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條頓騎士團》

馬可孛羅出版

第九章  立陶宛的皈依

立陶宛王公的內訌

一三七七年阿爾吉爾達斯去世,他的諸多兒子之間爆發內戰,其中好幾個都想當他的繼承人。最有資格統治立陶宛東部的是安德烈,即阿爾吉爾達斯與第一任妻子的長子。但最後獲勝的是雅蓋沃,即阿爾吉爾達斯與第二任妻子的長子。雅蓋沃流放了競爭對手安德烈,然後挫敗了他與立窩尼亞騎士團結盟並捲土重來的企圖。雅蓋沃在這場戰爭中獲勝,但發現自己八十歲的叔父科斯圖提斯現在要求,家族的所有成員在一切事務上都對他言聽計從。雅蓋沃大怒。他想要成為統治者,但缺乏耐心,不肯等待科斯圖提斯壽終正寢。

雅蓋沃很快想出了辦法去戰勝科斯圖提斯,並一勞永逸消滅安德烈取得軍事勝利的可能性。他透過弟弟斯科蓋沃與立陶宛人憎恨的條頓騎士團祕密商談結盟,承諾在將來某個時間成為天主教徒,然後派斯科蓋沃去見匈牙利的拉約什大王、波希米亞國王瓦茨拉夫四世(此時是德意志國王,稱文策爾),甚至也許還見了教宗烏爾班六世。與斯科蓋沃會談之後,西方君主和高級教士都勸說年邁的大團長溫里希.馮.克尼普羅德停止支持安德烈,並接受與雅蓋沃的祕密盟約。

雅蓋沃演技嫺熟,擅長謀劃,把科斯圖提斯的兒子維陶塔斯(Vytautas,一三五○至一四三○)拉攏為自己的好友。科斯圖提斯發現十字軍對他的軍事計畫簡直瞭若指掌,並且雅蓋沃出兵時總是剛好遲到,抓不住德意志軍隊,不禁起了疑心。雅蓋沃讓維陶塔斯為自己辯護。科斯圖提斯並沒有信服,但兒子的狂野天性也讓他擔憂。維陶塔斯年紀已經不小了,按理說應當有自己的土地和職責,但他還很不成熟。科斯圖提斯知道,如果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指控雅蓋沃通敵,只會讓維陶塔斯更加確信自己的堂兄和朋友遭到誣陷。於是科斯圖提斯向雅蓋沃讓步,從而把維陶塔斯留在自己身邊更長一點時間。需要教維陶塔斯的東西太多了。不僅是軍事問題,還有為人處世。當然,雅蓋沃那樣翻天覆地的變節不可能永遠掩蓋,因為立陶宛社會裡貴族經常無所事事,對地位與銜級特別在意,生活在一起所以幾乎沒有什麼祕密,並且酷愛蜚短流長和陰謀詭計。政策上的分歧也無法解決。雅蓋沃希望集中力量於東方,繼續向羅斯擴張,即便這樣要把部分土地讓給十字軍。科斯圖提斯完全不同意。

雅蓋沃認識到科斯圖提斯不會試圖教訓他,於是更加獨立自主,沒有徵求科斯圖提斯的許可,就安排將自己的妹妹亞歷山卓嫁給一位馬佐夫舍公爵;與立窩尼亞騎士團聯合行動;還流放了自己的兄弟安德烈和卡里布塔斯(Kaributas,約一三四二至一三九九年)。一三八一年,科斯圖提斯逮捕了雅蓋沃(可能還有雅蓋沃的母親),控制了他的土地,並自立為大公。科斯圖提斯以為這樣就解決了問題。但維陶塔斯敦促他釋放雅蓋沃並允許他回到東部的領地。

