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腓尼基人》

馬可孛羅出版

第七章 第一個腓尼基人

西元三、四世紀時,敘利亞小鎮埃邁沙(今天的霍姆斯)的作家赫利奧多羅斯,寫了希臘文小說《衣索匹亞人》(Aethiopica),描述希臘貴族與衣索匹亞公主的愛情故事;公主因「胎教」意外導致一出娘胎就是白種人(這是古代的文學現象,認為懷孕女子只要看到另一種膚色的人,胎兒就會生成那個膚色),遭到她母親遺棄,但如今卻不得不返家繼承王位。小說的結尾有一行作者的「簽名詩」,提到:「以上就是特阿格涅(Theagenes)和卡里克勒亞(Charikleia)的衣索匹亞版故事。由來自埃邁沙的腓尼基人所寫,他是太陽的後裔,狄奧多西一世之子,赫利奧多羅斯。」這是現存證據中第一次有人自稱腓尼基人,而背景環境卻把他放在與黎凡特海岸相距甚遠的內陸,而且,時序不在傳統上公認的腓尼基歷史裡面,卻是西元前三三二年亞歷山大大帝征服海岸諸城,腓尼基滅亡後的數百年。

在本章裡,我將努力釐清腓尼基人口日益增多的情境,赫利奧多羅斯的自我表述有何意義,也會釐清在希臘化時代和緊接而來的羅馬時代裡,成為腓尼基人的概念是什麼。不過,這並不涵蓋廣受愛戴的腓尼基身分認同:新興腓尼基殖民地盛名遠播,海岸諸城專注競相爭逐這個名號,而這個時候,被現代學者視為民族主義愛國者的腓尼基史學作家們,在創作上並不那麼以腓尼基人自居,反而是陳述「關於」腓尼基人。事實上,在古代資料裡,最熱衷於腓尼基文化和身分認同的愛好者,是出身埃邁沙的一位羅馬皇帝,而我最後的結論就是,這一點正好可以解釋赫利奧多羅斯史無前例的聲明。

Phoinix是棵樹

在亞歷山大大帝辭世之後,黎凡特海岸最初落入埃及托勒密王國的統治;托勒密王國在這個區域和敘利亞塞琉古帝國諸王爭奪霸權,歷時百年有餘,最終在西元前一九八年棄權將土地割讓給塞琉古帝國安條克三世。面對與日遽增的羅馬入侵,塞琉古帝國在黎凡特一帶的霸權在安條克四世(約西元前一七五至一六三年)時已是日暮西山,這個地區政治動盪不已,直到羅馬名將龐培(Pompey)在西元前六五年出征才終止亂局。最終,龐培罷黜了安條克十三世,把敘利亞變成羅馬的一個行省,並且將海岸諸城併入該行省轄下。我們並不清楚這一帶在托勒密繼而塞琉古統治下的行政機制如何運作,可是官方文件裡偶然會提到一個稱為「敘利亞與腓尼基」或「柯里敘利亞與腓尼基」的更大區域,也就是說,這個地名起碼在塞琉古時期似乎便自有一位單一總督。

希臘化時代的諸王對這些城市的統治相對較輕,譬如說他們不設殖民地,迥異於他們在其他地方的慣常做法,而且,雖然希臘文化機構與工藝品都曾在希臘化時代出現在本區,但從君主制過渡到某種形式的主權在民制,姑不論被動或主動,都不應該被視為「希臘化」的證據。如費格斯.米拉所說,這些城市「無論如何相當像希臘城邦」。傳統模式的居家與宗教建築一如往昔,在地風俗、神職人員和政務官也是,而且語言如舊。比方說,烏姆.阿馬德(Umm el-‘Amed)與卡拉耶布(Kharayeb)的神廟,在仿效希臘與埃及的雕刻與建築模式之中,其希臘化時代的所有碑文全都以腓尼基文寫成。同時,持續不斷的本土勢力較勁經常演變成暴力衝突,例如西元前一四○年代間阿拉多斯和阿姆里特的衝突便是。

