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與寵物:論郭董配貨的兩種邏輯

劉又銘
430 人閱讀

近期,甫宣布投入2024總統大選的鴻海精密創辦人郭台銘前董事長,因發表了震驚世人的獨到生育政策再度引起話題。郭前董事長(以下簡稱郭董)在記者會中霸氣宣告,年輕人未來若是要養寵物,則需要先生一胎兒女,才能養一隻貓狗。新聞一出,立刻引發不少討論、甚至訕笑。(郭董的原話為:「生一個小孩,我讓你多養一隻寵物;生兩個,我讓你養一對」。

圖片來源:Sunny Hsu臉書

威權話語的平行時空

郭董的說法之所以引起譁然,主要是因為,正在面臨生育與否艱難選擇的二十、三十世代,基本上是台灣民主化後的解嚴世代。解嚴世代的年輕人,或許對戒嚴到解嚴的轉換期間,仍有來自國民義務教育現場的威權記憶;但實際上,當這些解嚴世代的年輕人面對政治時,民主價值、平等思維、選擇自由,都是與生俱來,像呼吸喝水一樣自然。

所以,一旦出現來自戒嚴時代的「我『讓』你養一對」這種威權語言時,若不是在工作場合收錢辦事,實在是沒什麼人會認真以對。畢竟白天不懂夜的黑,平行時空裡的兩造,留下來的都只有彼此的滿頭問號而已。

小孩和寵物對年輕人來說都是奢侈品

若是跳脫背景的差異,真正進入年輕人的世代焦慮時,我們可以看到,對那些在「養不起小孩」與「養小孩地獄」間進退維谷的疲憊朋友們而言,在確認是否生育前,確實都需要評估是否負擔得起;在確認生育後,也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時間。所以小孩這個品項,或許真的是奢侈品。

相較之下,寵物飼養雖視不同物種、讓人投入的心力多寡不一;但多數飼主花在寵物身上的資源與時間,「普遍來說」應該還是少於父母花在小孩身上的資源與時間(讓我們先屏除一些極端值)。畢竟,飼養寵物不需要教導他們、讓它們有能力養活自己、讓它們成為負責任的公民,甚至讓它們對社會有所貢獻。所以現代社會的年輕人,想要享受飼育與陪伴的快樂,但又覺得生小孩太沉重,所以才有「用飼養貓狗代替養育小孩」的趨勢。

也就是說,不生小孩改養寵物的年輕人其實是負責多了的公民。因為相較於上一代各種都市傳說式的耳語,如:「小孩會帶財」或「小孩生出來就會自己長大」的盲目樂觀;負責任的年輕人是評估過貓狗可以養得起,但小孩我可能養不起或養不好;為了避免為自己和小孩的人生增添風險,所以我養寵物就好。這其實才是某種深思熟慮下,才會有的理性悲觀。

不過,讓我們暫且跳脫到底是養小孩還是養寵物比較奢侈這個問題,或是年輕人選擇養寵物而不是養小孩是不是比較副責任的問題。至少在這邊我們可以看出來,無論對兩者投入的時間和心力有多少程度的差異,小孩和寵物確實都是某種奢侈品;就像那些高端的歐洲工藝製品一樣,都需要高昂的成本與長期的心力培養形塑。

讓我們學習奢侈品一樣配貨

如此一來,就真相大白了。為什麼是「生兩個,我讓你養一對」呢?因為小孩和寵物,如果就像歐洲的高端工藝品般珍貴;那麼在政策上,針對「小孩的促進生育」與「寵物的飼養與否」做出連帶,其實就是一種類似高端精品的「配貨制度」。威士忌、名錶、跑車、名牌包都有這種,要買到「你想買的b」前,必須要花更多錢買更多其它「你可能本來不想買的a」,如此一來你才能得到「你想買的a」。

根據新聞描述,郭董在西洋情人節與之相伴的現任配偶(七夕情人節則留給了已過世的前配偶)就有很多必須獨立申報財產的名牌包,必定深諳此中的配貨邏輯(或者他是真正的大戶,不需要配貨了,這個我們不得而知)。但可想而知,郭董應該也從夫人那聽到這套奢侈品的配貨邏輯,甚至啟發他有了「生兩個,我讓你養一對」的狂想。

其實是代工廠而不是奢侈品的配貨邏輯

但啟發郭董生育政策綁寵物飼養的想法,真的來自奢侈品的配貨邏輯嗎?郭董專輯的a面聽完後,我們不妨聽聽b面的另一種可能。這裡或許可以設想,在郭董認識現任夫人以前;在那個篳路藍縷、胼手胝足的草創實業家還不認識奢侈品與它們的配貨邏輯時,郭董其實早已明暸另一種不是奢侈品的配貨邏輯。也就是,作為製造業代工廠,「買a必須配b」的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奢侈品的配貨與代工廠的配貨雖都名之為「配貨」,但背後卻有完全不同的目的。以郭夫人的名牌包為例,各色時尚名牌奢侈品的配貨邏輯,是將「購買大量你可能本來沒有想買的a」,作為「購買你想要、我想要、大家都想要的b所需之門檻」。目的是要做到總量控制,藉限量維持b的價值,而不是衝高總體的銷售量;但郭董的製造業代工廠配貨邏輯,則是希望以a帶b衝高代工廠所有產線的產能。

也就是說,若生育綁寵物的思維,是以奢侈品配貨為基礎,那最終會變成展現寵物飼養的尊爵不凡與限量,這顯然與郭董想要衝高生育率的目標不合;但若生育綁寵物的設計,是以代工廠配貨為靈感,則最終確實是「要得到你想要的貓狗」以前,都「要先生你可能本來想要或不想要的小孩,才能得到貓狗」。這個代工廠配貨模式,是要同時衝高貓狗與小孩的總量,而不是維持貓狗的價值。

但台灣還是個在憲政主義下有立法機關、司法機關與市民社會三重監督的民主法治國家。無論是奢侈品的配貨或是代工廠的配貨,這些郭董商場上的策略真要運用在生育與動物政策上,插科打諢說說笑話或許可以;真要認真幹的話,在提出行政命令或相關草案時,大概就會因為違反人身自由與基本人權因此被各方監督到「原地去世」。所以這種「反烏托邦」的劇情,必然不會在台灣上演。

真正好得佳哉。

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留言評論
劉又銘
Latest posts by 劉又銘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