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侵烏戰爭:台灣須注意破壞現狀是否可被接受

賴怡忠
2,933 人閱讀

俄羅斯會將烏克蘭一分兩半以建構戰略緩衝嗎?

如果普丁真的對烏克蘭動手,其意圖的終局(end game)會是什麼?有前波蘭總統說普丁有意吃下全部的烏克蘭,畢竟普丁自己也說,烏克蘭這是個人為創造出的國家,主張烏克蘭就是俄羅斯的一部分,是俄羅斯與立陶宛─波蘭大公國爭鬥的焦點。他還說。普丁不會停在烏克蘭,事實上包括白羅斯、哈薩克、亞塞拜然、摩達維亞、羅馬尼亞等國都是普丁覬覦的目標,認為這都是歷史上俄羅斯的一部分,因此只能由俄羅斯統轄,或是由可信任的親俄勢力掌握。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如果普丁拿下全部烏克蘭,會使俄羅斯直接與波蘭、斯洛伐克等北約盟國接壤,可能會對俄羅斯得不償失。因此也有一說,認為俄羅斯的目標可能會是佔領聶伯河以東,相當於烏克蘭的一半區域,一方面從頓巴斯區域到克里米亞建立可連結的陸橋,可以更鞏固克里米亞,同時也全面掌握亞速海(Azov sea),並讓烏克蘭失去與黑海的連接,也讓自己的西部可以沿著聶伯河建立天然疆界。而俄羅斯也不需要佔領基輔,只要基輔會選出一個尊重俄羅斯利益的聽話者即可。

不論是全面佔領烏克蘭或是將其切一半,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都會全面瓦解。預期更多的制裁下,俄羅斯的經濟會更趨向沉淪(雖然還不至於讓俄羅斯垮台),其歐亞經濟聯盟會更失去吸引力,中國在中亞的影響力也會變得更巨大。

需要注意的另一點,是俄羅斯進攻烏克蘭如果出現俄羅斯與白羅斯聯軍,而與北約成員國的部隊出現衝突後,莫斯科屆時是否會引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要求其他成員向俄羅斯貢獻軍力以共禦外侮,如是這樣,則這個戰爭會演變成歐盟/北約與歐亞經濟聯盟/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集團性對抗,這個發展會讓衝突蔓延到烏克蘭以外地區,也會使北約被要求東擴的壓力遽增。

中俄戰略合作的影響

此次奧運最大的驚訝,是中俄於奧運開前發表的聯合聲明。這份聲明把所有還對俄中分歧有期待者,全部打入水底。在這份聲明中,中國對俄羅斯的安全立場表示同情與支持,要求北約停止東擴並停止其「冷戰心態」。俄羅斯與中國一起反對美英澳同盟(AUKUS),俄羅斯「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還直接使用中國特有的「國際關係民主化」、「人類命運共同體」等語言於共同聲明中,表達了俄羅斯對中國立場的支持。

雖然中俄都強調彼此不是軍事同盟,但這份共同聲明起碼顯示兩國已出現更緊密的政策協調與戰略合作,俄羅斯也指出要將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相連結。俄中現在正出現更緊密的戰略合作。

一般多認為中國與俄羅斯存在根本的戰略分歧,不管在阿富汗、中亞、甚至包括在烏克蘭,中國與俄羅斯的利益一直都不完全重合。在2012以前甚至因為俄羅斯抱怨中國利用逆向工程剽竊俄羅斯軍備並在國際軍火市場上低價傾銷讓俄羅斯損失不貲,使得中俄軍事合作大幅減緩。而當習近平於2013年在普丁視為其核心利益帶的哈薩克宣布「一帶一路」計畫,普丁更是對此深感戒心,認為會影響其於年初發動的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 Economic Union)戰略構想。

但當2014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導致受到西方經濟制裁後,普丁改與中國簽下的天然氣等能源合同,也使得原先俄羅斯對中國若即若離的態度有所轉變。雖然俄羅斯還是高度抱怨這個天然氣合同,但在俄羅斯與西方關係已經趨於惡化下,俄羅斯現在有求於中國。而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崛起與俄羅斯經濟的日益惡化,這個倚賴關係就變得更加嚴峻。

