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過後的台灣,誰是朋友?

Phil Smith
1.9K 人閱讀

大選結果是對中國的否認

台灣總統大選的結果,正如大多數國際頭條報導,是對中國的否認,而且多數台灣人民不希望總統與中國走得更近,這種解讀應該是可以信服的。

國民黨和民眾黨很明顯要對中國更加親近,民進黨則是謹慎接觸、維持現狀,這個態度即使從我這個外國人的角度來看也很清楚。

先不提可怕的「獨」字,台灣的確是一個國家,是一個擁有選舉產生的治理者和官員的民主,有自己的法律、經濟、軍隊、警察、教育和健保系統。

正如我們目前在香港所看到的那樣,以上提及的這些制度和系統,在中國統治下肯定會消失,更不用說言論自由。如果國民黨和民眾黨違背民進黨和新總統的基本政策,試圖向中國靠攏,那麼民進黨失去國會多數控制權,確實會帶來一些危險。

不過在大選前藍白試圖分贓權力的鬧劇之後,很明顯可以看出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足夠的談判技可以在重要議題上達成一致。

藍白候選人各自丑角現形

當選前談判破裂時,前台北市長近乎卡通般的憂鬱面孔登上了媒體頭版,這恰如其分地顯示對他來說,他的自我比政策更重要。

至於代表國民黨的市長雖然笑容可掬卻十分空洞,似乎完全不知道整個過程中發生了什麼,這個在眾人面前的腹語假人,好像被人從背後操縱一樣。

只能希望他們令人尷尬的爭吵會繼續下去,就像瘋狂的酒客週六夜晚在低俗酒吧爛醉後互毆,那麼任何想要接近中國的瘋狂念頭都會消失。

失去國會多數席位對民進黨來說是個問題,在政策制定時也一定會遇到更多障礙,立法速度普遍較慢,但許多國家在國會多數這方面,和台灣在同一條船上。

舉我的母國英國為例,即使政黨有內部規範,任何外圍派系還是可以介入造成破壞,英國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在移民法案上未能控制他的執政黨,而英國執政黨在不需要與第三方合作的情況下,擁有多數席位。

國會未過半不是世界末日

所以國會未能取得多數不是世界末日,在我看來,如果國民黨和民眾黨聯合起來做一些瘋狂的事情,比如削減國防開支,正如我們都知道有些人的確想要那麼做,或許他們的團隊中會有人反對。加上隨之而來可能的民眾抗議,就有機會阻止任何與中國有關的愚蠢事情。

不過我必須承認,我仍然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一位國民黨立委試圖透過洩露有關台灣第一艘海鯤潛艦的資訊來破壞該潛艇的下水。在許多國家,這會被視為叛國行為。

撇開選前的瘋狂和愚蠢不談,賴清德獲勝的重要性和意義,更多在於台灣在世界上的地位,尤其是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在三位候選人中,很明顯他是能夠走出去、在世界各地為台灣辯護的最佳人選。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對賴清德獲勝的反應是,立即宣布高級代表團即將造訪,這是中國對選舉結果反應的測試。別告訴我這只是一個巧合,或者說這次造訪並不是幾個月前、預料賴清德會獲勝就開始計劃的。

賴清德在他的新工作上,必須確保美國和台灣站在同一邊,因為那是建立外交關係的最前線。當中國戰機每天飛越台灣上空,他們的軍艦試探台灣周圍海域,部署了數千枚飛彈瞄準你我時,如果中國像俄羅斯對付烏克蘭一樣瘋狂,還有什麼比一個能夠介入,並提供幫助的盟友更重要的呢?

當然話雖如此,美國可能很難令人喜愛,因為它可以是傲慢、粗魯和自私的資本主義,也可能是自我、內視甚至故意刁難,有時甚至是徹頭徹尾的愚蠢。

除了現有的基因缺陷之外,全世界目前都在驚訝地看著圍繞前總統川普的法律大戲,以及一些政治人物的明顯瘋狂。他們的謊言和行為,不用說得太精確,也是犯罪行為。

二戰時的1939年,即將成為英國首相的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關於納粹德國和蘇聯入侵波蘭的廣播講話中,曾經將俄羅斯描述為「一個包裹著謎團的謎」。美國也是一樣,它充滿了矛盾,而且目前政治局勢如此動盪,以至於很難理解,更不用說預測它的行為了。

美國的兩項重要決策

但儘管如此,最近發生的一些事足以證明,美國應該被視為台灣的主要希望。最近國際間有兩個重要發展,似乎沒有在編輯會議上引起台灣媒體注意,雖然這種漠不關心對我而言也不奇怪。

第一個是在聖誕節前夕,正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標題所說:「美國空軍因應對中國,將重整發射原子彈的太平洋機場」。 

這是一個重大的宣布,但在台灣並未得到應有的宣傳。 美國空軍重整的太平洋機場位於天寧島,是北馬里亞納群島的一部分,位於關島東北約 200 公里處,距離我現在所在的淡水河邊東南方約 2,760 公里。

