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侵烏戰爭對台灣的啟示

賴怡忠
2,174 人閱讀

俄羅斯從2月24日侵略烏克蘭至今已超過一百二十小時。與普丁一開始的期待相反,烏克蘭首都基輔沒有在四十八小時失守,烏克蘭總統沒有向外逃竄,至今俄羅斯連任何一個烏克蘭大城都沒拿下(包括烏東在內)。普丁一開始拒絕與烏克蘭政府會談,還呼籲烏克蘭民間與軍方「起義來歸」,但先是被十三名死守蛇島的烏軍官士兵回以「X你媽的」,烏克蘭平民嘗試以肉體擋住俄羅斯戰車前進,俄羅斯士兵哭著告訴媽媽說不懂為何烏克蘭人罵他們是納粹。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拉不下臉與擔心日益高漲的內部反對聲浪,普丁開始訴諸核恐嚇,但也派其文化部長與烏克蘭代表團在白羅斯會談,一反其之前要烏軍推翻其政府的立場。但因俄羅斯也同時加派更大規模軍隊向基輔前進,很可能這是利用和談鬆懈抵抗戰志的共黨一貫手法。預期未來的戰事會更激烈,烏克蘭面臨的壓力也只會更沉重。

與先前大家以為烏克蘭會被俄羅斯秒殺的的印象截然不同,烏克蘭人民以無比的勇氣,用自身的血肉寫下壯麗的反抗詩篇,不僅為其贏得舉世崇敬,也因此取得更多具體的國際支持。現在的發展是,烏克蘭要成為歐盟一員幾乎毫無疑義,而俄羅斯違反《明斯克協議》直接攻打烏克蘭,所謂烏克蘭不加入北約以避免俄羅斯侵攻的限制,自然因此消失了。畢竟俄羅斯都直接攻打烏克蘭,基輔因此要求北約保護自是更有正當性,而北約如持續拒絕烏克蘭請求,只會感覺冷血。

對台灣來說,這個持續中的烏克蘭保衛戰實有多重啟示。這代表了西方過去採用的戰略模糊政策的破產,也代表中俄的獨裁本質,使其更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爭議,因此過去對中俄領導者的理性決策預期就會是錯的,也讓我們要更注意這些人怎麼說,以了解它們可能會怎麼做,而不是我們自動腦補認為這些人應該會怎麼做。

此外,這場戰爭也顯示錯誤戰略等於導致危機升級的外交問題。而烏克蘭在戰爭中的表現也有許多可供台灣參照以及作為教訓之處。但最重要的,是屆時台海戰爭可能出現的政經狀況,算是某種程度在這次俄羅斯侵略戰先被預演了一次,而烏克蘭人也以他們的鮮血,幫台灣指示一條可行的抗中自衛戰爭明路。

戰略模糊可以休矣

美國不直接派軍隊進入烏克蘭協防的理由很多,但絕對不是藍營所說是美國沒道義不管烏克蘭,其與台灣的聯繫也不是,美國既然會放棄烏克蘭,所以美國也不會來協防台灣這種沒腦類比。但國際戰略社區談及烏克蘭與台灣的論述,有兩個地方卻存在十分相近,似是而非的戰略邏輯,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直接凸顯了這些邏輯的破產。

當談到烏克蘭安全問題時,當紅的說法是對烏克蘭的安全保障不能太明確,因為俄羅斯認定這是紅線,因此對烏克蘭明確的安保承諾只會引發俄羅斯的緊張,進而讓還可能避免的戰爭提早爆發,即所謂的安全兩難問題(security dilemma)。

在台灣,也聽到十分類似的說法以管理台海危機,如同對烏克蘭的承諾明確會被認為跨越俄羅斯紅線而引發其過度反應,所以對台灣的安全承諾也不能明確以免引發中國的激烈作為,為此就必須保持對台灣安全「戰略模糊」。之後甚至出現新變種,為了避免被台灣(或烏克蘭)這樣的小國搞「同盟綁架」(alliance entrapment),就必須保持戰略模糊。

但烏克蘭沒加入北約,美國即使已經發生戰爭了,也持續表示不會派軍進入烏克蘭抗俄,以免刺激俄羅斯而導致戰爭升級。但俄羅斯照殺不誤,普丁之後對烏克蘭軍事行動升級,更不是因為歐盟對烏克蘭的資源協助,而是被烏克蘭成功反擊,自己一開始派進去的官兵們對這個不義戰爭更毫無戰志,之後還必須請不是烏俄一家親的車臣人來助陣,這一切讓普丁拉不下臉,因此惱羞成怒加派軍隊要全面殲敵。這一切的發展大大打臉「戰略模糊」。如果在烏克蘭無法以模糊政策勸服已經不是共產黨的普丁,憑什麼認為至今堅信共產專政,公開蔑視民主的習近平會被戰略模糊降低其對台用武的動機呢?

