

1月24日,一直嘗試營造受年輕人歡迎形象的鄭運鵬上《賀瓏夜夜秀》表演「吞火」的錄影播出了,這固然是很不恰當的時機跟政治判斷,但他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自費或者免費上《賀瓏夜夜秀》爭取「年輕選票」的政治人物。

韓國瑜付費上過《博恩夜夜秀》,蔡英文也付費上過《博恩夜夜秀》,光是這次大選前後,包括時代力量王婉諭在內,不知道究竟前前後後就有多少政治人物前仆後繼去《賀瓏夜夜秀》「買曝光」。一檔網路節目「發選舉財」本身不是罪惡,但《賀瓏夜夜秀》背後的薩泰爾娛樂以及他們的快樂夥伴們,是怎麼看待台灣人的政治熱情的呢?

他們說,在網路上主張自己的政治立場的義勇軍,都是被「白嫖」的,很可憐。

百靈果的凱莉、KEN跟博恩一起開節目,說:「這些網路上的義勇軍就像被白嫖,一直被白幹、一直被白幹。(凱莉原話)」說完三人哄堂大笑。這三個人都是有價碼的,用錢就可以買他們的支持,今天韓國瑜、明天蔡英文,沒半點認知失調,「給錢就能上」。因此,他們覺得那些沒收到錢還關心政治的人,就是一群「被白幹」的魯蛇。

老實說,我有點好奇,以他們的定義,凱莉跟博恩跟自己配偶性交時有沒有記得收錢?是不是被白幹了而不自知?

最後以賀瓏十分讓人印象深刻的「該不該投票給女人」喜劇橋段作結,你說這就是台灣喜劇的水準?別開玩笑了。

賀瓏表示,讓女人當總統每個月會有三到五天政策大亂,除非她停經。好笑嗎?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為《報呱》政治評論專欄作家。出身於法律訓練,興趣為社會學、政治學研究。為堅定支持台獨的生理女性。

留言評論
蕭良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