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北市長選舉與轉型正義

黃涵榆
471 人閱讀

即便民進黨參選雙北市長的人選尚未明朗,代表國民黨參選的蔣萬安和侯友宜、柯文哲意志的延續者黃珊珊早已就戰鬥位置。這三個人都擅長營造或操控媒體形象,就雙北的執政人口與面積、預算規模以及過去市長的經歷而言,市長選舉幾乎就是總統大選的前哨戰。

於是,若我們要嚴肅地看待雙北市長選舉,就不能只侷限在城市治理、個人形象與能力,而必須把他們放進台灣歷史脈絡,檢視他們站在什麼位置,過去到現在做了什麼,捍衛什麼基本價值,或者掩飾什麼罪惡。

在這樣的考量下,轉型正義不僅是國家的集體工程,更是檢視民主政治和政治人物的尺度。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轉型正義」的基本概念

就學理上的定義來說,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指的是針對先前的威權、獨裁或極權政府利用體制所犯的過錯,對人身自由,安全和生命的迫害。它的主要任務包括釐清真相、究責、記憶與心靈修補、道歉與和解。

除了體制和法律必須做出相對應的修正和補償之外,所追究的責任不限於對加害者進行司法追訴,還包括政治與道德層次的責任。即使沒有親身參與迫害個人和團體,仍然在道德與象徵層次上承擔對受害者的責任。

轉型正義在學理和實踐的過程中,逐漸從重大災難或極端的例外狀態擴展到日常生活領域,包括紀念儀式、符號與空間的重構。性別不平等、職場霸凌、土地與居住不正義、教育現場違反人權的行為等等,也都被納入轉型正義實踐的範疇。

認祖歸宗或威權遺緒?

相信很多讀者都和筆者一樣很好奇,蔣萬安除了那光鮮的外表,偶爾講幾句台語攻擊民進黨,弱弱地肯定兩位蔣總統對台灣的貢獻之外,還會什麼、還有什麼能力和特質足以勝任首都市長的大位。

毫無疑問地,蔣萬安如同一般的藍營候選人,都把蔣經國當作選舉的神主牌,在他來說更有「蔣」這個姓氏的血緣、政治與歷史意義。這種操作本質上是反民主的,內建一種蔣家一脈相傳家天下的威權敘述。

顯然非婚生或私生子這樣的事實對蔣萬安和泛藍支持者不是問題,反而是一種榮光。問題是2020年公開的蔣經國日記早已否認孝嚴、孝慈雙胞胎為其私生子,指出友人王繼春才是真正的生父。除此之外,風華絕代的章亞若則曾告知情夫郭禮伯雙胞胎為其子嗣。

對於父不詳以及後來章亞若死因成迷的身世,筆者深感同情。但章孝嚴改姓蔣百分之百是政治考量,更是毫無保留地表達對獨裁者和黨國體制的認同。X萬安延續這樣的命名,自然也毫不掩飾這樣的認同。

值得一提的是,蔣家正統的後代蔣友柏曾公開為他的家族對台灣人的傷害表達歉意,X萬安的叔父、已故的前東吳校長章孝慈未改母姓,以及章亞若驟逝之謎,X萬安到底是如何看待這些事的?這樣的提問並非對於私人領域的無情逼問或窺探,而是有志大位的政治人物對於歷史真相與轉型正義的自我定位。

五星市長或黨國體制爪牙?

相較於X萬安,正逐漸從恩恩事件脫身的侯友宜與黨國體制的淵源更為深厚。侯友宜率領兩百多名員警圍捕堅持言論自由的鄭南榕(他是什麼十惡不赦暴力之徒嗎?),這種完全不符比例原則的部署,目的就只是為了營造自己很勇的媒體形象,不在乎因此將危機逼向悲劇。

無故被判死刑、囚禁超過二十年的徐自強冤案,也和侯友宜有關。司法如果已經還給徐自強清白,等於證明不法的口供和證據。侯友宜有坦然面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嗎?還有多少刑求逼供沒被揭露?