日本首相安倍已經公開說,認為烏克蘭戰爭顯示美國如要避免重蹈覆轍,必須揚棄對台灣的戰略模糊政策。前第七艦隊情報總監,退役的詹姆斯法乃爾上校(James Fanell)對此更直接呼籲承認台灣。不管大家是否接受他們的建議,但「戰略模糊」對於台海維和(以及促進烏克蘭安全)的效果,的確要被嚴厲質疑。

北約東擴導致俄羅斯侵烏?台灣獨立導致中國攻台?

擔心北約東擴對俄羅斯的安全威脅,所以莫斯科決定要侵略烏克蘭。把兩件毫不相關的事連結一起的邏輯謬誤很明顯,因為烏克蘭根本不是北約成員,而普丁最後決定侵略烏克蘭的理由也不是北約東擴,而是要為其宣稱被烏克蘭政府歧視的烏東俄語族群伸張正義。從這一點就可以發現,所謂北約東擴導致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云云,就是在胡扯。

但明明是本身要侵略烏克蘭,整個風向卻會把侵略帶成是因應北約東擴所造成的問題。讓侵略者瞬間也變成受害者。期間還有歐洲德法等大國領袖為此與莫斯科搞穿梭外交,煞有介事將烏克蘭與北約的關係視為是說服俄羅斯不發兵的關鍵,因此才會出現法國總統提出所謂將烏克蘭「芬蘭化」的建議,想藉由限縮烏克蘭的外交選項以維持不戰狀態。但其辯護說詞卻成為,這是為了維護烏克蘭民主體制的必要妥協。

用越過一個主權國家直接與其他大國談要如何限制這個國家權利的方式,不僅令人為烏克蘭感到荒謬與不值,更讓人看不起會說出這種提案的大國領袖。當保衛民主體制與價值,是需要透過犧牲另一國家的自由與國際權利來得到,就是這種自私行為,導致了現今民主體制頻頻居下風。

將侵略問題轉化成完全不相干的北約問題是普丁的一貫話術,但竟也有一堆書空咄咄的歐洲腐儒或是懶惰的歐美官員為其背書。這開始讓去年十二月的美俄會議或是俄歐峰會的討論,就完全被普丁支配。這種論理結構需要我們注意。

烏克蘭被侵略一事被普丁硬是栽贓在北約東擴上。相信類似場景台灣也看了不少。只要把普丁換成習近平,北約東擴換成台灣獨立,澤倫斯基換成蔡英文,類似的論述在台灣的脈絡下,就是所謂的「不獨不武、雙重嚇阻」。原先是宣布台獨會導致中國對台戰爭,後來變成只要中國沒攻台,就應該限制台灣的政治作為,避免出現台獨傾向會讓中國緊張,將原先只是希望台灣不要宣布獨立,轉成需先行約制台灣可能會做出被中國認定有「朝向台獨」疑慮的行為。烏克蘭根本還沒加入北約就被俄羅斯攻擊,台灣這五年來沒宣布台灣獨立,可是中國在去年十月照樣派150架次的戰機騷擾台灣。

嚇阻台獨使中國不會動武,以及禁制烏克蘭加入北約以換取俄羅斯不會感到不安全,兩者同樣都以一個還沒發生的政治事件來勸服另一方不要採取軍事行動,但完全沒對軍事行動提出任何相應的嚇阻或是懲罰措施。這種不針對問題,硬是將完全不同性質的行為放在一個天平上處理,當然永遠達不到平衡。

如果發現在處理俄羅斯攻打烏克蘭議題時,不該被普丁用反對北約東擴為其侵略辯護,那同樣的道理,也不應該讓習近平將其對台武力威脅與改變現狀的作為,說成是他在因應台灣「朝向」獨立或是美國對台戰略清晰政策。烏克蘭被攻擊問題凸顯了這樣的認知結構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於管理烏克蘭或台海現狀,必須將其揚棄。

獨裁者智力只會退化,絕不能小看習近平對台用兵可能性

當英美情報對普丁可能出兵攻打烏克蘭頻頻示警時,不僅德法等歐陸國家質疑這些情報的可靠性,國內主要的國際事務分析家與名嘴們,也多對這樣的示警嗤之以鼻,認為「普丁不可能這麼笨」、「打仗勞民傷財,所以普丁只是嚇唬人而已」,甚至還有人認為美國想以此誘使普丁出兵,「因為普丁根本不想打仗」。

