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隱形的中間選民感動,「選對的人,走對的路」

黃涵榆
608 人閱讀

2024大選雖然在藍白的君悅「五漢廢言」鬧劇結束、三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完成登記之後各就各位,幾次民調沒有翻轉局勢的劇烈震盪,賴蕭持續領先侯康三到五、六個百分點,柯盈穩坐第三,但也都還拿到十五至二十的支持率。

有選舉專家依照民調趨勢,預估藍綠總統大選最後的選票差距會在50至80萬票之間,立院席次三黨不過半,韓國瑜極有可能成為立法院院長。然而,中國持續用各種手段介入大選、各陣營的選舉策略,都讓選戰處在高度膠著又不確定的狀態,任何突發事件、投票率高低也都可能為選舉帶來難以預料的巨大變數。

不確定的選戰總是會引發焦慮和憂鬱,使得心神處在不穩定的狀態,反而更有可能為選舉不當操控和認知作戰的機會。台灣人能做的不外是看清局勢,選對的人,走對的路。

誰正誰副分不清的侯康配

人格特質、口才、專業知識和政策能力都慘不忍睹的侯友宜,搭配政媒兩棲、具高度話題性和煽動力的趙少康,確實有好招支持者回流為自家選情加溫的效果。然而強勢的趙少康的嘴巴永遠跑在侯友宜的腦袋和嘴巴前面,許多政策都由趙搶先拋出,不僅讓他的仇恨值持續升高,成為選民最討厭的副總統人選,也等於凸顯侯友宜阿斗的人設。

趙少康說穿了不過是(看起來)比較會說話的侯友宜。他很沒風度地嗆學生越逼他辭中廣董事長他越不辭,毫不避諱政媒兩棲。學生只是心平氣和提問,趙連面對年輕選民最基本的誠意都沒有。更離譜的是,他完全搞不清楚憲法交付給副總統的職權,胡亂瞎扯他上任要力推內閣制,一年沒有成功就辭職。

趙少康還刻意混淆視聽,嗆賴清德拆萬里老家,他就辭中廣董事長。萬里礦工工寮已被新北市政府確認是新法規之前的既存違建,只需拍照列管,趙少康要不要遵守《選罷法》和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規範,是自己要面對的事。此舉也只是暴露此人欠缺最基本的邏輯思考和法治精神,政治鬥爭凌駕一切,這樣的人把持媒體公器甚至競選副總統,是台灣民主莫大的反諷和悲哀。

侯友宜雖然出身嘉義,但是完全沒有南部在地經驗,更別說情感認同。他搭配懂得以低價收購電台、拒絕向國庫繳納中廣的不當黨產獲利的外省權貴趙少康,很難打動南部人。但是連像韓國瑜那麼離譜的國民黨候選人都選得上高雄市長,總統選舉都還得到五百多萬票,投票行為的非理性因素不容忽視。

國民黨地方家族和黑金勢力大集結

國民黨高層已意識到侯康配在濁水溪以南的劣勢,日前由王金平出面宣示國民黨地方勢力集結和效忠,順勢收編先前的挺郭派。日前張榮味才因為秘密前往澳門引發關注,雲林張家長期把持雲林政治和全台灣的農田水利資源已是眾所皆知的事,此時高調挺侯更不令人意外,柯文哲只有在一旁乾瞪眼流口水的份。

話又說回來,國民黨的地方家族和黑金勢力豈止雲林張家,豈止新北的羅、張、洪、廖四大家族,一一點名恐怕都可以把整個台灣地圖圍起來:劉(苗栗)、顏(台中)、謝(彰化)、蕭(嘉義)、王吳朱(高雄)、蘇周(屏東)、饒(台東花蓮)、傅(花蓮)、林(宜蘭)。

這些地方家族和黑金勢力吃銅吃鐵、包山包海,佔地和違法開發都是基本款,各種獨佔事業應有盡有,一直以來都是國民黨執政最強的基礎,是台灣政治正常化和進步的深水區和最大的障礙,甚至是台灣政治的「災難結構」,如同宋澤萊小說《血色蝙蝠降臨的城市》裡的邪惡化身彭紹雄的和《熱帶魔戒》裡的幽靈船寫照。

被抹黑造謠遮蔽的大選

國民黨不容忽視的選舉利器除了地方家族和黑金勢力之外,最難以防範的莫過於和中國認知作戰裡應外合的抹黑造謠,其明目張膽、恬不知恥之程度令人無法想像。

Linbay好油和許哲賓長期散布假訊息和自導自演恐嚇案被收押並沒有讓國民黨知所節制。侯友宜連到台南造勢都還敢講民進黨光電綠能、每一條都貪,每一條卻又都拿不出證據。

反觀台南學甲八八槍擊案主使者王文宗曾任國民黨學甲黨部主委,是李全教和謝龍介好友,而國民黨籍雲林縣議長沈宗隆音向光電業者收賄被起訴。侯康、國民黨高層和以擅長看圖說綠營弊案故事的打手王鴻薇和許巧芯對這些事又怎麼都靜悄悄,如同猛打施工中的新竹棒球場,對於大巨蛋諸多弊病缺失、大直民宅倒塌一樣靜悄悄。

