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豪宅案:建商如何買臥底幹大事

盧郁佳
1K 人閱讀

新竹市長高虹安出席活動,被揭保時捷接送,違反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楊玲宜議員指出為新竹縣前議長張碧琴的弟弟開弟媳張文錦的車,張碧琴的丈夫是建商李鴻章。

三立新聞記者馬郁雯報導,高登國際前董事長林美滿,用五一一五萬元現金,買下七十餘坪豪宅「回建築」供高虹安及高男友李忠庭居住。該保時捷也停放在「回建築」車庫。理銘開發取得寡婦村都更案,因歷史遺跡夷為平地,被前市長林智堅凍結七年多。高虹安上任後解凍,為理銘開發解套。理銘開發為「回建築」昌益的子公司,理銘兩名獨董為高登國際的前董事林美英、前監察人李昌暉。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新竹市前文化局長錢康明吹哨,自承因擋人財路,被李忠庭逼辭。輿論壓力下,高虹安遂表示須對自身及市府同仁不夠嚴守公私分際負起責任,宣布市府員工非經報備不得接觸李忠庭。但錢康明接觸李忠庭,是受市長命令執行公務。市長把跨年活動交辦給錢康明說:「你跟Jack討論一下。」李忠庭見面表示,他來處理。錢康明苦等,告訴市長「跨年Jack一直沒有回覆我」,市長說「你就讓Jack處理」。

高虹安又指錢康明接觸李忠庭為朋友交換意見:「我覺得只是在想法的蒐集上,我覺得這應該完全不算是一個干政。如果是李忠庭做決定,高虹安買單,這樣才算干政。」但李忠庭叫錢康明辭職,錢拒絕:「要虹安叫我走我才會走。」高虹安果然開除錢。市長人事權在李忠庭手中,符合高虹安對干政的定義。

那麼何謂擋人財路?當岱建設開的廣告宣傳公司里奧整合行銷,在高虹安選新竹市長時,捐贈高虹安十萬餘元,贊助競選總部租金。高虹安上任後,里奧獲得新竹市萬聖節、媽祖文化季各數百萬元標案。當岱建設主導水源自辦農村社區土地重劃案,高虹安上任也重啟重劃案。

黃國昌支持高虹安說詞,稱:高虹安又沒有用納稅人的錢去租豪宅,那有什麼問題。

黃國昌可能不知道香港世紀巨貪案,香港回歸後第一個涉貪落馬的高官許仕仁,租豪宅不用納稅人的錢,判刑七年半。

港府第二把交椅,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從2003年擔任積金局行政總監,積金局以高額租約,向新鴻基地產續租IFC(國際金融中心)大樓辦事處。許仕仁則搬進新鴻基地產的禮頓山兩戶豪宅,每戶月租五萬五(港幣,以下同)。但新鴻基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郭炳湘,吩咐旗下物業代管不要收租,弟弟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聯將平攤支付租金。郭氏兄弟是香港第二大富豪。

同時,許仕仁擔任新鴻基地產的顧問,新鴻基另付他兩年顧問費九百萬,顧問辦公室租金、人事、管理等八十九萬餘。

2005年許仕仁接任政務司司長,為掩人耳目,第一終止顧問,但仍強索接下來十一個月的顧問費,郭炳聯只好支付。第二為豪宅打新租約,每戶月租八萬,兩戶十六萬,租約兩年半,繳四百八十萬。但郭炳江先給他八百五十萬,返還租金。

許仕仁當上政務司司長,接掌西九龍文娛藝術區開發。記者質疑,他當過新鴻基顧問,新鴻基爭取開發西九案,恐涉利益衝突。許否認,說當顧問時沒涉入西九。但後來,郭炳聯向律政司承認「許仕仁曾為西九案向新鴻基提供寶貴意見」,戳破許向全香港撒謊。

檢察官說,許仕仁代表政府、市民,跟郭炳江面對面談判。連與許同桌談判的下屬,都不知道許收了新鴻基逾三千四百萬港幣(約一億四千萬台幣),用來一餐吃掉二十一萬港幣、養八匹賽馬、買上海豪宅養情婦。其實許仕仁就是新鴻基安插在政府中的臥底,新鴻基談判自然無往不利。

表面代表市民,實質為建商開路,貪官都是影帝、影后。

黃國昌不知道高虹安的問題出在哪,可以參考許仕仁案的判決。法官說,所謂損害公眾,便是公職人員將自己身陷「黃金枷鎖」,阻止其自由行動的能力,以致公職人員無法以無懼精神作出真誠服務,許仕仁一收下八百五十萬,獨立性就徹底被削弱,無法恰當地履行公職,亦無法獲得信任履行公職。

