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無常識也無能力如何侯侯做代誌?

詹順貴
717 人閱讀

繼發生幼稚園兒童遭餵食含有第三級管制藥物品巴比妥鹽成分的不明藥物,有許多專業醫師紛紛覺得不可思議之後,6月13日的一場記者會,連同去年的恩恩案,徹底掀開新北市政府團隊的顢頇無能,讓社會大眾清楚看到他們的危機處理都只是先隱匿,繼之大事化小,從未記取教訓痛加檢討。從最近一連串發生在新北市幼童的事件看來,拜新北市政府的無能,讓生活在新北市的幼童遠較其他縣市危險。

從恩恩、幼童受虐到餵藥案

6月13日,另一也是發生在新北市板橋區私立托嬰中心受虐致死的幼童庭庭的媽媽,在時力立委王婉諭的陪同下,召開「致死案影像曝光」記者會。庭庭媽媽表示之前沒機會觀看完整監視錄影畫面,新北市的承辦員警建議她們用「過失致死」提告,後來看了監視錄影畫面(推測是起訴之後),才發現該幼稚園的胡姓托育員是用棉被蓋頭、摀住庭庭口鼻將近20分鐘,這中間孩子有掙扎說無法呼吸,但受有專業訓練的托育員明知會造成生命危險,卻不予理會,持續壓摀庭庭口鼻,行為本身是刻意並導致窒息死亡,絕非過失,因此呼籲檢察官主動變更起訴法條改為殺人罪。

此事件發生在去年(2022),諷刺的是這家私立米綺托嬰中心的年度稽核評鑑卻是甲等,可見這類稽核評鑑是如何這般地流於形式!立委王婉諭指出庭庭案跟餵藥案一樣,沒有對所有幼兒園家長公開舉行案件說明會,不僅被害家屬無法第一時間獲得完整資訊,也讓家長間因資訊不透明而產生質疑,對被害家屬造成二度傷害。

庭庭案發生在去年4月12日,恩恩案則是同年4月14日,新北市政府處理這二件涉及2歲與9個月大幼兒死亡如出一轍的手法,不外乎先全力隱匿事真實情況,一旦隱匿不成,便盡可能大事化小。

先隱匿、後大事化小,始終是新北市府處理危理的方式

以這種先隱匿、後大事化小的手法,進行事件的風險管控與危機處理,注定就是一場荒腔走板的悲劇。對不幸的新北市民來說,這場悲劇很快擴大規模再度上演在新北市板橋區吉的堡幼稚園(加盟店)兒童被餵食含有第三級管制藥物品巴比妥鹽成分的不明藥物,新北市政府於5月中即接獲通報,卻直到事發22天,才在輿論壓力下姍姍來遲對幼童採檢。但為保官位,查起哪位教師貼文推測教育局長將被撤換,倒是非常俐落。

但新北市政府縱使被迫同意採檢,卻只肯驗血、驗尿。由於此類藥物在歷經22天的正常代謝情況下,恐怕已難從血液或尿液中驗出,新北市政府卻刻意不連頭髮一起採送檢驗,便有專業醫師批評根本是打假球!最後迫於龐大的輿論壓力,遲至6月13日才願意委託調查局開始採檢(立即有35位家長同意採減其幼兒頭髮),背後的原因,恐怕還是市長侯友宜忙著選總統,所有發生在新北市會影響侯友宜選情的事件新聞都必須依循先隱匿後化小的模式處理所致。

於是,我們看到新北市政府於6月10日早上大張旗鼓舉行幼兒園餵藥案記者會,卻只由副市長劉和然與教育局長張明文、衛生局長陳潤秋、法制局長吳宗憲等相關首長出席。面對記者質疑為何侯友宜沒有親自出席,劉和然表示侯的行程安排有部分私人行程,因而無法出席。

依據公開資訊,侯友宜當日早上11:30有一場北北基桃1200套票聯合記者會的公開行程,試問這場對媒體與社會大眾而言早已屬舊聞的記者會,會比新北市幼童被餵食會造成嚴重後遺症的管制藥物的記者會重要?又有什麼私人行程竟然比對家長與社會說明疑雲、如何進行調查或初步調查結果、乃至後續如何擬訂加強保護幼兒安全的完整具體政策更重要?真正原因恐怕是前一天(6月9日)晚上在政大演講時,面對學生猛烈提問無力招架,只能頻頻道歉,因心虛而選擇躲避吧?

