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遊行劇場與國王的新衣夢

林艾德
1.3K 人閱讀

2019年的6月23日,在濕熱的天氣下,館長陳之漢與立委黃國昌號召上凱道反紅媒的群眾,穿著雨衣或撐著傘,人數滿出景福門,一路蔓延到鄰近捷運站出口都被人潮擠滿。四年後,同樣兩個主辦人,再加上侯友宜、郭台銘跟柯文哲等三位準總統候選人,柯文哲還下令民眾黨黨公職都必須參加,結果當他在台上演講時,畫面遠端都還能見到車輛正在通過景福門圓環,人氣剩不到四年前的一半。

自始就只是一場掛羊頭賣狗肉的表演

這不是公平正義的失敗,而是黃國昌與柯文哲的失敗。打從一開始,這場號稱「沒有政黨、沒有財團、沒有地主」的公民遊行就充滿爭議,除了民眾黨動員力挺柯文哲之外,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以及擁有百間套房的包租公侯友宜,直接讓這場遊行湊齊了政黨、財團及地主三大要素,而主辦人黃國昌口中種菜的畸零地,也被踢爆長期違法作為停車場收租,自家後的違建更是侵佔國有地。可以說除了沒有要選舉的館長之外,其他四位政治人物的實際作為,都跟這場遊行的初衷背道而馳。

但初衷還有人在意嗎?在這麼多爭議後,再駑鈍的人都看得出,這場遊行美其名是公民運動,其實公平正義只是黃國昌與館長幫柯文哲縫製的國王新衣,裡頭包著真正的兩大主軸,是民進黨下台以及支持柯文哲。

黃國昌與柯文哲的互相吸引,來自他們兩人本質上都是反對民主政黨、崇尚威權體制。無論是過去黃國昌在318運動或時代力量中,抑或是現在柯文哲在民眾黨,他們都只是把團體當成個人獨裁意志的延伸,他們需要的不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黨員,而是幾隻聽命行事的狗。柯文哲不只罵民進黨立委是狗,民眾黨幹部也被他罵成狗,連被同黨立委賴香伶要求他道歉時,他的反應都是理直氣壯的「哪有幹部要求主席公開道歉的」,畢竟在他心中,這些黨員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蔡璧如說的:「民眾黨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將柯文哲送進總統府。」

黃國昌譁眾取寵,祇因群眾是他的興奮劑

在這場假中立真造勢活動的演員中,黃國昌也絕對是最令人唏噓的。放棄了中研院研究員的專業、放棄了過去318運動時公民領袖的威望,如今的黃國昌已不再用他鞭辟入裡的觀點來打動群眾,而是扮演起網路包青天來譁眾取寵,希望能維持最後一點點聲量讓他能求得一官半職。曾經他的司改論述,是關於陪審團、關於法官檢察官的評鑑機制、關於司法如何維持中立的宏大觀點,而今,他的司法正義是反權貴、反黑金、反詐騙、嚴刑峻法以及「把壞人統統抓起來」,臉遮起來跟韓國瑜沒有區別。柯文哲笑稱他的司法改革論述只是抄黃國昌,但其實黃國昌早就遠離了司法改革,司法正義只是他吸引群眾的興奮劑。

作為財團創辦人,郭台銘在一場號稱沒有財團、主打買不起房的遊行中,依然能得到群眾歡呼,也證明了這場活動假中立真造勢的性質。郭台銘深知自己沒有立場多說什麼,畢竟他的鴻海集團營收在蔡英文任內屢創新高,但在勞權部分卻是劣跡斑斑,員工血汗,老闆則乘著21億私人飛機跑選舉,郭台銘的形象,幾乎就是這次活動名義上想要打倒的那種人。但久經沙場的他,早就看破了今天的遊行只是一場表演,於是他稱職地演出他的戲份,上台罵了幾句民進黨,接受群眾歡呼,繼續跟柯文哲互相拉抬,等待著侯友宜在自己的戲份犯錯,而他又再次賭對了。

自曝其短的侯友宜貽笑大方

不知道是誰,讓侯友宜在國民黨動員不足的情況下站上那個舞台?又讓他在台上自曝其短長達10分鐘?侯探長應該好好查一下,那個人可能根本就是郭台銘派來的奸細。侯友宜的演說不僅乏味,更嚴重的是,似乎沒人提醒他這場遊行早已變調。他本可帶口號喊民進黨下台,結果卻喊了「公民正義侯友宜」引來噓聲四起,這幾乎是郭台銘與柯文哲最想看到的表演:在一場號稱中立的遊行中,人民對他們歡呼而把侯友宜噓下台,誰較能成為反綠共主不言而喻。

不過,同樣脫稿演出的,還有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而她的演出是最精彩的,簡直就像是電影最後一幕的驚人反轉,毫無保留地揭露了整場活動的本質。

活動最大亮點是王婉諭

她先罵民進黨,再罵國民黨,在台下群眾歡呼最熱烈的時刻,她連續兩次開罵柯文哲,先是在居住正義的部分批評柯文哲對社子島全區鏟平的區段徵收,又在司法正義的橋段,當著柯粉的面揭穿了民眾黨與黑金家族過從甚密的事實。在這個資訊偏差的時代,許多手裡拿著「嚴懲黑金」小扇的柯粉可能根本不知道,他們最討厭的陳歐珀已經退選,黃承國完全支持民進黨內的排黑條款,而鍾東錦還在幫柯文哲募款,民眾黨也決定在中二選區禮讓顏寬恒。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最諷刺的一幕,出現在王婉諭怒嗆柯文哲「選民不是你的太監、你的狗」時,台下憤怒不已的噓聲,彷彿王婉諭剝奪了他們當狗、當太監的權利。同樣是被噓下台,但王婉諭的每一句發言都切合居住及司法正義的主題,台下荒唐的反應,反而讓全國人民都清楚地看穿了這場活動的本質:公平正義只是國王的新衣,而在這場國王的造勢活動中,沒有人想聽真話。

沐猴而冠的柯文哲

最後柯文哲按照計劃,在所有政黨候選人中最後登場來接受群眾歡呼,老實說,柯文哲的居住正義理念跟民進黨並沒有太大區別,都是把重點放在社會住宅跟租金補貼而非高房價,重點是住得起而不是買得起。

柯文哲自己承認,他8年要蓋5萬戶社會住宅的計劃失敗了,截至112年6月30日止,台北市含興建中的社會住宅總數只有2萬戶,但他跟他的支持者都認為這是還不錯的成績。蔡英文則是承諾在8年內興建12萬戶社會住宅以及8萬戶的包租代管,而目前進度分別是含興建中的8萬戶,以及包租代管履約中5萬4千戶,論比例來說,蔡英文的績效比柯文哲好得多,但柯文哲的支持者似乎認為這是嚴重跳票。

數字不會騙人,號稱務實科學理性的柯粉,理應清楚誰在居住正義的表現比較好,但最妨礙選民務實理性科學的,往往是柯文哲自己。就像他前陣子說,請大家不要google,用印象說出前瞻計畫做了什麼?他覺得這是一個聰明的提問,但我認為一個負責任的選民該做的事情正好相反,這已經不是國立編譯館會把建設寫在課本上要你背起來歌功頌德的年代,作為民主社會的公民,我們應該好好google,看看每一個政治人物到底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而不是單純因為崇拜一個政治人物就毫無根據地相信他。畢竟,你不能總是期待有一個王婉諭突破同溫層來告訴你真相,因為通常就像今天,說實話的人,會被柯粉用最憤怒的聲音噓下台。

作者為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長期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哲學及母語推廣等工作。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