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赴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設廠的戰略意義

劉佩真
769 人閱讀

2022年12月6日是台積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設廠之首部機台移機典禮,此儀式出席人員冠蓋雲集,不但美國拜登總統親自出席,且商務部長雷蒙多、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先生都親自出席活動,同時台積電的重量級客戶群們包括Apple執行長Tim Cook、NVIDIA執行長黃仁勳等重要相關人士也都到場,顯然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半導體廠—台積電備受美國重視。

該公司也將扮演美國重新將半導體製造拉回當地生產的指標性企業,特別是現階段Intel、Samsung在先進製程技術仍未如台積電的情況下,美國仍將高度仰賴台積電來執行此計畫,而此局面對於台灣半導體業甚或是台積電來說,未來應有更高的戰略來因應此局面,才能避免市場上去台化議題的討論。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台積電宣布赴美設廠,即代表地緣政治因素已滲透半導體業

2020年5月台積電宣布將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設置12吋廠,2024年將導入5奈米、月產能2萬片,未來九年投入120億美元,此將為地緣政治因素滲透半導體業的起點,畢竟若純粹從經濟理論、商業利益的考量,在美國設置晶圓廠並非最適決策,因為晶片生產成本遠比台灣為高;但台積電最終還是作出須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設廠的決定,且最新公司宣布2024年將進入4奈米製程,甚至第二期的規劃,將是2026年進入3奈米製程的生產,總計兩期工程總投資金額約為400億美元,為亞利桑那州史上規模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案,也是美國史上規模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案之一。

台積電此決策的背後難免仍有政治勢力的介入,以及兩岸軍事氛圍的緊蹦,也讓台積電考量分散生產基地的風險,況且客戶對於供應鏈的韌性更為重視,甚至同為先進製程領先群的競爭同業—Intel、Samsung也同步在美國進行大舉投資,因而上述原因皆驅動台積電著手赴美投資設置12吋廠,並導入先進製程的決定。

台積電赴美投資揭開台灣半導體業「立足台灣、指標性放眼全球」的序幕

由於全球半導體市場將不再以最佳營運效率為主要訴求,反而是以國家安全、搶奪戰略制高點、各國擁有完整全產業鏈、強化上中下游各環節供應鏈競爭力等為最優先的指導原則,故在先進製程擁有獨霸地位的台積電,自然成為各主要半導體供應國所發出第一波投資邀請名單之中。而台積電赴美投資,則揭開台灣半導體業「立足台灣、指標性放眼全球」的策略序幕,畢竟我國本產業過去九成的生產基地皆坐落於台灣,但在疫情、美中科技戰、地緣政治因素、台海軍事與兩岸關係緊張之下,半導體廠也必須改變投資設廠策略,尤其台積電是頭號標的,它到美國擴大投資的趨勢,將改變過去十幾年來全球半導體製造產能移往亞洲的態勢,轉而逐步東進至以美國為主。

在台積電赴美設廠利弊交雜下,台灣戰略高度更應著眼於台美未來科技的合作

對台積電來說,公司尚可以自身高度競爭優勢來談判出最佳的投資條件,且海外布局具有分散營運風險、善用各國半導體特色與優勢來槓桿出最大的利益等利多,特別是可獲得美國晶片與科學法案的補助款,未來亦可善用美方的綠電,來達到2050年凈零排放的目標;不過雖是以全球布局跟商業策略考量為主,但多少有來自於地緣政治的壓力與考量,況且美國的生產成本恐高於台灣,此也是2022~2023年台積電持續調高代工報價的緣故之一,期望能彌補海外廠的毛利率,同時台灣與美國多頭布局,難免會使台積電需注入更多的心力來經營海外據點。

在台積電赴美設廠利弊交雜下,台灣戰略高度更應著眼於台美未來科技的合作,也就是透過台積電對外設廠或布局,或許可換取其他國加強與台灣的合作或來台投資,特別是美國在新興科技領域包括AI、超級電腦、資料中心、伺服器、智慧汽車、航太航空、量子電腦等均有卓越的技術發展,若可藉此進行台美新興科技領域全面性的實質合作,並促進美商來台大舉投資,對於台灣來說,將可提升半導體、電子零組件、資通訊行業、ICT產業等商機;顯然台美若可進行實質強強結盟,則將是台積電赴美投資設廠能帶給我國最大的戰略意義。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