房租貪汙,還有前特首曾蔭權,在審批雄濤廣播申請執照時,與雄濤的股東黃楚標,談深圳東海花園物業租約,沒有申報利益,就被判刑一年八個月。

在許仕仁之前落馬的最高首長,是歌手陳奕迅的父親,房屋署前總屋宇裝備工程師陳裘大。他掌管國宅維護、工程標案,向建商、供應商收賄三百萬,被判七年。

這些案件是在香港當年把貪汙當一回事才爆發。如果無人檢舉,或有人吃案,那麼無論從上到下汙多少都不為人知。全國必須對貪汙敏感,戒慎恐懼,錢康明們才會勇於吹哨,高官首長才知利益迴避。

台中興富發建設「文心愛悅」工地塔吊吊臂掉落,刺穿捷運列車,一死八傷。職安署勒令齊裕營造停工,以塔吊操作不當,裁罰三十萬。作業主管未在場指揮監督,罰三十萬。承攬管理不當,罰十五萬。齊裕營造五年來七樁職災,職安署近五年已裁罰其近一千四百萬元,仍阻止不了齊裕便宜行事。台中市府指興富發遵守捷運限建區規定,一切合法。最後職安署對興富發三十項建案違規五十二項次、停工十五次,罰二五二萬元結案。各地工安事故依然頻傳。

新竹市關埔自2007年自辦重劃,有興富發建設的竹科潤隆等,造鎮規模龐大。經歷林政則(2001-09年)、許明財(2009-14年)兩位市長,市府竟可坐視平地起高樓叢林、而沒有污水下水道幹管,僅各社區污水道簡易處理。上萬住戶製造的廢污水直洩頭前溪、客雅溪,水質惡化,環境失守

林智堅前市府才向內政部爭取一億六千萬元,埋設下水道次幹管改善。遷入人口增加,新生入學數也年年增加,林智堅前市府2017年才新建關埔國小,六十班容納兩千名學生;龍山國小群英樓增加十一間教室。2022年光武國中新建二十一班校舍、建功高中增建國中部二十六班校舍。但有住戶仍嫌通學太遠,高虹安競選市長,承諾學區重劃優待住戶就近入學、建關埔空橋,而打敗林智堅的副市長沈慧虹勝選。但上任跳票,改為通學專車,仍怨聲載道。可想見當初林智堅若放爛,只濫發使用執照、建照,而不思配套公共建設,重劃區居民會有多水深火熱。

台北市「基泰大直」建案施工弄塌五、六棟民宅,意外揭露柯文哲前市府修法,將鑑定工程鄰損的權力,由市府建管處移交給建商,球員兼裁判。導致住戶眼看住宅裂縫擴大,倒塌前八個月即向蔣萬安市府求助,無果。

這些例子都說明,工程利益龐大,政府牽一髮動全身,可以為建商帶來巨富,也可以製造人命房屋財產損失。目前新竹市有自辦市地重劃五案,自辦農村社區土地重劃三案,建商摩拳擦掌。高虹安若不迴避建商利益,災難可期。

高虹安的優勢是明擺著的。貪汙案件既有隱密特性,難以蒐證;要證明圖利更難。香港辦許仕仁案,訪查過百位證人,逾千次匯款紀錄,用九年才完成艱鉅調查。郭炳江的御用大律師萬江儀辯稱:許仕仁收錢但沒有優待新鴻基,也沒承諾如何回報新鴻基,而所謂賄款只是政治獻金。

若在臺灣,可能連許仕仁都會安全下莊。但香港終審法官沒有買單,根據常理駁斥,判刑五年、罰五十萬、禁止出任董事五年。

高虹安辯稱「男友分租豪宅」、「為豪車和駕駛支付租金」、「不是男友干政,是錢康明不守分際」,各種說詞,使我想起新聞中,中國蘇州十四歲男孩開車上路被查,自稱「已四十歲,只因常敷面膜,顯得年輕」。

江西一市政會議邀美女跳鋼管舞,曝光後與會者聲稱「與管道主題有關,並不低俗」。硬要這樣說也沒錯。

四川重慶何姓女子在美容院花了四萬多人民幣(約十七萬多台幣)買白髮轉黑的療程,還是滿頭白髮。原來療程是將白髮拔光。硬要這樣說也沒錯。

高虹安市政府宣稱解凍都更一切合法,硬要說沒對價關係,乍看也沒錯。但事實和瞎掰帶風向之間的界線,就是常理。高虹安、黃國昌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但聽者都知道這是裝瞎。貪婪無恥能給人裝瞎的勇氣,但法官要有勇氣堅持常理。租豪宅不用納稅人的錢,用的是納稅人的權,槓桿放大禍害千萬倍。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留言評論
盧郁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