在希臘化時代裡,外來霸權與當地主權並置一事,被生動描繪在這些城市發行於西元前二世紀時的錢幣上。從西元前一九八年托勒密總督終於棄城投降安條克三世開始,泰爾便鑄造了一套不尋常的青銅錢幣。面額四元的銅錢正面有個塞琉古安條克三世的肖像,一如通行整個塞琉古王國的制式錢幣一樣,但反面卻是個本土的圖案,依照面額順序羅列著船尾、船頭、一棵棕櫚樹,還有一根棍棒。這些式樣裡有三個圖案明顯是泰爾的重要城市特徵:船尾和船頭凸顯這座城市的航海專長與活動,棍棒則是赫拉克勒斯的象徵,因此也代表泰爾自己的神祇。可是棕櫚樹(或稱phoinix)是什麼呢?在這樣的脈絡裡,棕櫚樹意涵不明,它和當地毫無瓜葛。

有個明顯的相同例子是第四章裡論及的迦太基錢幣上的棕櫚樹,它是西地中海通行最廣、歷史悠久又眾所周知的圖像,對往來於那個區域的泰爾人來說必然十分熟悉。顯然結論就是:棕櫚樹帶有同樣的「腓尼基人」基本雙關意涵。此外,棕櫚樹、城市和集合體名稱之間的關聯性,似曾受到西元前一世紀時詩人加達拉的梅勒格(Meleager of Gadara)確認過;梅勒格本身曾在泰爾受教育,在寫給同輩詩人安提帕特的墓誌銘上,他這樣描述安提帕特墓上的圖像:一隻握著權杖的公雞,爪子還抓著phoinix(棕櫚樹枝)。這是在講戰役或狩獵獲勝嗎?不,他說「phoinix不是代表勝利,而是代表他的故鄉,子輩的泰爾城,腓尼基人引以為傲的母親。」同樣地,在西元二世紀時亞歷山卓作家阿基里斯.泰提厄斯(Achilles Tatius)小說《路西珀和克里托芬》(Leucippe and Clitophon)裡提到,神諭說要獻祭給某個地方的赫拉克勒斯,那個地方「既是島也是城」,那裡的人們「以一棵樹命名」,這則謎語後來被索德羅塔羅斯(Sodratos)解開,他的解釋是,小說裡指的是泰爾,因為它是個島,而phoinix是棵樹。

但是,假如迦太基以錢幣在它治下的西部廣大地區推廣共同的腓尼基身分認同,那麼在西元前二世紀布匿戰爭迦太基淪為羅馬手下敗將之後,城市的錢幣又將泰爾放回主控位置,便是再次強調泰爾在腓尼基語族殖民地網絡裡身居原鄉與海外的要角,這一點前文已討論過。況且這些錢幣不單純只是聲明泰爾人的腓尼基身分而已,棕櫚樹同時也是泰爾人對擁有菲尼克斯(Phoenix)的宣示;菲尼克斯是希臘神話中腓尼基的創始人。

這一點在比對過鄰近城市三十年之後發行的錢幣後,更顯得清楚無比,當時敘利亞、巴勒斯坦和小亞細亞有十七座城市都採行類似制度,也就是今日常稱之為「準市政」(quasi-municipal)的青銅貨幣政策。和早期的泰爾貨幣一樣,這些錢幣的正面都有塞琉古的君主(當時是安條克四世)圖像,反面有本土圖樣。這項區域性鑄幣本質的重大改變,似乎絕大多數都發生在一年內(西元前一六九至一六八年),這個事實意味著那是塞琉古當局的倡議,畢竟維持當地現狀是帝國君王的傳統工具;但是,他們不可能選擇這款特定的樣式。因為不是所有「腓尼基人的」城市都熱衷參與鑄幣,或者說根本不熱衷於此,例如的黎波里僅偶爾發行單一面額的準市政貨幣,西元前一六六至一六五年間和大約一四○年時僅有五例;而阿拉多斯在這段期間持續鑄造完全擁有自治權的錢幣。但是像西頓、比布魯斯和貝魯特諸城,卻全都開始鑄造和泰爾一樣的四元面額青銅幣。

