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二十大報告看未來習近平對外路線

賴怡忠
1.1k 人閱讀

今年各界都在關注中共第二十屆代表大會,不僅包括習近平的連三任狀況,也想要探究中國未來的可能路線,特別是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與俄羅斯決策文化相當類似,與俄羅斯結合無止境合作的中國,未來會做什麼事,更是引人注目。

更特別的是,在中共二十大開會前四天,美國拜登政府公布了其「國家安全戰略」,直指中國是美國首要的全球戰略競爭對手,還說相較下俄羅斯最多就是個區域秩序的破壞者,但其能力與中國相去甚遠。這些發展更使人關注中國的可能回應。因此大家對中共於二十大期間的發言,特別是習近平親自宣讀的政治報告,自然投注更多關注。

從政治報告全文看來,在習近平連三任的情形下,未來中國對外行為應該不會與過去五年有太多差異,換言之,戰狼外交態度會持續,對美競爭,對區域採壓力政策的作為也不會改變,也可以合理預期中國對台灣的高強度軍事施壓不僅不會減縮,還可能會加大力道。由於預期中國未來的經濟動能會持續下探,社會問題會變得更嚴重,因此這些對外強硬動作是否代表中國會更傾向以對外冒險來轉移注意力,或是以此要求中國人民更應該團結在習家黨的全面統一領導下,也都值得關注。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吹捧自己過去政績,也嚴批先前主政者遺留之問題

這是篇明顯為習近平連任鋪路的政治報告,一開始先提到過去五年政績以及過去十年在習近平主政下的成就。但除此以外,還痛陳習近平在上台時所遭遇的重大問題,強調即使改革開放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取得巨大成就,但是也有長期累積及新出現的突出矛盾和問題亟待解決,黨內存在不少對黨的領導認識模糊,行動乏力問題,領導弱化、虛化、淡化問題。也說黨員與幹部對政治信仰產生動搖等。以如此篇幅計算這些習近平剛上台時的問題,固然是強調習近平這十年來在黨內嚴厲清算異己的必要性與正當性,但也有意以此貶低先前的領導幹部,特別是當年團派當家的領袖胡錦濤、溫家寶等。證諸之後李克強、汪洋被下台,以及胡春華連政治局委員都無法連任等待遇,似乎在某種程度顯示這些文字與之後人事布局的關係。

除此以外,全篇報告極為強調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與共產黨領導,對思想領導的要求與全面統制的堅持極為強烈,予人鮮明意識形態掛帥的印象。與十九大政治報告相比,如果說五年前的政治報告是「捍衛」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共產黨中的地位,想要滌除當年外界「中國共產黨是個沒有馬列主義政黨」的印象,這篇二十大政治報告是向外界明白主張中國共產黨就是個堅持馬列主義領導的政黨(馬克思主義是我國立黨立國、興黨興國的根本指導思想),且深信馬克斯主義的優越性,也不認同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的主張,強調中共統治發展出的中國特色馬克思列寧主義已建立出不同價值的統治體制。意即外界認為中共會因經濟發展而自由化、民主化的期待可以休矣。

動態清零會持續,社會維穩是重中之重

政治報告另一個旗幟鮮明的主軸是「安全」,強調「維護國家安全是民族復興的根基,社會穩定是國家強盛的前提」。主張在其主張的「總體安全觀」下堅決不懈的貫徹安全要求。

在這個主張下,加上一開始對動態清零政策的正面評價,看來這個飽受國內外抨擊的政策應該會持續,也象徵習近平安全為主,經濟為輔路線是會被牢牢遵守。

堅持雙循環經濟發展政策,市場重要性次於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

報告中提到要將「內需戰略深化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增強國內大循環內升動力和可靠性,提升國際循環質量和水平」。也提到「著力提升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和安全水平」。顯示2020年時提出以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經濟發展戰略,將會是指導中國的未來經濟戰略。

除此以外,在經濟體制上,提出要「鞏固發展公有制經濟,對非公有制經濟則是鼓勵、支持與引導」,並說市場「在資源配置有決定性作用」。這個公有經濟為先(國營企業),非公有經濟(私人企業)為輔,市場主要是在資源配置上扮演角色的三分法,過去雖然有些端倪,但未來應該會預期這是習大大的經濟策略想像。這除了代表中國與市場經濟的距離會越離越遠外,也代表外部資本對中國重要性的持續降低。

