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白合爛戲後的大選局勢

黃涵榆
467 人閱讀

總統大選隨著三組人馬完成登記,進入新的階段,隨著投票日的逼近,選情發展仍舊充滿不確定因素。大選的走向和結果也緊扣著國會席次的洗牌,攸關台灣是否能持續強化自我防衛,繼續在亞太安全體系扮演不可忽略的角色,持續走向國際還是依賴中國,甚至走回「一個中國」的網羅。

歹戲拖棚的藍白合落幕,然後呢?

11月23日傍晚君悅飯店那一場藍白「政黨協商」,雙方在全國民眾緊盯的現場直播中,徹底撕破臉,各種算計、酸言酸語、責怪、憤怒情緒,毫不遮掩地攤在選民目光之前,無異於一場難看難堪的政治春宮秀,堪稱台灣政治史上最猥褻也最荒謬的一頁。

表面上是郭台銘的場子被國民黨拆了,事實上這無言的結局並不令人意外。觀眾(特別是雙方支持者)明知道是歹戲拖棚,又緊盯著電視機螢幕,這種奇特的觀看快感似乎也顯露一種政治犬儒主義:也就是自以為看清現實,對一切不抱希望,但那是一種德國哲學家斯洛克戴特(Peter Sloterdijk)所說的「虛假的啟蒙」(false enlightenment),讓人深陷在意識形態和快感的操弄之中,卻還可以維持(自以為是的)理性的幻想。

姑且不論能力和內涵都令人不忍卒睹的黃士修hold不住場面,還一句話惹怒朱立倫,中國政府先是查富士康的水錶,後來只是輕罰八萬元,說是沒有條件交換逼退郭董,恐怕沒有人相信。   

柯文哲的困獸之鬥

藍白陣營一致宣稱全台灣有超過百分之六十都希望下架民進黨,民進黨不就不用選了嗎?這個數字和各自不敢公布細節的內參民調、柯文哲宣稱的每一份民調都是他贏侯,顯然都是沒有事實依據的政治操作,更是假訊息。

整個藍白合過程就是充滿各種放話和假訊息,再對照雙方先前和破局之後的說法或嘴臉,台灣人應該不難看出整個「藍白合」是多麼醜陋的政治盤算,連最基本的誠實都做不到,整天只把民進黨腐化掛在嘴上自我陶醉,這恐怕是各自歸隊的支持者不願意看清楚的真相。

侯友宜在全國直播中讀出柯文哲給他的簡訊,臉色鐵青的柯文哲怒飆那是名嘴和側翼做的事。了解柯文哲的人都會發現,通常柯文哲痛批的事,就是他自己做過的事,他仇視的對象,包括蔡英文總統、陳菊、陳時中,也幾乎都是幫過他的人。

柯文哲說他痛恨密室協商,然後他跑去和國民黨密會簽協定,事後又反悔。他說財團都拿刀吃人肉,他繞過台北市政府廉政和都發單位,多次遠雄密會孵蛋,也選了新光集團公主擔任副手。

柯文哲的競選logo是KP: Keep Promise,看到他在君悅那場爛戲之後的狀況,我倒覺得P指的比較像是PST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習慣性的走鐘言行加劇,最經典的當屬自曝「有人出兩億美金要他選副的」,事後又裝無辜說過去的事留在歷史就好,被舉發違反《選罷法》搓湯圓條款也是剛剛好而已。

近日幾份民調─有些當然是國民黨陣營和挺國民黨的媒體操作的─都顯示柯文哲支持度大幅掉落,顯然先前反串的綠營和國民黨支持者都已歸隊。柯文哲落選似乎已是可預期,至於會對立委選票有多少衝擊還有待觀察,恐怕民眾黨眾立委候選人莫不人人自危,如蔡壁如者都已經和國民黨聯合造勢。

柯文哲在這場選舉的角色約莫定型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雖然失能無能,但還是具有相當程度的破壞力。他不只有意圖也有能力讓人不當選,他總是懂得寄生在微妙的權力關係,從縫隙和矛盾中謀得利益。簡而言之,他具有藍綠雙方都不容忽視的實力,這是他不可能改變嘴秋習慣的原因。

他肯定會繼續利用更具便利性和擴散性的廣播和網路媒體散佈謠言和情緒動員,讓藍綠雙方忙著澄清。他也會利用館長和「哪裡有安全名單就往那裡去」的黃國昌的剩餘價值,利用吳欣盈不斷製造話題。

困獸之鬥的柯文哲透過這些策略能換來多少選票還有待觀察。柯文哲盤算的也許是衝高政黨票,最低限度是保住立院黨團,避免被逼宮,而且既然沒拿到那神秘的兩億美金,選舉補助款能撈則撈。