這次的俄中峰會聲明,可以發現是俄羅斯遷就中國的多,從中國得到較少。俄羅斯除了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延續其蘇聯時代的立場)外,也不再對「一帶一路」表示反對,還公開認同中國的人類命運同體、國際關係民主化等語彙,也配合中國對印太的QUAD及AUKUS提出共同質疑。

相對來說,俄羅斯除了拿到中國對北約東擴的反對外,沒有拿到中國對俄羅斯對烏克蘭主權立場的公開支持,只有讓俄羅斯可藉由這個俄中共同峰會聲明的動作,對外暗示北京不反對/甚至是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立場。當然與2014年針對國際對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提出的制裁決議,中國在安理會沒投否決而只有棄權的動作相比,這次中國是擺出更朝向支持俄羅斯的立場。

但如果中國對台灣發動軍事攻擊時,我們也不太可能會看到俄羅斯出兵協助中國攻台的情形,只是俄中出現更緊密的戰略協調後,對於中亞、南高加索周邊、以及蒙古、越南、印度等國的戰略影響會很大。特別是直接夾處於俄中的蒙古,可能其悠遊於俄中之間的迂迴空間會大幅減縮。同樣的情形也會迫使北韓會更急切出現所謂的美朝直接對話,因此透過發射飛彈等來引起美國注意力的動作,其頻率可能會更高。中亞的「斯坦們」五國受到的戰略擠壓也會更清楚,使得「一帶一路」在中亞有可能會出現新的高峰。

但最尷尬的國家,可能會是印度與越南,這兩個與俄羅斯交好,但又高度警覺中國野心的國家。雖然2021俄羅斯國安戰略有抬高印度的戰略比重來平衡中國的角色,與2015年國安戰略直接高舉中國的態勢有所不同,但這次俄羅斯明顯向中國傾斜,遷就中國的作為,肯定會降低越南與印度透過俄羅斯來平衡/牽制中國的能力,當失去俄羅斯從背後平衡中國的選項後,會讓這兩國面臨更強的美中選邊壓力。

而中俄合作的訊號出現後,日本也可能會面臨要同時處理中俄壓力的處境,進而影響其對台海安全的關注力。雖然中俄不會直接對日本發動軍事攻擊,但可能當中國展開對台軍事施壓時,俄羅斯在日本北方也會有相關的軍事動作,使得日本須同時顧及在其南北的軍事動態,類似先前中俄軍艦聯合巡弋日本周邊,或是中俄軍機在日本南北都有動作的先例。這會對台海安全及美日同盟的態勢產生影響。

對台灣的可能衝擊

西方軍事專家認為俄羅斯揮軍攻打烏克蘭的可能性極高,而普丁過去更有多次在奧運時對鄰國用兵的紀錄,包括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當天出兵攻打喬治亞。而在2014年俄羅斯主辦索契冬奧最後一天,普丁先是公開表示克里米亞半島必須回歸俄羅斯,四天後俄羅斯軍隊就進佔克里米亞全境。有了這些前例,加上現在俄羅斯於邊界部署重兵呈現極強的攻擊態勢,美歐等軍事分析家多不對「普丁不出兵烏克蘭」抱持幻想。

一旦俄羅斯真的對烏克蘭用武,不管這場戰爭是短期還是長期化,也不管俄羅斯是全面兼併烏克蘭或是就停在聶伯河以東,將烏克蘭一分為二,後冷戰時代歐洲與俄羅斯原本非敵對相安無事的關係,將會煙飛灰滅,取而代之的是長期的對峙。其對峙點會從波羅地海向南直到黑海及地中海,而維謝格拉德四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與羅馬尼亞會成為北約對抗俄羅斯的前線,黑海也會成為俄羅斯與北約僵持對峙的水域。

黑海對峙的強化會立即提升土耳其的角色,而俄羅斯為了弱化土耳其,會不會透過加強與敘利亞的合作,從土耳其背後展開對安卡拉的包抄與牽制呢?如此則可能會使俄羅斯與中東既有的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的肥沃月灣軸心結合,導致俄羅斯與北約因烏克蘭而激化的競爭擴散到中東地區,與既有的伊朗問題相連結。

如果再加上已經出現的俄中緊密戰略協調之發展,可能我們會看到俄、中、伊朗這三個歐亞大陸國,連同巴基斯坦與北韓形成軸心圈,在歐亞大陸的西邊對抗美國與歐洲,在歐亞大陸的東邊與南邊對抗美國與日、韓、澳、印度等,展現歐亞陸權軸心對抗世界海權連線的新局勢。

