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富的媽祖文化祭──由白沙屯進香談起

蔡亦竹
940 人閱讀

在大甲的「三月痟媽祖」之前,白沙屯媽祖的割香之旅又如同往年般地掀起一波全台熱潮。被暱稱為「粉紅超跑」的白沙屯媽祖神轎,前往北港朝天宮的路途間據說全憑神意而沒有固定路線,更非轎夫們可以人為操作的。在近年網路的威力下許多抱著各種人生難題、或是單純想恭迎神威讓生活更加順利的信徒們,都會在沿途祈求媽祖停駕,希望這位在台灣民間最受信仰的女神可以慈悲地聆聽自己的心願。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隨時有故事可講的白沙屯媽祖

也因為這樣,每年我們都可以在網路上聽到許多神蹟和感動小故事,當然也包括了黑心廠商跟另一間大廟要恭迎聖駕,結果粉紅超跑當場打槍掉頭就走的大快人心新聞。其實也不只如此啦,過去也有好幾次「社會風格」強烈的兄弟朋友們在那邊軟硬兼施想要神轎進來給自己公司壯個聲勢,但是林女士完全沒有在神經當場給兄弟們難看的趣事。不過一向好評不斷的白沙屯林女士,這次卻因為某個停駕地點而開始有人在罵她了。

因為林女士在斗六的國軍炮兵營區前停了下來,還接受指揮官的台語祈祝,最後還跟開心的官兵信徒們比YA大合照。

罵林女士的網民們,理由是「宗教活動不該介入軍隊」,甚至還有人說這是「鼓勵迷信活動」。但是很奇怪的是中華民國好像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定如果參加國軍就不能有宗教信仰,然後粉紅超跑進了雲林縣政府,縣長帶頭說「希望媽祖讓縣民脫離貧窮」這種讓人覺得那要不要乾脆選媽祖當縣長的話,好像也沒聽到同一群人有出來說什麼。甚至還有人說白沙屯媽祖的拱天宮是「綠營刻意培養出來的」,真的是不知置雲林縣朝天宮的北港媽於何地。

當然啦,台灣沒有國教,所以我們不會在總統就職的時候像英王登基一樣大喊「GOD SAVE THE KING」。但是只要當過兵的就知道,軍中許多舊習慣才讓人覺得營區裡才是迷信的大本營,什麼連旗要拜啦倒了一定會死人啦、值星帶不能背進廁所啦、甚至什麼以前軍帽上的黨徽可以鎮邪啦,以前藝人都可以靠出「軍中鬼話」這種書大賺其錢了。有服過兵役的朋友就知道,運氣有時候真的決定我們能不能平安當完兵。所以別的地方我不知道,軍隊裡「寧可信其有」的想法,大概在台灣只會比作偏門的少一點。

台灣人對宗教是包容廣被

而且今天是台灣最大宗民間信仰的女神大駕光臨,說真的今天就算是身為法華行者的我當指揮官,我也是充滿敬意地去歡迎聖駕啦!白沙屯媽祖又不是進去營區作法還是出駕扶鸞,而且營區前停駕看起來也沒有影響部隊正常操課作息,只是因為官兵們喊著「美麗家園由我守護」,然後也是台灣子弟的官兵們看到自己信奉的媽祖婆停在自己營區前喜極而泣,指揮官用平常拜神的台語念祝禱文,讓生在台灣、長在台灣的我們不分宗教信仰,都覺得神庥廣被於保家衛國的台灣子弟部隊。這應該才是讓那些有心人士可以在那邊作文章在那邊臭的最大理由啦。不過這次的操作似乎失敗,整個台灣在這方面還是比較挺林女士的。

「遶境」與「進香」有著不同的況味

作為台中后里后義宮前廟公的孫子,我對這個風波是很有感覺的。因為相於對大甲媽祖的「遶境」,白沙屯媽祖的「進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遶境」是神明聖駕巡訪自己的信仰領域,簡單講就像縣市長巡視自己的所轄範圍一樣。而白沙屯的進香雖然現在已經因為雙方管理層和廟本身互給面子和種種社會事的原因,讓台語稱為「割香」、原本有點朝聖祖廟感覺的活動,現在讓大家覺得好像是白沙屯媽祖到雲林找北港媽見面的女子會(?),但是其實大甲媽的遶境是比較有一方之霸的霸氣的。

呃,我不是說廟方董事會的那種霸氣(笑)。

特別提到自己后里后義宮爬神明桌下長大的背景,是因為自己小時候最期待的旅遊活動,就是和阿媽和村裡老人們一起去參加北港進香團。雖然和新港間有「誰才是台灣最具代表性媽祖」的爭議,而且這個爭議還因為顏思齊登陸地點的歷史論爭而讓鹿耳門地區的聖母廟也加入了「誰才是開台媽祖」的亂鬥,但是在我小時候,「北港媽是台灣最有代表性的媽祖」這件事是沒什麼爭議的。

