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還路於民運動是長久勁強的公民運動

陳文瀾
311 人閱讀

日前,「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在凱達格蘭大道,發起還路於民大遊行,有意問鼎台灣總統寶座的賴清德、侯友宜、柯文哲、郭台銘全都到場,足見此議題跨越政黨藩籬,已是全民共識。

圖片來源:翻攝自賴清德臉書

「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將遊行主軸,訂為「行人零死亡」,要求政府訂定2030年行人死傷減半、2040年行人零死亡等2大目標,並提出健全人行設施、改革駕訓及考驗制度、執法捍衛行人路、重建交通法制、推動零死亡願景等5大訴求。

目標正當但過程必顛簸

2大目標、5大訴求,確實獲得廣大國人共鳴;但縱使是平日愛賭咒發誓的政治人物,也不敢作此承諾。原因至簡,「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的目標、訴求雖無可非議,但政治人物皆知,交通改革縱使有利於民,過程依然將激起滔天民怨,率爾承諾則必然跳票。

各級政府曾研擬的交通改革方案,絕對比「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的5大訴求,更完整、更嚴謹,但諸多交通改革方案束之高閣,正是忌憚順了姑情逆嫂意,擔心民怨反撲。因為,台灣人民總期待改革,但改革絕不能造成他的不便,絕不能讓他們付出較高昂的代價。

例如,「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訴求,政府應改革駕訓及考驗制度,促使汽機車駕駛具備安全上路駕駛的能力。無可諱言,台灣汽機車駕照考試過於寬鬆,導致馬路「三寶」駕駛橫行,先前便有許多人建議政府,應效法嚴格把關駕照的日本,應確認考照者可安全駕駛後,再授予駕照。

考照與備車位改革必掀波瀾

然而,日本考取駕照前的駕訓成本,約為台灣的10倍。但「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的期待若成真,多數考照者得繳納約10萬元駕訓費,平均得經過8到10次路考,才能考取駕照,屆時必定民怨四起,汽車業、租車業、修車廠與汽車零組件產業業者,必定群起抗議。最後,政府只得「從善如流」,回歸原狀。

再以重建交通法制為例,先前台灣持續有人倡議,應仿效日本都會區,規定市民得先購買、租賃停車位後,才得以購車;此舉如同釜底抽薪,將可抑制私家車氾濫、違規停車情況惡化。同樣的,該倡議曲高和寡,幾無民間團體附和;台灣政治亦深知,此倡議立意良善,但附和此倡議,猶如政治自殺。

「行人零死亡推動聯盟」的目標、訴求,皆針對政府,卻未呼籲行人們提升安全意識,實為美中不足;畢竟,有些行人死傷乃咎由自取,與交通法規過時、道路設計不佳、汽機車駕駛不願禮讓行人皆無關。

行人也得遵行交通規則

例如,無論大城、小鎮,隨眼都可見行人穿越馬路,或旁顧無人地邊走邊滑手機;販夫走卒如此,知名高中、大學學生亦如此。更有難以計數的長者,視紅綠燈如無物,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想轉彎就轉彎,或在車陣中任意穿梭,甚至將快車道當人行道,危機四伏、險象環生,也讓汽機車駕駛避之唯恐不及。

人車爭道是汽機車造成行人死傷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許多案例是行人無路可走,才釀成悲劇。例如,有數不盡的店家是路霸,霸佔、阻斷行人通道,諸多人行道成為周遭住戶的停車場、曬衣場、茶水間,廟會、治喪、政治人物造勢,彷彿有法律豁免權,幾乎皆未申請路權便封街,而幼稚園、小學、國中放學的校門口,總被家長、安親班、補習班接送車輛塞爆,更是行人地獄。

行人死傷有時與交通亦無關,如經颱風肆虐,二樓以上樓層住戶擺設、懸掛在陽台的盆栽,及已劣化的遮雨棚,與店家的鐵架招牌,都可能變成殺人利器。然而,台灣人民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習慣便宜行事的巨嬰性格濃烈,政府若訂定更嚴格的法律,或嚴格執行現行法律,都會被批評為不近人情。

當然,期待民眾自動自發地升級公民意識,為維護行人行的安全,消弭上述劣行,實緣木求魚、癡人說夢,只能透過政府嚴格執法,形塑新的交通文化。最成功的案例,當是陳水扁擔任台北市市長時,嚴格執行對不戴安全帽的機車騎士開罰;風行草偃之下,效應遍及全國,大幅降低機車車禍的死亡率。

嚴格執法讓人民養成守法習慣

在史上最沉悶的總統選舉期間,還路於民大遊行最大的意義,在於扭轉政治主流議題,讓生活品質議題獲得應有的重視。畢竟,台灣政治、經濟縱使仍有諸多問題,但尚在向前邁進的軌道上,而優化政治、發展經濟的目的,應是讓民眾享有更安全、更舒適、更自在的生活。

當然,交通安全當是更安全、更舒適、更自在生活的基本要素之一,更是台灣邁向真正現代化國家,仍待跨越的門檻之一,但其需要政府嚴格執法,與民眾自治守法。可悲的是,還路於民大遊行新聞過後,媒體仍懶得討論各總統候選人的交通政策,只關心他們的民調高低,與其可能的副總統人選。

中央與地方政府都不得卸責

而且,在政府端,強化交通安全不全是中央政府的責任,縣市政府亦責無旁貸。但近年來,泛藍縣市首長雙標言行愈發離譜,轄區內的好事或攬功或蹭熱度,轄區內的壞事,一律推託是中央政府無能,或資源分配不公,若干泛綠縣市首長則熱衷經營形象,忙著拍形象廣告、為廠商投資案與工程動工剪綵、出國賣水果。雙方少有的共同點是,交通改革這種討人厭的苦差事,能拖就拖,能不碰就不碰。

無論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強化交通安全,可從較可行、較無爭議性處做起,而汽機車在斑馬線應讓行人優先通過只是起點,應逐步擴及消除路霸、取締違規封路。更期待還路於民運動是長久且力道愈來愈強的公民運動,如此才能督促各級政府長期投入交通改革,接著處理龐雜而麻煩至極的交通問題!

作者學生時代,醉心科學、哲學、棒球,就業後,出版過政治、教育、體育、財經類書籍,現專事產業研究。

留言評論
陳文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