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打算帶中國往哪裡去?

李福鐘
773 人閱讀

中共二十大閉幕當天(10月22日)的這一幕,震驚了全世界。坐在習近平身旁的前總書記胡錦濤,被剛從會場外魚貫進入議事廳的外國媒體目擊口中唸唸有詞、表情不悅。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習近平,此時竟閃過一絲不耐煩的神情。

架走胡錦濤那一幕太驚悚

接下來的劇情超級勁爆,據信是習近平隨扈的口罩男,從身後伸手打算架走胡錦濤,後者明顯抗拒,一旁的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似乎想幫忙勸離胡錦濤,卻被左手邊王滬寧示意制止。王滬寧不愧是過去十年來主管宣傳與意識形態的習近平頭號國師,此時國外媒體已在旁聽席就位,不止一部攝影機緊盯主席臺發生的這一幕,場面如果失控,官媒事後更難自圓其說。

明顯手足無措的栗戰書,荒忙間竟掏出手帕往臉上擦汗。栗戰書長期是習近平的政治跟班,五年前獲恩賜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臨退休前竟因手帕擦汗這一小動作,洩露了習、胡間明確出現的不愉快。試想,如果真如官媒所說,胡錦濤純粹是身體不舒服,那麼栗戰書又何必緊張到需要掏手帕擦汗?

看過胡錦濤脫稿演出的驚世一幕,接下來二十屆一中全會選舉七名政治局常委,共青團整個被「團滅」,也就不足為奇了。10月23日上午中共新一屆中央委員會議選舉未來五年中南海權力核心,七名常委清一色是習家軍人馬。過去兩年來在上海強力執行清零政策的市委書記李強,一躍成為排名第二的正國級官員,預告明年三月將接掌國務院總理。

在上海因暴力清零搞得怨聲載道的李強,不僅不受問責,反而一舉超越所有人,成為下一任總理的篤定人選。從這樣的人事安排,完全可以看出習近平「用人唯親、聽話優先」的領導作風。這樣子的中共最高領導人,完全憑藉個人意志統治十四億人口,身邊只剩唯唯諾諾的佞臣,擁有九千萬黨員的黨機器──或許胡錦濤成為唯一例外──竟無一人敢表達不同意見。龔自珍描述的「萬馬齊喑」,都遠不足以形容目前發生在北京的情景。這樣的習近平,到底會將中國帶往哪裡去?

習近平為求安全犧牲經濟

首先是經濟難題。毫無疑問,按照世界銀行的統計數字,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20年GDP規模來到14.72兆美元,落後於美國的20.9兆美元。然而若按照實質購買力推算,中國應該早已躍居全球第一。從最近兩年習近平對疫情封控與經濟成長兩者的政策衡量來看,他最在乎的顯然是秩序,而不是衝高經濟成長率。在去年(2021)11月由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黨的百年歷史經驗決議》講得非常清楚:

「黨中央提出,我國經濟發展……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不能簡單以生產總值增長率論英雄。」

藉由中央委員會通過的《決議》替習近平背書,未來習政權不必再像胡溫時代必須斤斤計較於「保八」、「保七」之類的成長掛帥路線。但究竟準備轉換成什麼樣的「高質量發展」模式?事實上所有官方文件都說不清楚,只是充斥大量詰屈聱牙的八股套話。像《關於黨的百年歷史經驗決議》底下的這一段話:「必須實現創新成為第一動力、協調成為内生特點、綠色成為普遍形態、開放成為必由之路、共享成為根本目的的高質量發展,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坦白說,這樣子的政策宣示,令人看不懂文字裡賣的是什麼藥。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就是1990年代以來各級地方政府拼全力招商引資、圈地開發的榮景,看起來已成明日黃花。現今習近平搞的是強化中央治理能力,外加反腐打貪。從習近平在二十大政治報告裡特別強調的:「毫不動摇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可以斷言未來「國進民退」的速度還會進一步加快。