比較過這些錢幣可以清楚看到,四個城市都用它們的新錢幣彼此交流。比布魯斯和貝魯特的兩個最大面額錢幣,有兩對城市守護神是相同的:比布魯斯的六翼埃爾和海洋的伊西絲(埃及的燈塔女神),和貝魯特的巴力.比利士(Baal Berit,貝魯特之神)與阿斯塔蒂。這個貝魯特的阿斯塔蒂坐在船頭,而泰爾的相同面額錢幣上也有船頭圖案:泰爾的錢幣上有船頭和船尾,而西頓相同面額、有槳帆船和舵的錢幣上也有船尾;西頓最小面額的錢幣上有夏德拉巴(Shadrapa,希臘的戴歐尼修斯),和泰爾相同面額錢幣上的美刻爾是一對,兩者都是地中海最偉大的航海神。即使沒有其他面額的這些對照,也很難不信相同面額錢幣上的泰爾棕櫚樹和西頓歐羅芭,是和她親人菲尼克斯有關的雙關語。

藉由宣示擁有腓尼基創建者菲尼克斯,泰爾也就是主張它是黎凡特其他「腓尼基人的」城市的母城。但這一點是有爭議的,這從安條克四世在統治下,西頓人與泰爾人在準市政錢幣上爭先表述腓尼基傳奇故事,便可見一斑:西頓在其中一個面額的錢幣上,表述自己是坎貝(Cambe)、希波、基提翁,以及泰爾的母城(LṢDN ʾM KMB ʾPʾ KT ṢR),而在同時,泰爾在所有錢幣面額除了一個例外,其餘皆標明自己是「西頓之母」(LṢR ʾM ṢDNM)。同樣地,歐羅芭出現在西元前一六九至一六八年間的西頓錢幣上,呼應泰爾現存的菲尼克斯錢幣,這一點應該被解讀為在反訴(counterclaim)阿革諾耳的家族,包含菲尼克斯,還有底比斯創建者卡德摩斯,證據是西頓最小面額錢幣上出現戴歐尼修斯,這個是底比斯的常見圖樣。這一點符合西元前二○○年一份西頓碑文的措辭用字,該碑文是紀念西頓的迪奧蒂莫斯(Diotimus of Sidon)在涅墨亞贏得雙輪戰車比賽,文中稱呼西頓是卡德曼.底比斯(Kadmean Thebes)的母城(metropolis,「母城」是原始意思,後引伸為「首府」之意),以及「阿革諾耳後裔家族」。從這些城市競逐阿革諾耳後裔家族的稱號來看,這也說明了在接近安條克四世王朝末期時,泰爾「借用」了歐羅芭騎在公牛上的形象,在第二大面額的錢幣上取代慣用的船尾圖樣,意圖發光發熱自我展現。

菲尼克斯也可能有助於強調泰爾是海外殖民地的母城,這一點也出現在其他面額、有海洋與移民之神美刻爾圖像的錢幣上。和美刻爾一樣,據說菲尼克斯有時候也被稱為海外殖民地創建者之父,例如在一則對阿波羅尼烏斯著作的批注裡提到,底比斯創建者卡德摩斯故事的其中一個版本記述他是菲尼克斯的兒子,不是阿革諾耳的兒子,而且根據克勞迪亞斯.伊奧拉斯(Klaudios Iolaos)在西元一世紀左右的記載,菲尼克斯的兒子阿奇拉(Archelaos)創建了一座叫作「加迪拉」(Gadeira)的城市,這若非伊比利語的加迪爾,就是現代約旦語的加達拉(Gadara)。假如把這裡的阿奇拉解讀成轉型的赫拉克勒斯是正確的話,那麼應該也會有一則古老的泰爾故事,說美刻爾是菲尼克斯的兒子。

這類對話並不僅限於泰爾和西頓,雖然比布魯斯的「準市政」貨幣沒有做出絲毫明顯的殖民地聲明,寧可強調認同埃及的文化,但是貝魯特的錢幣卻用了類似泰爾與西頓主題的海洋圖像,描繪了船尾和舵,而且如第二章所述,傳說故事都把比布魯斯稱之為「在迦南的勞迪奇亞母城」(LʾDK ʾM BKNʿN),這是把迦南的勞迪奇亞的城名,部分音譯成塞琉古名字所致,不但取代當地通用的希臘文「腓尼基」,也引進了一個全新的元素,一個作為母城的元素。不過,此處的聲明並不是要成為其他城市的母城,僅僅只是「在迦南」的母城。

