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以選票表達了意向

簡立易
561 人閱讀

11月26日的選舉,台灣人民對於執政黨提名的縣市首長參選人,以選票向執政黨表達了意向。

選舉結果,民進黨不但在縣市首長的競逐中落敗,而在僅存的五個縣市中,被認為「選情穩定」的台南和屏東選舉,更是出現得票警訊,對執政黨來說,毫無疑問是一次挫敗。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敗選的因素很多,筆者在此嘗試做出幾個方向的建議。

第一,提出適格人才。此次在北台灣的選舉,不論是桃園先前的林智堅,或是新北的林佳龍,甚至是台北市的陳時中,在提名之初,執政黨都無法提出有力的在地連結論述。餐廳開業,不先問顧客想吃什麼,而是直接端上一盤「我覺得這對你最好」的菜色,手握選票的選民,為什麼要接受強端上來的餐盤?要解決這樣的困境,要大量開放年輕世代參與政治事務。

筆者以為,應該要考慮重新導入初選/假投票機制,不論是黨員投票,或是選民假投票,都可以讓候選人先行面對選戰的試煉,甚至在正式選戰開始後的種種所謂的「奧步」,也都會在初選的階段赤裸呈現,對於候選人的歷練大有幫助。或有論者會以屏東的個案來反駁,但筆者以為,屏東的案例乃是因為現任者以近乎「指定接班」方式擇定此次參選人,當然會引起黨內分裂,未來在導入初選機制時,以此次經驗參考修正即可。

第二,快速回應民意。筆者認為,應該適度提升民進黨「民調中心」功能。民進黨的民調中心,向有其精準調查的優良信用,此次選戰的結果,可以考慮讓民調中心,從客觀的幕僚角色,大量擴充人力,提升參與度到政策角色。除了忠實反映民意現況外,還要利用其精準調查技術,迅速找出民眾意向,再根據民眾意向,來調整選戰策略。

第三,調整競爭策略。兩年前筆者在〈蔡英文大勝後,必須正視的幾項隱憂〉一文中曾提出,「民進黨競選總部中的部分核心人士,顯然並未從2014年與柯文哲錯誤合作,以及2018年選舉慘敗後,仍向柯文哲屈膝求和,卻慘遭羞辱的教訓中醒悟,不但給予選民最壞的示範,同時也形同告訴黨內同志,民進黨是一個只看權勢,沒有價值理想的政黨,公然縱容這樣一個對外媚中、對內歧視的政黨坐大,未來民進黨執政當局必將因此自食惡果,甚至影響2024年選局,並為中國找尋下一個台灣代言人的可能性,埋下不可知的伏筆。」

時至今日,雖然民進黨內已對柯文哲再無幻想,但柯文哲台民黨毫無疑問已經坐大,可說不幸言中。態度上以「兩岸一家親」向中國靠攏,戰術上喜以中國共產黨為師的柯文哲台民黨,在此次選舉中,很明顯就是師法中國共產黨「聯合次要敵人(國民黨),打擊主要敵人(民進黨)」的戰術,在新竹市長一戰中,尤其明確。對這樣的威脅,如果還以「全國得票率也僅有4%」將其視為癬疥小疾看待,等到坐大時就來不及了。

民進黨丟掉執政權,並不可惜,但如讓親中的柯文哲台民黨坐大,屆時讓中國更有干預,甚至侵略台灣,那就是台灣人民的浩劫了。因此,筆者認為,現階段要團結民進黨支持者的士氣,不在打倒國民黨,反而是在徹底對抗柯文哲台民黨。柯文哲的戰術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民進黨反而應該以「打敗次要敵人,再戰主要敵人」的戰略來應對,將柯文哲台民黨視為正式的競爭對手,莫等到根基扎穩,才能確保台灣民主發展。

第四,調整政黨組織。民進黨自2000年起的「執政時總統兼黨主席」的規定應該要徹底檢討,讓整個政黨徹底轉型為選舉機器,由專職黨主席帶領政黨,專心於思想論述、人才甄補、政策產出等現代政黨應有的功能;又或者也可以考慮「內造化政黨」由國會領袖出掌黨機器。但不論是哪一種方式,黨組織的重整,政黨領導人的產生方式,勢必都應該重新討論,以因應時代的變局。

選舉失敗,並不是民進黨的世界末日,台灣人民也沒有對不起民進黨。但作為意識形態上,唯一明確以台灣為主體的主流政黨,民進黨對台灣人民有其責任:提出適格人才,快速回應民意,明確敵我意識,重整黨部組織,是筆者對這次選舉後執政黨的期待,或許也是民進黨主事者可以思考的方向。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簡立易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