一三八二年,科斯圖提斯率軍前往諾夫哥羅德─謝威爾斯克(Novgorod-Seversk),打算處置卡里布塔斯,他在那裡組織了又一次叛亂。雅蓋沃抓住這個機會,匆匆趕往維爾紐斯,召喚他的支持者到那裡與他會合,然後送信給大團長,請他立刻火速開往立陶宛,然後攻打科斯圖提斯的小島城堡特拉凱。科斯圖提斯和維陶塔斯趕來為特拉凱解圍時,卻發現自己被夾在雅蓋沃軍隊和十字軍之間。雅蓋沃邀請科斯圖提斯和維陶塔斯商談,並暗示此次會議將解決他們的分歧。在會議室,他抓住了科斯圖提斯和維陶塔斯,將他們囚禁在克列瓦的要塞,然後(可能在母親的敦促下)讓斯科蓋沃謀殺了科斯圖提斯,並接管立陶宛西部土地。然後他殺死了了科斯圖提斯的薩莫吉希亞妻子比露特(Birutė),她很有權勢,並且是有名的美女。最後,他與新任大團長康拉德.策爾納.馮.羅滕施泰因(Conrad Zöllner von Rotenstein)簽訂條約,承諾在四年內皈依基督教,並等到十字軍征服薩莫吉希亞西部,就把它讓給條頓騎士團。

維陶塔斯設下計謀,越獄成功。這位矮小清瘦且沒有鬍鬚的王公,在妻子安娜到獄中與他過夜之後換上她的衣服,溜出了城堡,沒有引起注意。到十一月初,他已經逃到一個妹妹那裡,後者嫁給了馬佐夫舍公爵雅努什(Janusz)。但他沒法在那裡待下去,因為雅蓋沃已經在追蹤他了。沒過多久,維陶塔斯來到瑪利亞堡的大團長面前,表示想成為天主教徒,並與騎士團一起討伐篡位者雅蓋沃。在普魯士,維陶塔斯雖然處於他父親的敵人控制下,但至少還安全。維陶塔斯是否需要像多年前的科斯圖提斯那樣設法逃出大團長的要塞呢?如果他能逃出要塞,隨後能去哪裡呢?

康拉德.策爾納不確定怎樣才是最好的政策。他對外交幾乎沒有經驗,也從來沒有見過維陶塔斯或雅蓋沃。他最終採納的策略非常微妙,所以很難長時間維持:他為維陶塔斯洗禮(用的教名是他的介紹人的名字維甘德),還為他的妻子女兒洗禮(雅蓋沃大度地釋放了她倆),然後把他們安置到薩莫吉希亞西部,讓他們統治那些投降的異教徒。但他嚴密監視維陶塔斯,並向雅蓋沃保證,他不會允許維陶塔斯給立陶宛大公國製造麻煩。維陶塔斯和雅蓋沃對此都不滿意。

維陶塔斯來到薩莫吉希亞之後,不計其數的武士趕來投奔他。他們雖然恨他的基督徒盟友,但更恨謀殺科斯圖提斯和比露特的凶手。為了讓維陶塔斯能回來,他們主動配合,除掉異教徒祭司並破壞異教的聖林。他們幫助在涅曼河沿岸建造原始的城堡。雅蓋沃和斯科蓋沃向維陶塔斯宣戰的時候,這些武士積極地抵抗。維陶塔斯擁有一位偉大異教王公的全部美德,所以異教徒武士不在乎他名義上是基督徒。借用波蘭編年史家德烏戈什的話,維陶塔斯是格迪米納斯的所有後裔中最具男性美德的,並且大多數時候都誠實、禮貌、有人情味。

德烏戈什當然有偏見,因為他是雅蓋沃的後代雅蓋隆(Jagiellonian)王朝的宮廷史官。德烏戈什是當時讀者最多的編年史家,部分原因是他的文筆不錯。他的拉丁文很扎實,講的軼聞很精練,他也懂得怎樣把精采故事講得引人入勝。但他的主題也很重要,即波蘭如何從沒沒無聞和亂七八糟的狀態發展成區域性霸權。他的主要主題之一就是雅蓋沃皈依基督教。另一個主題是條頓騎士團的邪惡。

