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陳俊翰的台灣政壇

孟買春秋
1.9K 人閱讀

在民進黨公布不分區立法委員名單之前,我並不知道陳俊翰是誰,只看過「先天性脊髓性肌肉萎縮症」這個詞,字面上的意思不難想像,但我從未想過去了解真實生活中的患者會如何。一直到陳俊翰這三個字在媒體出現,才好奇找了他成長求學的背景。

讀著讀著我倒吸了一口氣,這人的意志力強大到不可思議!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大學時遭遇火災導致雙腿截肢,再往前找到他在就讀新竹中學演講的影片,坐在輪椅上的他娓娓道來,沒有自怨自艾,思路口齒清晰,超越多數我認知的中學生。

圖片來源:翻攝自賴清德臉書

細細想來,似乎沒有什麼只知道名字、不認識的人過世,讓我心頭忽地被撞擊了一下,忽地覺得想掉眼淚。看見陳俊翰幾天前已經過世的消息時,那幾秒鐘的瞬間我感受到這種衝擊,隨後更多認識他的人發文追悼,那種天忌英才的悲傷,難以停止。

民眾黨的菁英

陳俊翰是社會認知的「菁英」無庸置疑,先天的缺憾並沒有擊倒他,憑著驚人毅力不僅先後取得台大會計、法律系學位,之後更赴美取得哈佛大學法學碩士和密西根大學法律博士等學位。他的學歷在政壇絕對是佼佼者,而他所承受的苦難,也難以類比。

我原來以為除了每天都得標榜自己台大醫科學歷的柯文哲,可能不會再有一樣醉心權力一路崩壞的「菁英」政治人物了吧?但我錯了,因為我看到曾服務於最高學術單位中研院的黃國昌,因為柯文哲隨口說了如果當選總統要把法務部長給他時,在鏡頭前喜不自勝到語無倫次,喃喃說著謝謝謝謝、謝謝主席的醜態。

猶記太陽花學運之際我住在印度,對黃國昌印象很好,幾年後罷黃之際,我是如何大聲疾呼,在臉書寫下:如果他被罷免,會是台灣的悲哀!一如2014年選前我恰巧回到台灣,上街跟著挺柯文哲遊行數公里,我認為政壇的清流裡有他們。

如今看來,當時的我是何等盲目可笑識人不清,原來他們在泥淖裡更為自在。

擁有康奈爾大學法學博士的黃國昌再度進了立法院,趾高氣昂目中無人,每每開口便以為自己可以呼風喚雨,言談之間的高傲跋扈,和柯文哲沒有兩樣。他們的家庭學校教育,或許沒有告訴他們謙虛為何物。

在我搜尋的資料當中,專精國際人權法、身心障礙政策與法律等研究,並以榜首考取律師的陳俊翰,未曾炫耀學歷,言談風趣謙虛並且總是不忘自嘲,和其他高學歷的所謂菁英政治人物,是多麼強烈的對比!

《鏡週刊》曾經專訪陳俊翰,他談及大學二年級時電暖毯著火,卻因為帶著呼吸器,無人聽到呼救。陳俊翰回憶,當雙腿被燒的感覺從劇痛變成一股電流麻痺感時,當時的心情只覺得好笑:「我一直覺得我應該是在醫院過世,沒想過我會直接被火葬。」還講了地獄哏,那天是中秋節,「我們家沒烤肉,所以烤我。」

對比網路上鄉民諷刺柯文哲為檳榔一事,柯母與柯妻幾年來幾乎是呼天搶地哀嚎被罵的委屈,抱怨一切是何等不公平,陳俊翰的母親只是默默陪伴在他的輪椅旁幫他張羅一切,從不訴說數十年來的辛苦。

在優渥順利環境中成長的人竟能如此乖張荒謬,上天真的不公平。

濫竽充數草包當道的立法院

我原來也以為被高雄人狠狠唾棄的政治人物,應該不會再有機會了吧?我又錯了,因為插科打諢嘻笑怒罵的韓國瑜,現在坐在立法院那張最崇高的椅子上。

至於涉及炒股案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定讞的「花蓮王」傅崐萁,還有法院判定性騷擾女性同事、在馬祖橫著走二十餘載的陳雪生,一樣輕鬆打敗清新沒有犯罪紀錄的對手,再度進入國會殿堂。

再看看羅智強、王鴻薇、徐巧芯,莫不以粗俗言詞和乖張行徑迎合不求甚解看熱鬧的選民,他們也當選了。如今從議員身份更上一層樓成為立法委員,更可以繼續以無知和謊言催眠尋求政治快感的民眾了。

數年前在黨內鬥爭中為了鞏固權力,言談之間不惜丟棄學者風範的江啟臣,如今也許可以算是在野黨在立法院裡的清流吧?我想擔任副院長的他,至少不會睡到中午,用膝蓋走路,看著女性的美白小腿說出令人作嘔的不當言論,或是不合宜地看到人就要上前擁抱。

而像陳俊翰這樣的優秀人士,再也沒有機會進入立法院了。

人善被人欺

陳俊翰在被提名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之後,最令人矚目的事件是中國人士王志安在選舉期間,造訪台灣上賀瓏主持的脫口秀節目時,為了攻擊台灣執政黨,模仿醜化陳俊翰的生理缺憾,賀瓏在一旁撫掌大笑。

此事發生之後台灣社會不分黨派群起撻伐,黃國昌卻聲稱與他所屬政黨無關無法評論,然而在了解之後,他可曾如過去批判執政黨時慷慨激昂,厲聲譴責中國人士?而就在昨天,歧視後還強詞奪理的王志安,神隱不出面的賀瓏,在陳俊翰過世消息後的幾小時,出聲悼念。

我想起疫情期間的陳時中,雞蛋風暴裡的陳吉仲,幾年前還有北農事件裡的吳音寧,撇開政治不談,都和陳俊翰一樣謙謙有禮溫文儒雅,因為如此,反而遭受更多不堪的污衊和攻擊。

還有最近基隆東岸廣場的糾紛,當事的 NET 是眾所周知為善不欲人知的良心企業,但在司法程序尚未釐清的產權糾紛中,市政府帶頭強行破門而入 NET 花錢蓋的商場形同盜匪。此事除了當地民意代表,卻不見媒體行使第四權的義務討論。

人善被人欺,一直到最後一天,是這樣嗎?

我對陳俊翰的認識只有來自網路媒體,競選期間看他在寒風中由母親陪伴上台助講總覺得不捨,但又覺得他散發出的光芒正是現今台灣政壇急需的能量。一面暗暗希望優異的他能夠進入國會實現他為弱勢人權發聲的壯志,卻又希望經歷了數十年苦難的他,不必擔負更多社會國家的重任,他的一生已經很辛苦了。

陳俊翰出現在台灣荒謬無比的政壇,就像是黑夜中精彩又短暫的動人煙火,讓那些卑劣污穢的政客無所遁形。謝謝你陳俊翰,讓我對理想和高操存在政壇,尚存希望。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