在這種思維下的「習經濟」,計畫性將遠大於自由市場。過去三十年包括台商在內的全球資本,在中國吃香喝辣的好日子眼看所剩不多。1950年代中國共產黨曾經使用「公私合營」口號在一夕間充公所有私營企業,70年後習近平換另一種名目逐步削弱及兼併私營企業和外資企業,已有不少台商嚐到苦頭。

大眾文化的管制必然更嚴格

如果連經濟政策都可以搞中央集權,那麼在大眾文化、影視娛樂方面的治理整頓,也就不足為奇。中國影視市場的規模,在過去三十年突飛猛進是事實,但是百花齊放的好光景正日益暗淡。近兩年所謂「反劣跡藝人」事件已造成多位大牌明星從媒體前消失。然而中共中宣部管控的範圍決不止於道德檢查,未來將更進一步縮小創作自由,影視作品必須自發性「姓黨」,自我審查先行。今年9月發生的一起「下架」事件是在柏林影展備受好評的電影《隱入塵烟》,只因為未正面歌誦習近平的「脫貧」成績,反而不小心洩漏了甘肅底層農民的生計慘況,在票房逐步攀升至1億人民幣的時間點終於被盯上,硬生生從院線及串流平台下架。

《隱入塵烟》事實上是一齣愛情故事,跟政治八竿子打不著。如果按照目前的審查標準,1990年代的《秋菊打官司》和2003年的《盲井》大概都只能禁映。習近平「新時代」的創作空間,正迅速萎縮。

如此說來,習近平治下唯一獲得長足發展的部門,大概只剩解放軍。即使2020年中國經濟成長因疫情影響只剩2.2%,但隔年解放軍還是獲得1兆3550多億元人民幣的預算,增長6.8%。今年解放軍年度預算來到1兆4700多億,年增長7.1%。簡單講,習近平把他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重點押寶在軍力展現上,尤其從2017年他第二任總書記以來,連續下水山東艦與福建艦兩艘航母,更讓中國小粉紅們集體亢奮。

看來習近平對於政策好壞的判斷,明顯異於常人。民生經濟表現如何不重要,無窮無盡的核酸檢測正可以展現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軍力展示才能夠滿足其虛榮心。而一切的個人自由、文藝創作、信仰與宗教、頹廢與躺平,在他看來都可能是對其權力的挑戰,或甚至是對其無知的嘲諷。因此只有繼續牢牢掌握權力,才能將所有看不順眼、不容於其意識形態的人事物,從這個國家徹底剷除。為了達成這一目的,習近平出於個人好惡直接改變了接班制度,讓自己實質上成了終身獨裁者,凌駕黨和國家之上。就這一點來說,他復辟了毛澤東時代權力由個人壟斷的體制,鄧小平在1980年代所訂下的集體領導黨規,被徹底抛棄。

向北韓看齊的中國,對台威脅更烈

因此,未來的5年、10年,一人獨裁下的習近平政權,究竟會將中國帶往哪裡去?就內政與社會面而言,中國會愈來愈向北韓靠攏,政治權力定於一尊、社會文化趨同一元,電視台主播一個個向李春姬看齊。而在軍事、外交場域,習近平的夢想是再現二十一世紀的新蘇聯帝國,在南海、東海確立霸權,同時進一步與美國爭奪西太平洋主導權。在後續中國的軍事擴張過程中,台灣自然首當其衝。未來10年的台灣海峽,勢必密佈烏雲。

當然,這樣的情勢預估仍然存在變數,尤其是習近平的野心,必須以中國國內穩定作為後盾。未來10年中國的經濟與社會狀況,真的能夠支撐習近平的偉大復興中國夢嗎?瘋狂的清零政策打算持續到何年何月?經濟下滑與失業率飆升會否引發政治動盪? 由此來說,臺灣與全世界終結習式惡夢的唯一關鍵,除了他個人身體健康狀況之外,就是鄧小平改革開放40年所積攢下來的本錢,能讓習近平揮霍多久?關於這個問題,目前恐怕還沒有簡單的答案。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