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親中巨頭被國會鷹派鎖定

趙君朔
1.2K 人閱讀

由共和黨奪回多數的眾議院今年成立的美國中共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在3月初試啼聲,召開了幾場一般性主題的聽證會後略顯沉寂,接下來幾個月並沒有引起太大關注,直到上周該會通知金融界的兩大巨頭──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和提供金融分析工具的明晟(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正在對它們進行調查,此事引起了各大媒體的廣泛報導。進行調查的原因是這兩家公司的行為導致美國的資金流入60多家有國安,或是迫害人權有關的中共公司。

針對金融界兩巨頭作全面調查

該特別委員會在其推特帳號上舉了幾個它們覺得有問題,因為從那兩家金融巨頭獲得了美國資金注入的公司。例如和中共軍方合作收集外國人基因資料卻沒有獲得當事人同意的華大基因、奇虎360 的軟體,讓中共在新疆進行取締、鎮壓和監視維吾爾人;中興通訊提供中共進行間諜活動和建立全國監控體系的設備;位於新疆的合盛硅業使用了維吾爾人的強迫勞動,還有被列在美國保護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清單上,在幫解放軍製造戰鬥機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等。

該委員會發現貝萊德旗下的五支基金投入了4億2千9百多萬美金到諸如上述的公司。而明晟所編製的指數,被金融市場上一共有13兆多美元的資金當作投資的依據,只要明晟調高中共市場所佔的權重,美國的基金經理人便會自動調升投入中共市場的資金比重。

在接獲特別委員會的通知後,貝萊德發表一份聲明指出已經和特別員會接觸以了解其關切的重點為何,還說該公司客戶大部分對中國市場的投資是透過指數型基金,貝萊德只是提供這類投資中國市場工具的16家資產管理公司之一。明晟的聲明則是說它正在檢視特別委員會的調查內容,該公司之前曾說其編製指數的決定都是和全球性市場投資者討論過作出的。

但在特別委員會看來,即使這兩家金融巨頭並沒有直接涉入在它們投資名單上中共公司的營運,它們讓大量美國退休基金的資產投入這些中共公司的口袋扮演了關鍵的角色,讓很多美國人沒有意識到自己成了一堆違反美國利益的中共公司的金主。

而這次被點名的明晟在2018便曾被《華爾街日報》踢爆在中共壓力下,把一些中共公司的股票加入其廣受參考的新興市場指數之中,這自動增加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流入這些公司。至於貝萊德兩年前替一檔中國市場的共同基金募資時便引起投資人和反共色彩強烈的金融大鱷索羅斯的關注,索羅斯當時點出把錢投進中國公司會讓貝萊德的客戶遭受損失還會影響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除了在給兩家公司的公開信中要求他們清楚列出到底投了或是把哪些中共公司列入指數,還有公布在做這些決定前所做盡職調查的結果,其實該委員會這次具體的動作更大的戰略目標是,盡可能切斷流入影響美國國家安全,或是違反美國價值的中共公司的資金。

眾議員寫信給總統,拜登政府限制美國公司投資中共公司的法令不夠

因此除了瞄準業界兩家指標性公司發動調查外,特別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眾議員Mike Gallagher還直接在8月3日發公開信給拜登總統,信的重點在於提醒白宮即將公布限制美國私募基金和風投公司投資某類型中共公司的行政命令是不夠的。

美國中共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眾議員Mike Gallagher。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Gallapher這樣提醒是因為這些私募基金投資中共公司的規模在2000多億美金左右,但美國資金投入中共的公開交易市場購買股票和債權的金額達到了1.1兆多美元。所以他認為白宮對於投入公開市場的資金一樣要設立規範。而不論是公募或是私募的基金,第二個規範就是限制投入資金到:⑴國家安全領域相關;⑵有助於中國共產黨科技實力提升;⑶和中共執行的強迫勞動和種族屠殺這三方面有所牽扯的中共公司。

第三是除了國安疑慮,對外投資的規定要能保障投資人權益,要確保對中共公司進行盡職調查時的標準和美國公司受到檢驗的標準是一樣的。還要保障投資人不受可變權益實體(針對中共法律限制外國投資人某些行業而衍生出來的架構-投資人對於所投資機構雖擁有控制權,但並不擁有佔多數的投票權)這種特殊法律架構的風險所害。

