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最不科學的厭女者

張茵惠
1.4K 人閱讀
網友整理柯文哲性別歧視語錄,此其為冰山一角。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前些日子我與政治立場不同的父親討論總統大選人選,發現他儘管並未考慮投給柯文哲,但也從來沒聽說過柯文哲的諸多性別名言。

譬如這以下這段:

「重男輕女是生物的本能,從精子跟卵子的數量就可以知道,Sperm 可以亂噴有沒有?傳遞基因是生物最原始的本能,在演化上,男性比女性可以更有效率的傳播基因。所以女生要不是有粒線體 DNA 的話,地位會更低。當一個職業裡,女生的數量在上升……(切換高八度)那就代表這個行業在沒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段發言已知最早的紀錄,是登載在2007年網路流傳的「柯文哲台大醫學系課堂發言語錄」。這類語錄並非偶發事件,而是他自認幽默講了又講的話,換句話說,他對著一屆又一屆的台大醫學系女學生講這些話。

醫學系女性雖少卻日漸提昇

台大每個科系的男女比例都公告在網路上,你可以看到根據2022至2023最新統計資料,台大大學部57個系之中,若以升冪排列,醫學系女性比例是第13名,佔26.0%。相較之下,法律、政治、財金等同樣屬於「高度競爭」且「就業很實用」的科系,男女比卻幾乎可達到均衡的1比1。

另一個讓人感到無奈的事實是,台大性別比例最失衡的科系,極限兩端分別是數學系(女生僅佔12.7%),以及護理系(女生佔了77.8%)。女生「天生不適合念數理」的假設,在各項腦科學研究中已遭到駁斥跟推翻,女生不選擇數學系,不是因為能力差異,而是因為社會因素。而「女生比較細心溫柔適合念護理」的說法,實質則是暗示「女性的本質是照顧者」,並且預設「男人念護理很可笑」。

柯文哲任職於台大醫院期間,他引以自豪即便重考兩次也要擠進來的醫師行業按照他的標準「正在沒落」。就讀醫學系的女學生一屆比一屆更多,女性醫師比例也逐步提昇。儘管跟性別較為平等的歐洲國家相比,台灣女性從醫的比例「低得嚇人」。過去,女性就讀醫學系比例比現在更少,甚至2019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調查,發現台灣女性西醫師比例「在已開發國家中敬陪末座」,僅佔19.4%,甚至還輸給曾爆出「醫學系長期刻意不錄取高分女性」這種嚴重教育醜聞的日本。

「結婚、懷孕的女醫師很麻煩」

2018年,日本東京醫大爆出至少長達七年故意針對女性考生予以扣分,以控制入學男女比例的嚴重醜聞。不僅過去受害女性提告索賠,日本文部科學大臣(相當於台灣教育部長)也表達關切。東京醫大這麼做的原因,就跟柯文哲今年9月對外發表的不當言論「當住院醫生的時候,抽籤一定不要跟孕婦同一組」完全一樣,認為「訓練女性當醫師她們也只會跑去結婚、生小孩,浪費時間」。

東京醫大的下場十分淒慘,不僅召開記者會90度鞠躬道歉,招生受衝擊,日後還被迫起用了建校百年來第一位女校長。然而,當文科部介入調查之後,發現東京醫大不是唯一一個故意改低女學生分數的醫科大學,除此之外還有十所醫學院都這麼做。而他們開始這麼做的唯一原因,就是「女性考生越來越多」、「女性考生筆試表現比男性考生好」,而他們覺得「結婚、懷孕的女醫師很麻煩」。

柯文哲的課堂語錄其實還有另一段:

「每次我上課看到有女同學 就會勸她們快點找人嫁了比較實際啦

真的啦 女生到當完intern還沒有男朋友 就很糟糕了

當完CR都還找不到人嫁 就是hopeless and helpless

結果每次都會有女同學舉手:老師我也很想嫁人阿 但是沒有人追

亨 我都會回答她:妳以為妳是誰阿???」(課堂筆記原文照引,包含錯字)

記錄這段文字的男學生備註道:「我覺得真是經典。」這確實很經典,但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經典。一位大學教授對著女學生說「你們快點嫁人比較實際」,這是為人師表應該說的話嗎?如果他真的是擔心封閉的醫院體系會讓有意建立家庭的學生難以尋偶,那麼他應該說「同學們都該趁大學的時候多交男女朋友」,而不是針對已經是人數弱勢的女性醫學系學生叫她們放棄學業「去嫁人」,並且出言諷刺:「你以為你是誰啊?」

不知道陳佩琪是怎麼同時當住院醫師又生三個小孩的?

