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的爵士咖:評述台灣政治人物的音樂嗜好

李志銘
520 人閱讀

前不久,台北信義區「寶林茶室」爆發中毒案持續延燒之際,代表中央主動介入協助台北市政府進行檢驗工作的衛福部次長王必勝,由於3/29這天晚間下班後參與「變形蟲爵士樂團」在台北知名爵士酒吧「Blue Note Taipei」的演出活動,豈料國民黨立委徐巧芯旋即見獵心喜,出面譴責王必勝在這種敏感時刻不加班、週末還在「Have Fun」(玩樂)有損社會觀感(整個語氣幾乎讓人誤以為台北市長是王必勝),結果反遭網友紛紛吐槽「住海邊撈過界」、「人家在下班時間安排個人活動又不關妳的事」、「至少王必勝下班後沒有違停施壓員警,沒有在直播節目裡對網友飆粗口比中指,也沒有用髒話罵人『抄吉掰』」

圖片來源:「變形蟲爵士樂團」臉書粉專

事實上,就一般民眾的觀點來看,任何人(包括高階政務官與行政首長)在工作之餘都需要適度的休息,從事一些休閒活動不僅能夠排遣壓力,甚至就長期職業生涯而言更可以提升整體工作效率,所以並不需要特別強調「每天早上七點半上班」或是「二十四小時沒有一刻閒著」才叫做「認真工作」。無怪乎民進黨立委-資訊戰專家沈伯洋每每嘲諷藍白政客是以「弱智化」自家支持者的方式在從政。

俗云「世事難料」,由於立委徐巧芯這番無理取鬧所引起的言論風波,許多民眾才知道原來王必勝竟是個資深的「爵士咖」,早年不僅擅長吹奏中音薩克斯風(Alto saxophone),而且還是「變形蟲爵士樂團」創團初代成員。影響所及,就連「Blue Note Taipei」(台北藍調)這個原本只有爵士迷熟悉的場所、號稱台北歷史最悠久的爵士樂聖地,也因此意外受到大眾關注。

政治人物的音樂素養,乃是社交場合「以樂會友」的良好媒介

自古以來,美好的音樂對人類是一種良性的刺激。

相較於西方世界(主要是歐美國家),不少當代知名政治人物其實都有相當程度的音樂素養,他們偶爾也會在一些日常聚會當中彈奏樂器、自娛娛人。基本上,對西方人來說,「擅長演奏音樂」這門嗜好不僅有益身心健康,而且還是評價一個人的才華與品格、乃至於面對工作及生活態度的重要標準。甚至在某些國際政治的社交場合,主要媒介就是「以樂會友」。

比如美國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M. Nixon)、杜魯門(Harry S. Truman),俄羅斯前總統葉爾辛(Boris Nikolayevich Yeltsin)據說都能彈得一手好鋼琴。已故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甚至曾於大前年(2021年,適逢「311大地震十周年」)聖誕夜在網路上公開彈奏一首他特地苦練已久的日本歌曲《花は咲く》(中譯:花正在開,岩井俊二作詞、菅野洋子作曲),用來悼念311大地震中的罹難者。

另外,泰皇「蒲美蓬」拉瑪九世本人不但愛好攝影,同時也是一位優異的爵士樂手兼作曲家,平日最喜歡吹奏薩克斯風、豎笛與小喇叭,對吉他與鋼琴也頗有造詣,還曾經在紐約與Benny Goodman、Stan Getz、Lionel Hampton等世界級爵士樂手同台演出。至於許多台灣人比較熟悉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亦曾在布拉格最著名的「瑞都塔爵士俱樂部」(Reduta Jazz Club)以一曲薩克斯風的即興演出獻給捷克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堪稱政治家「以樂會友」的當代典範。

根據資深爵士樂評人蘇重(Ernest Heavy Su)早期在PChome個人新聞台的撰文介紹:「變形蟲爵士樂團」成立於1997年11月,初期團員包括賴晉楷(吉他)、彭郁雯(鋼琴/作曲)、邱建二(小號/團長/作曲)、吳莉雯(貝斯)、張坤德(次中音薩克斯風)、吳純瑩(爵士鼓)、王必勝(中音薩克斯風)、楊曉恩(次中音薩克斯風)等人。其中沒有一個是音樂科系畢業的,全都是憑著對音樂的熱情,走上爵士樂的道路。