一帶一路未被強調,以全球發展倡議取代

十九大曾進入黨章的「一帶一路」,此次的政治報告只有在回顧過去的成就有被提到,但在未來的經濟戰略或是對外作為等,都沒有被放在其中。相反的,此次政治報告將「全球發展倡議」(Global Development Initiative),與「全球安全倡議」(Global Security Initiative)置入。前者似乎暗示中國正透過提出新的全球發展策略來取代已經欲振乏力,信用幾乎破產的「一帶一路」作為。而後者則是在今年美國提出印太戰略以及俄烏戰爭發生後,習近平於四月的「博鰲論壇」首先提出,作為面對包括美中進入全競爭關係以及全球安全新局勢的綜合對應。

不再追求新型大國關係,但提出新型國際關係與全球安全倡議

政治報告有關外交部分,固然還是延續先大國關係,其次是周邊關係,接著是發展中國家關係的處理位階。在雙邊與多邊關係上,也是先雙邊後多邊的順序,但對大國關係的處理不再提到「建構新型大國關係」這個過去由習近平自己主動提出希望重塑中美關係的主張,而是直接提到新型國際關係。

很重要的是,對於這個新型國際關係的支撐倡議,是以「全球發展倡議」以及「全球安全倡議」為工具。「全球發展倡議」是在2021年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提出,當時並獲聯合國秘書長的稱讚與背書,而在今年四月也是由習近平個人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議」,就是針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的系列國際局勢變化的習式回答。當時這個「全球安全倡議」被認為是中國依舊支持普丁認為是北約主動挑起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主張,沒出現對俄羅斯不予支持的習近平政治表態。現在將「全球發展倡議」與「全球安全倡議」放入政治報告中,顯示未來習主政下的中國,還是會延續挺俄路線,並把美國、北約、歐盟、日澳等國視為敵手。

持續攻擊既有國際秩序,宣稱中國方案對既有體系的替代性

由於這些作為是在「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標題之下,而「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在2018年對聯合國未來發展路線提出的主張,顯示未來幾年中國的外交還是會有極高的外向性,不是重點維持雙邊與多邊關係的順暢與平穩,而更像是會對現有國際情勢提出中國式的應對方案,建構一個有別於既有體系的新系統,還包括中國會參與全球安全規則的「制定」等,並會更大利用其既有在聯合國等其他組織的內部優勢,利用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合會、金磚五國峰會、上海合作組織等為其工具以遂行其目標。

高舉促統為對台主軸,統一台灣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前提

對於國人最關心的對台政策上,這次對台內容雖然字數較過去報告少,而且不少內容都出現在「第三次歷史決議」、「對台政策白皮書」,2019年一月二日「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上的講話」,甚至是過去的政治報告等,有人因此認為這是個了無新意的東西。但這次政治報告的重點卻與過去相當不同。

整體來說這次政治報告對台的核心就是統一,而且要加速推動統一。所有的工作,包括兩岸對話等,都是緊緊圍繞這個統一的目標。

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上中,提到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是如何定義兩岸關係的,也提到「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雙方就可以展開對話,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不會存在障礙」。因此重點在於提出/提醒兩岸對話如何可能的政治前提。

但在二十大政治報告中,重點不在於提醒台灣必須承認什麼政治前提以便開展兩岸對話,而是在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的基礎上,中國自己會「推進同台灣各黨派、各界別、各階層人士就兩岸關係和國家統一進程開展廣泛深入協商」。因此重點不再是呼籲台灣應該承認什麼以便展開對話,而是這個對話重點就是針對與國家統一相關的話題展開,中國也不會那麼在意是否要與台灣政黨展開對話了。

「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總體方案」顯示習有意在下台前解決台灣問題

此外,這次也再度提到「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總體方案」這句話,顯示這個在去年六中全會出現的標題,已不再是個要被定義的宣示,而是已有內容與方針的政策。這個政策很可能是將過去習近平諸多其「個人」對台提出主張的綜整。

在同一段中,也再度提到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的主導權與主動權,顯示中國對台作為會更不受台灣內部政治情勢,甚至是美國與其他國家對台政策與作為的影響,而會是根據中國自己的期待與主張。證諸習近平雖主張兩岸心靈融合、心靈契合,但從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因此應預期會出現更多來自中國的單方面作為,即便這些作為不受台灣人民的歡迎,但以習近平對香港的高壓行動,對新疆發動關押百萬維吾爾人的集中營等行為來看,習更應該會一意孤行,除非是他遇到極大阻力而無法持續。

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個「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總體方略」與習近平個人是密切掛在一起的,加上今年八月十日提出的對台政策白皮書中,開始提到不少統一後的安排,以及近日開始出現中國外交部門對其他國家遊說在統一後這些國家的利益如何不會受到影響等作為來看,習近平應該是有意在下台前解決台灣問題,畢竟這個現在已經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方略,不再是對台的立場宣示作為。由於對習近平未來掌權的時間表並不清楚,因此西方分析家不少人認為習正在加速統一進程以改變台海現狀,以及為此有可能會提早對台動武的推論。

