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兄弟,一路好走!──弔李應元

郭文彬
2,275 人閱讀

從昨晚九點多得悉應元兄過往的消息,直到幾個小時之後,才得以稍微平靜,記載一些共同的過去。

雖然說,這是早有預期的事情,自從他八月回國,看見那清瘦的模樣,已經理解這天終將到來,可是,還是很痛啊……

圖片來源:翻攝蔡英文臉書粉絲專頁

我應該是民進黨或者新聞界,最早認識應元兄的一批吧?

大約是1989年左右,我在《自由時報》政治組當記者,當時正當鄭南榕自焚、許信良闖關回台,台獨運動在國內方興未艾,正是政治議題潮湧而出的年代。

台獨運動的理念內涵、美國黑名單返台運動的想法及計劃,該問誰、才有與眾不同的新聞素材呢?

開個先例,我來找台獨聯盟美國本部的主席郭倍宏、副主席李應元吧!我的獨維拉!獨派問題都問他!

這麼多年,什麼時候問了什麼主題,早已不復記憶,比較印象深刻的是,由於時差關係,每次我晚上(白天在外面採訪)從報社(當然用報社的電話)打給應元兄,他總是在睡覺、被吵醒接電話。

「文彬啊?有問題問我?好,給我五秒鐘,我捏捏臉清醒一下,哈哈。」

好爽朗的人啊,雖然從來沒見過,也感受到他的親切和友善。

1990年黑名單闖關回台達到高峰,郭倍宏中和現身掀起風潮,李應元則是悄悄周遊台灣各地,到處拍照留念,包括在派出所和警員身旁留影。

欸欸他是通緝犯耶,還是叛亂罪那種重罪,「這傢伙真的很皮啊!」我記得報社有位長官下了這樣的評語。

後來他終於(哇咧真的混了很久)被捕入獄,再碰上廢除刑法100條,預備叛亂不再入罪,他終於恢復自由,這些很多報導都寫了,不贅述。

再次與應元兄有交集,1993年,臺灣省的各縣市長改選,應元投入雲林縣長的黨內初選、對上當時的省議員蘇洪月嬌,郭倍宏也參加台南市的,對上省議員蔡介雄。

初選結果,兩位新人不意外地敗給政壇老將,郭認為初選不公,堅持脫黨投入大選、應元兄則接受選舉結果,並表明會為黨提名候選人助選。

最後兩個縣市雖然都選輸了,有違紀參選的台南市,過程中也多出許多黨內衝突和對抗,我作為台南市重量級立委的辦公室主任,那段時間搞到焦頭爛額……

後來有一個場合,我碰到應元兄,問他:「你當時初選輸掉、不想跟她拼啦?」

他大笑:「三八兄弟(這句是他口頭禪,我至少聽過上百次,現在回想到、眼淚就滴下來了……)!願賭服輸啦!每個人都想自己哪有團體啦~」

後來他去台北縣三重新莊那區選立委也當選兩屆,直到阿扁總統派任他去美國當駐美副代表。

某一位(我是真的忘記不是故意不講)在扁政府參贊機要的官員,有次在某個聊天場合說到,駐美代表這麼重要的工作,不可能不用有外交專業的舊政府官員,但是也不能沒有自己人參與其中;再者這個自己人既不能張牙舞爪把自己搞成眾矢之的,又要能在關鍵時刻堅持執政團隊政策立場,還要有足夠的外交專業知識和學習能力,這種人才,非常不好找啊!

所以,就是李應元了,這說明了許多人對他的評價吧。

2004年總統大選的競選規劃部署時期,應元兄在中央黨部擔任副秘書長,也是競選總部負責動員群的副總幹事。由於我當時擔任扁友部主任,隸屬組織群,比較沒有那麼頻繁與他互動。

但是印象很深刻的是,某次競選總部決策會議,所有高層、大老通通參加,他提出了後來震古爍金的(BGM上)「牽手護台灣」運動(不過那次會中好像還不叫這個名稱,而是手牽手還是人鏈什麼的)。

提議之後的幾十分鐘,與會人士一面倒輪番砲轟,認為這個計劃大而無當、耗費太多人力物力、執行難度太高、政治效果難以預期……等等。

簡言之,就是蓋章「不要鬧了」……

會後,我看見他帶著招牌笑容,拉著這個大老、然後是那個高層,反覆推銷他那個構想。當然,大家客套兩句,陸續閃人了。

他看見我:「阿彬,手牽手這個計劃真的會有效果,可以扭轉我們的劣勢……」

「可是哪來兩百萬人上街?而且至少花一兩億耶……(這些會裡都講過)」

「哎呀,三八兄弟!就是要拚啊,我們不能自己綁腳綁手,拼下去,哪有什麼事一定做不成!」

我人微言輕,找個藉口開溜了,最後看到,他繼續去ㄍㄡˊ下一個人……

真有毅力啊老哥,我心裡想著。

最後竟然給他ㄍㄡˊ成了!咳咳,我這態度太不尊重,應該說總統英明(最後是阿扁拍板同意的)!應元敏銳!至於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總統大選勝利之後,我奉派轉任主席特別助理,算是跟應元兄朝夕相處。