有別於過去台灣老一輩的樂手以學徒制模式來傳承音樂,「變形蟲」成員大多數靠著自修或是到歐美留學而成為爵士樂手,幾乎沒有人是迫於生計,或者受到物質條件的吸引而走這條路,也因此造就了這個爵士團體的理想性格。有時他們會為了籌措經費而接一些婚禮、活動的演出,但是樂團的重心,仍然放在自身的音樂創作上。

「他們表現出近於嚴苛的自我要求,一種純粹為音樂而音樂的堅持」,蘇重表示:「變形蟲真的是個非常『耐聽』的樂團」。二十多年來,「變形蟲爵士樂團」一直相當活躍,並且在台灣各地持續都有現場演出。

政治家跟政客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人文素養」

兩百年前,美國詩人亨利.華茲華斯(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1807~1882)早已說得簡單明白:「Music is the universal language of mankind」(音樂是全人類的共通語言)。

台灣現今黨派對立相當激烈,要找到共通語言有時候並不容易,但是透過音樂的媒介或許是一種方式,能夠在不同黨派的政治人物之間尋求某種共鳴。

過去在馬政府時代擔綱首任文化部長的作家龍應台曾經沉痛地表示,台灣社會需要的是「真誠惻怛」的政治家,但是它卻充滿了利欲薰心和粗暴惡俗的政客。彼時宣稱「要讓文化成為國力」的龍應台指出,政治家跟政客之間最大的差別,主要在於「人文素養」的有無。

此處的「人文素養」,理所當然包含了政治人物對待音樂的正向觀念與重視態度,絕非如現下徐巧芯立委輕蔑地指稱爵士樂只是單純的玩樂(Have Fun),也絕對不是像前任(被罷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過去在市議會答詢時無端批評「大港開唱」的獨立音樂表演粗俗、下流。

回顧台灣近代民主政治發展史上,每每不乏熱愛音樂藝術、進而為此付諸行動的政治人物,舉凡日治時期曾經寫下〈台灣自治歌〉、〈咱台灣〉等代表歌曲的政治運動家蔡培火,乃至黨外時期衝撞威權和禁忌的年代高唱〈新牽亡歌〉嘲諷國民黨萬年國會的街頭唱將-民謠立委邱垂貞。除此之外,最令我印象深刻、同時也深感敬佩的還有兩位,其中一位是已故前總統李登輝,另一位是前高雄市長謝長廷。

眾所皆知,李登輝一生熱愛讀書,對於音樂、美術領域亦頗有研究,不僅本身會演奏小提琴,早年擔任台北市長期間還曾經翻譯過古諾歌劇《浮士德》劇本,後來更陸續首創「台北市音樂季」、「介壽館音樂會」(仿效美國的白宮音樂會),邀請優秀的台灣本土音樂家演出,音樂會還有電視轉播。李登輝以身作則,屢屢透過台北市長或是總統任內的政治資源及影響力來推廣藝文,讓台灣的古典音樂環境大步躍升,也願意給予藝文界長期支持。

無獨有偶,現今擔任台灣政府駐日代表的謝長廷,二十年前在高雄市長任內由於一次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了陶笛,便從此深深愛上這個本土樂器,並向當時高雄市著名的街頭藝人郭慶榮拜師學習吹陶笛。後來他幾乎隨身都攜帶著陶笛,在公務之餘一有空就拿出來勤加練習,不久竟已能公開吹奏,甚至還與唱片公司合作發行了陶笛專輯,儼然以陶笛作為行銷高雄文化、打造音樂城市的重要媒介,包括各種音樂會、愛河沿岸、城市光廊等地,都有謝長廷吹奏陶笛的身影。當時自稱「五十多歲才開始學音樂,證明了人生隨時都可以有新的開始」的謝長廷,在他不遺餘力地推廣藝文與革新市政之下,也因此讓高雄市逐漸脫離文化沙漠的形象,開始有了一個偉大城市所必須具備的規畫格局。

事實上,無論是熱愛古典音樂的李登輝,抑或專注「頂真」(tíng-tsin,意指做事認真細心、毫不馬虎)學習陶笛的謝長廷,毋寧也都印證了他們的從政態度,進而以藝術文化作為政治之外-更深沈、也更直接的另一種自我人格展現。說穿了,所謂的「政治」,不外乎就是我們的生活!音樂其實也是一樣。

聽說最近已經有些愛好獨立音樂的網友紛紛敲碗表示:希望「大港開唱」明年可以邀請王必勝的樂團到高雄演出,到時候一定嗨爆現場。對此我是樂觀其成、翹首以待。

作者為作家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