侯友宜是個毫無民主法治概念的人物

面對一連串砲火質疑,連同其國民黨內政治人物也搖頭不已,侯友宜突然試圖將砲口轉向同為下任總統競爭者的賴清德副總統,說「請賴清德副總統交代你們的司法機關,把真相弄清楚,把毒物查清楚!」這種不啻赤裸裸要求一個沒有法定職權的備位元首去伸手干涉檢察官辦案(也是干涉司法),所自曝對民主法治無知的程度極其可怕,國民黨提名這種貨色,對這個黨、對台灣人民都極其可悲。

依據《地方制度法》第18條第4款規定,「直轄市學前教育、各級學校教育及社會教育之興辦及管理」、《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53規定,醫事、社工、教育、保育、教保服務等人員、警察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者(施用,解釋上包括被施用),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於知悉或接獲通報時,應立即進行分級分類處理,至遲也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並應提出調查報告。

也就是說,依以上既有法律規定,案件發生在新北市,侯友宜作為新北市長擁有充分的行政權,明明有權直接指揮衛生局、教育局、警察局與社會局等相關單位好好查辦,為何管制藥物會流入幼稚園?管制藥物來源為何?為何被施用到幼兒身上?由誰讓幼兒施用?有無他人授意?是否構成兒童虐待?

其中自然包括第一時間完整的毒物檢測(採集血液、尿液、頭髮)、調扣該幼稚園監視器等,新北市不僅都可以查,更應該嚴查。但從媒體報導看到的卻是,新北市政府卻是坐令監視錄影畫面消失、幼教老師疑似完成串證,說詞異常一致,採驗也避重就輕,試圖藉由淡化案情,來避免影響選情。到了6月13日,侯友宜也還在推責要求檢察官加緊調查。

侯友宜不敢出席說明記者會、新北市議會黨團原本也仗著多數,一直護著不讓侯友宜到議會做專案報告,直到檔不住排山倒海而來的輿論壓力,才終於在6月13日下午主動到議會進行已貽誤戎機的報告。

侯友宜面對幼兒園風波作為荒腔走板

至於侯友宜二次與家長的見面會,都嚴格限定僅限監護人不准家長請律師、相關婦幼公益團體陪同。第1次為時2小時,但因沒有具體內容,被批沒有誠意;第2次為嚴格執行保密,竟還找來8名「候用」校長當禁衛軍築起人牆,阻止媒體與民代靠近,簡直將市長權力濫用到極致,見面會最後落得被譏笑為「黑箱會」,也是咎由自取。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基層醫療協會於6月12日發出新聞稿聲明,若非癲癇患者,醫師絕不可能開立巴比妥,呼籲查清幼兒園是否有向違法管道購買。該協會理事長林應然進一步澄清,外界說新北市幼童被餵食的巴比妥鹽藥品來源是「醫師開立複方藥品」或者是「單方藥品」給病童是錯誤資訊。單方的巴比妥鹽是第三級管制藥物品,領受人必須持管制藥品專用處方身份證明簽名領受並造冊登記;而且衛生局會定期抽查,只要少一顆就會罰6萬,管制非常嚴格。早期可能會開,但現在很少有使用,即使有醫師開立,病歷、健保中都有相關紀錄;若是小朋友的藥物,一定也是由家長交付給老師代為餵藥,而且會有處方箋。

因此,鄭重呼籲檢調針對前述新北市政府依《兒少法》在第一時間即可徹查的問題縝密偵辦,以釋社會之疑、還家長公道。至於侯友宜種種作為,只能說以他的見識、能力,當直轄市長已經頗為勉強,想要競逐總統大位,從他對學生提問的回答來看,根本無法勝任,萬一當選,絕對是台灣人民的大悲劇。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Latest posts by 詹順貴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