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油、雜碎、「國慶日」

黃涵榆
533 人閱讀

馬英九拒絕出席「國慶大會」,so what

前總統馬英九雖然已經離開總統職位多年,三不五時還是會出來刷一下存在感。近日他怒批政府Taiwan National Day的文宣,讓「中華民國」消失,悍然宣布拒絕出席參加了數十年的「國慶大會」。

筆者每天接送就讀北一女的女兒上下學,隨處可見斗大的「慶祝中華民國一一二年國慶」的看板,不禁懷疑馬前總統割眼袋是不是傷害到視力,是不是被什麼隱形的力量遮蔽。

如果只是一位普通的七十多歲退休老人參不參加「國慶大會」,實在沒有什麼值得討論,問題是馬英九不是一般的的退休老人,是曾年享有近千萬逐年降至四百多萬退職禮遇金的前總統。

「身體是誠實的」,馬英九那麼不滿民進黨政府搞台獨,該花的錢一毛都沒少花。馬英九宣稱「台灣不是國家」,沒有所謂的Taiwan National Day。他是不是眼睛有問題才沒看到「中華民國」不得而知,可以確定的是他不想看到Taiwan。

看來馬英九是真的把他父親馬鶴凌的遺訓「化獨漸統」當作聖經,因此否定台灣的國家主權,到中國接受統戰招待參觀南京中華民國大總統紀念館的時候,也只敢支支吾吾提到「我在2008年的時候也當上這個」,連「總統」都不敢說,更別說是「國名」,不管是叫中華民國或台灣。

筆者一直主張以「雙十節」取代「國慶日」,包容不同的政治認同與歷史記憶,Taiwan National Day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節慶的命名、慶祝和紀念什麼都是十足的政治議題,馬英九的舉動絕非個人行為,而是代表黨國餘緒,一股否定台灣主權和生命共同體的勢力。

「是誰縱容這些雜碎?」

這股黨國遺緒也可以在管中閔、楊渡之流的「高級知識分子」身上看到。日前「Lin Bay好油」林裕紘上直播節目哭訴因為評論進口蛋議題,自己和家人遭受人身威脅。第一時間藍白政客和社群媒體一片「綠色恐怖」、「民主已死」的義憤噴發,儼然每個人都是正義化身。

管中閔和楊渡也在第一時間發難,管中閔甚至爆粗口,飆罵「是誰縱容這些雜碎?」其用語讓人分不清楚到底是三句不離生殖器和問候別人媽媽的館長在發言,還是知識和品德都應該是社會表率的國立頂尖大學校長在發言?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林裕紘、許哲賓和國民黨的關聯、他們如何自編自導、公關公司怎麼操作認知作戰,這幾天已經有很多報導和評論,筆者在此不再贅述。管中閔、楊渡和許許多多藍白紅統人士在事實被揭露之後,若非離線神隱,就是迅速轉換議題,美豬、高端流感疫苗、潛艦等等,繼續抹黑造謠。

高端的疫苗技術都已經被聯合國衛生組織認可,藍白還繼續抹黑,挑起民眾對高端流感疫苗的懷疑和仇恨,台北市政府(肯定會有其他藍白執政縣市跟進)宣布將購買高端以外的疫苗,誓言不讓高端進入校園。對他們而言,上至國防安全,下至民生物資,無一不是可進行認知作戰的議題。

管中閔、楊渡貴為知識分子和文化人認錯道歉有那麼難嗎?事實、真相、良知和正義對他們來說都遠不及於鬥爭民進黨重要。他們在鬥爭的前提下,利用學術和文化光環,任意掩飾和扭曲真相。

爺們兩合作的《大學的脊梁》毫無疑問就是這種脈絡下的極致。管中閔擔任公職期間因多項違法兼職而遭受公懲會申誡處分、兼任台灣大哥大獨董、論文的學倫爭議等等,這樣的人還有資格擔任頂尖大學校長嗎?完全沒有爭議嗎?

這是開放的問題,教育部身為大學主管機關的行政程序也都可受公評,但管楊懂得操作社會輿論,讓《大學的脊梁》盤踞排行榜銷售冠軍多時,將管中閔塑造成民進黨打壓的受害者,成功轉移自己是否適任台大校長的爭議焦點。這不是認知作戰是什麼?和Lin Bay好油自導自演被恐嚇又有多大差別?難怪他們死不認錯道歉。

Excuse me,台灣的中學生還要背黃河長江流經哪些省份?