⑷白宮訂立的規則對於投資人和被投資的公司要有確定性和可預測性,Gallagher呼籲拜登不要弄出一套繁冗、一個一個案子分別看待的審查程序,這對美國的公司會是不必要的負擔。此外,為了讓投資者能盡快適應並遵守這套對外投資規範,希望白宮能提供一個清晰又便捷的審查「快速通道」(runaway)。

⑸美國在帶頭訂立對外投資限制之餘,應該要事先和盟邦、夥伴協商並說服他們也跟進訂立對投資中共公司的類似限制。

Gallagher選擇此時對白宮喊話,是著眼於本周白宮便要正式發布限制美國資金投資中共半導體、人工智慧和量子計算等相關領域的行政命令,以防美國資金流入和解放軍有關的公司。行政命令中的具體內容很可能要求美國公司要投資這類公司時必須知會美國政府,而在某些情況下預定進行的投資是會被禁止的。

但這樣的規範方式比原先預定這套規範的官員所希望的效力弱,之所以如此的部分原因是白宮受到了美國公司和一些盟邦遊說的壓力。而Gallagher也應該是聽到了這些風聲才決定在這行政命令正式公布前,率先發公開信希望給白宮壓力在最後關頭做出更嚴的修正或是至少保留未來改進的空間。

美國盟邦未必會同步強硬對中

的確根據《金融時報》探訪後做的報導,日本政府官員便表示它們沒有計畫要設立類似審查日本公司對外投資的機制,理由是公司總有辦法鑽漏洞,例如透過在開曼群島設立的公司進行投資,避開限制。至於歐洲的領導人包括德國總理在6月的歐盟高峰會沒有對美國的這套方案提出異議,因為美國在和G7盟邦針對這套限制進行為期數月的協商時,比較嚴苛的條款已經得到相當程度的修正。

從上面對這個同時牽涉到國安/科技和金融面項議題的綜述便可看出下面幾個趨勢:⑴拜登政府的確在推進由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於四月底在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針對拜登政府的國際經濟政策發表演說時所提出的政策綱領之一:針對某些特定敏感領域,要在小小的花園裡築起高牆加以守護(Small Garden High Fence);⑵拜登政府在推出重大政策前,遵行其反覆宣揚的多邊主義,會和主要盟邦協商;⑶但為了尋求盟邦的共識,某些強硬、會有明顯效果的政策便會被犧牲掉;⑷拜登政府政策闕漏或是不足的部分,會由共和黨掌握的眾議院或是由參議院兩黨的對華鷹派議員想辦法推出法案或是採取行動來補強。

以美國資金不當地投入中共公司這議題為例,假設被特別委員會調查的兩家龍頭公司無法針對委員會提出的問題給出讓委員會滿意的答案,再來這兩家公司的負責人很可能就會接到主席Gallgher發出的傳票,傳喚他們到該會作證,在全美國觀眾面前接受兩黨二十多位眾議員的輪番嚴格拷問。

以國會強力監督拜登政府不能對中示弱

這樣針對敏感議題進行的聽證會如果效果良好,便能喚起美國大眾和主流媒體針對中共威脅,以及美國某些特定群體只追求利益、罔顧國家安全的自私舉措更多的關注,在接下來美國政治的話題以及共和黨即將展開的初選競爭中,中共威脅與下一任的美國政府如何有效應對,和之前選戰比,其重要性和關注便會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總的來說,拜登政府還是陷於一個有點艱難的處境中,它一方面要和中共避免衝突,不尋求經濟上的脫鉤還要增大雙方的貿易、投資,但是基於國家安全和美國利益所必需,又必須設下一定的防線。只是面對美國出招總是以強硬態度回擊的中共,拜登政府對於該如何面對反擊或是一直無法改變中共行為,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良好的應對方案,這就給了充斥對中鷹派的共和黨很好的機會批評拜登政府軟弱,如此的美中雙方還有美國兩黨在國內的互動模式,會持續到在2024年底總統大選結果揭曉為止。

對台灣來說,在這樣的格局底下能做的事便是以有技巧的方式提醒拜登政府和惡霸對抗想要不付出任何代價就達到目的是不現實的,此外有時候強硬的單方面做出示範盟友便會自動跟上,而不是為了尋求共識而稀釋強而有利的政策。另一方面,積極和檯面下和兩黨對華鷹派的國會議員建立緊密的關係,提供他們更多中共惡行的證據,以鼓勵它們推動更多抗中法案的制定,讓國會彌補行政部門瞻前顧後的不足,便是當下尋求尋求保障台灣利益的次佳途徑。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