未來五年促統作為與台灣方案討論將層出不窮

不管是否中國未來五年就要對台使用武力,但這個政治報告起碼預示了未來五年一定會有更多對台施壓以及各種政治戰、心理戰、認知戰的作為,特別是灌注資源在國內各種支持與共產黨統一的團體以助其活動(堅定支持島內愛國統一力量)。此外,我們也要預期北京很可能會以各種名義陸續邀集台灣各界人士去中國討論「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以此對外昭示台灣支持統一的熱烈,並為其對台方案找到合理性基礎。在中國祭出大把鈔票與威嚇下,一定會有唯利是圖不惜賣台的不肖份子,或是心志意念不夠堅定者響應習近平的作為,對此我們要有應對的準備。

反干涉超越反台獨為對台動武之首要,顯示中國不畏懼對美開戰

在國人最關心的中國是否,以及何時會對台動武一事上,政治報告首次納入「不承諾放棄對台使用武力」這段曾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上的講話」的文字,還將其解釋為是針對反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份子及其分裂活動,為對台動武一事找理由。

雖然中共二十大政治報告提到「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統一的最佳方式,但「最佳」並不意味中國就一定會遵循這個方式。即便中國沒有明確提到「以武促統」,但政治報告會將用武一詞寫入,顯示中共對此方式的重視程度。因此這代表對台用武的機率不是降低,而是升高。

此外,以反干涉與反台獨活動為對台用武理由,一方面是在說明其對台用武的正當性,二方面也鋪排出不同的對台用武位階。特別是將反外部干涉放在反台獨之前,顯示中方的底線思維已經有所轉換,不再根據台灣是否出現台獨活動,而是根據台灣與外部的關係。意即很可能台灣什麼都沒做,中國依舊會對台灣發動攻擊,如同今年八月中國宣稱反對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來台,但其行動不是針對美國,而是直接施壓台灣並利用這個機會改變台海現狀的做法。

這也意味著過去所謂搞好兩岸關係就能維持台海穩定的主張,已經不再符合現實,以為台灣可以單方面順服中國以便求台海無事,這會是一廂情願與不切實際的看法。畢竟中國單方面把對台用武的門檻降低,也不會根據台灣的作為,而更會是依據中國/習近平自己隨情勢所變換的底線思維來決定。此外,將反干涉提到反台獨之前,也顯示中國意圖以此顯示不畏懼對美日等國開戰。預期來自中國的挑釁作為可能會更多也更激進,台灣對此須加速準備以應對未來可能的衝突。

從任何角度看,中共二十大政治報告基本上就是一份高度讚揚過去五到十年的習近平政績,並有意打破現狀以形塑新形勢的政治聲明。更無視於自身經濟動能遲緩,老化問題與社會矛盾加劇的結構性弱點,仍以綜合國力即將超越美國為主要基礎,這份報告顯示的是個自身實力已過巔峰但對此渾然未覺,基於過時估計而自信過度的中衰強權之狀況,是個很典型從峰值下降的衰落中強權之反應。

而從二十大中共新一波的權力改組來看,可說習近平大獲全勝,對外相對理性的團派被全滅,中國就會是個習家黨、習家軍、習家國務院的狀況。我們過去所看到一系列瘋狂泯滅人性的政策會持續,戰狼外交、對外強硬的作為肯定會較過去更為升高。

有人可能會說因為習近平掌握天下,無人可以挑戰他的權威,因此習近平無須擔憂政敵的挑戰,所以統一台灣的急迫感就不在了。但我們要知道是習近平在剛上台時主動提到兩岸政治分歧不能代代相傳,還在三年前直接將九二共識內涵修改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這些主動作為顯示習近平本身對統一是希望有進展與成果的,不是如胡錦濤期待勿因台獨出事,因此重點在反獨而已。特別現在當決策中央都是自己所提拔的人,因此無人敢在習近平面前陳述不同判斷,類似普丁做出進攻烏克蘭錯誤決策的狀況,幾乎一定會在習近平身上重演。只是不知道這會發生在台灣,或是在其他議題上。

對這種狀況,除了要讓習近平自己明確知道其作為會有很嚴重的後果外,別無他法。因此包括台灣、美國、日本以及其他國家,對習近平必須送出一致且清晰的訊號,並以實際的聯合強軍作為予以支撐。未來五年的挑戰會很艱鉅,有志帶領台灣的下一代領導者們,對此須有自覺與相應準備。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