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方興未艾的黨國階級文化

王宏恩
949 人閱讀

黨國階級文化的毒害

對於性侵犯的包容甚至覺得只要付錢就好、在政治議題上極度的雙重標準、抖音總裁幹片流行、海底撈員工服務時被強迫跳科目三。這些議題在台灣引起不少的討論,一些人說只是文化差異、一些人說是反中意識、一些人說只是黨派不同。

圖片來源:翻攝自亞洲統神-張嘉航臉書

但假如我們細看這四件事情,背後都是同一套體系的價值觀:黨國階級文化。從未消逝而在近年來逐漸加強的這股文化,台灣已對抗多時,卻得在未來幾年對抗更大的浪潮。

何謂黨國階級文化?這不只是國民黨而已。這種文化對於世界觀的定義,在於覺得人之間存在著難以橫越的階級。而在這個大的階層三角形之中,每個人都要清楚自己在哪一個階級。而在不同階級之間,每一個下層級的人都受到上層級的人的評分與檢察。假如表現夠好,就可能被拉拔往上,反之只能繼續待在下層。而不同階級之間的權力是絕對的,上層可以對下層為所欲為,而下層對於上層只能逆來順受。

在Schwartz的世界價值觀體系以及許多心理學研究中,人們主觀認為社會有階級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人類從猴子演化而來,而猴子乃至於諸多群居動物中本來就都有清楚的階級。但「認知到有階級存在」,跟「主動擁護階級的存在」,是兩種不一樣的事。而「不同階級之間依照努力自由升降」,跟「下層完全仰賴上層關愛來往上爬」的流動方式,也是兩種不一樣的事。而黨國階級文化,擁護的就是兩個後面的選項。

為何我稱之為黨國階級文化呢?這種階級觀,一開始隨著僵化的儒家文化氾濫,儒家文化認為社會是一個階級,每個人要知道自己的位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個人都有被上一層的人教育的義務,而上一層的人有責任教育下一層,因為越上層被認為越懂儒家,越能隨心所欲而不踰矩。當整個階層所有人都照禮行事,整個社會就達到完美的和諧。但只要有人膽敢挑戰這個價值觀,那就會被無限上綱到想要推翻整個體制,覆巢之下無完卵,只能先送去再教育。

儒家文化+黨國體制=國共一家親

這一套階級觀在千年之後,與列寧在推廣共產主義時建立的黨國體制階層相互呼應。列寧認為共產革命一直不成功,就是因為工人階級裡有叛徒、而且一些工人根本還不懂共產主義。因此列寧認為共產黨應該要像一個大階層,越懂共產的在越上面,教導並拉拔下面不懂共產的人。而下階層的人受到上階層的管教與懲處。而為了落實共產主義,當這樣的列寧式政黨掌權之後,就會建立起黨國體制。也就是國家的每一個部門,包括行政立法司法,都受到黨的監督,而黨本身則是一個巨大的階層金字塔,因此最後整個國家就被鑲嵌進這個列寧式政黨金字塔中。

這個黨國體制與列寧式政黨,也隨即被蘇聯培養長大的中國國民黨以及中國共產黨採用,成為控制黨內、政府內、以及國家內的主流價值觀,因此各方在做為以及成果上都十分接近,更成為一套可以互相交流的基礎。

擁護黨國製造階級高牆後遺瘲歷歷可見

在這樣的制度之下,輸出的文化不只是「社會有階層」而已,而是包括幾個元素。第一,這套文化暗示這個階層是好的,是要被擁護而非被打破的,想要挑戰這套文化者是跟整個階層所有人挑戰。第二,這套文化暗示階層上下關係明確,上階層就是可以對下階層為所欲為,誰叫你是被檢查的下階層?你根本不懂,被摸、被打、被辱罵都是活該。等你往上爬後就可以換你來了。第三,這套文化擁護的核心價值就是權力與錢,當你越能弄到權力跟錢(來自於黨國更上層的垂憐),你就越可以在上階層打下階層的臉,一切都是下階層活該,不好好努力往上爬──即使這種往上爬是靠擁護黨國才能達成的。

在這套價值觀之中沒有人性尊嚴、也從來不認為人有基本的人權,一切都是階層決定論。因此當你是黨國上階層的人,對下階層性侵是一種臨幸、是對方仙人跳失敗;當你是黨國上階層的人,謾罵其他人是應該,其他人罵你就修法說質疑你的都是在藐視你;當你去餐廳付錢,店員膽敢不跳舞就該被批鬥;當你忽然口袋掉出超貴錢包讓大家知道你的身分,之前霸凌你的人立刻鬼轉跪著親你鞋子、前女友立刻跑回來脫衣服要結婚;當你高喊「好了!我中了!」,本來吐你口水的豬肉販丈人立刻覺得你是天上的文曲星。