這些城市所發行的當地錢幣上,其符號和特質引燃了這個地區的政治敵意,但不應該把這些情形解釋為是對希臘在當地政權的一種形式上的抗爭。就如利用美刻爾關係網絡一樣,「腓尼基人的」標記受到泰爾棕櫚樹錢幣的援引,非絕無僅有的獨例,因為泰爾人從希臘人那裡借用(或者說是收回)這個語言、這個英雄,和身分認同本身。泰爾和西頓對阿革諾耳家族所做的大規模相媲美的宣示,同時也持續使他們和最先訴說這些故事的希臘人產生關聯;如費格斯.米拉所說,泰爾和西頓藉由採用希臘人的故事,「學到他們一則既極其久遠又深具強化力的歷史身分,同時他們也在某些方面上被認可為希臘人。」這還不是他們聲明與希臘人有血緣關係的唯一根據,在西元前二世紀時,泰爾一位使節就曾前往德爾菲,確認兩城之間有親緣關係。

於此同時,四個城市錢幣上的腓尼基語傳奇故事,全部都證明了不願在城市的層面上表明共同身分認同,而且泰爾與西頓的雙語錢幣上,一貫維持第二章所論及的傳統差異,在那個情況下,腓尼基語的城市名一般都是地名,但希臘語的都是民族的名稱。因此,我們會在比布魯斯的錢幣上看到「傑巴爾的……」(或者神聖傑巴爾的……),或是在貝魯特的上面看到「勞迪奇亞的……」,同時泰爾也有腓尼基語的「泰爾的……」和希臘語的「泰爾人的……」,而西頓有腓尼基語的「西頓的……」和希臘語的「西頓人的……」表述。這個地區其他城市的錢幣同樣也遵照這樣的模式:的黎波里發行的準市政單一面額錢幣上,有「的黎波里人的……」希臘傳奇故事,而阿拉多斯的完全自治錢幣上,同樣有希臘語的「阿拉德人的……」。這類在語言選擇和引用形式之間的一致性,意味著鑄幣者十分清楚不同的準則,這使得之後語言間的「介入」變得更加有趣,特別是當它們使本地準則永垂不朽時:從西元前一世紀開始,泰爾的完全自治銀幣上就有了讀作「泰爾的……」希臘傳奇故事。

腓尼基人之母

直到羅馬統治時期,腓尼基才成為一個真正的政治實體。在西元二世紀初之前,「腓尼基」是構成敘利亞行省或教區(eparchy)的三個行政單位之一,另外兩個行政單位是「敘利亞」和「科馬基尼」(Commagene)。同時這時候也成立相應的腓尼基區域聯盟或聯合會,專司君主崇拜事宜,這一點西元二世紀時泰爾錢幣上的廟宇圖像可資證明。指定腓尼基作為敘利亞行省的分區可能不是什麼新鮮事:如前所述,這個區域在希臘化時代裡偶爾會被稱為「敘利亞與腓尼基」,而在奧古斯都時期,有一名元老曾被派去「敘利亞與腓尼基」,雖然關於敘利亞與腓尼基這兩個實體在各自案例裡掌管的層級到哪裡,我們看不出確切的蛛絲馬跡。

西元二世紀末,腓尼基終於自己獨立成為一個行政區,當時羅馬皇帝塞維魯斯(Septimius Severus)將敘利亞行省分割為「敘利亞柯里」和「敘利亞腓尼基」,不過這兩者都從海岸擴張到沙漠(參見地圖六)。一直到西元四○○年前後,才有一個稱為「腓尼基」的羅馬行省,被劃進原先希臘地理概念裡的「腓尼基」。在這段期間裡,這個敘利亞腓尼基行省再一次被分割,這回從北到南分成兩半,西半部成了「第一腓尼基」(Phoenice prima),或稱「帕拉利亞」(Paralia,指「舊的」腓尼基),行政中心在泰爾;東半部則是「第二腓尼基」(Phoenice Secunda),也稱為「黎巴嫩」(Libanum),其範圍包括帕邁拉(Palmyra,敘利亞中部古城)和赫利歐波利斯(Heliopolis),以埃邁沙為首府。

