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廢人出:從龍應台到百靈果

蕭良嶼
2.4K 人閱讀

曾經有個長輩問我:「你們這個世代都不覺得李敖厲害了嗎?」

我回答:「我們有GOOGLE,要李敖做什麼?」

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名為〈龍應台──永遠被高估的嬰兒潮世代冒名頂替者〉,內容大意是細數她如何在1980年代領先群倫「發動特權、用報紙開分身帳號帶風向」,以及如何在2014年跟2023年兩度因為小看網路的力量而徹底翻車。

雖然龍應台已經被網路原生世代認定為「信用破產的廢文王」,但在某些世代跟族群眼裡,像是龍應台或者陳文茜這種佔據了傳統媒體發聲位置的「假‧國際觀掮客」依然擁有影響力。

彷彿是台灣唯一的文化掮客

陳文茜跟龍應台一樣,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她們反台灣本土意識的立場,而是她們疏淺鄙陋的才能與資質根本不配變成「文化ICON」。《文茜世界週報》這個節目一開十五年,招牌口號十分可笑。

圖片來源:翻攝自文茜的世界周報臉書

在中天新聞頻道時期,口號是:「台灣最靠近世界的地方;你不可以活在不知道大陸和世界的台灣。」

TVBS頻道時期,「大陸」兩個字拿掉了,但居高臨下自命不凡的感覺依然沒變:「永遠不會放棄給台灣一個通往世界的窗口。」

從這兩個標語,讀者就可以感受到,陳文茜跟龍應台是同一掛的類型,學問、知識根本不怎樣,但膽敢卻大剌剌的自稱沒有她們「台灣人就看不到世界」。講的好像是台灣社會需要她的節目,而不是她需要收視率,套句柯文哲的話,沒事請別這樣「墊高自己」。

《文茜世界週報》內容不過就是奴役一票節目製作助理去剪輯英語世界發生的一些新聞事件,湯湯水水的整理成中文,餵給沒有能力自己看資料但又想裝知識分子的閱聽人而已。知識密度比麥當勞玉米濃湯還低,李敖還稱陳文茜是「台灣最聰明的女人」,不知道究竟李敖是在看不起台灣,還是在看不起女人。

開頭提到,李敖對於跟網路一起長大的世代而言,沒有什麼吸引力,因為說穿了,他也只不過就是個記憶力比較好的自戀統派,現在任何歷史紀錄GOOGLE就找得到,不太明白究竟崇拜李敖的意義何在。然而,李敖、龍應台、陳文茜這樣的存在,點出了「非台派陣營」長期以來「更擅長造神」,非常會裝模作樣自我行銷,而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也確實會被騙。

這應該說是台派或獨派圈子的困境嗎?也不見得如此。

堅定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的族群,事實上相對比較難取悅,他們更有可能會去質疑、檢驗、挑戰任何意義上的「權威」。畢竟,如果拿出什麼權威或者一家之言就能降服獨派的話,獨派幹嘛還跟自己過不去選擇當獨派?為何不搶著「認清現實」、「接受威脅」,去抱中國大腿就好?這是結構上所謂「綠營出不了龍應台跟陳文茜這類裝模作樣、假國際觀的文化人」的真正原因。

販賣廉價國際觀的百靈果,「或成21世紀龍應台」

時代改變,當國民黨政權、思考、美學的影響力對年輕人逐漸下降的同時,在知識啟蒙與閱聽習慣上,卻有另一種俗不可耐的潮流崛起──沒錯,就是百靈果。

百靈果作為販賣廉價國際觀跟莫名優越感的雙人組合,兩位主持人的最高學歷其實說真的都不特出。這裡先澄清,學歷當然不會決定人的思想深度,但行銷時「自稱學霸」,言行舉止無不流露出「我會英文我比你優越」的兩個鄉巴佬,則特別讓人想嗆。

百靈果從「名稱」開始就讓真正的知識份子想笑,諧音為「會用雙語的」(bilingual),這個詞其實只有在20世紀晚期的美國能拿來騙騙別人,畢竟,美國人曾經(至少在歐洲人眼中)是出了名的「只會英語」、「沒國際觀」,美國固然有很多優點,但語言能力的多樣性方面顯然不是。

把「雙語」拿來當成自己的賣點,簡直貽笑大方──按照現代語言學的基礎定義,無法在不刻意學習的前提下自然互相理解的就是不同語言,那麼台灣每個人都至少是「三語使用者」(trilingual),通曉北京話、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以及國民教育必修的英語,真的不知道百靈果只會兩種,是在自以為優越什麼?

說個笑話,Ken覺得threads政治文太多

此外,百靈果的放送內容欠缺思考深度,對地緣政治情勢一知半解,卻自以為「懂英文就懂世界」,這種不要臉的傲慢態度,就跟龍應台德語沒學好過,卻經常妄想開導台灣人「世界進步價值」、陳文茜沒多少文化深度卻開一個節目長達15年並且大言不慚說「永遠不會放棄給台灣一個通往世界的窗口」一樣,只能騙騙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百靈果的Ken之前在新興社群媒體threads上抱怨「政治文變得有夠多」,被網友提醒:「你知道threads可以切成只看自己追蹤的對象吧?」Ken這種最高學歷是中國商學院的「文盲以上菁英未滿」者(借用孟買春秋的神比喻),分明做的是販賣「國際觀」的podcast,卻一天到晚抱怨台灣網友關心政治的貼文煩到他了,不僅疑似是科技文盲不懂threads功能怎麼用,更讓人憂心他連台灣國內政治都不關心,那麼百靈果介紹的國際政治到底有幾分是能相信的?

有網友說,百靈果不過就只是21世紀版本的《康熙來了》,內容基本上就是兩個沒見過市面的草包在聊天跟抒發自己的文化偏見。事實上,《康熙來了》至少還誠實定位自己只是娛樂節目,沒說自己有國際觀,因此百靈果事實上比《康熙來了》還糟,是「標示不實的《康熙來了》」。分明就是大小S的檔次,認識膚淺不談,屢開低俗黃腔還自以為幽默、自以為性別意識進步,這種貨色自認為是菁英,難怪會被真正見過世面的人唾棄跟討厭。

台灣人為何數十年來一直被販賣虛假「國際觀」的低級掮客欺騙呢?追根究柢,長期遭到邊緣化、危如累卵的國家處境,導致台灣人迷信「國際觀」、盲目崇拜「台灣之光」,台灣人拼了命也想要被世界看見、承認,拼了命想要跟世界「接軌」的情緒,是歷史的悲劇,是國民政府的業障,卻成為這些自命不凡的「國際觀掮客」生存與獲利的空間。

台灣人不是因為沒有國際觀才不被承認是個國家,不是因為英文不夠好才無法抬頭挺胸的活下去,而是因為中國因素的陰影始終沒有、未來也很可能不會離開這塊土地。

無法認識這個現實的人,要來跟你講什麼國際觀,就像是沒有塔位還來賣你靈骨塔一樣──徹頭徹尾就是騙子,應該要被警察抓起來關。

作者為《報呱》政治評論專欄作家。出身於法律訓練,興趣為社會學、政治學研究。為堅定支持台獨的生理女性。

留言評論
蕭良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