但這種黨國階級觀,跟民主是相違背的。民主保障基本人權,因為相信每個人都有可以發揮的獨特價值與長處,整個社會的多元有助於整個社會的活力跟存續(如同生物多樣性),當某些人的長處暫時無法發揮或需要協助才能發揮,民主透過人權保障與社會安全網,試著接住每一個掉到生存線以下的人。

在民主人權的價值觀下,或許社會仍然會因為資本主義與政治體制造成階層,但這個階層是期待可以越來越扁平、期待可以被打破的,因此推動財富重分配、推動直接民主參與,而不再只是過去哀嘆一聲說這都只是命然後就認命了。在民主人權的價值觀下,霸凌跟性侵一開始就是錯的,不會因為有權力就可以豁免或被合理化、也不會因為拿出高檔錢包就可以霸凌回去、也不是付了點錢就可以當神然後把店員當毫無尊嚴的奴隸。

或許有人會說,民主不就啥都可以做嗎?就有一些人喜歡這樣自願為奴,難道不可以嗎?可以,但要有其他選項與環境限制。科學家可以研究致命病毒,但需要在安全的實驗室內進行而不能亂撒;情侶之間可以SM綑綁滴蠟燭,但要有安全詞可以在任何時間喊停;言論自由可以在大學激辯最極端的議題,但門口要先掛標語說有心理準備再進來、也提供輔導室資訊。同樣的,當有人真的覺得這種上下絕對不對稱關係很好,整個社會需要清楚提示與教育有其他選項,隨時可以脫離,讓每個人有辦法在自由的環境下選擇。

只是,通常真的給了其他選項跟教育,原本享受當總裁快感的霸道者就無法那麼霸道了,頓失權力春藥的鍵盤總裁們於是在網路上抱怨女性主義太超過。另一方面,在Lukes的Power: A Radical View中也提到,即使是最虔誠的印度種性階層,最下層的人被視為是上一輩做壞事而這輩子被懲罰,但這些人有機會還是會選擇逃離這整套制度的,而並非真心相信這種階層制度的正當性,沒有什麼認命這種事。

權大錢多就自以為了得的扭曲心態

過去戒嚴時期,黨國階級文化透過大眾傳媒普及化,也使得娛樂圈仍有這樣的氣息,更別提過去殘忍的高菊花事件。而在如今,台灣雖然已經民主化了,但是這樣的黨國階級文化重新因為中國崛起而再度在台灣興盛,無論是嚮往去中國掏金的娛樂圈的自動沉默,乃至於前述提到的大量抖音總裁幹片淹沒社群網站,甚至如今有許多人可以洋洋灑灑站出來說女人就是欠打、就是想上未成年給錢就好了,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權錢大於尊嚴的黨國階級觀不只重新出現,甚至受到擁護與追捧。

而這種黨國階級觀一旦重新稱霸,就會成為跟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對接的絕佳窗口:「台灣就是小被中國欺負活該」、「台灣就是沒錢該被中國買下」、「少一點自由被統一可以賺大錢有何不好」,國族等級的性騷擾。明明本來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都是平起平坐、平等相待、平等討論如何在經濟上互通有無,但這套黨國階級觀之下的國家互動就一定要搞成朝貢體制,一定有一方要被踩在腳底下卑躬屈膝,要被上階層任意為之只能認命。明明就不該是這樣的。而當只要跟著喊愛祖國、跟著轉貼一個也不能少就可能受到垂憐而多幾場演唱會或高座政務委員,一旦這種黨國階級觀穩固就更能加速民心的統一。

再次強調:黨國階級文化是「主動擁護階級的存在」以及「下層完全仰賴上層關愛來往上爬」,而非單純如西方價值觀調查裡面的「認知到有階級存在」與「不同階級之間依照努力自由升降」。對於即將上任的賴清德政府來說,雖然賴在處理民進黨性騷議題上快刀斬亂麻,但在其他發言上以及勞工議題上,有時也難免往黨國階級文化靠近,畢竟在這個文化下長大、且身為社會地位優勢的人,很容易就會接受這個文化的正當性,更別提其他未來執政團隊的成員的發言與言行。但對於這個黨國階級文化的對抗,將會是台灣能否更進一步深化民主、解放台灣文化動能的關鍵。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留言評論
王宏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