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困境中的獨裁者最危險

趙君朔
943 人閱讀

2022注定是多災多難,充滿動盪的一年。不光是因為看不到盡頭的俄烏戰爭讓困擾全世界的通膨難題雪上加霜,中共的政經走勢也正如頂尖政經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去年12月出版的《2022首要風險報告》,和知名金融大鱷索羅斯1月底在史丹佛胡佛大學的演講中所言,正陷入盲目堅守「動態清零」政策的泥沼中,除了引發上海強烈民怨和各種不良副作用卻仍一意孤行,還面臨難以迅速清零、全國其他大城市都處在隨時被封城的不安狀態中。

中國因堅守「動態清零」政策,上海因爆發疫情而實施封城措施。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封城清零已付出可怕的經濟代價

如此災難性的強力封城政策不只無法凸顯習近平引以為豪卻光環不再的中共抗疫模式,根據幾位中國籍經濟學家的統計分析預測,還會付出嚴重的經濟代價:如果北上廣深四大城市都全面封城一個月的話,這四地各自損失61%的實質GDP,中共整體的實質GDP會下滑12%。在一月受到Omicron疫情衝擊前,中共的經濟已因為房地產部門陷入嚴重信心危機、成長注定大幅放緩,現在又面臨各大城市隨時要被封城、經濟活動暫停的新重大風險,為解決此空前困境,習近平卻只能提出老藥方-加大投資支出,特別是在基礎建設領域,以求今年度經濟成長率要超過美國。

但連這個以往屢次拉動中共經濟的靈丹現在都不太管用了,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以河南的省會鄭州為例,即使該市官員已經調降了購買抵押貸款的利率、將頭期款的比例由60%降到30%並提供首次購房者補助,但這些還是無法讓一位當地曾是明星房屋仲介的業績起死回生,他指出鄭州針對疫情規定外來者要先隔離三天(之前來鄭州購房的人超過一半是來自外地)還有家戶收入的降低都讓官方的振興措施無法拉動銷量。

然而房市蕭條鄭州絕非個案,三月中共最大的30個城市的房屋銷售量和去年相比全部都是下降,而且有將近三分之一下降的幅度超過了50%。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字也顯示2022第一季的新建案開工數量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0%,這還是在至少其他60個城市都推出和鄭州類似的刺激買氣措施之下。

房市陷入左右為難危機

除了推出措施想拉動購屋需求,身兼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的副總理劉鶴還想要放鬆對建商手上資金的管制。目前為了確保已經收取買家預售款的建案能順利完成、交屋而不是陷入恆大資金鏈斷裂,無法按時付款給建商造成項目停工的覆轍,許多開發商收取的預售款資金都被限制只能用在該建案上。

為了讓這些房地產開發商有較大的資金運用靈活度,除了許多銀行和債券投資人已經寬限了開發商的還款期限外,劉鶴現在想允許他們能用受到地方政府監管的資金先償還尚未和上下游關聯客戶清償的舊債。畢竟在恆大出現嚴重的資金問題後,其無法償債的連鎖效應持續往產業的上游發酵,也讓地方政府對其他財務狀況類似恆大的地產開發商進行嚴格監控,以免危機擴散到整個行業。如果債務能透過這種方式加速清償,那麼房地產這個中共經濟成長最重要的部門因為資金流動性不足導致供給面持續緊縮的難題也許有望得到緩解。

但這個方案竟然遭到有常委身分的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和另一位副總理胡春華的反對,他們認為必須要緊盯這些負債情況嚴重的開發商不能放鬆。而且即使真的有開發商因為不能用手頭上的預售款還款引發連鎖效應,讓某些銀行倒閉,兩位副總理認為到時候再靠體質較好的銀行予以紓困救援就好。

這場中共高層的政策路線論爭其實真正反映的是中共經濟問題的嚴重:之前經濟狀況尚可時不進行痛苦的改革去戳破泡沫,結果就是房地產部門持續累積高額的債務。現在經濟全面下滑了想再靠房地產提振經濟,卻根本不敢再冒一次讓債務迅速膨脹的風險,也就是陷入怎麼做都不對的窘境中。

情況惡化不敢隨意降息

除此之外,另一個現在讓金融界感到意外的現象便是在中共三月出現股市連續大跌後,雖然劉鶴也很快出來安撫市場,但到目前為止唯一的寬鬆政策就是人民銀行宣布將銀行的存款準備率降低0.25個百分點,而沒有任何過去市場習以為常的降息。

當然這次身為國務院金融穩定與發展小組副主任的人行總裁易綱不願意考慮用寬鬆貨幣政策救市的原因也很簡單:面對為了打擊不斷升高的通膨考慮連續在今年多次大幅加息的聯準會,人行如果輕易降息有引發資金外逃、人民幣大貶的風險。

