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部哀悼鳥山明的奇怪案例

張茵惠
625 人閱讀

《七龍珠》、《機器娃娃與怪博士》作者鳥山明2024年三月過世,儘管他的作品總是超越地球,如阿拉蕾曾經用怪力把月亮拉到企鵝村嚇壞眾人;遠達遙遠行星,如被毀滅過一次的那美克星,甚至上達天界,如分別統領十二個宇宙的眾多界王神;但最終,鳥山明的死訊仍不免在地球塵世引發最大騷動。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其中最奇怪的兩則消息,應該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一反常態公開表揚鳥山明,以及網路盛傳的墨西哥毒梟為紀念鳥山明而暫時停火。毒梟暫時停火的消息,是從X(原推特)傳出,是否真有此事難以考證。畢竟毒梟沒有設置對外新聞聯絡人,不可能打去詢問「你們真的因此停火了嗎」。但有墨西哥網友表示,當地確實稍微平和了幾天,「其實每次《七龍珠》更新的時候毒梟都會停止活動,像是『悟空對戰吉連』播出時,當地暴力事件直接歸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的說法則頗有意思,她說:「鳥山先生是著名的漫畫家,他的作品在中國也深受歡迎」、「我們對鳥山明先生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向他的家屬表示誠摯的慰問」、「我們期待也相信日本會有更多的有識之士積極投身中日文化交流和兩國友好事業。

《七龍珠》為中華文化偉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說鳥山明是「中日文化交流」的代表,顯然有點奇怪。

鳥山明從未對日本國內或國外事務表示過任何立場,他不曾像老家開軍工廠的宮崎駿那樣,基於自身政治信念而公開表明「反安倍」、「反修憲」的立場,更不像《中華一番!》作者小川悅司那樣,真的因為著迷於香港功夫電影《少林寺》(甚至曾表示成龍的武打太過「花拳繡腿」)加上愛吃中國料理,而主動要求連載以平行時空清朝為背景的美食漫畫。

鳥山明一開始採用西遊記為靈感塑造《七龍珠》世界,真的只是追求喜劇效果的偶然,下段將會詳述。相比之下,中國外交部顯然不會表揚真的以藝術改編發揚中國歷史的漫畫《三國志》作者橫山光輝,卻懂蹭分明只是偶然用了西遊記當靈感,事實上根本就是一群外星人比武大戰的《七龍珠》作者鳥山明,動機耐人尋味。

讓我們回到《七龍珠》開始連載的1984年,當時正逢「中國風人物」、「中國風角色」普遍出現於日本少年漫畫的十年高峰。換句話說,在這約莫十年內,幾乎所有設定發生在現代日本的少年格鬥漫畫都會點綴一些中國風,無論是作為主角,還是反派。這很大程度必須歸功於當年香港電影曾風靡日本,武打招式融入了格鬥技巧之中。此外,這類的作品還有另一個特色,就是凡是來自中國的角色,取名都很隨便。

舉例來說,1986年高橋留美子的喜劇格鬥漫畫《亂馬½》開始連載,主人公早乙女亂馬隨父親旅外修行時,不幸在虛構的中國青海省巴顏喀拉山脈「咒泉鄉」掉進「女溺泉」,因此受到詛咒,會因為潑到冷水熱水而變男變女。作品中最大女性反派之一的珊璞,設定是虛構的中國少數民族「女傑族」,而她的名字來自於洗髮精(Shampoo),追隨她前往日本的中國男子則叫做沐絲,毫無意外是來自於洗髮慕絲(Mousse)的音譯。在這部同年代且廣受歡迎的作品中,主角亂馬穿著旗袍領的上衣跟功夫褲,珊璞穿著超短裙改良式旗袍,沐絲則穿著中式白長衫。

另一個時代接近的例子,1992年的漫畫《瘋狂假面》裡,故事中段出現了一名擅長拳法貌似快打旋風角色「春麗」的中國轉學生,名叫「四季春夏」(雙胞胎兄弟稱為四季秋冬,母親稱為四季華蓮打,華蓮打音同英語「日曆」,父親直接就叫四季暦),最後取代了原本的日本人女主角而與男主角結婚。從命名同樣可以看出,80到90年代的格鬥類少年漫畫作者完全沒有打算真的了解實際上中國人怎麼取名字,甚至連中國家庭中母親通常不會改夫姓都沒注意到。

《七龍珠》本質上是一部東亞超級英雄作品

《七龍珠》在很多意義上都算是嚴謹的作品,從1980年代至1990年代,連載長達11年,原始漫畫42冊,動畫改編衍生更是綿延不絕,從《七龍珠Z》、《七龍珠GT》、《七龍珠改》、《七龍珠超》到《七龍珠大魔王》,鳥山明堪稱隨和的個性讓這個故事得以像是元氣玉那樣,一代一代借助眾人之力,繼續隨著時代成長,容納新的元素。

