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白「合」演分贓爛戲,你看得下去嗎?

胡芷嫣
671 人閱讀

上週四晚上,君悅飯店上演了一場公開鬧劇。五位西裝筆挺的老年男性 ,在大庭廣眾、直播攝影機環伺與新聞記者眾目睽睽下,堵麥克風、來往攻訐、互相羞辱,甚至為了讓對手難堪,不惜當場曝光內含機密資訊的簡訊。

「藍白拖」謝幕大戲,將台灣政治娛樂化推入極致

用不著提醒,這五位可包含一位台灣前總統,三位(曾經) 2024 年台灣總統候選人,以及一位我國最大在野黨黨魁。五人集體在記者會理智斷線、公開撕破臉,不僅讓唱了好一陣子的「藍白拖」大戲最終高潮謝幕,也將台灣政治娛樂化再次推入另一個標誌性的極致境地──這次甚至是由三位國家潛在未來元首擔綱綜藝演出。場面之尷尬、之戲劇化,相信連肥皂劇劇本都寫不出這樣的荒腔走板,再次證明那句老話:真實往往比虛構更荒唐。

先是柯文哲、侯友宜、馬英九等人密室協商,都簽字畫押了,柯文哲才突然發現矛頭不對,旋即後悔,翻臉不認帳,完全複製貼上某泱泱大國的惡霸之風。而後,在選舉登記截止日前,眼看死線就要來不及,合局還沒談成,五人像一夥大學生臨時抱佛腳討論期末報告一樣,死湊活拖一起對談,明顯沒有任何人事先對議題有所準備。

一般功課馬馬虎虎的大學生,都不見得敢這樣胡搞,更何況這是五位平均年齡超過六十七歲男性,在角逐台灣國家元首時的公開表現。足可見,社會總是對他們多包容多溺愛,竟然讓他們覺得「這樣毫無準備也可以」──反正無論台上表現得多爛,台灣選民一樣會買單,甚至,不得不買單。

五漢廢言VS.女力舒展

同一天,甫登記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的蕭美琴,舉行國際媒體茶敘。面對來自十四個國家,三十多家國際媒體的發問,蕭美琴沉穩機警地回答,發言字字斟酌,態度不卑不亢,無比穩健扛起台灣作為一個獨立國家,在國際舞台上的門面與重量。

對照之下,君悅飯店的記者會,根本有如學生幫派在課後挑釁叫囂。

在我看來,這次事件最荒唐的,並不是這五位男士表現加總起來不及蕭美琴一人萬分之一。最荒唐的是,這五位口口聲聲說他們為的是「台灣主流民意」,但上下看,顛倒看,翻過來看,怎麼看他們為的全是自己──

有人老謀深算圖一杯合局羹,有人鬧脾氣任性願賭不服輸,有人一心只想幫自己鋪退路,而每一個人開口閉口都深切強調自己付出有多少、心裡又有多委屈。

所謂藍白「合」,合的是什麼?

這一場戲,打著「合」的冠冕堂皇大旗,卻說不出、看不出這個「合」到底能為台灣未來建設什麼。我們只聽到、只看到「台灣主流民意」如何被一次次當煙霧彈利用。眾人僵持不下的民調結果,實際上只是反駁對手的合用托詞(由此再度可見,他們根本不關心人民在想什麼),誰可以在這場局,分得最大的贓,才是眾人西裝革履下真正關心之事。

都說親共政黨當選會賣台,這場記者會可讓大家明白看見,不用等到親共政黨上台,此時此刻,「台灣主流民意」就在眼前被掏空,光天化日下利益輸送。

網路圖文作家蕭瑩燈製作之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好多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曾刊登一封簡短的讀者來信,英國樂團電台司令(The Radiohead)主唱 Thom Yorke 曾在公開場合朗讀。

那信是這樣寫的:

“No woman in a burqa (or a hijab or a burkini) has ever done me any harm.

But I was sacked (without explanation) by a man in a suit.

Men in suits missold me pensions and endowments, costing me thousands of pounds.

A man in a suit led us on a disastrous and illegal war.

Men in suits led the banks and crashed the world economy.

Other men in suits then increased the misery to millions through austerity.

If we are to start telling people what to wear, maybe we should ban suits.

(Henry Stewart, London)”

「沒有任何一個戴著穆斯林罩袍(或綁著頭巾,或穿著布基尼)的女性曾對我造成任何傷害。

但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無緣無故地)解雇了我。

穿著西裝的男人,對我胡亂推銷退休金和保險,讓我損失數千鎊。

穿著西裝的男人,帶領我們走向一場災難性的、非法的戰爭。

穿著西裝的男人,掌控著銀行然後讓世界經濟崩盤。

緊接著另一批穿著西裝的男人,以緊縮政策為數百萬人民帶來了更多痛苦。

如果我們要開始告訴人們該穿什麼,也許我們應該禁止西裝。」

記者會結束後,看著五位衣冠楚楚的政治人物(在還未翻臉前),站在會議桌前勉強擠出笑容的合照,照理說也是「主流民意」一份子卻禁不住有種被綁架幻覺的我,不知為什麼,腦中突然想起這段話。

作者對於世界是如何長成今天的樣子,具有執迷不悟的好奇心;喜歡把事件放到脈絡中看,把人放進時代中看。確信這個世界有一百種可能,我們所知所生活的只是其一,而那些途經的或等待實現的,還藏在皺摺中。

留言評論
胡芷嫣
Latest posts by 胡芷嫣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