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案讓我們看到政客的醜陋與社會的美麗

詹順貴
406 人閱讀

去年底兒童凱凱被保母和她胞妹虐待致死案,誰都沒料到突然在2個多月後因一則貼文突然如烈火般延燒了起來,不僅燒出出養、安置與社會安全網的制度缺陷與執行疏漏等叢叢問題,同時還照妖了政客的醜陋、鄉民自以為正義的網路霸凌,但也讓我們看到社會上仍有溫暖與理性。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衛福部已道歉,北市長卻彷彿局外人

連日來此案各面向的討論已多,衛福部也已於3月18日提出書面報告,先在前言表示兒福社會安全網本身存在設計規畫與落實執行上的缺陷,導致一條生命逝去,向家屬和社會大眾致歉,並針對列出將由恐有利益衝突的媒合機構評估兒童出養必要性改由地方政府辦理等9項檢討。雖然這9項檢討改進未必即能杜絕類似案件再度發生,是否全部對症下藥也有待兒福實務專家檢驗,尤其對外籍移工的黑戶寶寶歸化、出養或收容照護,可能更是社會安全網的大漏洞,光是移民署的統計不到1千人的數據,就與民團所估上萬人相差逾10倍,但至少衛福部已在國會殿堂正式道歉,而且留下書面。

相對於衛福部願意道歉的態度,作為虐兒案發生地的台北市政府,市長蔣萬安在第一時間(3月12日)的態度,卻是在臉書發文說:「有人勸我,要等行政院、衛福部先把話說清楚,要讓兒福聯盟好好面對爭議,不要公親變事主」,明顯試圖藉由「有人說」帶風向,形塑台北市政府理當只是公親角色,不該被究責。但制度上真是如此嗎?

有關兒童及少年福利的職責劃分,《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下稱兒福法)第8條明訂中央主管機關是負責兒福政策、法規的規劃、釐定及宣導,對地方政府執行兒福的監督及協調,兒福經費之分配及補助,其他與兒福相關事宜的規劃等;而直轄市、縣(市)政府的職責,依《兒福法》第9條規定,則包括直轄市、縣(市)兒福政策、自治法規與方案的規劃、釐定、宣導與執行,中央兒福利政策、法規及方案的執行,轄區內兒福機構的設立、監督與輔導。

對照可知,作為中央主管機關的衛福部,主要職掌在於整體兒福政策與法規的規劃、所編兒福經費的分配與補助、對地方政府執行兒福業務的監督與協調,而實際兒福政策的執行者、對轄區內兒福機構監督與輔導的權責,全都是地方政府無法推卸的法定職掌。既然執行的權責在地方政府,遇到虐兒事件,個案執行上的檢討會議當然是由地方政府依職責召開,但北市府被質疑為何沒有召開此一重大虐兒事件檢討會議時,其社會局卻卸責說市府去年12月27日曾洽詢衛福部但未獲回覆,卻避而不答為何事先需要洽詢衛福部?

黃珊珊說真話,黃國昌則鬼扯到底

在蔣萬安市長試圖帶風向之際,擔任多屆台北市議員、也擔任將近3年副市長,嫻熟台北市政的台民黨立委黃珊珊立即毫不客氣地吐槽「只要事情發生在台北市,北市府就是兒虐事件的主事者。」,黃並進一步表示此案非常清楚就是重大兒虐事件,不需要請示任何人,社會局在第一時間就要處理,台北市政府的標準作業流程,就是由副秘書長層級以上來擔任個案檢討召集人,她本人過去就擔任過很多類似個案檢討的召集人。

