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道豈是投機政客的聲量提款機?

王聖芬
1K 人閱讀

凱道為凱達格蘭大道的簡稱,是位於景福門至總統府之間的中央幹道。在清帝國時期,凱道是台北城東門街;日本統治時期,凱道沒有名字。國民黨南渡來台後,在1946年為了給蔣介石祝壽,取名為介壽路。直至1996年陳水扁台北市長任內,為表達對原住民文化的尊重,也因為台北盆地原是凱達格蘭族的傳統領域,因此將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在改名的同時,凱道和重慶南路一段,隨之取消原先禁行腳踏車和機車的告示。可以說,除了轉型正義的政治解嚴,也有空間解嚴的意味。

凱道陳抗一景。圖片來源:蔡其達攝

凱道既是權力核心,也是人民吶喊的中心

凱道之名沿用至今,作為兩側機關林立的權力核心,政府中樞慶典儀式在凱道舉辦自不必言。就連人民陳抗集會遊行,也會在凱道聚集,發出不平之鳴。

凱道在還叫介壽路時,就是集會遊行的熱點,和中正紀念堂前的自由廣場,雙珠並陳,互相輝映。例如1986年鹿港反杜邦運動,就是第一個在介壽路/凱道上陳抗的環境保護運動。1987年解除戒嚴後,也有1988年的520農運,1991年一百行動聯盟「反閱兵廢惡法」,1994年原住民族憲法運動聯盟等團體爭取正名與自治權,1996年婦女一百行動聯盟發起「女人一百大遊行」爭取女性權利等。

1996年凱道改名,集會遊行越來越蓬勃、參與人數眾多。例如反核遊行、同志大遊行,常常是隊伍頭從凱道出發,繞附近的政府機關一圈,回到凱道要參加晚會了,隊伍的尾巴都還沒出發。其他如2002年爭取教師適用《工會法》的「團結尊嚴九二八」,2003年的台灣正名運動大遊行,2005年手護台灣大遊行爭取提高軍購預算,2009年平埔族原住民訴求恢復平埔族身分權利,2010年爭取兒少權益的白玫瑰運動,2012年反媒體壟斷,2013年的「不要告別東海岸」音樂會,同年的反對兩岸服貿協議大遊行,以及最經典的凱道大型白色十字架「萬人凱道送仲丘」活動,還有訴求土地與居住正義的「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2013年各種抗議國民黨鴨霸施政的怒氣,像海浪一樣層層堆疊,終於在2014年三一八運動來到最高峰。

「白色力量」的源起

發生在介壽路/凱道上的集會遊行,堪稱台灣爭取民主自由與政治權利歷史的縮影。這裡要特別提及,2013年因洪仲丘事件而集結成立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之後在2014年三一八反服貿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台灣的集會遊行被稱讚為乾淨、效率、禮貌,還有醫療通道,也是從「萬人凱道送仲丘」之後產生的變化。更值得一提的是,自此之後,除了無政府主義的安那其黑衫軍,白衫從此變成不講政治、乾淨好寶寶上街集會遊行時穿著的服裝顏色。

白衫軍出現,替柯文哲的出場作了鋪墊。

2014年民進黨精心化妝易容,柯文哲挾著高聲量,成為三一八/太陽花運動的政治資產襲奪大戶。2014年的柯文哲,用「白色力量」自我標榜,吹噓清新乾淨的素人政治,而他也的確登上台北市長大位。第一屆市長任期的柯文哲,不時說出「藍綠一樣爛」,用以挑動支持者內心深藏的政治潔癖。在2018年競選台北市長連任後,隔年(2019)他就成立了民眾黨,並在2020年大選中斬獲頗豐,取得競逐2024總統之位的門票。

從柯文哲選擇白色作為代表色、連結醫師白袍身份,並在凱道上舉辦716集會活動──儘管柯一直說和民眾黨無關,但明眼人都知道柯意圖使716替他皇袍加身──都可以看出柯文哲在形象設定上的小心機。白色乾淨、白色素樸、白色非典型、白色沒有那麼政治,要是一不小心可以重現「萬人凱道送仲丘」的白色大十字,那就太棒了呢!

柯文哲只想著人設包裝,卻無實質內容,每每用問題來回答問題,說了半天卻什麼也沒說,帶來最壞的影響就是理想的空洞化。柯文哲太重視宣傳和包裝了,他把政治和政黨當成戀愛養成遊戲一樣操作,他很清楚明白他的支持者想要什麼,於是在市政宣傳上也是這方向:支持者們喜愛素顏、節儉、個性柔弱的「單純」女性,這種處女情結投射在政治上,柯文哲就把自己包裝成財政紀律、清新乾淨的白色力量。

柯文哲忘記了,白色是最容易髒的顏色。果不其然,徒具形式而無內涵的716集會活動,訴求比雲中月圓還要模糊,柯文哲卻妄想讓侯友宜、郭台銘、陳之漢與黃國昌,通通去扮演襯托他的星星。訴求一日多變的活動,要怎麼重新召喚2013年二十五萬人白衫軍?連凱道都站得鬆鬆散散,要怎麼複製以景福門為中心點的白色大十字?

716的虛胖、同質讓柯文哲難堪

716集會活動那稀稀落落的人數與懸殊性別比,可以說明這場集會,沒有柯文哲日思夜想的「黃袍加身、非綠共主」正當性;並且人們已經開始反思,太強調素人政治,對國家治理水準與施政方向的危害,而施政品質恰好就是柯文哲的短版。從五大弊案船過水無痕,到各局處首長貪瀆比例高居第一名,還有好心肝偷打疫苗事件、北藝中心與北流的施工品質,都能看見柯文哲的施政漫不經心。素人政治是什麼初心保證嗎?柯文哲當了八年台北市長,還把自己包裝成素樸的新政治,不可恥嗎?如果我們認知到每個領域都有最基礎的知識門檻,就不會覺得素人參政,可以達至你心目中的理想政治。

柯文哲、民眾黨、716集會活動,在凱道舉辦,就是一場失敗的集會。凱道有那麼多爭取民主自由、爭取權益的集會陳抗,每次陳抗的肉身,都給凱道賦予公平正義的精神,讓它有了神聖性,而柯文哲一點都不尊重凱道的歷史和神聖性。不尊重歷史的人,最後一定會變成歷史的灰燼。

凱達格蘭大道,雖然是一條橫躺在無上權力和弱勢之間的鴻溝,但它也是本土台灣人出頭天,通往自由的荊棘之道。凱道如有神靈,祂一定會顯現並大喊,我才不是柯文哲這種投機政客的聲量提款機!

作者是政治與文字工作者,長期關注性別、階級、種族等議題,努力學習台羅,最近也很關心台灣的國防安全,衷心期盼台灣成為更好的國家。

留言評論
王聖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