羅馬當政期間,本土傳統文化照舊。比方說,閃語的名稱仍一貫常見,而雖然最後倖存下來的腓尼基語碑文資料年代是西元前二五至二四年,但卡拉耶布聖所出土的腓尼基語碑文破陶片是西元二世紀的,而且在西元三世紀時,泰爾的羅馬官員烏爾比安(Ulpian)仍提到以包括亞述.撒蒙斯(assyrius sermo,阿拉姆語)和布匿.撒蒙斯(poenus sermo,腓尼基語)的文字撰寫合約。至於奧古斯都時期常收容退伍軍人的羅馬殖民地貝魯特,擁有大量拉丁文化與羅馬文化習俗的證據,則是例外而非常規。

還有證據也顯示,在這段期間「腓尼基人的」城市之間仍持續較量,並且偶有戰爭,而且羅馬歷史學家希羅狄安還記載了西元一九○年代期間貝魯特與泰爾間的征戰。泰爾與西頓之間的城市競爭延燒,還涉及競逐阿革諾耳家族的名號。例如直到尤利烏斯─克勞狄王朝(Julio-Claudian,西元前二七年至西元六八年)末,西頓自治青銅錢幣上都一直使用歐羅芭騎公牛的圖樣,而且在羅馬皇帝圖拉真(Trajan)和哈德良(Hadrian)在位期間,歐羅芭圖樣再度重現,另一方面,泰爾一直到西元三世紀,都持續鑄造反面有一棵棕櫚樹的青銅錢幣。然而,羅馬時代裡新的爭議也此起彼落,當時互相競爭的泰爾人與西頓人都自稱是黎凡特海外殖民地,這是第一次有人明確將「腓尼基」訴諸文字。我們在前述已看到過,西元前一世紀時梅勒格曾形容泰爾是「腓尼基人引以為傲的母親」,同樣的話也出現在羅馬作家阿基里斯.泰提厄斯西元二世紀的小說《路西珀和克里托芬》裡,小說開宗明義第一段就藉著敘事者描述西頓是「腓尼基人的母城」,而西頓的人民是「底比斯人之父」。古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在西元一世紀初寫道,這種聲明是城市自己發出的主張,是有意識的競爭:「西頓之後是泰爾,腓尼基人最大、最悠久的城市,也是在規模、聲望、在古代多則神話故事流傳上,足以與西頓抗衡的競爭對手。因此,縱使詩人們比較常閒話西頓而非泰爾(荷馬就沒提到過泰爾),但是在利比亞和伊比利半島的殖民地,甚至出了直布羅陀海峽,聲望卓著的卻是泰爾。在很多情況下,兩個城市都曾輝煌傑出,不論是古時候還是現在,但兩大城都爭議不休,究竟哪一個才堪稱之為腓尼基人的『母城』(首府)。」這個新詞彙意味著「腓尼基人」被視為殖民地,而不是種族身分認同,泰爾人與西頓人並不在意後者。如同在迦太基一樣,儘管有些許差異,但更多的時候,泰爾人與西頓人把腓尼基身分認同加諸在其他人身上,而不是用來自稱。