作為主角的悟空來自外太空,是一種稱為「賽亞人」的族群,賽亞一詞是日語「蔬菜」倒過來念而成。悟空的賽亞人族名是「卡卡洛特」,由紅蘿蔔的音譯轉變而成。天性好戰的賽亞人佔領了普朗特行星,屠戮了原本住在此地的茲夫魯人,將其改名為「貝吉達行星」,貝吉達音近英語的蔬菜。幾乎可以說,悟空的實際起源與中國文化和西遊記本身真的沒半點關係。比起西遊記裡的孫悟空,他反而更像是被父母親手流放至地球的超人克拉克‧肯特。

至於大家熟知的「傲嬌鼻祖」達爾,是身分高貴的賽亞人王子,而他的全名其實就是貝吉達四世(蔬菜四世)。賽亞人後來被弗利沙消滅,似乎也合情合理,畢竟弗利沙是冷凍庫(freezer)的英語音譯,有點烹飪常識的人都知道,新鮮蔬菜冰在冷凍庫而非冷藏庫(refrigerator)肯定會出事。

《七龍珠》的取名邏輯是十分荒誕的,一開始出現的角色幾乎全是日式中華料理:餃子、飲茶、天津飯,而形象則完全來自當時的港片(餃子的形象是港片殭屍的可愛版),布瑪的名字甚至是來自女用短褲。隨著劇情進展,除了克林以外,所有中華風的名字與人物也跟著漸漸消失。至於集滿七顆龍珠可許願的神龍,更是完全脫胎自日本19世紀通俗文學《南總里見八犬傳》中的設定,因此要說《七龍珠》推廣了什麼中日文化交流,或者發揚了什麼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是十分可疑的。

上面提到,悟空早年的命運像是超人克拉克‧肯特,但他與一般美式超級英雄的養成十分不同。首先,悟空與夥伴們的首要任務是自我成長,突破極限,他並沒有抱持著「我就是這麼與眾不同」的心態生活,儘管他原本有尾巴還會變身確實十分奇怪。《七龍珠》以「天下第一武道大會」與各式各樣的危機來襲,奠定了一種日後成為王道少年漫畫的主流敘事──少年以一次又一次的切磋試煉,完成自我無止境的成長。

有趣的是,「天下第一武道大會」重要的從來都不是最後誰贏,從名不符實的撒旦先生可以被誤判勝利成為社會名流這麼多年就知道,鳥山明在意的並不是比賽名次,而是過程中能得到什麼。賽亞人透過修煉可以變身成超級賽亞人,但遇到危機、重要的人性命垂危時更會突發猛進的成長。

「激烈的情感、利他的情緒會引發進步」的經典橋段從《七龍珠》開始徹底具象化。正因為《七龍珠》寫下了少年漫畫的「完美正典」,當出現了完全違背此一規則的作品時,如《鬼滅之刃》結局並沒有透過任何角色的猛暴性自我超越,而是透過眾人合作消滅敵人,有人會覺得這是爛尾,殊不知在現實世界裡這才是解決事情的常態。

過去很少人會直接指出《七龍珠》是一部超級英雄作品,因為超級英雄聽起來就是美國漫畫產物。但從鳥山明好友桂正和擔任人物設計的動畫《TIGER & BUNNY》就能看出,事實上超級英雄元素一直都存在於日本創作之中,無論是服裝、獨特招式,或是行動邏輯。無論變成超級英雄的原因是什麼,東亞的超級英雄傾向於不去追問自己何以要承擔這麼多,而且更願意以團隊的方式行動。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事實上同一套模版他們去年在音樂家坂本龍一過世時就用過了。2023年四月三日,毛寧回答官媒提問表示:

「我們對坂本龍一先生去世表示哀悼,向他的親屬表示慰問。坂本先生熱心中日人文交流,創作了不少包含中國元素的優秀音樂作品。他以實際行動為兩國友好交流作出了貢獻。我們希望更多中日有識之士繼往開來,積極投身到促進中日友好事業中來。」

這番發言當時也引發一陣困惑,坂本龍一與中國的關係到底是什麼?難道是《末代皇帝》原聲帶嗎?把東亞元素稱為中國元素,未免也太自我感覺良好了。按照這個邏輯,難道坂本龍一2019年以《你的臉》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配樂時,是運用了「台灣元素」嗎?

此外,就跟鳥山明無故「被紀念」、「被友好」一樣,官方一定調,網路上立刻出現大量穿鑿附會的鳥山明愛中國、坂本龍一鼓勵中國人的貼文,消息來源除了簡中內網之外什麼都沒有。至於理由為何,恐怕就得留給大家思考了。

作者為SAVOIR|影樂書年代誌總編輯,信仰女性主義、社會主義、自由主義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