這個機場是個被遺忘的地方,但在歷史上卻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在谷歌地球上可以看到它現在的樣子。在其全盛時期,這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嗯,當時正在發生戰爭。

天寧島是太平洋地區的前線作戰基地,美國從那裡對菲律賓、沖繩和日本本土進行攻擊。根據當時的報導,飛機每分鐘都在起飛,導致當地地面一直在震動。

美國的 B-29 超級堡壘轟炸機 Enola Gay 和三天後的 Bockscar 也是從這裡起飛,向廣島和長崎投下 Little Boy(17 千噸)和 Fat Man(21 千噸)核彈,千噸是相當於 1,000 噸 TNT 爆炸威力的單位。 這次襲擊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因此天寧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雖然跑道上現在長滿了無情的叢林,但美國空軍計劃花費數百萬美元讓這個基地重新投入使用。值得注意的是,台灣與天寧島的距離與日本的距離大致相同,因此台灣肯定在其操作參數範圍內,這裡會是美國介入並從空中保護台灣的最佳地點。

此外,在聖誕節前夕,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一項破紀錄的 8,860 億美元國防政策計劃,其中包括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軍事活動和援助台灣軍隊的措施。

就全球而言,中國的國防開支位居第二,僅次於美國,但規模約為美國的三分之一,約 3,000 億美元。他們的軍事設備遠不如美國先進,正如事實證明,俄羅斯的軍備遠不如烏克蘭戰爭前許多人想像的那麼有效。還記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的預測嗎?許多報導指出一切將在一週內結束,而將近兩年後,戰事仍在進行。

中國軍隊的狀況可能很糟糕,最近彭博社有一個關於這方面相當不錯的報導,標題為:美國情報顯示有缺陷的中國導彈導致習近平肅清軍隊。

日本也在大力整軍

於此同時,二戰投降後通過和平憲法的日本,現在正開始創紀錄的軍事擴張,並批准了將 2024 年軍事開支增加 16%,達到 560 億美元。 可見台灣的盟友在任何可能的島嶼防禦方面,都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無論如何,台灣是一個難以從海上入侵的國家,因為其海岸線大部分是岩石,補給線很長且難以維持,唯一真正的選擇是傘兵或轟炸,但這兩種戰略在軍事和外交上都證明極其危險。

除此之外,如果發生武裝入侵,國際社會可能會做出反應並對中國實施嚴厲制裁,就像他們對俄羅斯和烏克蘭所做的那樣。又因為持續的南海爭端,任何入侵的舉動將引發全亞洲動盪,這只會進一步孤立中國,並引發全球對中國的仇恨浪潮。

我認為中國軍事入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真正可能破壞美國對台灣的任何防禦的人,可能是一個已經證明自己是一個不值得信任的騙子和虛假朋友的人,美國前總統川普。《華盛頓郵報》表示,四年來該報追蹤到川普的謊言或誤導性言論高達 30,573 條。他面臨四項刑事起訴,其中兩項是州指控,兩項是聯邦指控。這些起訴書共有 91 項重罪指控。

千萬莫相信川普

諷刺的是,我遇到的一些台灣人認為,如果他重新當選總統,他將以某種方式成為台灣的救世主。這種想法從根本上來說是有缺陷的,而且似乎只是基於一種簡單化的觀念,就是由於川普比前幾屆政府更公開、更積極地對中國發言,他顯然會在台灣問題上使出渾身解數。

在我看來這些人大錯特錯,現任美國政府對中國正採取強硬態度,斥巨資加強美國在太平洋的軍事存在,並致力於維護太平洋和平。

要知道川普熱愛習近平並近乎崇拜,他形容習近平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以「鐵」的權威統治中國人民,認為習近平是個「才華洋溢」的傢伙。「你知道,當我說他很聰明時,每個人都會說,『哦,那太糟糕了』」川普說。「不過呢,他用鐵腕統治14億人民。 聰明,優秀,一切都很完美,即使在好萊塢也沒有人像他一樣。」

我必須很遺憾地說,這是一個不穩定且不值得信任的人的咆哮。

川普已經證明,如果對他有利,他很樂意將他的老朋友、盟友、律師和員工推到公共汽車下任其被碾壓。我認為在台灣被武力入侵的情況下,他更有可能站在習近平那邊,而不是習近平對面的那個總統。而很明顯後者更可能繼續走台灣目前的道路,採取舉措將中國拒之門外。

身為總統,這個人將再次擔任軍隊總司令,而因為他似乎很喜歡習近平,因此難以想像如果習近平採取行動,這個不平衡的人會做什麼。

如果你住在台灣,我認為你應該希望川普重新入主白宮不會成功,因為作為其「美國優先」政策的一部分,他更有可能讓美國遠離太平洋和台灣。任何持相反觀點都是在自欺欺人,或者至少是在賭這樣一個事實:川普有足夠的智力來應對入侵台灣,他除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錯之外,不會帶來其他任何結果。   

小熊維尼曾經說過:「沒有朋友的一天,就像一個沒有留下一滴蜂蜜的罐子。」美國是台灣的蜂蜜罐,希望我們不要失去罐子裡的最後一滴蜂蜜。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