每週的中常會,我與應元兄相對而坐,在三條縱向會議桌的中間那條頂端,正好在黨主席的視線正前方第一排,超級雅座。

我是從來不在中常會中主動要求發言(沒事找更多工作是頭撞到?)應元兄剛好相反。

我坐他對面,常常看見他手指微微晃動,就知道他又要舉手了……

「應元有什麼意見?」阿扁總統說。

「應元你又不同意嗎?」

「應元還要堅持啊?好吧你講你講。」

不,我不是要紀錄他的厚話,重點在他言之有物,否則,阿扁總統豈會容人啼雄!

可是,他主持的主管會議,角色易位,他總是鼓勵所有人多發表意見,而且常常在他們講完後,來上一句他的另一句口頭禪:「真好、真好」(淚)

如果有看法相左的時候,他會挑出其中共識部分:「好,就這樣,其他跳過,我們往前。」從來不會議而不決。

2012總統大選,他重操動員群眾,我的社運部在他轄下。

有一次會議主題,在於成立一個專案計劃,爭取社會各行各業對本黨總統候選人的支持。

先討論專案名稱,我靈光乍現:「叫做360專案,如何?我們要從360度、爭取360行的社會支持。」

他說:「太好了!真有創意!不必討論了,就這樣決定。」

那一刻,我心中湧出一股暖意,我看見他真心讚賞別人、肯定別人,那種善意和溫情,像陽光、汨汨流出……

他一直都是這樣啊!不管什麼時間、什麼場合、什麼對象,他真心喜歡他的夥伴們,認可並全力揄揚夥伴的作為,不是場面話、不是耍拉攏,而是真心評價。這,讓每個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士氣和動力不斷提高了。

好了,講了那麼多好話,總該來一段黑歷史平衡一下(嘿嘿應元兄要講你壞話了)。

2016年,總統大選投票前夕,本黨候選人至福華飯店與企業領袖對談,而某些工運團體認為這是輕勞重資(這不是他們的口號只是我的印象歸納),並提出「還我七天假」等具體政策要求。

我是中央黨部主管部門社運部,理當到場代表接受陳情或抗議。吳釗燮秘書長為了周延處理,另外央請應元兄到場支援(因為他是前勞委會主委)。

黨中央各部會有一個跨部門會報,行前情勢及對策評估,傾向由主任級幹部接受陳情即可,由於當時大選勝負已定、而且這批抗議團體長期的政治傾向、以及研判他們此行目的也是只在向媒體發聲,等等。

到了現場,果然他們大喊各項訴求,要求「蔡英文出來見面」,但是飯店門口有警方派員駐守,工團也無意升高肢體衝突。

我上前講了幾句,被轟閉嘴,只好暫時站開;之後,應元兄勇於承擔,就政策要求內容做了一些對話,然後承諾,總統候選人兩週(就是在投票前)親自與工團代表對談。

兩週內?兩週內親自對談!你有沒有搞錯啊老大!這不在行前規劃當中好不好!也不符勝選最高思考(好啦我要承認我事先也沒跟他講過)!

然後呢,我當然被狂釘了一頓,但是,答應了就要做,也沒其他選擇。

我很不甘願地嘟著嘴去找應元兄抱怨(靠,我被罵好幾十分鐘耶),他還是那副陽光普照的笑容:「哎呀我們不要那麼多政治算計啦~勞工的權益我們當然要保障啊,這個沒什麼可以其他考慮的。」

哦!

這個時候的李應元,已經回台灣26年,當過立委、大使、秘書長、部長……這樣,會不會太純真了呀…?

他真心相信啊!

其實民進黨,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傻傻的、不為己、不算計,努力又堅持,應元兄是大隻的,還有很多小隻的。

剛知道應元兄過世,我很難過,在捷運站剛好碰到一位媒體超級美女,我一時情緒,就跟她說了:

「我們年輕的時候,民進黨哪裡有在同志喪禮啊,都嘛婚禮和滿月酒,大家都年輕啊,根本很少有人死掉啊!(鄭南榕那種政治祭典不算)

1998年盧修一過世,我在現場哭到一塌糊塗,太震驚了啊,竟然有同志會生老病死……

現在啊,就很多了吧,送行,送他一路好走、早登極樂;而我,會記得我們曾經共同的那些,而且,很快再相會吧……」

後來看到一句:希望那時候,我們都已經變成更好的自己。

好棒的句子。

應元兄,大概很難更好了。我啊,我會努力的……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郭文彬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