當224普丁真的對烏克蘭發動攻擊後,同樣的分析家馬上表示這就是「首戰即終戰」、「烏克蘭會被普丁大軍秒殺」。當英美情報告訴世界俄軍進展不如預期時,一堆國內軍事評論家們又開始說,普丁是以下駟對上駟,自然先以新兵消耗烏克蘭的精銳,之後再大軍絞殺烏克蘭殘餘的反抗力量。

或是主張俄軍會出現軍車沒油就是因為推進太快導致後勤跟不上,所以顯示了俄軍的斬獲與烏軍的敗北。只是這些人都無法回答,為何俄軍從2月24日出兵至今到第七天,俄軍連什麼烏克蘭的大城都沒能拿下,導致氣急敗壞的普丁只好拿核武來恐嚇人?

以上的現象告訴我們,美英的情報事實上非常扎實,所以大家還是要好好參照。同時台灣評論國際關係與軍事事務的社區,其智能貧脊與懶散在此怵目驚心。要評論普丁是否會出兵,竟然可以在不閱讀俄羅斯國安戰略,也不討論普丁自己所寫的文章與其發表的演說,憑著小聰明腦補兩下就滔滔不絕。正是這種不把資料當一回事的浮誇與虛妄,才會導致上述鬧劇。

不管普丁是否低估烏克蘭的抵抗意志或是高估自己的能力,普丁之後以升高核威脅的反應令人震驚。這顯示以理性的利益計算預期普丁的外交決策可能會失準,是否暗示普丁所面臨的內政挑戰或是其身體狀況,可能比外界預期的更嚴峻呢?

此外,由於普丁的決策基本上是一人決定,其他內閣成員都是普丁的下屬,這可從俄羅斯官方公佈的影片看出。因此本質上決策就是在普丁的一念之間。這也導致政策表現會直接聯繫到對普丁個人的評價,更使其缺乏承認失敗的誘因,畢竟承認失敗很可能使其跟著失去政治權威。因此遇到失敗的做法,一方面怪罪下屬工作不力,同時加碼加資源務必要「誓死完成任務」。這是典型沒有內控糾錯機制,一出問題很容易掉入無間深淵的災難決策結構。

也正是這樣的決策結構,當普丁提出核威脅時,一方面會讓國際更懷疑普丁的精神狀況,擔心普丁是否處於瘋狂邊緣,同時也會讓國際進入全面核戰升級,因為普丁既然說打就打,對其核威脅就不能認為只是嚇唬人而已。

中國習近平所建構的決策結構與普丁極為相似,但因為中國的實力,使其危險程度較普丁有過之而無不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對於兩岸議題的啟示之一,就是習近平的寡人決策,會使其動用武力的可能性大增。因此我們絕不能小看美英情報頻頻警告習近平會對台動武,特別是英美情報不僅主預測普丁對烏克蘭動武,連其用兵的的計畫都在一個月前可以精確揭露。

其次,在這種決策結構下,衝突出現後的垂直與水平升級機會就很高,當烏克蘭成功擋下俄羅斯的第一波進犯時,普丁的回應是加派兵力與升級成核恐嚇,因此我們可以合理估計如果台灣成功抵禦中國第一波攻勢時,比普丁更缺乏統治正當性的習近平(普丁起碼經歷形式的選舉,習近平只有一千多位中共中央委員的鼓掌),屆時在擔心自身的政治安危之下,其反應可能令人不寒而慄。

這也代表我們必須預先思考要如何處理這種處境。現在歐洲與普丁全面撕裂的發展,導致歐洲的未來不會有普丁了。如果習近平發動對台戰爭,類似的情形也有可能重演,但屆時不會限於某一地區,而會是全球性的爆裂。這樣的發展是獨裁機器大幅進化,但決策因獨裁而出現智力退化所導致的結果。

戰略通訊極為重要,是國際支持能否成形的關鍵

在戰爭開始時,看到兩邊軍力的差距,外界多認為烏克蘭會被俄羅斯侵略軍秒殺,在因此今天會看到烏克蘭的成功抵禦使俄羅斯進退兩難,相當令人驚訝(鼓舞)。

但是烏克蘭擋下俄羅斯侵略軍的訊息,是到了開戰後四十八小時才逐漸被外界所知。一開始俄羅斯假訊息鋪天蓋地,不少中國的網軍與網紅們更是不遺餘力協助俄羅斯散佈烏克蘭秒崩解的訊息。