如果這個局勢出現,這個戰略競爭將會是赤裸裸的地緣對抗,但並不具備冷戰時代「共產主義VS.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對壘,頂多就是獨裁體制相互取暖以共同面對自由民主體制的威脅。(有趣的是,普丁在論俄烏歷史一體的文章中,對蘇聯時代的布爾什維克多次表達厭惡態度,甚至說俄羅斯被這些共產主義者掠奪,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不知道言必稱馬列主義中國化的習近平對普丁此舉會怎麼看)

現下暫且不提烏克蘭危機是否會導致歐亞陸權與世界海權的對峙,但烏克蘭危機肯定會擷取部分美國的資源,而這個危機如果帶來的是對峙長期化,美國為此放在歐洲的資源就不太可能回到印太,雖然美國對台海維和的承諾與決心不會因此打折,但對其能力肯定會有影響。

另一方面,如果對烏克蘭危機的資源投入較少,當然這可能會讓中國的戰略分析家注意到美國對印太的承諾強度很高,使得華府甚至會為此而犧牲部分烏克蘭利益也在所不惜。但華府對烏克蘭回應如果很弱也同樣會使中國確信,美國國力已日落西山,其世界局勢「東昇西降」的估計正確。這樣也會讓中國更堅信透過俄中合作,是可以讓中國能肆無忌憚在印太區域予取予求,甚至會使其在對台動武一事上更有信心。

因此對烏克蘭資源投入多,中國會認為這代表美國必須減少對印太區域的資源投入,但如果資源投入少,可能一方面使中國留意到美國對印太戰略承諾的強度,但也會讓中國更堅信中俄合作對中國的好處,更相信東昇西降的戰略估計,並使其更願意嘗試對台灣的軍事冒險。要解決這種catch─22的情形,會需要歐洲國家與包括台灣在內的印太國家,都積極投入資源強化國防及其他幫助強化國家韌性的能力,因此不需要美國一肩扛起在歐亞大陸兩端所有的維和責任。

台灣也更需要關注俄中合作的後續發展。雖然俄中彼此的互信依然有問題,但是俄羅斯明確提到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也拿到中國對北約東擴的明確反對,兩國又同時表示對QUAD及AUKUS的不滿。這使得台灣必須關注俄羅斯在中國做出對台發動戰爭決定的可能角色。習近平最重要的國際盟友應該就是普丁,這次北京會與中國在2014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時出現態度的大逆轉,不知道中國在私下有取得俄羅斯什麼樣的承諾。

雖然俄中都宣稱俄中不是軍事同盟,但俄中形成更緊密戰略協調與合作的趨勢是很確定的。當中國攻打台灣時,俄羅斯是否在聯合國會有動作,例如宣稱中國攻台是中國內戰的一部份,利用其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阻擋或是讓美日等聯合國會員援台的作為變得更困難,或是直接提供中國有關美日等國的軍事情資,甚至也不排除俄羅斯可能會私下協助中國對台灣發動網攻等。

而烏克蘭議題也會對歐洲與北約正在進行中,有意納入印太的戰略調整產生變數。四月歐盟會提出其印太戰略,六月北約會提出十年一次的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歐盟也正在進行其「戰略羅盤」(strategic compass)的審訂,預計三月會提出。原本預期歐盟與北約在今年會提出其印太戰略等主張,可能在烏克蘭問題引出的歐俄對峙長期化後,出現降低其印太戰略在歐盟與北約整體戰略比重的發展。這些演變會使台海議題與印太局勢再度回到QUAD主導的發展。

此外,去年提出的「美英澳AUKUS同盟」,當英國必須回防歐洲後(英國已經在對波蘭提供大量軍事支援,其比重甚至超越美國。而英國─波蘭─烏克蘭也正在形成新的合作態勢),美英澳同盟關注印太與台海的能力也必定會受到影響。

對這次的俄羅斯可能侵烏的過程,包括美國與歐洲其他國家的反應,以及烏克蘭如何面對這個危機,不管這些作為的成功與否,台灣都應該詳細觀察分析,因為這有可能成為日後在面對中國對台侵犯時的重要參照。

戰爭實際上離我們比想像得近很多。俄羅斯如果真的進犯烏克蘭,台灣人對此應要有更積極與深刻的體會才是。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