筆者在解嚴前的八零年代渡過中學時光,當時的「國文」、歷史、地理和公民都是道地的黨國體制下的產物,當然也少不了孫文的「三民主義」。附帶一提,再怎麼不用功讀「三民主義」的也都知道是「民族」、「民權」和「民生」,不是貴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講的「民有」、「民治」和「民享」。

孫文的「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架構如何是他「獨創」,或是怎麼複製或混淆現代政治哲學和民主體制的理論基礎和權責區分,不是筆者討論的重點。孫文有什麼資歷和學術研究歷程能讓他「發明」那一套偉大的治國理論,不都是黨國體制炒作的結果?要說是認知作戰也不誇張。

基本上,「國父」這樣一個血緣化、家父長式的政治符碼和圖騰依然存在於現今的台灣,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還要蹭「三民主義」來召喚(深藍)選民的記憶和支持就說明了一切。

「國父」、「血濃於水」、「兩岸一家親」之類的,都是黨國體制下的產物,都是在否定和壓迫台灣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和生命共同體,藍白紅會口徑一致把台獨視為共同敵人,自然也不令人意外,被法院認證的性騷犯立委陳雪生會以中國為「祖國」也不令人意外。

日前侯友宜提出教育政策,主張中學生要熟記黃河、長江流經哪些省份,當然也是大中國黨國體制的延續。有網民精確地指出,一位當了十多年新北市長連淡水「阿給」要怎麼唸都不知道,還要學生被中國省份,到底是活在什麼平行時空?

大家也別忘記,侯友宜還主張要恢復特偵組,也要把年金改革改回會造成公保破產、讓年輕教師領不到退休金的舊制度。侯友宜絕對不是沒有草的包,他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十足的黨國體制的服膺者。

同學,公民意識和政治參與不是靠「印象」的!

有關台灣認同的問題,三不五十就會有調查報告指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不同時是中國人)的比例超過七成,年輕世代是「天然獨」。凡此種種,恐怕都只是一廂情願的解讀。

二十歲上下這個世代出生時,台灣已經經過政黨輪替,也就是說,戒嚴體制和民主抗爭對他們而言都已成教科書點到為止的歷史。這個世代也是數位媒體的世代,I-pad、抖音、IG、推特、直播(據說臉書已經變成老人的專利)對他們而言像水和空氣那樣自然。

這也是一個資訊爆量的時代,但這不必然帶來深度理解,反而更有可能是知識的淺碟化。這也給了認知作戰、民粹主義和犬儒主義滋生的機會,更容易進行情緒動員特別是體制的懷疑、憤怒甚至仇恨。

傳統馬克思主義將意識形態定義為「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也就是統治者或資本家用來壓榨和壓迫被統治者和勞工階級的政治宣傳和謊言。但這樣的定義已無法解釋當前民粹主義和犬儒主義的意識形態情境。

現在被動員的群眾不只無法用「意識形態呆瓜」描述,他們更可能會認為自己是得到啟蒙的一群,自己一切都了然於心,自己無政黨傾向,但他們不知道那種虛假的距離感(白話就是「偽中立」)才是最意識形態的,讓他們更不會也不願看清自己深信不疑的東西。

廣大的柯粉不就是如此,那位在副總統賴清德演講提問的中山大學外交系學生不也是如此?憑著「印象」就可以長篇大論,事後的說明也都是持續辯解和強化既定的「印象」。

這樣的意識形態情境比「虛假意識」更複雜,是德國哲學家施洛特戴克(Peter Sloterdijk)所說的「虛假的啟蒙」(false enlightenment),一種讓人自以為是、可以不用反思、面對矛盾和改變什麼的狀態。

一位即將畢業的外交系學生理應有基本的政治知識與媒體釋讀能力,那種提問和思辨的層次實在令人搖頭,顯然就是劣質媒體和認知作戰洗腦的受害者而不自覺,也可能是無所謂。

還沒被洗成華腦的小孩也許還有……

魯迅《狂人日記》的敘述者在結尾發出無力的哀號「也許有小孩還沒學會吃人,救救他們!」堪稱現代華語文學對於中國吃人的禮教最激烈的批判。

筆者認為網民大可不必去出征那位中山大學的同學(這當中也有特定勢力刻意的操作),畢竟任何一個人真正的啟蒙需要有很多內外條件的配合,不可能只靠指責謾罵就可以。

家庭成長環境、對於事實和真相的好奇和堅持、對於歷史的理解、自我靈魂的照料、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等等,都決定一個台灣人是否成為覺醒的台灣人或繼續被黨國幽靈纏繞。

慶祝「國慶日」嗎?馬英九因為一個Taiwan National Day拒絕出席慶祝大會,一堆「壞油」(筆者懂得自我克制不隨便罵人「雜碎」)都還沒出來面對,誰的國家、哪個國家?當亞運和奧運代表隊都還在用那個不倫不類的「中華台北」,「國慶日」到底是在慶祝什麼?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留言評論
黃涵榆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