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入CPTPP,2021年日本起風了

郭永興

來自外務省的友善建議

疫情之前,台日之間還能自由來去的時候,2019年的夏天,筆者在東京銀座的一家洋食餐廳,和一群外務省的朋友一起午餐交換意見。筆者是想瞭解台灣加入CPTPP的可能性,但是看得出來,外務省朋友們更關心中國加入CPTPP的可能性。一位曾經參與TPP談判的課長級官僚友善地說,其實你們台灣應該考慮中國與台灣同時加入CPTPP的政策可能性(也就是所謂的WTO模式)。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筆者先要說明,外務省裡面雖然有China School,也就是外務省裡面學中文,負責中國相關業務的一群外交官。但這群外交官基本上不會親中,只是他們認為與中國維持友善的關係,有利日本的國家利益,同時強調對中外交的重要性,有利於他們在外務省內的政策影響力與升遷管道。為何外務省China School的大多數外交官,骨子裡是不會親近中國呢?

一個重要關鍵是發生在2004年的上海總領事館外交官自殺事件。事件發生時,筆者正在京都大學念博士班,此事情在當時的日本中國研究學界,激起很大的漣漪,筆者鮮明記得,當年的日本中國經濟學會年會,主題演講是一位日本高層外交官,他的言論對中國充滿敵意與不信任感,當場的中國留學生與中國籍學者的臉色都頗尷尬。

此事件是一位派駐上海的日籍外交官,中了中國方面的美人計,中國方面逼著他背叛日本提供資料,不然就讓一切曝光。這位外交官無法背叛祖國,最後選擇在上海領事館的值勤室自殺,他在給長官的遺書上面寫著:「想到一輩子都要出賣祖國,被那些中國人們苦苦相逼,只能有這樣的方式了(自殺)」。這個事件是日本外務省China School永遠要背負的十字架。

筆者認識一位曾經長期派駐在中國的日本外交體系友人,曾經對筆者說,雖然同樣是華人臉孔,他在中國只要一下飛機,就會全身緊張,害怕不知何時會被人從背後暗算,但是在台北他一下飛機,就覺得非常輕鬆自在,除了有跟日本一樣的安全感之外,還多了一份可以拖鞋逛大街的南國悠閒(他到台灣都是純旅遊非公務,所以很悠閒)。

筆者瞭解日本外務省China School的「對台友善、但是重視中國利益」的基本邏輯,所以筆者相信外務省那位課長級官僚的中國與台灣同時加入說法,是他在考量日本國家利益後(也就是說避免跟中國發生重大衝突),以對台友好為出發點所想出來的可能方式。

2019年夏天與外務省官僚意見交換後,筆者就瞭解到,除非是日本政府內的政治勢力(包括自民黨、首相與內閣們等)強烈為台灣出頭,否則兩岸同時加入(或先後)的WTO模式,是台灣加入CPTPP較為務實的方式。再者,日本政府的政治勢力中,目前的自民黨政權核心是菅義偉(首相)與二階俊博(自民黨幹事長)的組合,二階是日本國會議員的親中最大咖,短期內台灣要靠日本政黨或國會力量單獨入CPTPP幾乎是不可能,所以實務上,台灣如果短期內(也就是數年內)要有加入CPTPP的可能性,兩岸同時是必須考慮的政策選擇項目。

綜合上述筆者與日本官僚們互動且觀察日本政局的心得,未來數年內,當中國加入CPTPP的可能性越高的時候,也就是台灣加入CPTPP機會變高的時候。這篇文章的標題「台灣入CPTPP,2021日本起風了」的關鍵就在於,在2021年中國加入CPTPP的可能性變高了,而日本的官僚體系,也開始出現聲音,倡導為了與中國影響力抗衡,台灣同時加入,是日本的政策選擇之一。

中國入CPTPP,日本的風向有點不一樣了

筆者在上篇文章〈中日會有愛的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呢?〉提到,習近平在去年11月宣言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之後,日本主要媒體的《讀賣新聞》、《日經新聞》與《產經新聞》,都提出批判性社論,他們主張日本必須維持CPTPP的高水準自由貿易度,千萬不能為了中國而調降水準;再者,這些社論皆主張日本當前的CPTPP戰略重點,應該是將美國新政府拉回CPTPP之內,中國的加入是美國之後的問題。

然而,過了一陣子,筆者發現日本媒體的風向開始有了改變。經濟報紙的《日刊工業新聞》在今年新春後的社論就宣言,2021年是中國要加入CPTPP的摸索年,日本除了呼籲美國盡快回到TPP外,也應該視CPTPP是讓中國更接近國際經貿法規的好機會。從這個社論可以看出,日本工商界已經開始醞釀歡迎中國加入CPTPP的氛圍。