所以我長大的后里雖然就在大甲隔壁認真一點走路就能到的距離,但是后義宮的媽祖是從北港分靈來的,我小時候后里的媽祖也毫無疑義的到北港割香,也只聽說隔壁大甲有間很大的媽祖廟,但完全沒有大甲在我們之上的概念。甚至過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大甲媽也是到北港那間去進香的。所以這次白沙屯媽祖在營區前面接受官兵歡迎就在那邊不爽的朋友們,或是大聲叫好然後diss被白沙屯媽祖打槍的大甲媽顏家的朋友們,大家都不應該說出「白沙屯媽祖是綠營刻意扶植的人工信仰」,或是覺得大甲媽的權威是瀝青跟消波塊打造出來的這種話。

媽祖染色都只是人的問題

因為真的信仰是神明的事,但同時也跟人的社會事息息相關。如果因為政治傾向,就覺得好像洗臉自己很多次的白沙屯媽祖拱天宮「是綠的」,那真的別忘了白沙屯媽祖進香的目的地是北港,朝天宮的蔡董雖然和蔡英文個人關係不錯,但他也曾經被無黨團結聯盟提名不分區第二名,而該黨的榮譽主席就是鎮瀾宮的顏董。

另一方面,因為另一種政治傾向而看不起大甲媽的朋友們,也別忘了鎮瀾宮為了主張自己在台灣的主體性,在1987年重開了據說在過去清代每12年就舉行一次的前往中國湄洲謁祖活動。從此之後大甲媽就沒有了在台灣向其他媽祖廟「進香」的必要,也就是某種程度上把自己和北港、新港或是不同系統的台南聖母廟列為同級地位。

「交陪境」穿透不同系統的廟宇

而且雖然位於大甲旁邊,卻明顯屬於北港朝天宮系統的我父祖之地后義宮,其實日後也發現大甲媽在遶境時,也開始停駕於該廟,然後顏董出來跟后義宮的主委大人們合照「握一支」了。沒錯,大甲媽有今天的影響力和權威,真的是經營出來的。在台灣的廟宇有所謂的「交陪境」的概念,也就是廟跟廟之間可能因為祭祀同一主神或是其他典故,而彼此交好交流,會在各自神明生的時候出陣頭去支援讓祭典變得更熱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台灣看到某一家廟廟會的時候,會有那麼多來自其他廟宇的陣頭出現的理由。

就像上述所提的,鎮瀾宮可以進到不同系統的后義宮進行交流,當然也是因為這種「人」的努力才有辦法達成。而這種廟跟廟之間的人際網路錯綜複雜,如果有辦法融會貫通的話當然會在選舉的時候成為可觀的票田。但是要去打通這些關節,免不了就是與地方頭人和有力人士間的社會事了。所以有時候我聽到綠營人士說顏家是「假藉媽祖威名才橫行地方」這個說法,其實是有點哭笑不得的。因為如果真的說到底,顏家根本就是台中海線人而鎮瀾宮是在大甲,當初還是因為鎮瀾宮兩派人馬鬥得難分難解,後來才拜託顏先生進來調解,結果調解到後來變成董事長這樣的。

白沙屯近年的爆紅和網路文化息息相關

另一方面,白沙屯進香活動也是歷史悠久。至於為什麼會在近幾年爆紅,當然就是因為上述的網路文化興起之後,讓這個路線隨性、隨時可能發生感動和爆笑事蹟(?)的進香活動得以讓大眾更加了解。而且正因為粉紅超跑的隨性,所以讓參與的信徒們一旦接受到媽祖垂青時,那種「神明幫忙」感更無限增幅,而且這些故事對記者朋友們來說,又是超好寫而且有標題價值的。

就連我上個週末要去洗車,本來擔心假日很難排到的洗車店,都說「今天很空啊因為大家都去白沙屯了」,可見阿弟仔們跟兄弟朋友們的捧場程度了。就這點來講,因為去了個營區就讓藍白朋友們不爽說「因為拱天宮是綠」的這頂大帽子,就算是要戴在媽祖頭上也有點太大頂了。不管是大甲媽或是白沙屯,就身為民俗學者的我而言,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用多欣賞台灣民俗和民間信仰之美的角度去看。不管是撫慰人心或是單純「看鬧熱」的參加廟會祭典,只要放下這些政治雜念的話,你會發現一個不變的真理。

就是在拜神明的時候,台灣人還是真的蠻可愛的。

作者為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科日本研究碩士,同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科文學博士。專攻民俗學。現職為實踐大學應用日文系助理教授。在學術和政治、實務和夢想間漂流,留學日本現居台南。人生的信條是「既生於世,豈不遊哉」。著有《表裏日本》、《風雲京都》、《圖解日本人論:日本文化的村落性格解析》、《蔡桑文化塾:從娛樂出發的日本史》、《日本宗教文化論》等書。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