前南非武官夫人在最近出版的回憶錄中,還原當時陳進興狹持人質危機的真相,筆者當時已年近三十,對事件經過記憶猶新。是謝長廷冒生命危險進入官邸與陳進興談判,加上武官夫人安撫情緒,才成功化解一場可能發生的血腥屠殺。

事實上當時陳進興放話,如果是侯友宜進去就要開火。侯友宜當時做了什麼?穿著防彈衣躲在謝長廷身後,危機解除之後趕緊搶抱武官小孩,搶媒體曝光。所有榮光整個被侯友宜收割,如同在防疫期間一再收割中央防疫團隊的政策。

吃案、刑求、誣陷、搶功,似乎就是黨國體制下的警界生存法則,想必侯友宜是箇中高手。筆者認為志在總統大位的侯友宜所經手的案件都要重新被檢視,如果轉型正義做不到這一點,那就什麼都不是。

轉型正義也是進行式

轉型正義並不只是針對過往的體制壓迫,同時也是檢視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如何面對自己和所屬政黨的過去,沒有真相,就不可能、不應該和解,更別說是賦予更多、更高的政治權力。

相較於X萬安的出身和侯友宜警界的資歷,黃珊珊看似較為清新,沒有什麼包袱或不堪的過去。然而,這一次的台北市長選舉是對柯文哲執政八年的總體檢,也是轉型正義的進行式,儼然是柯文哲分身和意志延伸的黃珊珊無法置身事外。

郝龍斌與柯文者近日針對大巨蛋的交火令人哭笑不得,事實上就是一個弊案從前任交給後任,絲毫不改弊案的本質。柯文哲和遠雄高層密會了幾次,做了多少讓步,乃至於最後變成一座不符合國際棒球比賽只能做大賣場的展館,絕對是台北市轉型正義的重點議題。

柯文哲執政之下,網民戲稱原來的「五大弊案」變成「無大弊案」,執政滿意度年年墊底,換來的不是虛心檢討,是對市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責怪。看看號稱科學家的柯文哲浪費多少公款,購置了多少機器和設計錯誤的U-bike,二代系統捷運屢屢發生工安事件,還要懲處吹哨者。

柯文哲執政這些年台北市人口嚴重流失,捷運建設和更新掛零,所屬單位包括警察局、工程處、殯葬處接連的貪腐紀錄空前絕後,還有最近的網軍事件,作為副市長的黃珊珊難道都沒有責任?

筆者也很好奇身為女性和律師出身的政治人物的黃珊珊,如何看待柯文哲那多到數不清的厭女和踐踏人性的仇恨語言?那些受到柯文哲言語羞辱的人的正義何時能得到平反?

未到來的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的議題長久以來被國民黨和特定媒體炒作和扭曲成族群矛盾,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不論是長遠或近期的轉型正義能多受重視,在在考驗著選民的素質與民主制度的成熟與否。

日前一位曾任納粹集中營守衛的百歲老翁被德國法院判處五年徒刑,在庭上以文件遮臉,羞愧之情溢於言表。無限期追訴納粹戰犯的行動在德國仍持續進行中,顯示轉型正義仍未完成。

前耶魯大學哲學系教授蘇珊.奈門(Susan Neiman)最新著作《父輩的罪惡》(Learning from the Germans: Race and the Memory of Evil)中譯本於近日上市。作者走出學術藩籬,透過實地訪談近距離探究德國人如何面對歷史真相,活在當下並走向未來。

筆者很好奇X萬安、侯友宜會怎麼看待這樣的新聞事件和新書出版,他們對們對於美麗島案、林家血案、陳文成事件、雷震案、江南事件,還有無數的白色恐怖受害者,又是什麼態度?還會一致推崇蔣經國和國民黨對台灣的貢獻,要台灣人看向未來就好?

有一個地獄梗的笑話。台灣留學生和中國留學生聊到二二八事件超過十萬人死亡,中國留學生不以為然地回答:「那算什麼,中國文化大革命就死了超過三千萬人!」

笑話顯示中國死再多人,都只是一個數字,但在台灣即使是幾萬人甚至只有少數幾個或每一個生命的消逝,都應該受到重視,這也是恩恩爸爸給台灣人最大的啟示。

從恩恩事件我們也再次親臨歷史現場,深刻體認(新北市)主政者如何綁架基層公務員,用公權力和媒體掩飾和扭曲事實,踐踏人性,顯然就是獨裁體制的縮影。

漢娜.鄂蘭曾提醒世人,極權主義有可能會在體制垮台之後繼續存在,也許是透過獨裁者的後代、爪牙、沈默的大多數。每一次的民主選舉都是轉型正義實踐的契機,是大破大立或是黨國勢力反撲與延續,全在選民的一念一間。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