立陶宛成為基督教國家

雅蓋沃成為天主教徒,不是因為他信教,而是一種交易。對立陶宛王公們來說,幾乎任何事情都是交易。就連雅蓋沃最大的愛好狩獵也有生意的成分。

雅蓋沃之所以皈依,是為了娶波蘭王位的女繼承人。她是拉約什大王的幼女,而他從一三七○年至一三八二年統治匈牙利和波蘭兩個國家。波蘭的貴族和教士不歡迎兩國聯合,所以在拉約什大王駕崩後堅持要求分割兩國。拉約什大王的幼女雅德維加(Jadwiga)原本分得了匈牙利,但因為波蘭愛國者拒絕接受她的長姊嫁給剛成為布蘭登堡邊疆伯爵的盧森堡的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urg,一三六八至一四三七年),雅德維加最後到了克拉科夫。西吉斯蒙德是德意志國王文策爾的弟弟,所以太德意志化了,波蘭人不接受他。但雅德維加原先的未婚夫也有這個問題。他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小王公,沒有很多土地,也沒有得到更多土地的前景,但仍然是德意志人。波蘭貴族和教士取消了雅德維加的婚約之後,發現潛在的新郎數量有限。於是他們去找雅蓋沃,他接受了這樣的提議:如果他願意讓立陶宛成為基督教國家,他就可以成為波蘭的真正統治者。他向教宗烏爾班六世諮詢,也得到了正面的回覆。波蘭貴族和教士選擇雅蓋沃的另一個理由是,他們有共同的敵人:條頓騎士團。

與此同時,條頓騎士團入侵立陶宛高地,取得了很大進展。維陶塔斯和薩莫吉希亞人現在是騎士團的盟友,來自德意志、法蘭西、英格蘭和蘇格蘭的十字軍如今可以長驅直入攻打立陶宛心臟地帶,不會像過去那樣沿途受到警告和抵抗。

雅蓋沃精明地審時度勢。他急需和平,以便在克列瓦與波蘭代表談判。他明白,確保維陶塔斯配合他將立陶宛基督教化的唯一辦法是與他和解。雅蓋沃不能暗殺維陶塔斯,也沒有多少把握在戰場上打敗他。於是雅蓋沃放下架子,否決了他的兄弟們對科斯圖提斯遺產的主張,祕密與維陶塔斯聯絡,並提議把他祖先的土地還給他。一三八四年七月,在維陶塔斯指揮下,薩莫吉希亞人反叛條頓騎士團,一下子就占領了他們土地上的絕大多數十字軍城堡;隨後維陶塔斯和雅蓋沃的軍隊聯手攻打剩餘幾座要塞。但勝利結束這一輪軍事行動之後,雅蓋沃就食言了,任命斯科蓋沃為立陶宛西部的統治者,只留下馬佐夫舍東南部的幾小塊土地給大失所望的堂弟維陶塔斯。維陶塔斯無計可施,只能假裝心滿意足。

讓基督教世界絕大部分人喜悅的是,一三八五年《克列瓦條約》簽署之後傳來消息,立陶宛人很快將接受洗禮,神父將在曾經的異教神祇巢穴舉行禮拜。一三八六年二月,雅蓋沃、他的幾個兄弟和維陶塔斯在克拉科夫接受天主教洗禮,隨後他娶了雅德維加。雅蓋沃隨後將一小群基督教神父帶到維爾紐斯,開始讓立陶宛人皈依。更令人肅然起敬的是陪伴他的數千波蘭高官和騎士。格涅茲諾大主教主持了雅蓋沃的洗禮、婚禮和加冕,後來任命一名波蘭方濟各會修士為維爾紐斯主教,並在維爾紐斯早就被毀的第一座大教堂的原址建造了新的大教堂。根據資訊來源不可靠的《尼康編年史》(Nikonian Chronicle),雅蓋沃國王刑訊並處決了兩名更願意成為東正教徒的波雅爾。這可能性不大,但準確地表達了很多羅斯人對所謂「德意志人的信仰」的憎恨。

教會傾向於運用方濟各會來跟異教徒打交道。他們在立陶宛有豐富經驗,另外他們寬容非基督徒的態度很有名。他們有時甚至更喜歡異教徒,而不是那些拒絕遵照方濟各會版本的福音(較為民主和熱愛和平)的基督徒。他們的使命並不輕鬆。遲至一三八九年,薩莫吉希亞人還將俘虜的梅梅爾城堡長官捆在他的馬背上,讓他穿著全副甲冑,在他周圍堆放柴禾,然後將他活活燒死,向諸神獻祭。

