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這個舞台

黎時潮
1.1k 人閱讀

在台灣,只要牽扯到媒體,事情一定會從糟糕變成難以理解。比如說,騙局揭穿前,台灣某家媒體每天必然引用報導印度騙童阿南德,只因這騙徒屢屢預言台灣會發生大災難;多數台灣人無法理解這家媒體的心態,他們是多希望台灣倒楣啊?或者說,這就是他們背後大老闆的期待?

媒體亂象仍未到底

再看看每天防疫記者會的媒體提問,往往讓人感嘆現在台灣記者整體水準之低落!受到媒體鼓動,前陣子台灣的快篩搶購亂像歷歷在目;受到各種報導影響,搶購者大概誤以為快篩具有防護力吧?卻沒想過,這是把驗孕棒當成保險套了。於是有人一日快篩四次(所以哪裡缺貨了?),仍然兩條線。(此處並未影射任何立委,望周知。)

前兩天台灣民意基金會發布的六都防疫民調,又是另一個例子。

此機構的民調結果常常相當奇葩(絕對比博恩好笑),尤其最後的圖表上超越知識與常識的折線圖運用,嘆為觀止之餘,不得不承認主事者絕對是折線圖大師!

然而,這次民調最後的整體圖,居然使用長條而非折線!這一舉動讓台灣人見證了該機構從零到一的躍遷,可記入史冊啊。民調的內容,更再次證明在台灣「確診者人數和支持度成正比」定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民調第一的侯市長,在其主政下,新北市長期霸占確診者人數鰲頭,支持度卻居高不下。更可怪的是,他上任以來,在媒體上可謂百毒不侵,鮮少看見負面報導。對媒體來說,對某位政客友善,可能出於立場;但如果絕大多數媒體對同一人友善,很難讓人不想到財務因素吧?

不過侯市長實在也有不得不為的苦衷。

侯友宜在黨國體制內限制大

從國民黨長期以來的恩庇侍從體制來看,朱立倫主席是侯市長的舉主,只要朱還在,侯就必須排在朱後,否則根本沒有大義名分,更別說得到支持了。因此,如果侯還想往上一步,就必須想法製造聲勢,逼得朱自己退讓。侯市長對媒體著力甚深,就是為了盡可能養出足夠聲望,讓國民黨支持者都認為「公不出奈天下何」,他才好順勢而出。

但侯市長可能沒想過,以國民黨的宅門血統看,朱只能算家生子,韓國瑜的血統身分都比朱更接近嫡支大宗。而侯本人在這體系中,也只是家生子透過牙行買的粗使外男;這等身分居然妄圖家產,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侯真的有意大位,各種勾心鬥角的好戲可期;只要國民黨體質沒變,且已有庶子成人的情勢下,侯市長的勝算極低。因此,此處奉勸侯市長,還是沉下心思認真市政吧。

民調第二的台北市柯市長,這幾天因確診不得不在家隔離。或許,這兩天台北確診人數大幅降低,排名往往落到四五左右,難道是因為市長不在,市政回歸正常?

小人得志的柯文哲

柯市長這些年的表現,大致上就是「小人得志」的具體呈現。

從友邦贈禮的破銅爛鐵論,到各種場合的服儀亂整,再到各種各樣歧視、無教養發言,柯市長絕對會在台灣政治史留下專章,用來深入討論台灣、特別是台北人的集體組織病症。

從疫情起始,柯市長就開始模仿紐約州長古莫,不斷和指揮中心對槓,目的只是為了拉抬自己的聲量,維繫TMD的支持度與他謀圖大位的可能性。

幸好兩年多來,指揮中心雖有小錯,但整體來說極為成功,讓台灣於逆境中,可以維持較正常的生活與經濟發展。正因此,柯市長的動作,才完全小丑化。

對藍白黃紅四方勢力來說,陳時中部長就像是要害上的一根刺,不拔、是慢性自殺,拔了、更可能立刻斃命。於是,對陳部長的態度就很矛盾,部分人恨不得他死(槍斃說),另一部分人則更擔心他離開位置去競選。最好的策略當然是,讓台灣的防疫失敗、社會大亂,陳部長名譽掃地、黯然下台。

所以侯、柯兩位市長對防疫的放爛行為,背後的想法就昭然若揭了。於是在防疫大賽收尾時,雙北市、媒體等等,對指揮中心的攻擊,可說陷入瘋狂了。

雖然,對於每一位因武漢肺炎死亡的個案家庭來說,可能都是無可彌補的遺憾與傷痛;但若放在國家整體層面,這就只會變成統計數字。說起來很冷血、很殘酷,但國家體制就是這樣運作的,指揮中心也只能關注這個層面。

聽專業,莫輕信媒體與政客

所以只看輕症與無症狀比率高達99.77%,就知道面對這波疫情,台灣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只要持續提高疫苗覆蓋率,大家持續注意衛生習慣,逐漸解除限制回到正常生活,指日可待。

然而,媒體與別有心思的政客們,在這時只好孤注一擲,全力放大單一個案的聲音,或扭曲指揮中心的意見,試圖利用民眾的恐慌心理,擊潰對指揮中心的信任。

對台灣人來說,保持好自己的習慣,信任專業意見(不要相信精神科醫師的防疫看法啦),不要亂吃藥,台灣遲早會像現在的瑞士,生活重回正軌,沒有限制。

「世界是個大舞台,所有男男女女不過是演員。有上台的機會,也有該下台的時刻。」莎翁喜劇《皆大歡喜》這麼說,只可惜,台灣的政客往往只想上台,卻不願下台,直到名譽盡喪。

沒關係,只剩兩百一十天。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黎時潮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