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on議長的果決讓美國再次偉大

趙君朔
428 人閱讀

睿智的議長讓棘手法案通過

上上週末在歷經兩個月的延宕之後,美國眾議院終於通過了議長Michael Johnson所精心設計、修正的法案包裹(其中包含3個對外軍援法案、一個強迫TikTok限期和母公司字節跳動剝離的附加法案,還有一個並沒有表決通過的邊境改革法案),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總金額達608億美金的軍援烏克蘭法案以及原本卡在參議院商業委員會等待辯論,但出人意料的先以參議院2月通過的軍援法案附加法案的形式,讓眾議院表決通過後,在參議院再以79-18的快軌(fast track)程序通過的強制TiKTok出售法案。這個法案在國會兩院都過了之後,隔天拜登總統馬上簽署正式成為法律。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第一個軍援烏克蘭的法案對因為資源、人力不足而戰況吃緊的烏軍來說是等待已久的及時雨,在討論各式軍援送到烏軍手上對今年戰況的影響前,值得先點出是那些因素讓眾議議長能打破讓各界普遍擔憂的僵局、果斷將法案交付表決,及時向全世界發出美國是自由世界各國可靠支柱的訊號。

第一個有利於議長突破來自共和黨美國優先派(MAGA)議員持續反對撥款烏克蘭的是最近中東戰場的情勢,以色列、伊朗接連直接攻擊對方領土讓軍援以色列的緊迫性和正當性大幅增加,這又是比烏克蘭具有兩黨共識的重大外交政策議題,因此此時在眾議院把參議院已經通過的對烏克蘭、以色列和台灣的軍援法案交付表決有其必要。

第二是拜登政府也在幕後大力運作,派出CIA局長William Burns親自在3月29日在CIA總部和Johnson的幕僚商討烏克蘭的情況。此外國防部一樣派出高層官員向議長簡報,其中包括美軍歐洲司令部的官員,這些簡報讓議長了解到即時提供援助烏克蘭的急迫性。

第三是Johnson在4月12日適時地前往海湖莊園去和前總統川普會面,川普對軍援烏克蘭法案的態度能影響眾議院的共和黨人,而議長之前已經技巧性的把法案中對烏克蘭的軍事撥款從援助修改成可免除的貸款(forgivable loan),這能減緩川普和其他美國優先傾向的眾議員批評這種對外援助只是浪費錢的無底洞。

Johnson議長在會面中告訴了川普他即將把援烏法案交付表決。川普在兩人見面後的記者會中稱讚了Johnson的表現,這就是用比較隱晦的方式傳達出川普不會像去年一樣公開反對參議院將援烏和邊境改革法案綑綁在一起尋求同時通過的嘗試。果然在幾天後Johnson正式宣布要把整個包裹法案交付表決時,川普沒有對此發出任何意見,因而避免了引發來自另一波共和黨議員的可能大反彈。

烏克蘭人權團體Razom奔走不斷

其實還有一股在幕後默默出力的力量在法案終於通過後被《金融時報》挖了出來,那就是為了國家命運而奔走的烏克蘭人權團體Razom,這個團體為了要改變還是普通眾議員時曾投票反對援烏法案的Johnson可以說是煞費工夫。這個團體讓Roman Rubchenko,一個曾在美國州立大學打球的烏克蘭籃球明星在Johnson的選區路易西安納州巡迴演說,提醒美國選民仍在艱苦進行的戰爭。

Razom還讓在俄烏戰爭前的烏克蘭消防員聯名送了一頂消防帽和一封信給Johnson,因為Johnson的爸爸生前就曾在路易西安納州的Shreveport擔任消防員。而在Johnson路易西安納州老家Benton參加過的教會對面,Razom還立了一座很大的看板,上面寫了一句聖經的經文附在照片旁邊,照片上是烏克蘭Berdyansk一座因戰爭受損的浸信會教堂。這樣細膩的公關手法就是刻意想打動同樣是虔誠基督徒的Johnson。

此外曾在3月拜登總統國情咨文演說後和Johnson會面的烏克蘭福音教派領袖Pavlo Unguryan還安排了Johnson在表決前的一周,和在戰爭中被迫害的烏克蘭基督徒會面,其中包括Serhii Gaidarzhi,他和Johnson一樣是浸信會信徒。而他的太太、4個月大的兒子今年3月在海港城市敖德薩的一場俄羅斯無人機攻擊中不幸喪生。這場會面在Razom的資深顧問Melinda Haring看來,對Johnson也發揮了巨大作用讓他下決心要讓援烏法案盡快付諸表決。

法案通過對烏軍猶如及時雨

因此在這種種因素交會之下,在烏東前線苦撐的烏克蘭軍人終於有機會延緩俄羅斯憑藉火力和人力上的優勢,準備在5、6月發動的第二波進攻。在還不確定是否能得到美國的進一步軍援之前,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接受美國媒體專訪時已近乎絕望的說出烏克蘭現在只能以1比10的劣勢還擊俄羅斯的砲彈攻勢。此外俄羅斯為了癱瘓烏克蘭人的抵抗意志,頻頻以飛彈攻擊烏克蘭大城市的電廠基礎設施,但烏克蘭的空防系統卻缺乏足夠的防空飛彈將來犯的俄羅斯飛彈攔截。

在軍援法案通過後,美國已經安排從美軍自己的庫存中送出價值約10億美元的武器如標槍飛彈、砲彈、防空飛彈、裝甲車和海馬士火箭發射器等送到烏克蘭前線。國防部長奧斯丁上周五還表示美國會和軍火商購買60億美元的武器,包括烏克蘭最迫切需要的愛國者防空飛彈和無人機反擊系統提供給烏軍,只是這些需要至少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才能全部交貨。