作為波蘭國王,雅蓋沃的正式稱號是瓦迪斯瓦夫二世。大家一眼就能看出這是指涉「矮子」瓦迪斯瓦夫一世,不過雅蓋沃身材魁梧。波蘭人為了將他與皮雅斯特王朝的很多叫瓦迪斯瓦夫的王公區分開,就叫他雅蓋沃。他自己很少有時間去關注立陶宛的基督教化進程。他急需去王國的另一端,奔赴摩達維亞和瓦拉幾亞。這些邊疆地區曾屬於匈牙利,但在拉約什大王在位時期波蘭對這些地區的影響愈來愈大。科斯圖提斯對加利西亞的猛烈侵襲證明了,匈牙利人若沒有波蘭的幫助就無法防禦自己的草原前哨陣地,而突厥人似乎是比韃靼人和立陶宛人更危險的敵人,所以匈牙利人不得不投入力量到自己的南方邊疆。

拉約什大王去世後,匈牙利和波蘭分道揚鑣,摩達維亞人獨立,並開始對黑海與波蘭之間新的貿易路線上的商品徵收關稅。雅蓋沃的任務是穩定加利西亞局勢(他很輕鬆地做到了,因為匈牙利正處於動盪中,而且他能控制立陶宛政策),然後將波蘭的勢力範圍擴張到摩達維亞和瓦拉幾亞。他在一三八七年底之前完成了這些任務,儘管需要教宗的調停才避免了波蘭與匈牙利之間爆發戰爭。對雅蓋沃來說幸運的是,因為他對波蘭人的掌控還很弱,而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正忙著處置他那些犯上作亂的貴族和突厥人的攻擊,所以暫時只能盤算一下等將來向波蘭人報復。但西吉斯蒙德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尷尬的是,雅蓋沃的職責讓他深入南方,沒有辦法處置斯科蓋沃和維陶塔斯之間愈來愈激烈的爭吵。他暫時只能警告他們,除非他們想辦法和平相處,他將不得不除掉其中一個。

立陶宛內戰

到一三八九年春,立陶宛王公們之間的衝突升級,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有一次斯科蓋沃對維陶塔斯說:「你小心提防我吧,就像我提防你一樣。」不久之後,維陶塔斯透過兩名被俘的條頓騎士馬夸德.馮.薩爾茨巴赫(Marquard von Salzbach)和萊茵艾克伯爵(Count of Rheineck),聯絡上康拉德.策爾納,表示願意交出人質(他的兄弟齊格芒塔斯及其兒子米哈烏;他的妹妹林加娃和他的妻子安娜與女兒索菲婭;另外還有約一百人),承諾讓所有立陶宛人皈依天主教,並與騎士團結盟反對波蘭。馬夸德與大團長談了話,大團長對維陶塔斯的誠意表示懷疑。維陶塔斯得知此事,就派了第二個代表團,由蓋爾尚的伊凡註182帶領,去通知大團長:斯科蓋沃已經得知了上一次聯絡,維爾紐斯總督也得到了警報,雅蓋沃最小的弟弟斯威特里蓋拉(Svidrigailo,一三七○至一四五二年)已經向維陶塔斯宣戰。康拉德.策爾納同意與維陶塔斯締結新的盟約,並派遣一支軍隊幫助維陶塔斯去攻打維爾紐斯。(這差不多是康拉德.策爾納的最後一次行動。)此次進攻沒有成功,但在隨後三年裡,十字軍都與維陶塔斯聯手穿過立陶宛西部,屢戰屢勝。新任大團長康拉德.馮.瓦倫羅德(Conrad von Wallenrode)不准維陶塔斯與任何立陶宛人接觸,除非現場有懂立陶宛語的條頓騎士。馬夸德.馮.薩爾茨巴赫是其中最有名的,他和維陶塔斯關係很好。但馬夸德是個才華洋溢的騎士,新任大團長非常需要他的輔佐和為其他人樹立榜樣,所以不可能讓他全職當維陶塔斯的跟班。