十足諷刺的是,黃珊珊都已說得那麼清楚了,同黨立委黃國昌卻一口咬定只負責政策規劃的衛福部一定要有人為此下台負責。對照黃國昌在接受媒體專訪對318學運10週年感想時,強調當年參與學運的初衷,除了反對掌權者踐踏台灣民主憲政,還包括不滿在野黨監督不力,並把外界(尤其其他當時檯面上知名學生)對他近來言行背叛318學運宗旨與精神的批評,扭曲為「他們的太陽花精神已經被簡化成支持民進黨,我百分之一萬無法認同;如果不支持民進黨就是背叛太陽花,這樣的論述我絕對不接受!」此位法學博士若非邏輯有問題,只能說是被對民進黨的仇恨給蒙蔽了理智、扭曲了人性,無論什麼人做任何事,都要在台灣執政的民進黨負責。

另一令人遺憾的現象,是事件爆發後,網路鄉民又開始以自以為是的方式獵巫,首先遭殃的是負責該案的社工,不僅被上銬示眾(過度使用戒具,主要是為讓媒體拍攝),還被網民起底個人隱私資訊並遭到無情謾罵攻訐,引發許多基層社工不平,甚至有報導指稱大學社工系學生出現轉系潮與基層社工離職潮。更離譜的是,有許多自以為很懂的民眾,去電某些社福單位,除了謾罵外,還會指教社工們應該如何如何要做才對,簡直讓社工們身心二度受創!

社工成羔羊,兒福聯盟有義務回應社會的質疑

其次是兒福聯盟,董事會與管理階層第一時間將所有責任推給該名社工,固然不該,但延燒後的輿情要求全體董事、執行長都應該辭職負責,並起底該聯盟資產將近50億元、每年盈餘都超過1億多元,呼籲不要再捐款,似乎也有些超過比例原則。最新消息是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已經請辭獲准,但在她發給內部員工的信件中,卻說是因為「自己在媒體危機處理過程做得不夠好,董事會希望她卸任執行長職務。」,但卻反而引起更多負評,認為該聯盟根本沒誠心檢討其本身的疏失,只是將之當成媒體公關事件,自責沒有處理好媒體危機。

其實兒福聯盟為了挽回社會信賴,除了應該優先並徹底檢討此次的重大虐兒致死事件中,兒福聯盟作為機構本身執行上疏忽了哪些環節?這些疏忽未來會如何改善防止再度發生?例如由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所建議包括居家保母的調查與選用,機構督導和流程是否切合現行的直接服務等,此外,筆者最驚訝也最想知道、更認為兒福聯盟有義務公諸社會的是,該聯盟既然(竟然)每年可以結餘1億多元,試問它給這些基層社工的待遇多少?這些社工每天或每月的工作量多少?有無加班費?員額與所需分擔的案件是否超量?希望兒福聯盟可以提出資料詳細回答。

而最無辜的則是廢死聯盟,因為此一虐兒致死案,又有民眾認為應該以牙還牙,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虐童致殘,加重其刑;虐童致死者,唯一死刑。」的提案,上架三天即有已通過連署門檻的2.2萬人附議,主管機關必須於2個月內(5月14日前)回應,加上司法院憲法庭將於4月23日舉行攸關死刑存廢的言詞辯論,勢將引發非常激烈討論,乃至導致情感撕裂與社會對立,而廢死聯盟則已先遭到池魚之殃,已經再度被網路霸凌。

除了上述政客醜陋、網民假正義真霸凌等令人憤慨的現象外,所幸還有讓人(尤其對社工而言)感到社會溫馨的一面。在網路平台上,有《心理師的歡樂之旅》的粉絲專業,因為看不下社工上銬上新聞的畫面不斷被播放,相關單位的卸責與提油澆火的說詞、網路鄉民對還沒有被判定罪社工的起底謾罵,使她成為社會憤怒情緒宣洩的代罪羔羊,而發起一項只要來店出示社工名片,除了親切溫暖的問候與鼓勵外,還可免費享受一份餐點或咖啡、蛋糕、手工餅乾的活動,讓基層辛苦的社工們可以來此放鬆,感受溫暖後再出發。迄今已經有20幾家店家熱烈響應,這才是台灣最美麗的社會風情!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