在戰場上最基本的需求-彈藥-供應的嚴重不足暫時獲得緩解下,烏軍可望有更好的能力和士氣抵擋俄軍每天清晨和黃昏,利用昏暗的視線逃過被發現又還不需要用到夜視鏡的時間帶,發動一波波小規模進攻。另一個對於烏軍有利的條件是這次通過的法案中Johnson加入了一定要提供射程可達300公里的長程陸軍戰術飛彈(ATACM)來增強烏克蘭主動攻擊的能力。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在拜登總統簽屬援烏法案後還不到24小時,烏軍就對部署在Berdyansk東邊的俄軍發射了美國秘密提供的長程陸軍戰術飛彈,這是開戰以來烏克蘭第二次使用這種武器。第一次是在4月17日烏軍發射這種飛彈到克里米亞北部Dzhankoi一個停放俄軍軍用直升機的停機坪,之後因為軍援法案的通過,烏軍將會有更多這種飛彈對遠方的俄軍甚至是俄羅斯境內的目標進行打擊。

烏軍更需人員補充與訓練

不過在裝備、彈藥上的缺乏緩解之餘,烏克蘭自己還需要解決兵力不足的問題。因此烏克蘭剛剛通過將徵兵動員的年齡由27歲下降到25歲,還暫停所有在外使館提供領事服務直到5月18日給處於可徵兵年齡的烏克蘭男性,以免鼓勵其繼續躲避回國效力。

但即使人力的問題能慢慢得到解決,徵集到的新兵還是需要進行個人和團體作戰的兩階段訓練,有些訓練還是到北約的成員國,由當地的軍隊進行。這樣才能和俄羅斯目前是靠數量優勢在戰場上重新緩慢推進,但其實是靠高薪、高傷亡撫卹金所吸引來的訓練不足士兵有所區隔,以求之後能再度反攻,收復被佔領的國土。

上週眾議院表決後,烏克蘭戰場的持續失血可望相當程度緩解之外的另一個好消息是在美國引起廣泛國安疑慮的TikTok必須要開始尋找新買家,不然在最長11個月的寬限期一到,將會從美國的網路商店上強制下架。目前已經在手機上裝TiKTok的用戶屆時無法更新下載的TiKTok軟體,除非是自己在裝設VPN軟體從美國「翻牆」到其他國家的伺服器去更新、下載TikTok。

強制TikTok必須尋求新買家是有力的殺手鐧

雖然TikTok因為在美國有1億7千萬的用戶使得其市場價值頗高,在本法案剛公布時就傳出連川普時期的財長、前高盛銀行家努姆欽都想成立一個團隊來競標。但中共在2020年修訂的出口管制法律中已經把TiKTok的演算法列為受管制的敏感科技,為了防止被收購後挖出其如何經常推送對中共有利、並刻意讓美國青少年上癮的純娛樂性內容(相反地,在中共內部的抖音根據其高度機密的演算法,推送給青少年的內容是以知識性、成長性的影片為主)與其他存心操弄美國使用者的演算法。

因此可以想像北京絕對不會同意按照這法律規定把TikTok賣給美國公司。現在TikTok只會像上次被川普時期的行政命令規定強制出售時一樣尋求以法律戰來避免需要賣掉或是被美國禁用的命運。因此除非在法律戰很快能贏得像上次一樣的勝利,不然法定9個月,最多延長60天的期限一到,TikTok就會面臨在美國強迫下架的命運,為不禁用TikTok是否對美國國家安全形成嚴重威脅的曠日廢時辯論畫下句點。

Johnson的決定會是重要的標竿

因此這次Johnson議長願意冒著被少數美國優先派同事發動清空動議(motion to vacate)解除議長職務的風險,提出這個兼顧理想與現實的法案包裹毫無疑問是個影響深遠的重大政治決定,只要烏克蘭在獲得一波波軍援後,在戰場重新取得一定優勢,那麼即使川普回到白宮後,很急切的想結束耗費美國資源的俄烏戰爭,要烏克蘭接受苛刻停戰條件的機會便將大幅減少。

另外美國也終於不用再擔心在川普重新對中共發動關稅戰和其他制裁時,在一個廣受歡迎的社交媒體上,會有關於美國的假訊息源源不斷地冒出來想扭曲美國一般民眾的認知。

最後,川普在和獨裁者談判破裂後經常會祭出更強力的手段壓迫對方讓步這點常被美台兩地的許多分析家忽略,而只是強調他偏好交易的外交政策風格可能將崇高價值拿去交換利益。只要回到白宮的川普在外交政策團隊上不要受到共和黨美國優先派政客(對軍援台灣的法案投下反對票的34名眾議院全部是共和黨籍),或是其他無黨派選民的影響,而任命能和他相處的傳統保守派政客、官員如剛辭職的Mike Gallagher、參議員Mark Rubio、前駐德大使Richard Grenell、前代理國家安全顧問、退役准將Keith Kellogg等,那麼可以期待當前混亂世界的局勢能陸續找到真正長期的解決方案,而不是當下在頻頻失火之後,靠一些華而不實,會後發表充滿動聽外交詞彙的先進國家元首高峰會來暫時性的安撫人心。可以歸類為傳統保守派政客的Johnson議長已經對此做出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剩下的,就看今年11月美國大選投票開始後選民的智慧了。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