網友Sunny Hsu認為徐巧芯有空到賴清德老家打卡,建議也到彰化謝家打卡。圖片來源:翻攝自Sunny Hsu臉書製作之梗圖

國民黨也很清楚自家候選人個人特質和能力無法和賴蕭相比,更加激發他們無所不用其極抹黑造謠的動機。放著黨內幾個大家族違法佔地和豪華違建不說,專挑已列管而無需拆除的礦工工寮。最近的抹黑傑作還包括刻意顛倒時程指控賴清德擔任立委期間為性侵犯申請國賠,連外交成果深獲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肯定的蕭美琴,也被他們抹黑和戰爭白手套密會。

說到抹黑造謠,柯文哲更是不遑多讓,令人不知他何時說的才是真話。他放話有人出兩億美金要他選副手,事後又用碰到詐騙、把它留在歷史一語帶過。他也說朱立倫把一億多公費轉到私人帳戶,有證據但沒公佈,隔天又改口證據google查就有。

他到處抹黑農保和陳吉仲,最後反被農民嗆。他造謠台積電一座廠就佔全台百分之五用電量。他曾自比雍正,崇拜毛澤東,一下子走蔣經國路線,一下子蔡英文路線。最近是自比進階版的陳定南,陳定南長子看不過去出面制止。

柯文哲罵外交部龜孫子,事後又說台灣處境特殊,要大家別為難外交部。

他不只語無倫次,更像是壓力症候群大爆發。種種跡象顯示,獨尊柯文哲的民眾黨有網紅化甚至邪教化的趨勢,大搞個人從拜和神格化。

凡此種種,藍白合並沒有破局,而是齊心協力敗壞選舉風氣和格調。

台灣沒有藍綠白,只有綠紅

紅統化的國民黨似乎已經不演了,鐵票區的為數眾多的里長接受中國統戰招待第,一時間就抨擊政治介入司法。副主席夏立言更是毫不避嫌地又「再次」秘密訪問中國,行程完全不公開。

大家別忘記張榮味日前也才密訪澳門。就在夏訪中隔天,原本預定在選前一天才公布,中國就提前宣布多項經濟壁壘制裁,企圖影響和操控選舉動向不言可喻。國民黨則配合演出,繼續跳針指控民進黨抹紅。

趙少康繼續吹捧中國市場,加上先前已經公佈的重啟服貿、大量引進中國年輕人到台灣就業等急速傾中的政策,在在都顯示國民黨完全不在意傾中賣台的疑慮,甚至以此為標榜,搶食柯文哲的藍色選票。

藍白挑起的族群和階級鬥爭

賴清德礦工工寮改建的老家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其來有自,充分顯示藍白操作共產黨風格的階級鬥爭。對照一批又一批的眷村改建,礦工工寮的存在難道不正凸顯時代變遷的悲哀和歷史共業?為什麼眷村可以改建,礦工的生存就如此不堪,成為政治鬥爭的對象?

農保被藍白說成大撒幣,旗津漁港改建被北部藍白立委抹黑醜化。柯文哲對高鐵延伸也很有意見,說鄉下要有鄉下的樣子。侯友宜說臺南人沒眼睛,趙少康說南部人愛打架,韓國瑜競選的起手式是「高雄又老又窮」,柯文哲指責原住民青年代表「無病呻吟」,只要表示不同意見就被扣上「塔綠班」、「綠畜」或「綠共」……

這些恐怕不是用「失言」所能蓋過,「失言」恐怕是忽視壓抑根深蒂固的用政治立場劃分的族群和階級歧視的不在場證明。台灣人不分性別、年齡、職業和種族,接受藍白這樣的族群和階級歧視和鬥爭嗎?

隱形的中間選民

選舉專家總是習慣把所謂的「中間選民」(特別是年輕族群)的投票動向看成選舉勝負的決定因素,但「中間選民」從來就不是可量化的實體,而且目前的選情發展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極有可能壓縮中間選民的比例和投票意願。降低選舉品質的結果,就是讓更多人對選舉對未來不抱希望,這大概也是藍白陣營「共慘黨」的政治算計。

面對這樣的形勢,賴蕭配單單以候選人個人的特質、知識和能力,或是宣揚蔡英文總統過去八年的政績,恐不足以穩操勝算,畢竟選舉還要靠情感動員,讓選民感動,願意透過選票寄託未來的願景。

在基本盤大致歸隊的情況下,如何更能觸碰那個非實體的、隱形的「中間選民」的內心,那股可能壯大也可能消失的支持力量,也許是辛苦養兒育女的單親媽媽,超商的打工族,無助地面對病痛的獨居老人,心血隨時都可能因為天然災泡湯的農漁民……都將是否能真的「選對的人,走對的路」的關鍵因素。

對抗抹黑造謠、中國介選和階級鬥爭,必須讓隱形的中間選民感動,讓他們願意站出來選對的人、走對的路!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