來自經產省的提案

更大的轉折,來自去年底《日經新聞》政治部次長永井央紀的一篇專稿,這篇專稿訪問外務省與經產省的現任與退任官員,文章內容顯示日本官僚體系,也正在醞釀中國加入CPTPP可能性的討論。這篇專稿的重點如下:1.儘管中國在香港人權,以及新冠病毒處理上面,顯示出極權態度。但是日本不能忽視中國十四億人口的市場;2. 以RCEP的電子商務條款為例,日本在與中國談判的過程中,的確可以誘導中國去遵守世界貿易規則。因此讓中國加入更多國際經貿組織是對的方向;3.拜登政權上任後,短期內對回歸CPTPP沒興趣;而中國有動機想搶在美國之前進入CPTPP,不然美國與日本聯手之後,中國對CPTPP更沒影響力;4.CPTPP雖然比RCEP有更高的自由化規定,但是中國法律也逐漸調整中,因此中國要趕上CPTPP的要求,是有可能的;5.中國對CPTPP內的新興國家有影響力,這些新興國家也不全然聽日本的話。在中國發揮影響力的情況下,CPTPP為中國修改標準是有可能的;6.作者訪問經濟產業省前次官嶋田隆(任期2017-2019;次官是經濟產業省官僚組織的頂點),嶋田隆認為防止中國未來在CPTPP內的影響力過大,必須讓其他支持日本的盟國,如英國、台灣與泰國加入,成立「高信賴聯盟」(高信頼リーグ)。

儘管日本首相菅義偉在公開場合,還是表示依照中國目前的政經體制,中國要加入CPTPP是很困難的。但從《日經新聞》的專訪,與經產省前次官嶋田隆的「高信賴聯盟」說法,筆者相信2021是中國政府對於加入CPTPP的摸索年,同時也是日本尋找讓中國加入CPTPP方式的摸索年。

日本外務省與經產省在尋找讓中國加入CPTPP方式的過程中,應該有兩個關鍵障礙,一個是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體制與CPTPP的高度自由貿易架構的衝突;另外一個是日本國內目前強大的厭中氣氛(因為釣魚台衝突、香港人權、新冠肺炎等)。在這兩個障礙中,台灣加入都可能是很好的潤滑劑。台灣加入可以增加日本在CPTPP內對於自由貿易架構的認同者(嶋田隆的「高信賴聯盟」說法),也是安撫日本國內厭中右派勢力的好藥帖。此外,中國為了能夠順利加入CPTPP,也有可能接受WTO模式的兩岸同時加入。

CPTPP入場賽局,台灣 In or Out的選擇

因此在日本、中國複雜的利益、計算與角力的過程中,2021年也是台灣加入CPTPP的探索年。台灣在這場CPTPP擴大參與國的日中角力裡,厭中的日本保守派‧右派政治勢力,是台灣最重要的政治盟友。但就過去幾年,筆者跟日本保守派政治勢力接觸的感受,無論是國會議員或是智庫研究人員,他們都很不認同台灣政府遲遲不處理福島五縣食品進口問題。2020年初邊境尚未封鎖時,筆者參加一個民進黨智庫內部的閉門日語會議時,一位來自日本保守派智庫的自衛隊退役將領就明言,「沒有福島五縣食品解禁,就沒有CPTPP」。筆者相信,日本保守派政治勢力應該到今日為止,還是同樣的態度。

面對中國入CPTPP,2021年日本開始起風的局勢,如果台灣政府在2021年對於福島五縣食品進口禁令毫無作為,台灣在日本最重要盟友的保守派政治勢力,勢必心灰意冷,對於台灣加入CPTPP的火力援助,大概就只是嘴巴說說(嘴巴上的支持,他們會做的,因為他們也不想被親中派見縫插針),不會有真正有意義的動作。

如果沒有這些台灣長期友人的幫忙,台灣入CPTPP的這場賽局,就只剩下中國政府、日本國會的親中派政治勢力、重視中國經濟利益的經產省與日本工商界、對中國有戒心但也知道中國商業利益重要的外務省參與,台灣注定出局。但是如果有保守派議員與輿論的大力相挺,加上目前日本國內的強大厭中氣氛,中國政府、親中的日本國會議員都可能要做些妥協,那就看見台灣的機會了。

未來台灣加入CPTPP的可能性,來自日本國內不同政治勢力的衝突與協調。有個日本地方小新聞台灣沒有媒體報導,卻可以窺見台灣加入CPTPP的機會。去年12月6日中午的和歌山縣御坊市的中午時分,這是一個恬靜的田園地帶,寬廣往來四線的縣道185號線,二十多餘台的宣傳卡車,上面寫著〈大日本〉、〈皇道宣布〉、〈維新〉等標語,從車牌上面可以看出,卡車來自大阪、神戸、奈良、滋賀、岐阜、愛知、愛媛,彷彿是西日本的右派團體大集合,卡車在縣道上來回,縣道的對面是和歌山縣警的盾牌機動隊,機動隊的後面是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地方服務處。卡車上面擴音器喇叭,大聲喊著:「我們為了徹底糾弾國賊站了起來」、「危害日本國家利益的二階貓熊,滾出日本」……。

在目前日本強大厭中氣氛中,日本國會親中派要挺中國入CPTPP,恐怕老家會常常有右派團體的戰車來遊行,因此他們也需要跟保守派國會議員合作,來穩定日本的政治與社會局勢,這就是台灣的機會所在。

作者為臺中科技大學國際貿易與經營系教授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郭永興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