當柯文哲把懷孕的住院醫師當成洪水猛獸時,他自己的三個小孩卻也是女性醫師生出來的,儘管女兒已經被「打到不肯跟他說話」。柯文哲總是躲在陳佩琪醫師背後攻擊其他女人,像個輸不起卻還沾沾自喜的孬種。

他就像是拿著石頭跟彈弓的屁孩,無故攻擊路邊經過的女性,然後再躲回陳佩琪背後吐舌頭,說「抓不到、抓不到」。陳佩琪對柯文哲一家奉獻得有多徹底,柯文哲就有多無恥。

按照柯文哲的邏輯,女性住院醫師假如結婚、懷孕就很麻煩,但如果那是「幫我生孩子」就沒問題。更有甚者,他把自己不參與育兒、不做家事的惡形惡狀,都拿三腳貓的過時生物學來解釋:

「母親和父親,誰比較疼愛子女?答案:母親。因為母親的卵子有限,無法有很多子女,所以對現存的子女會拼全力保護,因為少了一個,也不容易再生。父親則可以有很多子女,所以對單一子女的疼愛度較低。母親對兒子和女兒哪一個比較好?答案:兒子。因為兒子是日後傳遞自己基因比較有效的載具。傳遞基因是生物最原始的本能,我們很多行為是可以用這個解釋的。我最大的痛苦就是太聰明,看透人世。」

柯文哲這令人作嘔的理論,源自另一位跟他一樣可恥的生物學家:詹姆斯.華生(James Watson),他因為共同發現DNA的雙螺旋結構而獲得1962年諾貝爾生醫獎。然而,華生事實上夥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私自竊用了另一位女科學家羅莎琳.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解開DNA結構的關鍵證明──「51號照片」。他們兩人不僅未經允許竊用他人研究成果,日後數十年更一再刻意對外抹黑宣稱羅莎琳.富蘭克林「毫無貢獻」。

華生在1968年出版的自傳《雙螺旋:發現DNA結構的故事》裡,說羅莎琳都不化妝,沒有女人味,看起來就像個沒人要的女書呆(bluestocking),並且妄加揣測「一定是因為家庭不幸福」才讓她這麼沒吸引力,不僅做出上述低級的人身攻擊,還淡化甚至掩蓋羅莎琳的貢獻,同時對偷走她的照片絕口不提。

華生在2007年──很巧的,就是柯文哲語錄流傳的第一年──終於因為自己的言行而踢到鐵板,身敗名裂。他因為發表「黑人天生智商低」,以及應該「用基因工程治療『醜女』」,而被趕出冷泉港實驗室,2019年因為在媒體上還繼續堅持自己的謬論而被冷泉港實驗室剝奪榮譽教職,徹底切斷關係。結果,他成為了生前就兜售自己的諾貝爾獎牌的第一人。

也許你會覺得驚訝,但華生不是唯一一個同時得到諾貝爾獎肯定,但又充滿無知偏見的男科學家,物理學大師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若不是死得夠早,以他的厭女言行也遲早會落得這類下場。

「我就是太老實了」

事實上,華生沒有變過。他過往的公開說法都是如此,真正變的是社會。社會需要花四十年的時間才能還給英年早逝的羅莎琳.富蘭克林一個公道,需要四十年才能對華生忍無可忍。2019年,歐洲太空總署把火星探測計劃中的漫遊車命名為「羅莎琳.富蘭克林」,對比同年華生冷泉港被撤除榮譽教職,歷史的復仇來得又猛又狠。

諷刺的是,華生長期以來自稱是「誠實的吉姆」,連自傳《雙螺旋》原始標題都是「誠實的吉姆」,就跟現在有人說柯文哲「就是講話太老實」一樣。講真話有時候會冒犯人,但並不是所有冒犯人的話都是真話,簡單不過的邏輯問題。

華生曾經說,若是有人反對他的看法,就是因為他們無法接受自己是「基因的弱勢」,更一再堅持智商高低是與生俱來的,無視於現代各項研究皆發現,只要給予極度貧窮國家人民充分的營養跟安定的生活,就能大幅提高智商受測表現,此外,智商就其設計模型來說,也並不是一種單一的指標,不足以代表天賦的全部。

柯文哲開口基因、閉口基因,但對基因與社會關連的了解差不多就停留在90年代,開口智商、閉口智商,卻連智商測試的機制跟侷限都搞不清楚。說這樣的人尊重科學、代表理性,根本就是在侮辱科學、看不起理性。

今年九月以87歲高齡過世的女性科學哲學巨匠伊芙琳.福克斯.凱勒(Evelyn Fox Keller),身為哈佛大學畢業的理論物理學博士,她窮盡一生努力,讓性別與科學成為一個值得討論且受人尊敬的領域。伊芙琳.福克斯.凱勒留下一句名言給世人:

「要了解科學史,就必須承認任何自稱是普遍真理的東西都有保存期限。」

這句話就送給從不精進生物學,甚至拿來當掩護其性別歧視藉口的柯文哲。

作者為SAVOIR|影樂書年代誌總編輯,信仰女性主義、社會主義、自由主義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