雅蓋沃心急如焚。他的兄弟們要麼無能,要麼不值得信賴;他們的臣民,甚至薩莫吉希亞人,也願意原諒維陶塔斯與敵人第二次結盟。國王只能依賴波蘭人幫助他控制立陶宛。他任命的一三九○至一三九二年的維爾紐斯總督是揚.奧萊希尼茨基(Jan Oleśnicki),他是來自克拉科夫的軍官,他的兒子茲比格涅夫此時只有一歲,後來因為與新國王的長期友誼而成為波蘭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之一。國王用波蘭人監管立陶宛的臨時政策效果不錯,但他知道立陶宛人對此不滿。他必須想辦法解決維陶塔斯的問題。

更糟糕的是,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在幫助條頓騎士團鞏固在馬佐夫舍的勢力。一三九一年春季,他的宮相奧波萊公爵瓦迪斯瓦夫二世將托倫附近一座城堡抵押給大團長。這是一座具有關鍵意義的要塞,保護著瓦迪斯瓦夫二世在多布任和庫亞維的土地,是拉約什大王幾年前抵押給他的,以報償他的貸款和服務。雅蓋沃大為光火,攻擊瓦迪斯瓦夫二世的土地,但條頓騎士團大舉出動,趕走了波蘭軍隊。現在有人提出,條頓騎士團能不能乾脆把瓦迪斯瓦夫二世的土地買下來;一三九二年五月,又開始了其他談判,條頓騎士團希望從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那裡買下諾伊馬克。康拉德.馮.瓦倫羅德不願意買所有權含糊不清的地產,因為這不符合「信奉上帝、榮譽與正義」的信念,但他想盡其所能幫助匈牙利國王與王后和奧波萊公爵。七月底,他付了五萬匈牙利古爾登給瓦迪斯瓦夫二世,後者把多布任抵押給騎士團。在這之前,大團長剛剛花了六千六百三十二古爾登買下諾伊馬克附近茲拉托利亞(Zlatoria)的權利。這些交易按照中世紀的標準完全合法,但對正在發展的波蘭國家的主權構成了直接挑戰。

我們有理由相信,西吉斯蒙德在企圖肢解波蘭王國,將其中最重要的南部占為己有,同時將北部那些價值略低的部分慷慨地(儘管或許只是暫時地)分給同謀者。考慮到這種前景,以及西吉斯蒙德是個多嘴多舌的人,我們很容易理解波蘭人為什麼執著地為自己民族的生存而擔憂。波蘭需要的是一位和西吉斯蒙德一樣狡猾而肆無忌憚的統治者。波蘭人漸漸意識到,他們的統治者就是這樣一個人,雅蓋沃的狡猾和外交方面的奸詐勝過同時代的任何人。唯一的問題是,他在為波蘭的利益,還是為立陶宛的利益活動?或者為他自己的利益活動?

雅蓋沃告訴別人的東西,都僅僅是他想讓他們相信的。與大多數立陶宛人不同,他是個安靜、愛沉思,甚至陰鬱的人。他不喝酒,吃東西也少。他對音樂和藝術不感興趣,不過在宮廷豢養了一些羅斯樂師。他對性的胃口也非常溫和。他的一大愛好是狩獵,最喜歡做的事情是聽森林裡的夜鶯唱歌。他很幸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森林之一,其面積廣袤,令人生畏,甚至到今天還沒有完全消失。那時這座森林裡到處是鹿、歐洲野牛和逐漸滅絕的原牛。雅蓋沃在最偏僻、最與世隔絕的森林深處時非常開心。

雅德維加也很高興讓粗野的丈夫待在森林裡。她是虔誠的基督徒,原本不肯放棄她年輕的哈布斯堡愛人。但教士勸她考慮那些可以成為她臣民的立陶宛人的失落靈魂,她才同意。她最喜歡教堂禮拜和做善事,最害怕的是宮廷娛樂活動和身為妻子的職責。她積極參與政治,尤其是與大團長打交道的時候,後來很重視與他的友誼。她也不太清楚丈夫的計畫是什麼。她不懂立陶宛語和俄語,而他的波蘭語很差,再者雅蓋沃也不是愛說話的人。

作者為研究波羅的海沿岸地區中世紀史與條頓騎士團的專家,曾在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四年間擔任美國《波羅的研究專刊》主編,現於美國蒙茅斯學院(Monmouth College)任歷史學教授。


書名:《條頓騎士團》
作者: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時間:2021年7月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馬可孛羅出版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