如果不是多位外國派駐烏克蘭記者的現場連線,與之後英美情報的核實,加上開始有戰場實況影像流出,剛開始是沒有什麼人對烏克蘭國防部宣稱打下飛機與坦克的數字認真採信。而也是之後的訊息,使大家在驚訝與敬佩於烏克蘭抵抗的有效與果敢後,立即認真投入幫助烏克蘭抵抗俄羅斯大軍。

因此我們可以說,這些訊息對於幫助國際下定決心援助烏克蘭,德國乃至於歐盟的大轉身等,扮演了關鍵作用。畢竟沒有人會傻到要幫助已經被認是失敗的一方,因為這等同於把資源打水漂。

雖然基輔保衛戰勝負還在未定之天,但俄羅斯已經失去戰略先機,要想拿下烏克蘭已經變得不太可能,意圖佔領聶伯河以東,並希望聶伯河以西的烏克蘭成為俄羅斯緩衝與失敗國家的計算也沒有實現的可能,但如果一開始烏克蘭就能成功地傳出他的訊息,沒讓俄羅斯的假訊息支配開戰後的四十八小時,有可能烏克蘭會更早取得西方支持,讓西方可以更早改變態度。這對於未來的台海防衛戰有重要啟示。

烏克蘭民防體系值得借鏡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台灣民間也因烏克蘭自衛戰而發現刺針飛彈與標槍飛彈的有效性。過去當美方建議台灣多取得刺針與標槍等單兵武器,並認這對台灣防衛會很有用時,台灣民間往往對此美方提議是半信半疑的,懷疑這是否是美方無意賣戰機、船艦與戰車等的藉口。但經過這次「展現」,未來台灣對前美國安顧問希望每個警察局都配置標槍或是刺針飛彈以預備台灣防衛的提議,可能會更認真考慮。

但除此以外,大家也發現烏克蘭的非正規軍在基輔與卡爾可夫防衛戰扮演重要角色。葛來儀在開戰時就在推特上提醒台灣政府,要仔細觀察烏克蘭如何組織其民間防衛以協助正規軍的作業及其佈防策略,其成功與失敗的例子都是重要教訓。特別是在城市攻防戰上,正規軍、邊防軍與民間志願者在不同分工下構築了多重防禦,打亂俄軍進攻節奏,造成嚴重混亂,並重挫其軍心士氣。如果這是基於不對稱性概念構築的防衛策略,台灣就更應該好好觀察,並思考其中有何可學習之處以精進自己從正規軍、後備軍、與民防部隊等共同組成的防衛體系。

如果烏克蘭可以頂住俄羅斯,台灣當然也可以擋下中國入侵

這次對大家最重要的教訓,是發現當軍力劣於台灣,缺乏對俄羅斯的天然防衛屏障,面對軍力相較中國更精銳的俄軍,烏克蘭竟然能擺出有效防衛重挫俄軍,逼得普丁在惱羞成怒後威脅要動用核武。而台灣不僅有台海屏障,相對於烏克蘭還多使用舊式俄製裝備,台灣也擁有更先進的美軍設備,面對的還是軍事質量較俄羅斯遜色的中國,如果烏克蘭可以頂得住,沒有理由台灣在台海戰爭時會做不到。台灣社會開始出現這種因烏克蘭成功抵禦而產生的「我也可以做得到」的氣氛,是在過去沒感受到的。

但烏克蘭能夠成功抵抗,嚴重打臉宣稱「首戰即終戰」,唱衰台烏防衛力的國內政客與國外論客,其主要關鍵還是全民堅強的抵抗意志,沒在俄羅斯大軍壓境下自動垮台。君不見逃往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這幾國的烏克蘭難民,幾乎都是老人、婦女與小孩,還有多位在國外的烏克蘭人紛紛志願返鄉拾槍準備戰鬥。意即沒什麼烏克蘭男性違反烏克蘭政府下達的全民動員令。

正是這個堅決的抵抗意志,頂住了俄羅斯的進攻,也感動了國際上相信自由民主的人民與社區,開始踴躍捐輸,歐美更是進入全面挺烏抗俄,把協防烏克蘭當成自己的事在看待。這個例子讓台灣看到,全民一條心的捍衛力量是多麼的強大。

更由於烏克蘭在一開始到現在,基本上是靠自己在打仗。美英已表明不會派軍隊,外界的協助多在醫療物資與彈藥捐輸,戰爭還是由烏克蘭人在打。但依舊可以成功擋下俄羅斯的攻勢,也讓俄羅斯軍人懷疑為何而戰,與八年前席捲克里米亞半島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語。烏克蘭人以血肉告訴台灣,即使美軍沒來,光靠自己也不一定會輸。在這個保烏抗俄自衛戰中,這是對台灣的最大啟示。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