不過在西元一世紀末,出現了另一個爭奪「母城」頭銜的地方強權;當時羅馬皇帝圖密善(Domitian)將「首府」的頭銜頒給泰爾,在那個情況下其意義並不是指它是一個殖民地的母城,而是某個特殊區域裡的領導城市。泰爾人在西元一○○至一○四年間,在迪迪瑪神廟(Didyma)豎立了一塊頌碑,使我們了解到他們如何利用這項新頭銜強化他們對其他類首府地位的舊聲明;在碑文裡他們自稱「泰爾人的議會與人民,神聖不可侵犯,乃腓尼基、柯里敘利亞與其他眾城的自治首府,以及艦隊霸主。」極為相似的遣辭用字也曾被西元一七四年駐防在義大利普托利(Puteoli)的泰爾人寫在信上寄回泰爾城,信中開頭就說:「此信致城邦(polis)。致地方官員、議會與至高無上母城子民,神聖不可侵犯的腓尼基與其他眾城的自治首府,以及艦隊霸主,住在普托利的所有泰爾人在此問候。」然而,這並不是羅馬給這座城市的正式頭銜(其他碑文只簡單稱它為「腓尼基與柯里敘利亞之都」),而是這座城市本身對該榮銜給予的全部地位所做的詮釋,而其中奇怪的提到「其他眾城」,必是反映泰爾擁有「腓尼基人的」海外殖民地的自我主張。

殖民地創建者的地位,對這些城市在羅馬的城市階級裡力爭上游時,始終是很重要的自我表述。就在西元一九八年這一年或之後不久,羅馬皇帝塞維魯斯將泰爾升級為具有榮譽地位的羅馬「殖民地」(colonia),這個頭銜再一次代表高一等的帝國榮寵,不再只是個殖民的拓居地(settlement)。要直到羅馬皇帝埃拉伽巴路斯(Elagabalus,西元二一八至二二二年在位)期間,西頓才終於拿到這兩個羅馬榮銜(可能是短暫犧牲泰爾換來的,因為就在西頓開始在錢幣上鑄起完整的殖民地頭銜之際,泰爾的錢幣曾一度停止該作為)。

這時候,兩座城市開始發行新版錢幣,鑄上傳奇的本土歷史與英雄人物,還特別注重創建殖民地的人物。在羅馬皇帝埃拉伽巴路斯與繼任的塞維魯斯.亞歷山大(Severus Alexander,西元二二二至二三五年在位)治下,西頓在錢幣反面鑄造了歐羅芭騎著公牛、卡德摩斯站在船尾前,而狄多公主坐在寶座上,可是自埃拉伽巴路斯到加里恩努斯皇帝(Gallienus,西元二六○至二六八年在位)朝中,泰爾製造的錢幣反面是狄多公主建造迦太基,而卡德摩斯教導希臘人學習字母。義大利學者阿爾弗雷德.赫爾特(Alfred Hirt)的主張言之有理,他認為著名的建城者圖像狄多公主與卡德摩斯出現在泰爾,是沉默巧妙回應羅馬轉移首府榮銜給西頓,意義是不論這個標籤代表什麼,泰爾才是真正的母城。而且,這裡也是阿革諾耳家族的真正故里,而就像西元前一六○年代時那樣,泰爾於西元二五○年代再度鑄造歐羅芭的圖像,這一次牢牢將她(也就連同她的整個家族)和泰爾城的仙鄉岩石連結在一起。

這次的鑄幣毫不主張共同的身分認同,反而持續強化這些城市之間的歷史差距,堅守他們自己對希臘傳奇故事的主張,以及對羅馬地位與對身為腓尼基海外殖民地的聲明。根據英國考古學教授凱文.布徹(Kevin Butcher)的看法,這些故事敘述的不是眾所周知的「腓尼基人」,而是個別城市的知名人士,甚至是特定的本土家族後裔的身分聲明。這類本土化解讀方式,從泰爾錢幣不僅描述該城創建所在的仙鄉岩石獲得佐證,也從泰爾的狗咬著骨螺殼進而發現知名紫紅色染料一事得到證明。同時,在羅馬帝國時代裡,這一點無疑會使外邦人對腓尼基與腓尼基人的歷史更加興趣盎然,這些人當中有很多都曾操弄過這類城市鑄幣的手法。現在我要轉向這段期間的歷史文獻,探討黎凡特諸城人們如何利用腓尼基新名望的其他例子。

作者為牛津大學古代史教授和伍斯特學院研究員,也是希臘西部和布匿地中海研究的聯合主席。


書名:《腓尼基人》
作者:約瑟芬.奎因(Josephine Quinn)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時間:2021年8月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馬可孛羅出版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