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人無怨人有」的世界──防疫戰裡的小丑們

蔡亦竹

先是吵口罩,說口罩不捐給中國就是臭流氓。然後吵蓋牌,結果之前一年半也沒聽說到處有人暴斃。接著吵說AZ疫苗會打死人,然後疫情升溫了改口說沒疫苗會死人,然後疫苗就從美日大批進來了。現在繼續迴圈說AZ疫苗會打死老人,然後新增的練肖話說法是這樣台灣是美日的乞丐,是美國的小弟要跟人家拿安家費—-在歷經一年多的防疫戰裡,台灣比較正常的人,應該都會百思不解這種破幹思維是怎麼來的。

圖片來源:蕭瑩燈作圖

很簡單,大清奴才思想病毒

台灣有一群二百五很奇怪,明明人生最認真的時候就是當學生時死背那些教科書參考書和模擬考考題──甚至連當學生時都沒有認真過,卻在出社會之後看了幾部清裝宮廷劇就突然自覺像雍正乾隆的雄才大略,開始在自己能力範圍裡玩一些電視小說裡看來的權謀術數了。老實說這種病狀,對我來說比之前提到的台灣政壇日本戰國梗還看了更痛苦。

大家都知道,大清皇室的家教在歷代中國統治政體裡是數一數二的優秀,人家在當皇帝時都接受過紮實的帝王學教育。再配合上雍正等人工作狂的個人特質,這才有許多精采無比的政治角力戲碼和人情機微讓後人回味。台灣人有個講法,就是要坐大位要有那個命。這乍聽之下好像充滿奴性思想,但是仔細玩味,就會發現裡面有個人生智慧。那就是要知道自己能夠登上高位,有時候是時勢和機緣所至,不要凡事都膨脹到都是因為自己天縱英明。坐上大位,很好。但如果凡事都想到自己,別人、尤其是和你對立的人都是有問題的,那你就很容易讓自己越來越醜惡、越來越被人看破手腳。

這次防疫戰裡哪些貨色有這些毛病,相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

魯迅筆下的阿Q,會有「精神勝利法」和種種的扭曲習性,其實都來自於同一個中華文化裡的惡質元素,那就是無法接受人和人之間有平等和自重、互相尊重的關係,永遠都要有高下、都要有主奴之分。於是過去因為中國沒錢,就「阿六仔」啦「大陸妹」啦看他們超級沒點。現在中國肥起來了,馬上就台灣跟不上他們啦、大國崛起啦、台灣都井蛙啦。因為人和人無法平等相處一定要分個高低,所以台灣作為一個國家和中國平等相對這種事,對他們而言大概比統計熱力學還難懂。

這種奴才思想病毒,在台語裡叫做「笑人無怨人有」。當他們不在高位的時候,就會每天在那邊餓飽吵永遠不滿足,為什麼別人都有疫苗我們沒有馬上有。但是當覺得自己在優位時,就整個奧客嘴臉出現,然後當個市長面對疫情時會對市民講「抓來打疫苗」跟「沒事不要給我出門」這種話,跟那種花個幾十塊就以為自己天皇老子的德性一模一樣。

因為沒有辦法理解對等和互相尊重加上笑人無怨人有,所以當之前台灣全力確保口罩這種戰略物資,後來還有餘力送給友邦的時候,這些人冷嘲熱諷而且對沒有送給中國這件事大為跳腳。為什麼?因為笑人無的他們覺得接受我們口罩的國家們就等於拿人手短的奴才,沒有立刻跪恩或是馬上承認台灣國家地位簡直該死。但是又不能罵外國怕被罵台巴子,於是那當然就是送口罩的台灣政府是凱子了。

然後日本送疫苗來了,美國送疫苗來了。照他們的思維要送東西給人家的一定是想當主子有所圖的,所以我們台灣接受的話就是奴才,日本一定是要強迫我們吃核食,美國一定是要賣我們兩光軍售的。所以噁心貨色說我們收疫苗就是乞丐,自大妄想者說這是老大給小弟安家費──明明前幾天這些貨色還一副沒馬上疫苗三千萬店對店超商取貨就他家全家快死光的嘴臉。

有時候真覺得民主社會的最大壞處,就是得和這些人格嚴重破損的貨色一樣一人一票

國際社會很現實,所謂的外交都是以自國的利益為出發點沒錯。但是如果要用這些奴才思想病毒的思維解釋的話,那他們每天去上班也是出門去當老板的奴才去換生活費的。用自己的專業換取應得的報酬這種正常思考,不成立於這些優勢時就跟河豚一樣膨脹,劣勢時就變成能躲就躲四處放屁的臭鼬們。這些我們在職場上也常遇到、當上司時什麼都不會但是會丟你病歷摔你資料,當員工時就東躲西閃的人種,只有在對他起屁臉、真的要給他好看的時候,他才會認定你是主子、開始聽得懂人話。如果你把他當成一個獨立個體、希望他能自重並且尊重別人的時候,他只會把你當成是凱子王八蛋。

這樣是不是很多疑問都解開了?對這些正統阿Q傳人來講,如果你想要跟他平等相處,那他馬上就會覺得自己有機會成為你的主子,開始想要佔你便宜。相反地如果你比他優勢時,他就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變成奴才。如果你夠凶,他就對你俯首貼耳。如果你文明,他就開始餓飽吵想辦法搞你。這就是為什麼一群人明明處在民主自由的台灣社會,卻動不動就「綠共」、「民進黨獨裁」,因為他知道民進黨根本不會把他抓起來捏頭挫尾。

遇到真的會把他怎麼樣的中國共產黨,立刻泰瑞莎修女上身人間皆博愛。在那邊台灣疫苗乞丐然後虧洨虧鼻的,還是乖乖到AIT粉專留言謝謝美國因為他們也知道美國不是吃素的。在遵守民主遊戲規則的台灣都會失言都會亂講話,但是見暴發戶土匪國家的芝麻綠豆小官時就連穿著都瞬間得體了起來。這些事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認定了對方是有實力的、是很凶的,自己在他們面對只配當奴才。

封建吃人社會殘渣莫過於此

說到奴才這個名詞,就不得不提到某些二百五最愛拿來當人生典範的大清故事了。湖廣總督楊宗仁某日上折子給雍正,署名自稱奴才。結果雍正用紅筆把奴才兩字畫掉,加上了「稱臣得體」四個字。意思是奴才是他們旗人才有資格對自己的主人這樣自稱,漢族這種外人稱臣就可以了。真的奉勸在台灣因為時勢而爬上高位的諸位、尤其是某直轄市的市長,真的不必每天講話在那邊耍狠把自己當主子、別人都是你奴才了,有素質的台灣人沒在信你那一套。至於那些笑人無怨人有、天天想當暴發戶土豪國奴才覺得可以分一杯羹的,真的不必為了唱衰台灣就在那邊送花籃啦造謠啦講幹話啦演到一點當人的格調都沒了,真的沒用的。

因為就算你把台灣敗光中國還是當你外人連當奴才都沒資格啦。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