前年中共因為率先控制住疫情,最早復工帶動經濟和金融市場回復成長而成為美歐資金的避風港,但先是去年習近平在滴滴打車不顧中共反對執意火速赴紐約上市後堅決打擊科技巨頭後已經引發一波外資對中共股票的拋售。今年俄烏戰爭爆發後,外資因為擔心中共暗助俄羅斯也步上遭美歐制裁,以及擔心更多地緣政治風險爆發,又開始大舉拋售持有的中共股票和債券,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據,中共在三月便流失了175億美元的外資,其中包括112億美元的債券和63億美元的股票被拋售。

如果人行現在輕易為了救市降息,那麼美中兩地持續擴大的利差會讓外資出走潮雪上加霜,再加上連美中兩地十年期國債殖利率都出現自2010年來的首次倒掛─美國殖利率一路走高超過了中共的殖利率,那麼到底降息市是能救市還是反而引發人民幣匯率急貶和外匯市場動盪便很難說了。

投資部門怯步,消費與出口都因封城雪上加霜

所以想靠寬鬆的各種貨幣手段來身為經濟成長率重要來源的投資部門已遇到困境,另外兩個支撐經濟成長的源頭─消費和出口其實更不樂觀。消費是從前年疫情爆發後始終沒有明顯回升,現在因為封城限制大小城市居民的活動和就業只會讓情況雪上加霜。出口則是在世界其他各國都紛紛找出和病毒共存的路徑,工廠都大體恢復正常運作後對中共製造品的依賴會從高峰往下降。

更糟的是到現在上海封城讓許多工廠即使封閉式運作也常因為得不到零件的即時送達一樣陷入停工、在封閉運作的工廠做好的貨品卻沒有卡車司機可以送到港口以及即使成功送達港口也要先花比之前更長的時間塞在港口船隻的上下貨。但另一方面,俄烏戰爭導致的能源和大宗物資上漲會讓中共進口需要支持的總額上升,因此中共今年的淨出口總額是一定會下降,同樣影響到經濟成長。

從上面很淺顯的分析便可看出,在習近平鐵了心要貫徹清零的抗疫政策下卻還癡心想同時保有高速的經濟成長,維繫「東昇西降」的神話其實已經注定不可能。在經濟一路下滑,民怨也因為上海的粗暴無限期封城而首次明顯高漲下,習若是想在年底的二十大打破慣例,風光地成為終身制領導人的話,他勢必要要有一些成績才能提供他稱帝的合法性。

獨裁者的封閉特性讓普丁、習近平同時受累

而習原本的盤算應該是在冬奧開幕前和普丁聯合發表對現有美國領導世界秩序發出強烈挑戰訊號的宣言,之後暗助普丁火速攻陷烏克蘭,扶植傀儡政權後回頭對台灣施壓,甚至祭出武力威脅來為自己加冕鋪路。但現在習卻和全世界一樣,不但很訝異地看到普丁軍隊各種不堪作戰的問題,解放軍的戰力和中共經濟是否能擋住美歐可能的嚴厲經濟制裁還受到了更仔細的檢視,這對一個習慣被吹捧、美言包圍的獨裁者來說,其實是很難堪的體驗。

但中共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對台灣的野心,這也就是為何美中防長進行了拜登上台後的首度會談後便被媒體揭露,中共還是想和美國用不支持俄羅斯的侵略交易在台灣問題上的讓步,而美國直接拒絕了中共的要求。

美國守住底線不接受中共的勒索對台灣來說當然是個好消息,但從上面對近期中共所面對的不利政經情勢的分析便能看出,未來印太局勢的發展依然讓人難以樂觀。畢竟對於牢牢控制住人民和其思考,又想建立自己獨一無二功業,身邊被諂媚小人包圍的獨裁者來說,它們根本毫無誘因在遇到困難時理性、謹慎地去解決問題,反而會加碼編造更多背離事實的理由進行更多冒險期望用賭博的方式讓自己脫離困境,普丁這六十多天的各種奇異言行便是最好的例子,只是很不幸的長期都和普丁處於類似情境的習近平也會往同樣的路線移動。

小心習近平狗急跳牆

這也就是為什麼上一期的《經濟學人》會推出一篇名為〈戰爭在此〉(The War is here)的專題報導談台海兩岸分別從觀察俄烏戰爭得到了什麼教訓。更早一些《外交政策》月刊刊出了美國知名戰略學者Hal Brand探討這個十年中共可能行為模式的長文,標題叫做「中共衰落的危險」(The Danger of China’s Decline)。因此看著對岸還有俄烏戰爭傳來各種對兩大獨裁者的壞消息其實短期內台灣還絕不能掉以輕心,因為不論是比對歷史上的各種前例,還有一路觀察中俄兩大封閉、自傲獨裁者的決策模式,最危險的時刻正一步步靠近。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