預謀破壞憲政體系的侯康配

另外一邊的國民黨在登記當天才公布侯康配,恐怕是國民黨內部權力分贓的結果,更顯示國民黨本身的質變,朱趙韓「外省統治菁英」鐵三角挾持侯友宜和國民黨,自此國民黨再無本土派的空間,也無當年的主流與非主流之爭。

網路圖文作家蕭瑩燈製作之梗圖。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回顧國民黨和藍營過去二、三十年的形勢,趙少康從以鬥爭李登輝為首的本土派為主要目的「新國民黨連線」到後來的新黨創黨,恐怕是數一數二的鬥爭和煽動高手。趙少康在政見發表會上做出法西斯似的手勢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也成了韓國瑜的造勢手法,兩人現在合流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鬥爭高手趙少康不只會和陳前總統大和解,也極具商業手腕,擅長透過特殊管道,以不成比例的資本收購包括NEWS 98和中廣電台,不僅持有電台經營股權,還固定主持廣播與TVBS節目,打擊政府防疫、散佈疑美論等,藍營的政治鬥爭可說是無役不與。趙少康毫不遮掩地表明不辭中廣董事長和拋出經營股權,不管NCC和中選會做什麼裁決,都會成為這位鬥爭高手的話本。

趙少康出線恐怕不是單純為了鞏固深藍的基本盤,而是充分顯示國民黨不演了,不再掩飾其急速紅統化的質變。趙不僅持續宣揚戰鬥藍的共同政見,包括力挺馬文君、恢復中天、恢復特偵組(調查高端疫苗,要將主持潛艦國造的黃曙光送辦)、重啟服貿等等,連原本統派色彩不是那麼強烈的侯友宜也開始每天複頌這些政見,更拋出回歸(早已經不存在「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建造金廈大橋、開放大量中生來台就業等急速傾中和掏空台灣的政見。

侯友宜還宣布當選後核一、核二延役和重啟核四,更要讓疑美論頭號推手趙少康代為執行部分總統職權。趙本人不僅沒有外交實務經驗,更不可能得到美日信賴,萬一不幸立法院長又被韓國瑜拿走,馬文君連任成功,徐巧芯和王鴻薇勝選,國民黨重返執政讓各地家族勢力更為所欲為,台灣的前景恐怕不是災難兩個字所能形容。

無法迴避的統獨攤牌和年輕族群的抉擇

藍白陣營這些人的誠信、能力和統獨立場如果執政,加上與中國的唱和,恐怕都將對台灣造成不可逆的破壞,都將對國際社會傳遞台灣走向中國的訊息,蔡英文總統執政這幾年「上架台灣」所獲得的國際肯定與支持都將化為烏有。

藍白陣營持續扭曲現實跳針賴清德「台獨引戰」、民進黨執政「兵兇戰危」,他們不敢面對的是:只要台灣人保有自己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不管國名叫什麼,都是台獨,都是分離主義。

台灣面對中國的威脅沒有人是局外人。年輕族群特別關心的就業和居住正義,醫療防衛體系也一樣,必須在民主制度下才有可能改善。看看現今中國的年輕族群超過百分之二十的失業率、經濟持續崩盤、多種傳染病肆虐導致醫療體系全面失控就知道。

意識形態從來都不是只關乎抽象的觀念或信仰,而是不離物質條件和生活方式,不是像那個已經退選的人曾說「民主不能當飯吃」,或是藍白總是把「民進黨意識形態治國」當政治鬥爭口號。自認為站在意識形態對立面的,才是最意識形態的。

民主制度帶給我們許多生活上的便利,但它也脆弱無比,需要持續修護與捍衛。每一次的大選都在決定我們的民主體質,別忘記納粹政權和曾經傾俄的烏克蘭政府都是投票產生的。

如果對年輕人來說,文化大革命甚至六四都太遙遠太沈重,看看曾被中國關押五年李明哲、至今下落不明的富察,還有小說家羅森近日被中國政府判刑十二年。會發生在李明哲、富察、羅森的,也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一個台灣人身上。

我相信台灣年輕人不一定只會玩抖音、學中國用語,不一定只會誤以為那個滿腦子歧視、毫無誠信、執政一塌糊塗的人很好笑,很科學務實理性。我相信,台灣年輕人不會願意看到藍白勢力和各地黑金家族手牽手,執政後把攸關世代正義的金改革改回去,讓退休基金破產,讓年輕人領不到退休俸。我相信,台灣年輕世代更不會願意看到藍白執政掏空台灣,把台灣推向中國。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